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离去,孙宏斌回归文旅

编者按:本文转自新剧观察,作者卡萝,创业邦编辑后发布。

2019年6月24日,乐创文娱官微发布公告,张昭因个人原因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之职,张昭的中国电影产业之梦再次破碎。

从光线到乐视

从地面化营销到互联网

张昭的二次梦碎

2004年,在王长田力邀下,张昭加盟光线;2006年,光线影业成立,张昭出任总裁。之后坚信发行和营销是制胜法宝的张昭,在光线花了两三年时间建立了一套地面化的发行营销体系,即在几十个重点票房城市招募发行人员,成立地方营销发行办公室,进行影片的地面推广宣传、影院排片、广告合作等。这种”地推”模式使得光线的影片在每一个电影院里都能够采用很贴地的方式进行营销,也让光线迅速崭露头角。

从光线影业成立的2006至2010年的四年期间,光线影业出品并发行了20余部商业电影,连续四年保持了100%的增长速度,创造令业界瞩目的“光线速度”。但是,2011年,就在光线上市前夕,张昭离开了光线,而这其中最直接的诱因就是筹划上市时,证监会要求把光线影业并入光线传媒,而这与张昭最初创建光线影业时所要求的独立运营、布局产业的发展思路相违背。同时,《失恋33天》的成功让张昭看到了互联网营销的魅力和前景。因而张昭放弃了光线,于2011年二次创业,与贾跃亭携手,成为了乐视影业的CEO,而贾跃亭也在彼时向张昭承诺“乐视影业未来会独立上市”。

在张昭的经营下,乐视影业推出了《熊出没》系列、《小时代》系列、《爵迹》等一系列热门影片,也拉来了张艺谋、郑晓龙等重量级导演。

但是随着“乐视危机”的爆发,乐视影业不得不做出切割。2018年9月22日,融创中国通过司法拍卖以5.31亿元的拍卖底价接盘了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21.81%股权,对应乐视影业估值仅为24亿元,这相较2017年1月融创中国投资乐视影业时70亿的估值已经跌去46亿,而相较2016年乐视网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则缩水了74亿,短短2年多的时间乐视影业的估值就大幅折损了75%。

融创的入局让乐视影业得以度过危机,但是也为张昭再次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事业埋下了伏笔。

高光时刻:

70+部电影、130亿+票房

截止2018年底,乐视影业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7年间,累计制作、出品、发行的电影数量超过70部,累计票房超过130亿。乐视影业的高光时刻在2016年,这一年乐视影业创下了出品发行11部影片全部票房过亿的傲人成绩(《长城》11.7亿、《28岁未成年》1.3亿、《机械师2:复活》3.4亿、《爵迹》3.8亿)、《盗墓笔记》10亿等等),市场份额也排名行业第二,增速第一。

张昭和郭敬明合作的《小时代》系列累计票房近18亿。

《熊出没》系列凭借《熊出没之夺宝奇兵》(2.47亿,2014年)、《熊出没之雪岭熊风》(2.94亿,2015年)、《熊出没之熊心归来》(2.87亿,2016年)、《熊出没之奇幻空间》(5.21亿,2017年)、《熊出没之原始时代》(7.14亿,2019年)五部影片,累计票房超过20亿。

除了系列电影,乐视影业在玄幻题材方面也有所建树,《九层妖塔》(6.28亿,2015年)、《爵迹》(3.82亿,2016年)、《盗墓笔记》(10.02亿,2016年)、《长城》(11.73亿,2016年)、《奇门遁甲》(3亿,2017年)。

但是这些成绩都是在2017年以前。2018年,乐视影业仅上映了张艺谋的《影》,2019年已经过半,已经更名乐创文娱的乐视影业也仅上映了《熊出没之原始时代》和《秦明 生死语者》,而后者票房甚至未破3000万。

从乐视危机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但是乐视影业似乎仍未走出至暗时刻。张昭的离开究竟是因为无力回天还是融创中国控股后战略调整导致被迫离去呢?

