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持续“割肉”输血,10亿元转让英雄互娱20.17%股权收益权

华谊又有新动作。

4月23日下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实际融资需求,将以10亿元总价转让所持英雄互娱20.17%股份的股权收益权。受让方为中泰信托拟设立的“中泰·渝泰4号单一资金信托”。

据悉,转让期限为自支付转让价款之日起一年,在转让期限内公司回购上述英雄互娱股份的股权收益权。公司关联自然人 王忠 军、刘晓梅、王忠磊、王晓蓉拟对上述交易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华谊缺钱已经成为共识,毕竟这已经不是英雄互娱第一次被华谊兄弟拿出去抵钱。

就在三个月前(1月9日),华谊兄弟才以实际经营需要为由,将该公司的这部分股权质押给平安银行,以此换来不超过12亿元的资金。就在同一时间,包括东阳浩瀚、华谊影城等在内的几家名下公司股权也遭到华谊兄弟的质押。通过这种方式,华谊兄弟在5家银行取得了高达25 亿元的授信。

但这波融资并没有就此落下帷幕,半个月后,在与阿里影业成为合作伙伴的背景下,华谊拿到了阿里影业授出的一笔为期5年,数额为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

如此大规模的融资,可见华谊很需要钱。

事实上,2019年是华谊的“偿债年”,两笔较大的债务均在第一季度到期。其中债务规模达22亿元的“16华谊兄弟MTN001”在1月29日到期,“18华谊兄弟CP001”则在4月11日到期,二者合计偿还金额达29亿元。而上述两笔融资恰好覆盖了这一款项。

而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华谊之所以会背负如此大的债务,与其在资本市场疯狂“买买买”脱不了干系。

2009年上市后不久, 王中 军便提出“只做电影”不行的观点,此后通过收购将华谊的业务拓展至互联网软件、房地产、游戏等领域。银汉科技、浙江常升、永乐影视,参股江苏耀莱都被划归旗下。

不仅如此,从2013年起,华谊开始对IP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获得更多资源,当年,华谊耗费2.52亿收购注册三个月的浙江常升70%的股份,绑定张国立;2015年,7.56亿元收购成立仅一天的东阳浩瀚70%的股权,通过百倍溢价绑定了 李晨 、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等艺人;同年,10.5亿元收购资产为负的东阳美拉,绑定冯小刚。

在此期间,华谊发债多达16次,其中短融3次,超短融12次,中期票据一次。最低融资金额3亿元,最高达到22亿元,债务规模持续扩大。截止2018年9月,华谊兄弟负债总额为92.4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69.83亿元,短期债务占比高达76%,而流动资产中的货币资金仅30.49亿元。而当时需要偿还的债务现金就高达25亿元,除了拆东墙补西墙以外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

更让华谊头疼的是,前期收购带来的30亿商誉也成为地雷。其签约的三家明星系公司中只有冯小刚勉强完成业绩,其他两家均失约。除此之外,华谊还面临着其他收购项目带来的商誉减值。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商誉“地雷”让华谊在2018年亏近10亿元,令业界为之震动,也让华谊自上市以来第一次尝到亏损的滋味。

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在偿债压力巨大的第一季度,华谊也没能实现扭亏为盈,为公司提供现金流。

该季度的业绩预告显示,当期预计亏损8672.25-9172.25万元,这一净利水准与去年同期的2.59亿元相比,下滑了133.55%-135.48%,更是超越了2017年Q1的﹣6841.51万元,成为华谊兄弟上市以来亏损最为严重的一个季度。

更大的问题在于,华谊此次亏损不再与商誉减值有关,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电影票房不及预期,也就是主营业务。

2019年前3个月,华谊兄弟的影片只有去年12月29日上映的跨期电影《云南虫谷》以及上月发行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前者被很高期望,但最终票房只有1.5亿,后者作为泰国年度喜剧片票房冠军,在国内严重水土不服,只收获了171万元票房。而去年同期上映的《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票房则分别达到14.22亿元、19.41亿元,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文艺片和爱情喜剧片。

这意味着公司此次不再只是账面亏损,而是真金白银。

尽管目前华谊还能到处借债度日,但如果华谊的业绩一直处于这种状态,这些“外援”恐怕也难以继续接济。毕竟影视公司营业收入不稳定已经越来越受到外界重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