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区块链门徒

“我前几天还说让陈伟星来组织浙大区块链校友会呢,毕竟他在这个圈子影响力大一些”。

在得知DeepChain深链要写一篇主题为“浙大系区块链从业者”的文章时,币信金融COO刘飞兴奋地向记者推荐他所认识的浙大校友,并透露了自己想要成立浙大区块链校友会的想法。

就像刘飞所说的那样,在广泛的大众视野里,区块链领域很长一段时间,名头最响的浙大人非陈伟星莫属。

2018年初,凭借在三点钟社群的“怼人不倦”,昔日的快的打车创始人在区块链领域崭露头角,化身区块链大佬,一时风头无两。

当然,陈伟星的名头不仅仅因口舌得来,在将快的打车卖掉之后,陈伟星投身区块链行业,凭借着敏锐的投资嗅觉,相继投资了币安、火币、量子链等顶级的区块链公司和项目,所以也算名副其实。

2019年底,另外一个浙大人——陈纯,因为推动区块链上升至国家层面而被广泛关注。

事实上,除了陈伟星和陈纯,浙大还走出了一大批区块链从业者,呈现出奇特的“扎推”现象。

他们有的是横跨区块链产学研的创业者、有的是明星公链的缔造者,有的是默默无闻的开发者……

这批人或机缘巧合进入区块链行业,或在了解区块链之后毅然投身其中。在经历了黑暗与喧嚣,目睹了疯狂与冷寂之后,逐渐在行业站稳脚跟,成为时代浪尖的弄潮儿。

「  浙大区块链“大佬”

“当时看到这则新闻,觉得这是给区块链行业的一剂强心针,而且陈纯院士来自浙江大学”,云象创始人黄步添在电话里告诉DeepChain深链。

黄步添所说的新闻是“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学习”的新闻。

新闻中浙大教授陈纯的名字赫然在列,人们纷纷询问:这个给政治局讲区块链的陈纯到底是谁。

这则消息不仅在浙大校友之间引起热议,更是在区块链行业炸开了锅,刚刚捱过一个寒冬的区块链从业者纷纷感慨“春天来了”。

最为欣喜的或许要属趣链的创始人李伟。毕竟陈纯是趣链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李伟的大学老师。

2015年,还在浙江大学任教的李伟参与到了道富银行基于区块链的合规审计等多个项目的验证与开发。这让李伟对于区块链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感受到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在华尔街这新兴技术很火,必然在金融行业大有作为”。

2016年7月,一直怀有创业梦的李伟拉上几个浙大博士一起成立了趣链科技。在之后的两三年时间里,趣链迅速成长为国内区块链领域首屈一指的公司,且因为陈纯的加持,进入更加广泛的大众的视野。

2016年4月,在趣链成立的几个月前,同样是浙大出身的黄步添,其创立的区块链公司云象刚刚拿到3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2012年,黄步添在浙大就读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学位,此前就对比特币有所关注的他,将区块链列为了自己的研究方向。

在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黄步添也在思考和探索区块链的商业价值。在黄步添看来,作为一种技术,必须与业务结合,区块链更核心的是构建分布式商业。

于是,在2014年10月份,黄步添创立了云象区块链,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

稍晚于云象和趣链,2016年,同样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同样由浙大毕业生主导的秘猿科技成立。

如果说李伟、黄步添属于学者类型的区块链创业者的话,秘猿科技的谢晗剑则是深居简出的低调极客。

谢晗剑是以太坊Ethereum核心研发团队的唯一中国成员,也是中国最早的智能合约开发者,同时还设计与开发过世界上第一个开源数字货币交易所Peatio(“貔貅”)。

2016年,还有一家浙大人的区块链公司成立——数秦科技。

数秦科技创始人高航在区块链领域摸爬滚打过多年,出版过关于数字货币的书籍,研发过挖矿芯片,甚至还做过数据交易所……

关于数秦科技,在接受DeepChain深链采访时,高航表示:“2015年初开始做保全网,觉得区块链技术属性非常适合用来做‘存证、增信、鉴真’的功能,这是区块链技术在非金融领域最早的应用场景了,后来慢慢就有了商业客户。于是在2016年正式创立了数秦科技,保全网是数秦的第一个区块链应用。“

