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转型之痛 | “上月任务没完成,本月应996”

新京报 | 记者 苏季 | 编辑 高杨

“当天任务完不成不下班,当周任务完不成就不休周末!”“上月任务没完成,本月也应996。”

不久前,韩少云向全体员工发布的一封公开信被曝出,从中,似乎可以感受到达内的紧张气息。据悉,达内内部在今年提出“630”战略,即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要实现扭亏为盈。或迫于盈利压力,目前所有员工薪资已被锁定无法加薪,解锁日期待定。

吃到IT职业培训“第一口肉”的达内,自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后,一直在寻求新的突破点,先后推出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K12课外培训品牌“达内重点教育”。

但截至目前,童程童美的少儿编程之路尚未实现正向营收,达内重点教育也传出项目负责人离职、团队裁员、目前仅剩下12人的消息。

如今的达内,更是在2018财年首次出现亏损。

正在经历着转型阵痛,达内提出上述充满紧张气息的口号,或许就是韩少云所说的,“短痛是为了不长痛”。

IT培训占先机

达内诞生于IT培训业的草莽时代。

2002年,互联网经历热潮后,已有突破: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通过发展SP业务,出现了首次季度盈利;Blog的中文“博客”被命名,博客生根起源。

大环境上,国家提出“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整体经济持续增长。赛迪顾问《2002年中国IT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显示,2002年中国软件市场销售额为348亿元,同比增长22.1%;信息服务市场实现销售额496亿元,同比增长23.5%;预计2003年到2005年中国软件市场将以21.3%的复合增长率增长。

互联网、政策加持,IT培训行业蓄势待发。

2002年,达内在国外融资遇阻,韩少云带着一支由留学生和技术移民组成的8人团队,从加拿大回到北京,进驻了中关村国际孵化园。

当时,国内为大众所熟知的IT培训机构是北大青鸟,生源主要为高中毕业学生。韩少云则选择了将应届大学生作为客户群体,理由是把高中生培养成“能够工作的人”并不容易。第一期毕业的40多人全部找到工作后,达内在业内打出一定名声,开始了扩张之路。

2003年,达内拿到了来自IDG的第一笔风险投资,并进军上海;2004年,进入了广州市场;2005年,为了解决非一线城市的师资问题,达内启动了双师模式的研发,几乎是最早试水双师的教育机构;2006年,达内的双师模式正式上线。

据悉,双师模式在K12领域开始采用时,新东方掌门人俞敏洪还曾亲自带队到达内取经。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北大青鸟赴美IPO折戟,达内拿到了来自集富亚洲和IDG的第二轮投资。2011年9月,达内获得了第三轮投资,投资者为高盛。

2014年,达内赴美上市,成为“中国IT职业教育的第一股”。

布局少儿编程

在达内看似顺风顺水的背后,IT培训行业发展已显疲态。

IT培训行业刚刚兴起的年代,用户大多是毫无基础的“小白”,经过十多年的发展,IT行业有了巨大的变化,不管是学员还是普及度,都非往日可比。市场容量有限、获客成本高、客单价低的问题日渐显现。

成人业务也许不能支撑达内的长足发展,韩少云看中了少儿编程。“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生意,所以达内在寻找更好做的生意。”韩少云在2018年的某次行业大会上曾如此回顾。

2015年,“童程童美”的推出,是达内上市后的首个重大转变。这意味着,达内的用户群体由成人延伸至少儿。

童程童美在起初运营时与达内的成人业务有着相似的逻辑,从自营校区切入,开连锁教学中心。不同的是,线下学习中心是重资产,对于其他机构来说建起来会很重,但童程童美相对会好很多。

童程童美负责人齐一楠曾表示,少儿业务童程童美与成人业务共用的场地占了三分之一,成人培训主要在周一到周五进行,少儿培训则集中在周六周日。这种利用模式能够提升坪效,节约支出。

追寻风口上的赛道,似乎更容易飞起来,在素质教育领域,可能没有比少儿编程更火热的项目了。而少儿编程在当时还没有几个玩家与其“抢食物”。

但从2015年开始,达内的营收增长步伐变缓了。2015年至2017年,达内的净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38.9%、34.1%、25%,增速明显下降了很多。

同时在资本市场,少儿编程领域的投融资活动热度逐年递增,并在2018年迎来爆发。易观数据显示,仅2018年上半年少儿编程领域便发生了18起融资,已超过2016、2017两年融资数的总和。

虽然赛道火热,但少儿编程目前仍处于发展早期阶段,无论是产品还是服务,都还不够成熟。面临着非刚需、缺乏师资和评价体系、产品同质化严重等一系列难题。少儿编程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跑通。

童程童美早早拿到了少儿编程教育的船票,如今也处于投入阶段,需要达内成人业务为其“输血”。

在2018年的四个季度,达内连续亏损。这背后,是童程童美的大力扩张,仅2018年一年,就增加了100多个学习中心。同时,达内关停或合并了12个成人学习中心。

“进入一个新市场,做一个转型,是会付出代价的。”2018年10月,韩少云曾在公开场合如是说。

K12出师未捷

除了少儿编程,K12课外培训无疑是一块更大的蛋糕,谁都想咬一口。

从2016年起,K12赛道已经红得发紫。资本大方地往里面砸钱,动辄上亿。

当时,大大小小的教育机构都看得眼红。嘴上说着不能从语数外去做K12市场的达内,也不例外。有媒体报道称,达内的K12教育品牌“达内重点教育”成立于2017年。

达内重点教育官网显示,其定位于服务全国中小学生群体,以帮助学生提高语文、数学、英语、物理等学科的学习能力和应试成绩为培训内容,采用双师教学模式进行授课。同时,达内重点教育的运营总监及教研总监分别曾在学而思及新东方任教。

这个低调的品牌鲜有报道露出。到了2019年,达内重点教育突然传出因营收状况未达预期,该项业务或将缩减规模,团队负责人已离职,且正在裁员,全团队仅余十多人的消息。在百家号上,达内重点教育的文章更新停留在2018年6月30日。

转型,对达内来说或许不尽如人意。

一切都将服从公司的发展大局。

2018年,对整个职业教育行业来说更是极具挑战的一年。经济下行,就业率下降,IT职业培训市场规模下降了5%。P2P“爆雷”也殃及到职教培训,大量的学生向媒体和行政部门投诉,IT培训行业充斥着众多负面消息。“2017年的下半年到2018年,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职教培训机构关门了。”韩少云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

回顾达内2018年交出的成绩单,净收入同比增长数字已经由2017年的25%降到了13.5%;净亏损达5.978亿元。财报发布当日,达内股价较发行价下跌27%。

据媒体报道,2019年2月,韩少云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称在过去两年,自己“犯了一些战略错误”,并因此导致了目前的大量坏账问题,使得公司产生了很大的运营负担。

曾经,达内的社招业务在教育领域率先推出“先就业,再交钱”的服务模式,允许学生“赊账”学习课程,更曾传出要求学生进行教育贷款来付费的消息。

在信中,韩少云还提出,“上月任务没完成,本月也应996”的口号。因为,“严格才是大爱,业绩才是尊严!”

如今,面对当下的困局,达内集团内部更是定下要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扭亏为盈的目标。

显然,当财务数据不再光鲜,净利变成负值,最终的一切都得服从企业的战略大局。

只是,不知道经历了短痛,是否真的能避免长痛。

(本文转自新京报,见习记者苏季,编辑高杨,校对杨许丽,转载请向新京报获取授权。)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