华登国际:不逐风口,深耕半导体产业30年 | 投条

「投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投资领域新栏目,旨在报道VC/PE圈的新动态,捕捉最具前瞻性的新趋势,对话资本市场的伯乐,洞察最具机会的新赛道,争做走在时代前沿的瞭望者。

本篇是栏目的第20篇报道。

文/张迎铭 梁园园;编辑/刘岩

头图为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图片设计/李斌才

华登国际,1987年成立于全球科技高地硅谷,90年代初把风险投资概念带入中国。

伴随着中国互联网黄金时代的开启,热闹非凡的风险投资界经历VC1.0到2.0时代的变革,每个阶段都会冒出投资业绩斐然的新玩家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

但这家专注半导体投资的老牌风险投资机构却朴实、低调、谦和。华登国际基金管理规模目前已超过260亿元人民币,已投资了500多家公司,遍布全球12国,累计有108家经由全球15个交易中心成功上市。在2019年开启的科创板中更是捷报频传,中微公司上市首日市盈率为170倍。

跟绝大多数基金定位不同,华登国际从硅谷到中国,30年如一日,坚守半导体产业投资,已投超过120家半导体公司,涵盖芯片设计、封装、设备、晶圆制造、设计服务、整机等整个产业链上下游。

时代拓荒者、少数派的坚守

20年来,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经历过两波低谷期,从2000年左右起步的大批半导体投资基金,其间惨败而归,到2010年左右半导体投资市场几近冷却。华登国际几乎成为市场上唯一坚守、并始终All In半导体的产业基金。

时间回溯至1995年,美国纳斯达克一年内上市35家半导体公司,形势之好,令国外的风险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充满遐想。受硅谷半导体热潮影响,2000年左右,一些风投前往中国投资半导体产业,华登也在这时开始加强。

但现实并不理想,萌芽期的中国半导体市场还不成熟,半导体产品设计大多还停留在模仿阶段,当时的中国极度缺乏半导体人才,连具备五年芯片研发经验的工程师都很难找到。

这种背景下,投资成功的项目寥寥无几,但华登却独辟蹊径、逆势而上,投出了一系列优质半导体企业。如,1999年投资上海新涛科技,2001年被IDT以8500万美元高价收购,开创了中国大陆半导体芯片设计业第一个成功退出典范,入选当年中国十大并购案。新涛科技创始人杨崇和后来创办的澜起科技成功登陆科创板,创造超千亿元市值。同时,华登国际也是科创板晶晨股份早期投资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给予很多支持。

华登国际作为创始股东的中芯国际,是目前中国大陆最大的晶圆制造厂,服务于上百家芯片设计公司,在美国纽交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同时挂牌上市。华登国际投资的无锡华润上华半导体有限公司(现隶属于“华润微电子”),1999年成立,也于2004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面对产业落后的局面,多数半导体投资机构“颗粒无收”时,华登国际为何能先人一步打开了局面?背后的根本逻辑在于找准了最佳时间节点,并且凭借专业的积累、丰富的产业经验、独到的识人眼光,发掘和培养了无数有创新实力、实实在在做事的优秀团队。

随后的2005年,被视作中国的VC元年,沈南鹏和红杉资本共同创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袁文达回到上海开设红点创投中国办公室;邓锋选择了成立北极光创投。当年,在中国从事创投业务的境内外机构共募集40亿美元新基金,创造了当时的历史新高。

彼时,与门庭若市的互联网科技的投资热潮相比,半导体产业的投资堪称“门可罗雀”。据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博士回忆,那时“做芯片投资的加起来可能只有一桌人”,就连IDG也将主要视线转向了互联网赛道。

此时,华登却成为坚守半导体的孤独者和少数派。从2004年到2010年间,华登先后投资了深圳国微、广州安凯、中微公司、上海格科微等公司。2010年,华登成立了中国首支半导体产业人民币基金,专注投半导体,并投了一系列公司,包括矽力杰、兆易创新、思瑞浦、敏芯微电子、峰岹科技、芯原微电子等,如今,这些公司都已成为半导体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

也正是从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投资的黄金时代开启之际,华登国际继续将目标锁定在半导体领域,且投资节奏开始加快,从此前每年投资一两家,增加到每年投资3—5家。

“那时候,中国半导体行业到了开始可以大干一场的时候,因为当时中国半导体的市场需求已经接近全球的一半。”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博士回顾选择坚守的原因。

坚守需要勇气,保持定力,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南西北风。当时很多风投机构看来,华登国际重金押注的矽力杰、晶晨股份等公司,并不具备互联网行业追逐的性感商业模式,甚至一度被评价为“很土、很Low”的厂商。但日积月累、实力不断累积增强,他们随着一批下游大客户逐步快速成长起来。这让黄庆博士比较欣慰。

正如那幅广为流传的漫画所示:几个人挖井,忙乱浮躁的人三心二意,东凿一点,西凿一点,很难凿到水源;而专注向着一个目标深挖的人,锲而不舍,最终将获得成功。作为后者的华登国际,显然走出了特立独行的成功之路。

逾越的坎儿

一般投资机构可能难以想象,在不能确定何时能触及“水源”时,华登国际带着怎样的情怀,执着坚持20年?这中间逾越过哪些坎儿?华登国际的核心竞争力又如何?

