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店缺货、销量降30-50%,手机业在煎熬中等待黎明 | 战疫⑧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让手机传统的销售旺季迅速降温。

大大小小的城市陷入沉寂。年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很有些空旷。即便零星有些门店开张,也没什么顾客。 供应链端则产能紧缺。各地对疫情不敢放松,湖北、河南几个人口大省的工人都不能回到厂区,缺人成为制造行业普遍的难题。

疫情打乱了整个行业的节奏。

一位手机厂商的城市经理还记得自己所在的北方小城年前销量破了纪录,大家欢欣鼓舞,很多大客户提前备了不少货,就等着春节趁热打铁冲一波销量。而某个手机产业链的销售年前还在开会,计划着今年要再冲一把业绩,但疫情发展如此迅速,让他们都“被打得有点懵”。

线下的货都堆在仓库,其中还有不少是老品,每分钟时间的流逝都意味着损失。供应链复工慢,然而,现在的行业人更多只能等待和观望。

行业疼痛或许会持续一段时间,“一二月的销量,怎么都补不回来。”上述手机线下的城市经理无奈又焦躁。 根据Canalys最新预测,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将比去年下降50%,IDC则给出了30%的降幅。

中国区的手机市场去年已经在经历双位数的下滑,但年末有了一线曙光。高通终于推出了5G芯片,紧接着realme和K30你争我赶地发布了双模5G手机,小米冲击高端的首款机型小米10和OPPO的年度旗舰Find X2也开始预热,等着在MWC上大展身手。 因为5G,萎靡已久的手机行业总算有了一丝活力和生机。

这一希望却遭遇了疫情的打击。小米原本定了3000人场地办发布会,改成了线上直播,OPPO的Find X2也因为MWC的取消,延期到了3月发布。

即便开了发布会,缺货也会是短期内的难题。雷军也承认,小米10的产能“在这种疫情情况下,不受影响不可能”,一两周后可能还是会缺货。

在市场最末梢的店主最早感觉到寒意,线上无货,线下封店,许多商家因为年前囤货,现金流紧绷,只能苦苦支撑。

而在长三角或珠三角的工厂,虽然有些局部复工,产能也很难迅速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缺人、缺料已是常态,每天还需要花时间做必要的防疫物资准备和健康检查。

36氪采访了几位手机从业者,包括线下店和供应链人士,他们只是中小企业中的沧海一粟,但这些镜像,正是无数企业主身处这段非常时期的真实写照。

某手机厂商 地级市 经理:一个市一天就卖了百八十台

我们年前销量是不错的,真的还可以。那个时候,大家出来还不戴口罩,当时也没说要封村封小区,所以腊月二十七到二十九三天,销量破了纪录,超过了去年和前年的水平。

但是,从腊月二十六和二十七就开始查,城里天天巡逻,看到有开业的必须关门。到了初三,更是严查,下滑特别厉害。以前初三到初七都是最忙的,我们这个几百万人的城市,去年一天能卖400多台手机,我们预估今年一天能卖7、800台,结果一天就卖百八十台。

本来年前大家以为会有个销售反弹的。毕竟往年11月之后都会反弹。原以为今年过年早,会特别旺,大家都是抢着要货。1月元旦小高峰完了,淡了一周,10多号大学开始放假刚刚开始有点起色,眼看高峰来了,以为过年好点,能挣点钱的,结果变成这样。

大商家都备了很多货,现在消化不了。华强北也没开业,抛货都没人接。只能压着,等着市场好点了朋友圈卖卖。新品还能好点,老品每天都在贬值。而且厂商肯定会在疫情后集中发布新品,会是新机发售的高峰期。库里面一大堆老品,本来还能趁着2月消化一波,现在消化不了了。 现在大量库存都是一月的,疫情过后,整个市场会乱斗的,会砸得特别狠,二级市场也会砸价。

说起来大家往年大家都是等1月挣钱,3月扛一扛到五月,现在1月和2月没办法了,3 月历来就是淡季,4月好点,5月是小旺季,有个五一,然后淡下去,等到6月了。

哪里补得回来呢,1月的销量是任何时候都比不了的,现在2月也没了。一共手机行业一年就是挣8个月的钱,现在一下子就少了25%。往年上半年还能有两三个月,现在二月都不行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可玩的,挣不到什么钱,现在还不让挣钱了。3月现在看也就是个平常的高峰,不会和暑期高峰那样。1、2月补不回来。

