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变成一堆数字会怎样?

资料图

量化情感

文/彭韧

你是否曾经试图用量化的方式来比较你与朋友之间的情谊,或者根据一个指标体系来选择人生伴侣?

这想法听上去着实有点古怪。所以当人们听说一位上海准丈母娘用年龄、身高、体重、户口、学历、职业、情史、专业、人格类型、生活技能等27项可量化指标选择未来女婿时,都会觉得有些荒唐;当《大话西游》菩提老祖说至尊宝“梦中你念晶晶的名字98次还有个叫紫霞的,你念了784次”时,人们准确地找到了笑点。

不过,这些真实或虚构的例子在制造喜感的同时,也在暗暗说明量化方式的有效性。数字始终是一种很好的衡量方式,即使是在看起来难以描绘的感情领域里。而一旦可以丈量,筛选、匹配、优化组合等管理方式也就会随之而来,哪怕它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合乎人情。

我们可以缺乏浪漫色彩地将缘分归纳为一个概率问题,跟人与人之间的其他组合方式一样,获得一段美满的姻缘也是需要试错的。如果不同类型的人之间的婚姻和谐程度有着显著的差异,那么通过类型的匹配来提高婚姻幸福度就成为一件合乎逻辑的事情。

当几个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理工科大男孩创立百合网,并且试图通过数学模型来帮助人们寻找合适的伴侣时,他们抱着的就是这样的信念。尽管当时互联网上已经不乏帮助人们在网络上结识异性朋友的产品,但他们仍然认为,一个真正的婚恋网站除了信息中介之外,还应该能起到更多的作用,比如确认用户的真实身份和征婚意愿,以及筛选和匹配。

到目前为止,百合网这个“数字红娘”表现得不错,就连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和员工们自己也在通过“爱情模型”来寻找配偶。由于对系统给出超高匹配指数的信赖,百合网创始人之一慕岩克服了自己不算太美妙的第一感觉,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

不过,尽管用户数据和后台算法都在日趋强大,但得承认,我们对人们心理和情感的理解却仍然可能处于十分幼稚的阶段,仅仅依靠算法,远远还不能懂得人心。腾讯近期提供试用的新产品QQ圈子就是一个例子。这款产品能够根据QQ后台的数据为他们实名推荐好友,但用户却被腾讯对他们社交网络的精确了解所惊骇,乃至恐慌和憎恶。

这些社交产品往往能够凭借强大的数据和创新算法在工程师们内部赢得赞誉,但却被用户极力排斥。无独有偶,谷歌也不断因为其社交产品中所体现出的工具化思维方式而被人们诟病,一名用户愤怒地声讨Buzz将他邮件列表里的三位前女友推荐相识——算法很难识别那些我们并不想显性表达出来的社交意愿。即使是那些心底无亏的人,也不一定希望他们的社交生活被机器算法所干预。

人们担心自己的隐私会被数字泄露,掌握用户数据的公司会成为1984里的“老大哥”。其实这一切早已在进行,斯蒂芬·贝克在《当我们变成一堆数字》这本书中,描绘了那些企业背后的数学家们,如何通过数据和模型来剖析和监测人们的举动,从购物、求职到总统选举,神不知鬼不觉地影响人们的日常决策。因此,一些极端的数字信徒开始尝试相应地采用极其激进的管理方式:将一切信息数据化,完全依靠数学模型来进行决策。

但从推荐产品到推荐好友,从影响购买到影响社交,从描绘你的购物偏好到勾画你的社交网络,这一跨越仍然超出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线。犯不着写上一本《数字决定论者的贫困》,我们也知道这种思维方式的缺陷,即使人的情感真的是可以量化的,我们目前所使用的数学工具也显然太过于简陋了。

那些笃信数字的人仍然是异类,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先知,还是怪胎,但他们的确提供了一个看待世界的独特角度。在奇人尼古拉斯·菲尔顿(Nicholas Felton)每年为自己生活所设计的年报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对数据和图表有着病态般癖好的人,通过将生活中几乎一切活动进行记录和数字化、图形化,对自己有了全新理解,比如他在2008年精确地记录自己曾拥有过80种的负面情绪,占全部情绪的18%。他所采用的方式不仅仅是科学,更是一种艺术。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