众所周知,机构投资半导体一般会面临两道坎儿:其一是退出周期长。许多基金的存续期仅6—8年,且不论资金投入大,研发成果不确定性高,半导体项目往往研发周期很长,十年都不令人意外,这令很多投资机构面临强大的退出压力。

投资半导体的第二道坎儿是技术专业难度高,没有足够深厚的行业背景难以判断其真正水平和风险。纵然出现几十家机构追着一家半导体公司投的现象,但真正懂得这个行业的技术方向与风险的人凤毛麟角。

此前有数据显示,华登国际一般的投资期限为10年,九成投在早期的项目,其中前4年为投资期,后6年为回收期,在被投资公司董事会的时间平均为8年。

拿2019年第一批登陆科创板的中微公司、晶晨股份等3家企业来看,华登国际持有项目的时间都接近15年,甚至更久。

要实现这一长退出周期,离不开投资人的支持。华登国际投资人包括三星、高通、联发科、台积电等全球半导体行业龙头们,不仅理解产业与企业发展的产业规律、时间周期,也愿意长线投入。当然,最终这些耐心付出也得到了满意的回馈。

投资行为高度依赖人的判断,而华登国际的竞争壁垒正体现在投资团队的专业性。比如,华登国际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麻省理工核物理专业出身,其他投资团队成员也均是自深谙半导体行业的一线资深老兵。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1989年加州伯克利大学电气工程博士毕业,他在2005年加入华登国际前,已在产业界从事半导体行业的技术、管理及业务开发等逾15年,如今专注于产业投资也近15年,积累了丰富的产业经验和资源。

华登国际部分投资团队成员

华登国际遴选团队成员也秉承高标准的专业要求。“不是这个产业圈子里多年的投资人做产业投资很难,在钱很多的时候,标的项目选择投资人是基于谁有产业战略资源、谁能够带来帮助公司发展的价值。”黄庆博士告诉《创业邦》。可见,半导体投资的产业背景至关重要。

不缺快钱,缺产业布局

“值不值得你今后花十年去做这件事?”华登国际这一问,成了目标创业者的无形标准之一,也看出其在投后管理投入大量精力的坚持和付出。

相比单纯的财务投资,创业者更看重能够带来怎样的产业资源。“单纯的财务投资在半导体行业其实没有太多机会。”

“半导体行业没有快钱(赚)”,黄庆博士表示,“虽然科创板会加速一些项目的退出,但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不是只用钱能堆出来的,得靠人。现在的行业状况是热钱太多,造成资源分散,不当竞争,对于人才的凝聚也会产生冲击。”

在黄庆看来,创业者选投资人事实上是在选董事,这对投资团队成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能够对被投企业真正有帮助才行;除了战略层面,还要具体到能够帮公司招兵买马,甚至提供客户、供应商、市场渠道、融资上市等多方面资源。

“半导体产业投资相当于鲤鱼跃龙门。”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张聿曾向媒体坦言,跳过了这道龙门就能迎来快速增长,龙门之外的企业生存则往往会寻求外部资源整合。

相比,华登国际则通过自身项目线的延伸来搭建产业融合的平台。截至目前,华登在全球投资了大约120家半导体企业,分布在芯片设计、封装测试、制造、装备、下游系统应用等半导体全产业链,间接影响、推动并塑造了全球范围内、整个半导体产业格局。

VC帮助企业从实现0到10亿级,PE帮助企业从10亿级成长到100亿级。经过30多年,随着所投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并深度构建起越来越完整的产业生态,华登国际用VC、PE、并购基金分阶段、全方位地长期、持续支持公司发展,是很自然而然的过程——一方面,一批被投企业成长健硕,另一方面资金规模达到相应量级。

五年前,华登国际组建PE并购基金,也正是围绕产业链布局的。一家被投企业上市之后,为帮助其扩充产品线,招募人才,并配合公司发展需要为其寻觅系列优质合作伙伴

从美团王兴到大疆汪滔

因为在半导体圈子待得久了,黄庆博士与被投对象知根知底,相对熟悉。即便没有投,他也会尽力帮助很多公司。

“不像一些全新领域的投资可以赌赛道、撒网,半导体产业的投资,比较确定什么事情会发生,关键在于谁来做。”黄庆博士认为半导体产业投资核心在于投对的人。而优秀的创业者,最主要在于能不能打持久战,碰到困难能不能挺住、坚持住。

矽力杰半导体的创始人陈伟属于能打仗、能坚持的典型。投资之前,陈伟坦言,矽力杰当时正遭遇竞争对手的恶意诉讼,“一年至少花几百万美金也要打这场官司,甚至可能要打很多年,您还投吗?”这是黄庆投资矽力杰时遇到的挑战。