疫情 对线下影响挺大的,各种厂家都要求推迟上班。有的让上班,给两倍工资,不上班也不敢强制要求。大门店不能要求,小门店,老板就自己守着。但是房租、水电、物业都要继续交着。本来好多人打算初三开门,没开得了。

只能降任务,提振信心。只有这样才能提振信心。就算房东能减免一点房租,最多就是少点亏损,不会带来利润。只能降低一下任务,每天沟通,聊聊情况,给大家吃定心丸。承诺疫情后政策会更优惠。但是,很多就是要线下聊的,电话是不可能说得很清楚,最多就是正常维持而已。

重资产行业现在现金流受很大影响,普通的大客户都是压着一百多万的货。 根本的问题就是流速,必须开业才卖得出去。如果资金不够,可能很多店倒闭,或者裁撤人,店铺缩小,也会进一步精简。现在就看谁手里有钱,能够扛得住了。

我也在家里憋得难受,就只能朋友圈里说一下,卖一下。有些售货员有老顾客买,就是微信里问问,顺丰或者同城跑腿送过去。也有开门,就是老顾客在微信里问,然后线下交货。开门也是不让进的,拿了东西就走。现在别再求服务意识和质量了。

但是,网上卖最大的问题,就是看不见机器,手机毕竟是个大件,不是冲动型消费。有些顾客手机还能用,但看着发新机想要换,这种心态没了,也就是说少了一半销量,很多人可能都要等下半年才会换机。

某电商平台分销商:商户最大问题是没货卖

我们线上一直开业。但现在快递是个问题,很多网点都封了,也不让派件。

最难的是货源。我们在深圳批发,华强北都是2月17号开门,延迟了一周。深圳新天地延迟到20号。很多老板都等着,员工在家工作。

今年我们都是清尾。现在是4G到5G的黑暗时期,备货也不多,卖完就不卖了。哪知道批发不开门,商户弹尽粮绝。本来备货就只到初七初八,现在没货卖了。 我们90%业务都是线上,还能卖,但是供应链停了,没货的。其他也没什么好卖的。

本来我们都打算初四上班,2月8号去拉货。一次性得拉500、1000台都有。结果来个这事儿。 之前还说 冲一冲 2月销量,现在冲都没法冲,没货你怎么冲?我的现金流暂时还没问题,毕竟没有太多人,但是两三个月没生意谁受得了啊,再拖受不了了, 大家都在和时间赛跑。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会到什么时候。线上一般备货正常是销量的7倍,就是一周,过年也就是备十天,现在一个月就是半个月是没货。

华为说是3号开工,问题是很多企业10号开工。我们员工在家值班面临的问题就是没货,值班都没办法值。我过年的时候,每天1、200单,利润也就30左右,员工有2、30人,现在240平米的写字间,加上仓库8000多一个月。但写字楼基本上不让去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员工工资怎么办?最焦躁是这个关系怎么处,你工资发还是不发。你当然可以不发,别人大不了之后就不来了。你停工还是不停工?如果停工一年几万开支,不停工一旦有疑似的病例,那就不是几万开支,是更大的开支。而且宣布停工可以不发钱,但电商一个月基础销量没有了,暂停了,电商平台就不给你流量了。

我们就是等了,最坏结果就是死扛。毕竟 除了工资,公司有库存,占压资金都是成本。 发的文件让所有的省内员工要隔离7天才能上班。现在复工是10号复工,但是隔离7天,就是17号上班,基本这一个月过了。

我现在还去公司,但现在就是仓库正常上班。大概两个人在那里,能发一天的货吧。疫情前加班挺多的,现在不加班了,就是回家陪孩子。

家里办公效率低,美团是要开视频的,但我们没有让大家打开视频在家办公。现在布置任务没法布置,缺东少西的。规划方案没法写,也就是随便写写,毕竟这也不是员工能左右的。

能怎么办?只能去预料最坏的结果,做最好的行动。 这几天(2月12日)厂家逐渐恢复产能,所以直接去拿货,货(的问题解决得)越来越好了。

某城市连锁店店长:街上那几天一个人都没有

之前我们全公司不打烊,但年后两三天,生意就不行了。以前过年生意好到爆,根本忙不过来。

过年的时候,只能带着口罩上班,4个小时就要换一次。没宣布疫情的时候,大家购买新机的还多一点,武汉一封城,生意就不好了。

年前,5G手机有一波很小的购机潮,我们也做了点规划。 2月2号我们店还开着,我们在还算当地大的,都在好的区域,平时过年一般都要卖10多台。现在只有一些手机完全坏了的人来买,一天就卖了4、5台,都是刚需,大家也没有什么购机的欲望。2月3号,我们也开始关门,都是政府规定。 现在这种情形,也不是我们一家这样,所有的都这样。

