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前的吃播,屏幕后的呕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机核(ID:gamecores) ,作者:哈斯卡蘸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前几天,B站有个吃播的UP主翻车了。

这UP主最初的几个吃播的视频还算正常,但是后来为了播放量,也开始往大胃王的方向去发展了,毕竟吃的多才有人爱看。

结果这次翻车也是大胃王的吃法,UP主买了一大碗馄饨,好几根油条,本来啊,应该是吃得倍儿香。

但是,UP主不小心把没有剪辑的视频给传上去了。

这个原始素材里面,UP主一开始还是在吃,到后来就吃一口,然后吐一口。再后来,实在吃不下了,就和媳妇说,媳妇就用各种方法劝他继续吃,到最后不知道是胀气还是什么原因,这个UP主吃到连着打了好几个嗝,最后也没吃完。

在剪辑好的视频里面,UP主安静地吃,媳妇只负责做饭,不动声色地秀恩爱,屏幕里面一片夫妻和睦,不为了火,只想分享自己的美好生活的景象;屏幕外,丈夫为了吃,吃一口吐一口,吃不下了也要继续吃,媳妇屏幕外,颐指气使,指挥丈夫怎么拿筷子,教丈夫怎么吃,大喊“开始”。

这个UP主发了道歉声明,过了几天,被喷出了圈,直接销号删视频,彻底消失了。

现在在B站搜这个UP主的名字,只能搜到别人保存下来的他翻车的视频,60多万的播放,比这个UP主以前所有的视频都高。

1

吃播是个苦差事。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吃播这种事情不是那种买了好吃的,吃就是了这么简单。就算是当年的《孤独的美食家》,松重丰也因为拍出来的好看,反复吃,结果伤到了胃。

国内的吃播,这种情况尤甚。在快手的初期,曾经涌现出很多生吃各种奇怪的东西的视频,这些人在快手“表演”,通过“糟践”自己身体的方式来获得关注,以及打赏。

当然,随着快手官方的整顿,纯粹“猎奇”为主的吃东西视频已经基本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便是弱一点的“猎奇”,比如大胃王。这种视频又以女的吃大肥肉为主,腻的发慌,看着也恶心。

可是,人就是这么的“贱”,就跟有人喜欢看“挤黑头”这种视频一样,吃大肉的直播,也是络绎不绝,红红火火。

如果,我们回到更加正常一点的吃播,B站的吃播UP主已经是这个产业链不可避免的一环。在敬汉卿,徐大sao,蛋黄派三个吃播UP主都在B站爆火之后,以吃播为目标的UP主已经越来越多了。毕竟,这种东西看起来简单——不就是个吃饭吗,这有什么难的?

这个确实难。

首先,作为一个UP主,你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稳定更新,这样才能保证你的粉丝不流失;其次,在拍摄的时候,你一定要让人感觉你自己吃的香,有感觉;最重要的是,在B站你想不被人骂,一定要营造出自己是“热爱生活的普通人”形象,一旦被人发现是商业运作,轻则粉转黑,重则铁锤伺候。

对于吃播UP主来说,最难的一点便是稳定更新了。一个人不是每天都能那么有胃口能够吃那么多东西的同时,还吃得香香的。为了保证自己的更新,吃了吐加上剪辑的方法是一种对自我的保护。

观众们知道吗?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从这个UP主翻车就可以看出来,观众并不知道UP主在制作视频的时候需要什么,他们想看到的只是UP主吃得香香的,够下饭,就足够了。

至于这个是怎么生产出来的,也许是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想过,也许是相信UP主真的吃得香,怎么制作出来的?

他们并未怀疑过。直到这次翻车。

2

和吃一口就吐相比,更加极端的做法是成为一个“兔子”。

“兔子”是一种“催吐”人群的自嘲。这些人之中大部分的是希望自己变瘦的年轻女生,她们无法控制自己吃的欲望,但是吃完之后又会觉得变胖了痛苦,于是就把自己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这样食物不被消化,既满足了口腹之欲,又不会变胖,一举两得。

进食的欲望,是人类最能够得到满足的办法。无论是糖分,还是脂肪,现代工业加工下的食物总能够给人带来极强的满足感。在生活,学习和工作的压力下,很多人就选择了暴饮暴食来给自己解压,却又在暴饮暴食之后后悔,结果就走上催吐的道路。

毕竟,人际关系,学业事业有时候难以掌控,但是催吐却可以掌控自己的体重。

一开始,可能会觉得吐一次也没有什么事情,自己还瘦下来了。结果一次又一次,越来越习惯。最后就变成了吃的越来越多,吐的也越来越多。

长期的催吐对身体也有着巨大的伤害。最明显的就是胃的消化功能会越来越差,嗓子会因为胃液的腐蚀声音也会变,严重的牙齿都会被腐蚀脱落,口臭,脸颊也会浮肿。最后会出现慢性的胃肠炎,甚至会发生进食障碍,厌食症等心理疾病。

而在所有精神类疾病中,进食障碍死亡率最高,其中厌食症死亡率高达5%-15%。

“兔子”之间互相吸引的。一个经常催吐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另一个人是不是催吐的。身体特征太过于明显了。催吐的核心原因其实是因为不自信,因为担心自己的身材,所以不敢吃东西;但是又无法自控,只能吃了之后再吐出来。当催吐成为了一种习惯之后,“兔子”们甚至不需要任何辅助,张嘴就能吐。