但了解诉讼的缘由之后,黄庆依然决定要投。“从这件事看到了陈伟的底气、坦诚与坚定”。黄庆告诉创业邦。矽力杰凭实力赢得了与强大对手的关键诉讼,随后在台湾成功上市,并持续平稳、高速增长至今。

另一个范例是思瑞浦微电子创始人周之栩博士。2011年,思瑞浦曾一度遭遇生死危机,团队只剩下“几杆枪”,虽然有技术能力,但是市场策略需要大幅调整。

投,还是不投?周之栩三番五次找到黄庆,说明此前累积的经验和优势,还应该再搏一次,黄庆跟团队讨论,制定了新的产品方向,专注信号链,华登国际坚定地投资了思瑞浦。后来,团队调整思路将目标市场锁定业界主流的大客户,以高技术壁垒站稳了脚跟。

黄庆很欣慰,思瑞浦目前正在平稳快速发展,前景看好,潜力很大。

对于看好的团队和项目,华登国际通常会从早期开始,到B、C后续轮次,从产业资源、资金等方面会全面持续支持。

除专注半导体行业外,华登广泛关注高科技领域,包括:汽车智能化、新经济互联网、人工智能、智能硬件、医疗大健康等领域,凭借产业出身的专业团队把关,精确定位并抓住机会。早期开始,帮助一系列主流公司成功,包括新浪、创维、迈瑞医疗、大疆、美团、高德导航、等在内的多家高科技公司。

移动互联网兴起之时,华登国际关注团购,经过调研,决定投资在头部的美团。美团CEO王兴对创业的执著坚持,吸引了华登国际。2018年9月20日,美团成功上市时,王兴感慨道:华登国际是真正在美团最低谷、最困难时,对美团一直给予帮助和支持的专业投资人,感谢华登!

此外,华登国际也是大疆无人机第一家机构投资人。

彼时汪滔带着项目参加创业比赛,很多投资人不屑一顾,“不就是一家航模公司吗?有什么特别的?”但华登国际自带国际视野,与其在美国的被投项目GoPro相比,华登认为大疆在视频影像层面具有炫酷魅力。也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一点,大疆从最初的发烧友平台转而不断成熟、升级成长为世界级消费品牌。

对于大疆,华登国际陈立武董事长表示,对于物联网产品,最重要也是最难的部分是数据采集。无人机可以创造的价值很多,因为传感器在无人机上,在许可范围内可以广泛采集有效数据,加以合适分析、运用,对社会很多产业都很有意义。

据黄庆透露,汪滔本身对技术非常痴迷,同时,对商业运作也相当内行。后来尽管华登也曾尝试希冀投中另一个大疆“汪滔”式的优秀创业者,但迄今还在寻觅中。“汪滔这样一个人,是可以创造一个特别品牌的。”

每个人的不可复制性,恰恰是投资最难以把控的关键点。而华登国际对创业公司核心团队的把握,可谓稳、准。

五年定局,加速稳跑

回到专注的半导体行业。在黄庆看来,“半导体越来越变成一种像石油一样的存在”,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刚需。当前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半导体市场比例都在下降,唯独中国正在继续逆流而上,中国本土的半导体产业肯定会崛起于世界之林。

这两年投资节奏加快,在于整个产业更加成熟,人才更集聚,市场更宽广,客户群也更加成熟。比如,知名主流大厂以前多是与国际供应商合作,现在也在国内物色和培育优质合作伙伴。

应用需求的增加,本土硬件品牌的崛起,带动了半导体的发展。对于产业的未来,在《华登国际30周年纪录片》中,我们看到,当前全球科技革命日新月异,集成电路正从摩尔时代向后摩尔时代发展,人类社会正在从工业化向智能化、信息化快速演进,中国半导体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

但对于创业公司而言,窗口期不长,黄庆断言,未来五年非常关键,将形成产业定局。“因为很多产业位置已经被占好了,产业只需要第一和第二,第三就将面临严峻挑战。”这意味着创业公司将面临不断的整合,市场上将从现有的2000家公司经过优胜劣汰,浓缩至百余家。

究竟哪些细分市场会冒出真正的巨头?

黄庆判断,手机方面、数据中心、通信类、基站类这些细分领域会产生头部的强者。而一旦战场被强者占据,小公司想要生存,则需要集中精力创新。

黄庆断言,随着政策对高科技产业的持续作用,和人才的成熟,产业的深厚积淀,十年后中国会成为一个特别的地方,全世界最先进的东西,都将在此诞生。

对于华登这样一家机构而言,仅看财务数据还不足以衡量其真正的价值。半导体行业,有太多企业和创业团队,在成长历程中,不断受到华登团队的帮助,在其后续发展中就战略方向仍持续交流,足见其在半导体产业中不可撼动的持续影响力。

互联网与半导体,一个喧嚣,一个孤独,但终究是不忘初心、守得云开者、见月明。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