地产商回归

这次看上的是文旅

2018年3月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

2018年12月,融创文化成立,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融创文旅并列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

2019年2月21日,融创官网显示孙宏斌长子孙喆一挂帅融创文化集团总裁。

由此可见,融创对于文化板块的重视程度十分之高。在融创官网上,关于文化战略板块的介绍为:涵盖国际领先的电影内容制作、宣发体系;设施先进、配套齐全的全球一流影视产业园,为影视拍摄提供国际标准的一体化专业服务平台;以智能电视为终端的家庭线上娱乐平台。这些基本是基于乐视影业原有根基和融创以439亿收购的万达文旅13个项目。

除了现有的资源,关于融创文化板块未来的发展,官网上特地强调了融创文化还将结合融创文旅资源,搭建完整的IP孵化、制作、运营和实景化落地产业链,聚焦内容生产与线下实景IP的长链运营。这一战略简单来说就是利用影视IP和影视产业园开发文化旅游地产,也就是国内影视公司一直在模仿的迪士尼模式。

和融创一样,国内地产商都开始布局文旅产业,这也是在全国范围内的房地产限购和限价政策下,地产商新的发展方向。如华侨城在2017年年初就确定了“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并且在2018年华侨城资本入股盛大游戏,而其所看重的就是盛大拥有的《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冒险岛》、《永恒之塔》等一大批顶级IP资源,这些IP可以帮助华侨城在乐园开发、实景旅游、文化地产等业务领域获得提升。这种IP赋能的商业效应就是迪士尼模式的根本,国内的《熊出没》系列也对方特产生了极大的带动作用。

再比如恒大,恒大目前五大业务板块分别为地产、旅游、健康、新能源汽车、以及包含已经确立将院线业务作为第二主业的恒大控股上市公司嘉凯城在内的文化产业所构成的其他业务板块,在旅游板块强调的也是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概念,比如旅游板块的“恒大童世界”就是打造结合中国文化、中国历史、中国故事核心内容的主题乐园。

在影视行业经历了煤老板和房地产商、影视公司资产重组、互联网金融进入、BAT进入四波热钱后,地产商兜兜转转又再次回归了影视行业,只不过这他们不再仅仅为了女演员,而是做起来了IP运营变现的文旅生意。

融创的乐视影业(乐创文娱):

影旅联营

在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的同时,也确立了影文、影视、影游、影旅、影品的五大联营方向,即通过电影开发放大在文学内容、互联网视频、游戏创作、实景旅游和消费品领域的联营收益,最大化IP的商业价值。乐创文娱虽然有五大联营方向,但是对于地产发家的融创而言,文旅才是其最看重的板块。

对于地产企业而言,发展文旅是一个已经进过检验有效的商业模式。无论是《爸爸去哪儿》、《青春旅社》、《向往的生活》等综艺节目带火的旅游地,还是如乐视影业《狼图腾》带动的内蒙古锡林郭勒兵团小镇的旅游开发,亦或是环球影城、迪士尼、横店这类海内外成功案例,都印证了影视+旅游模式的可行性。

在乐创文娱更名仅2个月后,乐创文娱和融创就合资成立了乐创文景,重点开展文旅实景业务,具体的实施方式包含文旅城、文化小镇、融创社区等。目前,影旅联营已在河北遵化、大连甘井子有项目落地。河北遵化的“一诺小镇”项目已签约,将打造“东陵兽”体验园,开发“东陵兽”夜间秀、神兽异界实景项目、一诺天街、板栗冒险园等实景娱乐项目,将成为具有丰富文化感受、文化记忆与文化体验的中国首座“守诺文化”主题小镇;在大连甘井子,将有“工业青春海岸线”文旅主题项目。

除了由乐创文娱的电影IP赋能而进行的文旅地产开发之外,融创以500亿收购的万达13个文旅项目也是其在文旅方面的重要布局。在这13个万达文旅项目中就包含位于青岛的东方影都,2019年春节档的两个爆款——《流浪地球》和《疯狂外星人》均是在此进行拍摄。东方影都建有40个国际标准摄影棚、32个置景车间,外景区则规划为春秋战国、唐宋古城、明清北京、民国上海、建国初期、战争场景、欧美风情等7大主题,可以完整涵盖当今影视作品的主要取景需求。目前,在东方影都已拍摄完成《长城》、《环太平洋2》、《流浪地球》等影视作品60余部。东方影都的发展逻辑类似于环球影城,通过摄影棚的开发成为影视剧的诞生地,从而吸引游客前来体验影视剧制作的魅力。

无论是由影视IP赋能还是开发影视基地,这些项目将使乐创文娱和融创能够持续获得系列电影票房收入、体验园门票收入、旅游消费收入、文旅小镇授权收入等,极大的丰富了收入来源,改变乐创文娱依赖票房、融创依赖地产销售的现状。

结语

国内影视公司一直在强调IP长尾效应,要打造迪士尼模式,但最后强调生态的乐视死了、战略调整的华谊兄弟错过了票房高潮跌落神坛、早早布局院线和收购传奇影业的万达也被迫出售资产,万万没想到中国的迪士尼模式竟然最后是由地产商来实现。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