员工过年期间回去的,有些家住得远的直接就出不来了。想回来的,我们这里也不让外地人进来。很多小区都不让出门,只有特定时间可以出去。大超市也不开了,除了基本生活需求,全部关店。我们店很多门头改成华为了,但是都关了。 整条街那几天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员工也就是微信卖,让出来人家也不出来。前几天,一些员工家长都不让上班,人一家人都不出门。体温稍微不正常都不来了。也只能看自觉,监督一下他们的朋友圈,也就发点底薪。前几天就两三个人在店里,他们都忙得过来,平时正常两三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的。

我们开会,也都在商量怎么弥补,哪些途径能填补一下,总归不能坐视不管。但好像除了朋友圈卖卖,还真是没办法了。微信群没法弄,大家七嘴八舌,也做不了生意。

所以也只能做做朋友圈老生意维护,有些销量,但是和开门还是有差距。有些学生在家有点需求,什么笔记本啊、平板电脑,买了我们送货上门

其实去年有段时间,跟着运营商的和包购机政策走,做得特别好,一些小店一个月能做到一百多台,但是做了7、8个月就不行了。 估计现在很多小门店是做不下去了。加上 疫情影响很大,雪上加霜。

工资现在销售一线只有底薪,大家全部是业绩吃饭的。我们是店长,稍微好点,但是压力大啊,那么多任务要完成。 前几个月,晚上都是最晚要12点到家。现在都在家里呆着,虽然身体休息了,但是精神压力大,毕竟还有家要养。

某供应链销售人员:大家说话都小心翼翼

现在最大问题是整个供应链没有复工,一个环节复工不了都会影响交付。整个链条上, 包括工人还有供应商,每个点都有问题。工人端是没人,供应商也是一样的问题。

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协商,看能不能延期一点交货。一般客户会给一点时间,毕竟是外力原因,所以商量少批量交付。

我们也头疼,上不了班,客户复工了,我们复工不了。我们有些客户直接面对海外,要求必须交付,不然要罚钱,所以他们更着急,只能催我们。 

我们这边要求都是错峰上班,工人进来做事大家都隔了距离,以前隔一个凳子远,现在更远了。有的部门1米之内不能接近,两个人不能同时进一个密闭房间。

效率低也没办法,就是少交货也比没货强啊。毕竟,现在风险是第一位的,除了侧体温,要查回家交流过的人,我们也会提供口罩。

其实(疫情)年底有征兆了,行政当时就开始买口罩,买消毒物资,以前一个口罩1块能买到,后面可能就要4、5块,没办法啊,还是得买。

刚开始没意识到会这么严重, 1月17、18号我们管理层还开会,大家挺有冲劲, 当时做了规划,还有动员,下了责任状什么, 现在打得有点懵。

想想当时大家还是忽视了,没有提前准备,要知道这么严重,就不放假,员工都别回老家去。

大年初一,我们就通知湖北的员工不要来了。开始登记员工的情况,包括家在哪里,湖北的有多少,然后采买消毒液,口罩这类保障物资。也在通知员工,能留的赶紧和他们沟通,就不要走了,各自也捋一捋手上的项目,看看优先级。

现在很多项目和周期都放缓。项目研发有周期的,得往后延了,2月缺的进度也没办法很好补充。

如果疫情三月上旬结束,其实只是影响两个月,还能抗一抗。  制造业没有像旅游和酒店那样受影响那么大,但还是很痛。 毕竟整个产业链毛利很低,还是艰难。 今年对很多企业来说都是个坎。

现在产能也就恢复了20-30%吧,不过我们现金流还行,最多就是挣的钱吐出去了 。

其实最焦心的一是老板,二是销售。 我们做销售,工资都还不知道怎么弄。疫情前, 我还以为努力一下能够到今年的目标。现在整个2月没有了,达成任务很难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现在推进难,别人交不了我们的货,我们排产别人的也有问题,只能顺其自然。以前安排任务时,说话很硬气,你办不了必须办,不行就开了你,现在没办法这样强势了,都没人了,你换谁去?供应商也换不了,就这一个,你选不了。 现在大家就是和和气气把事情做了,说话也小心翼翼的。

(如果您是手机行业从业者,有故事希望分享,欢迎加微信yuansl_92与我交流,请务必注明姓名+公司+职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