当社会中的主流审美对普通人造成压力的时候,不敢于面对自己的身材,希望让自己符合主流审美的人们,最后的方法,只能通过手指头抠着嗓子眼,来控制自己的身体。

所谓的大胃王,很多其实都是催吐的。在这些大胃王之中,不乏有人靠着吃播,利用自己的暴食症成了网红,本来要治疗的疾病,非但再也不能治愈,还变成了“财富密码”。

到最后,就算他们想停下来,想去治疗,面对巨大的利益的时候,也没人能够以停下来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大胃王。大部分的人为了维持“大胃王”的这个人设,即使是催吐,即使吐了吃,即使是胃胀气到打嗝难受,也要坚持的吃播。本来是为了给看视频的人带来快乐的吃播,结果却变成了对自己的折磨。

观众看着屏幕里大胃王说着“好羡慕啊,都吃不胖”,屏幕外“大胃王”们在马桶上抠着嗓子眼,满脸眼泪,疲惫不堪。

为了赚钱,一切都可以利用,为了流量,一切都可以牺牲,即使那是自己的健康,是自己的身体。

人,终于不再是人了。

3

格奥尔格·卢卡奇在其著作《历史与阶级意识》中对“物化”曾经进行过较为全面的诠释。他认为“物化” (Reification) 是“客观方面是产生出一个由现成的物以及物与物之间关系构成的世界。在主观方面,人的活动同人本身相对立地被客体化,变成一种商品。”

卢卡奇的理论是对于马克思理论的一种补充。“物化”的理论依据依托于马克思主义中对于“异化”的阐述。马克思认为所谓的异化是在生产过程中,劳动者因为现代的工业体系之中,劳动变为流水线,所以劳动者和自己所生产的商品之间无法产生联系。

劳动者仅仅只是为了资本家打工,而无法领略劳动的意义。

卢卡奇将物化这一概念从单纯的人本身的物化,扩展到了整个社会商品化的结果。也就是说,在资本主义的社会之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由人本身来决定的,反而是由物品和物品来决定的。“这种自我客体化,即人的功能变为商品这一事实,最确切地揭示了商品关系已经非人化和正在非人化的本质。”

1923年所出版的《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到现在已经过了97年,荒谬的是,这里面所说的正逐渐变得比现实更加魔幻。如果我们可以将劳动关系的本质理解为人类将自己的身体“劳动机械化”,将色情业务理解为更加出格的“器官物化”的话,那么可能卢卡奇也不会想到,连“吃饭”这件人类维持自己基本生理活动的事情竟然都能够变成出卖的商品。

那么,还有什么是不能够出卖的?

和“非人化”,“人类商品化”相比,食物的浪费都显得不是那么可怕了。

如今的B站上,老老实实的做内容,不封面党,不标题党,已经越来越难以出头了。在前文中那个翻车UP主的第一期视频中,他用手机录像,小心翼翼,安安静静的吃,没有剪辑,没有吃了吐;但是更新越来越多,粉丝越来越多,从原来的吃播就变成了大胃王,内容越来越标题党,封面越来越夸张。

为什么会这样?有一种说法很,嗯,暂且说很理想主义吧,大概意思是说“观众要用脚投票,多点赞,多转发喜爱的内容,资本冷酷无情,但是资本看市场反应。”

这说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前提是资本让你想要看到的是这些吗?以哔哩哔哩为例,在B站的大部分的视频都会进入大众的曝光池,而在大众的池子之中,只有特别标题党,特别封面吸引人的内容才能够被人点击。然后,这些内容才能进入到下一个流量池中。

当然,如果真的坚信所有的观众都是高雅的,脱离低级趣味的,那么标题和封面尽可以不用优化,可以看看这种内容,能有多少点击,所以说,相信网民的投票,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行为。

互联网上,用脑投票和用脚投票,结果往往不同。我们当然要呼吁人们为自己喜爱的优秀内容点赞,不然,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呢?

“去中心化”的本质实际上让机械代替了我们人类的选择权。哔哩哔哩也不是一朝变为如此的,早期的B站一直都是用编辑推荐+硬币的机制,但是在互联网流量的大潮之中,最终它选择了变成了“信息流”。千人千面的推荐固然是优秀的分发体制,可是在这分发的过程中,人却会自己做出选择。到最后,依然是千人“一面”。

比流量更可怕的,是资本对普通人的倾轧。在诸多的吃播UP主之中,不乏有很多人把自己签给了MCN机构,签约之后,为了保证内容的稳定更新,为了流量,为了带货,这些普通的“吃播“连”吃“这件事本身都被商品化了。机构需要他们的内容,于是,即使是进食障碍,即使是呕吐,即使是“兔子”,也要在光彩照人的包装下,继续吃播下去。

吃播的初衷是人们分享自己吃的东西,分享自己对于生活的热爱。可是,当流量和资本介入,当收益出现之后,吃播也逐渐偏离了自己的轨道。

可悲的是,在一个吃播UP主翻车之后,了解过的人们就再也不能在“皇帝的新衣”下假装不知道吃播的本质了。观众只能分析着,猜测着,祈祷着,这个UP主不是剪辑,不是边吃边吐。UP主失去了真诚,观众失去了信任。

互联网让更多的人拥有了“选择的权利。”生长于贫困地区的人们在视频APP上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了。可是,当观众说着“为什么要作践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要假吃”的时候,那些在屏幕前笑着分享自己生活的人们,也许早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了自己“选择的权利。”

也许,虽然没有光彩霓虹,这个现实的世界却越来越走向“赛博朋克”。

高科技,低生活。吃播UP主熟练的使用着手机拍摄,变成了快乐微笑的“工具人”,面前堆着珍馐美食,嘴里嚼嚼就吐,吃到胀气恶心也要表演;而在某个地方,也有人吃不起饭,赚两天钱,都砸在网吧,吃着泡面,看着吃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机核(ID:gamecores) ,作者:哈斯卡蘸酱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