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r_ GA & Happy Birthday to Myself

新闻一则: Hyper_ General Available

是的,经过大约 4 个月的从 Private Beta 到 Public Beta, Hyper_ ( www.hyper.sh ) 终于 GA 了。

相对于之前的 Beta 服务,我们仍然保持了“云端的单机”这一基本设定,以“免编排”、“免运维”为己任;并加入了端口映射、卷数据初始化、最小64M内存的超小型容器等特性。当然,另一个提升就是,我们换用了新的硬件服务集群,不再使用生产于2009年,被我们废物利用的旧服务器了,性能上有了相当的保证。

欢迎试用,目前的用户,注册送 20 刀余额,当然,不可提现。(IP地址 $1/月,最小的容器大约 $1.03/月,能用来做什么你懂的)

正文:发布当天的日记

经过了无数天的开发和调试,参加了无数次的争论,GA 的一天终于临近了,对于发布的日子,我上周随口说了下周四——周四其实是个不错的发布日子,前面留足调试时间,后面又和周末保持了合适的距离,有足够的弹性。

然而,就在这天临近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周四是我的生日——虽然我是 Hyper_ 的联合创始人中最为年轻的,可是也已经36岁了——在自己生日发布服务,这未免太中二了一点吧。于是,我们决定在周四将系统准备就绪,而等到周五再进行系统服务的切换,这样,我们于北京时间8月12日傍晚,太平洋时间(夏令时)8月12日凌晨上线了 Hyper_ GA 的系统。周末里,随着 DNS 记录的传播等,Hyper_ 正在逐步迎接用户,并将在周一正式发布英文的新闻稿。

周四的晚上,大家紧张地进行了最后的调试,晚上快接近稳定的时候,我在音箱里放出了这首歌—— 网易云音乐链接B站链接 。一时间,大家都感觉自己被掏空了。

去年今日

一年前的这会儿,我们刚刚拆分出 runV 并提交到 OCI、参加了 ContainerCon/LinuxCon/Xen Developer Summit,虽然当时尚没有决定要不要做一个 Cloud,但是,至少当时开了一个头——我们开始了 Hypernetes 项目,这个项目成为了今天的 Hyper_ Cloud 的基础。

这个项目最初叫 HyperStack,意欲表达 Hyper 与 OpenStack 的集成,不过后来,因为 kubernetes 在这个系统中的重要地位,我们创造了一个新名词——Hypernetes,这一命名方式相当受欢迎,后面跟了无数的致敬者。

到了今年,我们团队甚至在 Kubernetes 的官方 Blog 上发布了一篇客座 Blog,来介绍 hypernetes。所有这些都源自一年前的决定。

新宿之夜

去年10月底,东京品川,开了一年两度的 OpenStack Summit,在会上,我们第一次向人们介绍了 Hypernetes。展会之余的一天晚上,我和 Cofounder 两个人决定去新宿逛街——结果,俩人在新宿的一个咖啡馆吵了一晚上,要不要做自己的云服务,如果做,卖点是什么。

话说做云,我一开始是拒绝的,作为盛大云的旧部,师承 UCloud 的季总、京东云的何总,回归美国的 Kelvin,以及刻通云的姜总,我深知做一个负责任的公有云是多么困难…… 不过,后来我终归还是被说服了——一来是因为,我们发现,在国外做其实比在国内做挑战略小一些,让不可能成为可能;二来,我也同意,如果我们不做,这个 startup 创立的开源项目可能永远只是个看上去很美却没人敢用的项目。于是,我们开始了……

本命年(+虎头蛇尾的结语)

2016年是我的本命年,36岁高龄的我继续担当我司的看门大爷兼CTO,传统上认为本命年是人生的一道坎。作为一个并不宿命论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今年对我的个人和家庭真的是多事之秋。(update: 发布之后又居然病倒了,连续四天39度+,不过还是幸存了下来)

不过,值此身体被掏空的日子,虽然感到,也许三十六岁的我不能和三十四五时候一样连续不眠不歇,但如今的我更清楚自己的使命和方向,还有一群优秀的同伙,这也让我可以寄望这本命年成为突破之年,愿今年 Hyper_ Cloud 的发布也能让大家感受到 IaaS & CaaS 再次被重新定义,也请大家一起期待后面更多的创新和突破。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