和黄步添、高航等人在“链圈”扎根不同,嘉楠耘智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邵建良一直和“矿圈”紧密相连。

2008年,从浙大毕业以后,邵建良进入一家银行的网络金融部门工作,在工作期间接触到了比特币。

和其他人的犹疑不同,邵建良告诉DeepChain深链,在了解比特币一个月后,他就购买了阿瓦隆矿机挖矿,“接触到这个行业后就快速开始尝试”。

以挖矿作为开端进入区块链行业,邵建良的影响力也从矿圈逐渐向外辐射,并在之后进入嘉楠耘智,担任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

11月21日,嘉楠耘智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邵建良从嘉楠耘智的早期客户成功成为“区块链第一股”的高管。

事实上,除了黄步添、李伟、谢晗剑、高航、邵建良,浙大还有一批区块链创业者和从业者。诸如复杂美科技的吴思进、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杜宇、空天区块链CTO梅继赟等等。

在区块链聚光灯的照射之下,这些原本不为大众所知的创业者和从业者们逐渐成为舞台上的焦点。

「  区块链聚光下的浙大系

2017年底,比特币站上历史最高点,区块链也成为风口。一时间资金、人才纷纷涌入,上千个区块链项目“争奇斗艳”。

然而,随着2018年熊市的到来,区块链从火热归于冷寂,一批区块链项目死去。

但是,在市场情绪萎靡不振的情况下,浙大系的区块链公司却逆流而上,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2018年6月,趣链完成超过15亿元的B轮融资,投后估值30亿元,成为媒体纷纷报道的“准独角兽”。

2018年11月,在严酷的寒冬中,云象区块链完成由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领投,美国中经合集团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在市场如此惨淡之际还能拿到具有国资背景、实力雄厚的深创投的数千万投资,云象一时间也引发热议。

“严格意义上来说,云象算是深创投投资的第一家区块链企业,而之所以投资则是看中其强大的核心技术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深创投投资总监包成林在此前的采访中告诉DeepChain深链。

无为而无不为。早在区块链被国家重视之前,浙大系就已经在该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只不过在泡沫和喧嚣中没有被更多人看到而已。

以云象为例,其早在2017年初就和兴业银行推出了首个区块链应用项目——区块链防伪平台。

在产品方面,云象已经形成了包括区块链基础设施、区块链贸易金融系统、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系统、区块链资产证券化平台等产品。

雄厚的技术实力、多样化的产品也吸引了一些国企大平台,目前云象的合作伙伴基本都是一些大型银行机构,比如中国银行、中国民生银行、中国光大银行、中信银行等。

虽然晚于云象两年成立,但趣链的发展十分迅速。

公开资料显示,趣链科技是目前国内区块链案例落地数目最多、涵盖范围最广、产生业务价值和社会效应最大的区块链公司。

除了为中国银联、上海证券交易所等三十余家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外,还与谷歌、微软、思科、因特尔等公司达成了合作。

2019年9月,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2019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TOP100)”,趣链科技以66件专利位列全球第12位。

说起区块链专利,复杂美科技可以说是区块链公司中的佼佼者。

2008年复杂美科技创立,2013年启动区块链、智能合约的研发与创新,是中国第一个申请区块链发明专利(钱包找回功能)的企业。

而到目前,官方资料显示,复杂美已累计申请了300多项区块链技术的发明专利,是名副其实的“专利大王”,专利数一度排名全球第三,仅次于阿里巴巴和IBM。

在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作为一门技术,区块链的价值在于与现有业务的结合之时,数秦科技早已在司法方面彰显了区块链的价值。

2018年6月28日,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效力首次获得司法机构承认,背后正是数秦科技旗下的保全网提供的区块链技术支持。

「  浙大区块链“传帮带”

英雄莫问出处,富贵当问缘由。

在问及浙大或者浙大人有哪些特点时,黄步添、邵建良和云象首席科学家刘振广都提到了“创新”、“协同”、“开放”、“包容”这几个词语,在他们看来,这是浙大的气质,同时也是浙大人的“创业气质”。

在黄步添看来,杭州本身就是一片创业热土,也是浙大创业氛围的催化剂。

趣链的李伟也有同样的感受,因此在选择大学时毅然决然地选择浙江大学。

“之所以选择浙江大学,是因为我认为浙大的创业氛围比其他高校要浓厚得多。”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伟表示。

