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的日本难题:客房数不到目标1%,供应商关系恶化

【环球旅讯】据彭博社报道,软银孙正义去年3月在一场会议中表示,OYO可能会颠覆日本的传统酒店和短租公寓市场。参会高管当时还为OYO定下了一年实现100万间客房的目标。

然而如今,OYO在日本的客房总数只有7500间,不到目标的1%。

目标与现实的巨大差距,揭示了软银投资战略的一个重大缺陷:向初创企业注入数十亿美元刺激其过于快速地扩张,往往是揠苗助长。

彭博社对20多名相关人士的采访调查显示,OYO在日本寻求极速扩张的策略十分混乱,由此也激怒了潜在合作伙伴,疏远了员工,并损害了品牌在当地的声誉。.

OYO面临的问题如此突出,以至于在最近举行的软银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孙正义也被问及与OYO相关的话题。对此他表示,OYO与酒店业主之间存在一些争议,但在酒店业这些问题实属正常,该品牌的“整体表现良好”。

李泰熙在2013年创办OYO时仅19岁,OYO与WeWork存在相似之处,也都备受软银关注。两家公司都试图用技术改变传统的地产关联行业,创始人也都是年轻人。而在当下,行业人士认为OYO可能会步WeWork的后尘。

纽约风险投资公司Manhattan Venture Partners研究主管Santosh Rao认为,“OYO就是下一个WeWork,他们需要放慢扩张速度并进行反思。”

软银目前持有OYO约48%的股份,是最大股东。而红杉印度和Airbnb也投资了OYO。

李泰熙在19岁时建立了一个预订网站,并与小型酒店合作为其提供服务、设计以及酒店布草、卫浴用品等标准化配置来吸引更多旅客。酒店营业销售额的25%归OYO所有。

这一概念随后在印度市场取得效果。保障酒店的基本质量能够增强消费者信任并带来额外收入。

但是美国和欧洲等市场拥有完善的连锁酒店,质量大多也有保障,在印度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未必适合这些发达市场。但李泰熙仍在海外市场积极扩张,甚至直接收购了几家酒店,其中包括 拉斯维加斯猫头鹰赌场酒店

在日本市场,软银通过两家子公司建立了合资企业,以促进OYO的业务发展。

李泰熙决定在日本同时推进传统酒店业务和公寓新业务OYO Life,OYO Life提供配备家具的公寓,并为旅客免去了典型的押金或担保人要求。李泰熙及其团队设定了一个大胆目标——一年内同时成为两个领域中最大的运营商。

但OYO在初期阶段就出现了失误。从OYO印度调任日本的酒店团队负责人Prasun Choudhary称,酒店在第一年最多能扩张7.5万间客房,从而超过本土连锁品牌Apa Hotels跃升行业第一。

根据日本旅游局数据,当地酒店市场拥有160万个客房。OYO以此为基础定下了上述的雄心壮志。但这些客房也包括露营酒店、B&B民宿以及按小时计费的情侣酒店。据当时项目的一个参与者表示,这些领域都不在OYO的业务计划之内。

为了达到目标,日本OYO Hotels和OYO Life的负责人都开始疯狂招聘。OYO酒店的员工人数激增超过了580人,而OYO Life增至300人。

Choudhary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有了这样的团队规模,我们能处理与190多家酒店的合作运营。”

但OYO的技术并未跟上。据OYO和前员工们表示,开业头三个月内,酒店未能与当地旅行社进行对接,导致客房被重复预订。而印度员工在手动输入日文预订时出现了错误。部分酒店业主发现,经过“神秘”算法的安排,他们的客房价格奇低。前员工称,由于定价系统由印度控制,当问题暴露时,修复工作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

日本住宿基金会CEO Taito Ito表示,“OYO的运营模式像是驾驶着一辆法拉利而并非普通汽车。这种方式在日本很难实现进展。”

另一方面,也有部分客户对OYO的服务很满意。一位OYO Life住客极力称赞了App预订公寓和信用卡付费的便利性。

2019年8月初,OYO在日本的酒店业务远远落后于目标。据彭博社消息,李泰熙要求Choudhary开始解雇表现不佳的员工。但前人力部员工表示,OYO高管最初并未了解到日本劳动法禁止此类裁员。

OYO的极速扩张也损害了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OYO曾向日本家具制造商匠大塚下了1亿日元(合91万美元)的家具订单,通过握手敲定了交易。据OYO员工透露,一个月后,尽管制造商已经建立了一条专用生产线并开始生产,OYO还是取消了订单。

OYO方面否认取消已确认的订单,但承认在与匠大塚的早期交易中存在沟通失误。

去年10月,由于OYO Hotels未能达到初始目标,该公司动员后勤人员参与销售工作。而将精力过多地集中于销售,也使客户服务受到了影响。一位OYO Life住客称,当他进入房间时只看到床单和被套,却没有床和床垫。

酒店业主也不满意,尤其是在资金问题上。OYO的目标是通过降低房价来增加合作酒店的预订量,待入住率上升后再提高价格。为了减轻业主损失,OYO向业主保证,只要酒店达到一定的标准,就能获得最低水平的收入保障。现实情况则是,许多酒店的销售额未能达到目标,而OYO也不愿弥补差额。

OYO承认了争议的存在,并表示部分情况下是酒店未能履行合同义务,但OYO决定进行全额赔偿以修复合作关系。一位软银高管表示,200家合作酒店中有40家与OYO存在纠纷,仍有许多业主对OYO十分满意。

位于日本九州岛西南部的Hamakan Hotel负责人Shingo Ozaki表示,“与OYO打交道使员工疲惫不堪,酒店正在考虑结束与OYO的合作关系。”

去年年底,WeWork上市不成反而陷入困境后,孙正义曾告诫多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们,公司需要制定一个盈利战略,规模增长不能是唯一的目标。

但对OYO日本而言,任何补救措施可能都为时已晚。去年12月,有消息透露称,软银旗下的雅虎日本出售了所持有的OYO Life股份,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终止了合作关系。OYO日本的酒店客房数量停滞在略高于5000的水平线上,12月仅新增了300间客房。

根据OYO最近公布的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业绩,年度收入9.51亿美元,相比2018财年其收入增长了4.5倍;但是亏损却也扩大了6倍,从上一年度的5200万美元扩大到了3.35亿美元。

截止2019年3月,OYO在印度约有18万间客房,在财年报告期内,每个月新增客房1万间。同时,OYO在印度的员工数量也从2000人增至超过8000人。员工规模的增长是为了支撑同期增长的酒店业务和运营管理。

尽管OYO希望被外界看作是一家科技初创公司,但它仍然更像是传统的酒店公司,业务发展直接依赖于员工数量和基础设施。

风投公司NEA合伙人Ben Narasin表示:“创业是循序渐进的游戏,必须先学会爬,再学会走,最后才是跑。跳过其中步骤可能陷入危险。(本文由Elena综合编译自Bloomberg、TheKe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