同时,在李伟看来,如果当初没选择浙江大学,也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邵建良告诉DeepChain深链,浙大鼓励创新创业,并不是指“鼓励大家都去创业,不从业”,而是“鼓励这种创新的意识,去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

在某种程度上,浙大会有一批区块链行业的“吃螃蟹者”,多少也得益于浙大对于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

在刘振广看来,之所以会有那么多浙大人关注并从事区块链行业,和浙大学者的关注与推动也分不开。

比如李伟的老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成为了趣链科技的董事长,黄步添的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统结构与网络安全研究所所长何钦铭教授则成为了云象的技术顾问。

此外,在邵建良看来,浙大的区块链氛围浓厚,也和浙大的强工科背景是离不开,新技术是一种趋势,高校会很快地反应过来抓住机会。

高航则告诉DeepChain深链,其实不仅仅是在区块链领域,在中国各个科技领域的创新创业群体中,“浙大系”都以“创新驱动的创业”而知名,会出现很多“扎堆”的现象。

“这种效应既有浙大的求是精神和人才聚集,也有浙江的营商环境和创业土壤,还有数字经济带来的时代机遇。”高航称。

事实上,以黄步添、李伟为代表的这批浙大人,在走出校园,投身区块链行业之后,也在积极“反哺”,进行浙大区块链的“传帮带”。

2015年,正是在黄步添的邀请下,浙大校友刘振广才加入云象,成为众多区块链从业者中的一员。

2016年初,黄步添和同是校友的趣链科技董事蔡亮共同撰写了《区块链解密:构建基于信用的下一代互联网》,这本书也在当时的浙大校友圈里广泛传播,帮助区块链进行了一次有力传播。

虽然不如黄步添与浙大的联系紧密,作为校友的邵建良和谢晗剑也会积极参浙大举行的区块链活动,进行区块链的布道。

“云象也会在浙大校园内,不定时举办一些宣讲会,除此之外,也会有一些奖学金的支持,鼓励学弟学妹走出实验室,到公司实习。”刘振广告诉DeepChain深链。

事实上,云象的成立和发展除了吸引更多的商业伙伴以外,也吸引了浙江大学的诸多高材生。目前,云象团队有70%的员工都是来自浙大的硕士及博士。

李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我们公司现在有200多人,大部分都是浙大毕业的,90%以上是技术人员,有10多位博士。平均年龄只有24岁,大多数都是90后,很多都是浙大研究生,他们师兄带师弟,来我们公司实习顺便工作。”

「  浙大人的区块链“心得”

知乎上有人提问,在浙大就读是怎样的一番体验?点赞量最高的评论是,“我很感谢浙大,我觉得在浙大念书需要自己去找方向,然后自己做事情,一不留神很容易浪费很多时间”。

刘振广表示,能在浙大认识一群志同道合、水平高的朋友,是一笔巨大的人生财富。

已经毕业11年的邵建良告诉DeepChain深链,自己一直保持着学习状态,也一直与浙大的校友保持着联系。

“当行业低迷的时候,既是浙大校友,又是在同一个行业,大家也会互相打气,互帮互助。”邵建良称。

在黄步添看来,云象团队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校友,有着相似的背景和经历,大家有着更好的认同感和协同性,对于公司的发展来说也是一种独特优势。

随着国家的重视,区块链热潮再度袭来,在黄步添等“老一辈”浙大区块链创业者之后,又有越来越多的浙大校友投身区块链行业。

在黄步添、刘振广看来,创业在新兴领域才有机会突破或崛起,在新兴领域的战场上,还没有人建立过防御战事,只要能做出大胆的设计,足够聚焦,并形成差异化能力,完成可以战胜大公司。

但这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意味着战战兢兢,唯恐落后,要拼尽全力。刘振广认为,要打破这一竞争的尴尬格局,只能提高技术或产品体验。

“对于我们来说,归根到底是你的产品是否受到认同。”刘振广称。

在他看来,目前区块链的商业化赛道,还有很大的技术提升空间。“性能、交易频率、安全、隐私保护等还处于发展早期,都是点状的,没有面。”

刘振广建议,如果后来者做区块链的话,建议从一些小点切入,“比如只做智能合约,只做安全,把一个点做好、做深,就有发展和选择的红利空间”。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