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出娱乐圈?你们先请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 Sir电影(dushetv) ,作者:毒Sir,题 图来自:电影《七月与安生》

昨天马思纯上了热搜,因为下场手撕了一位博主,质问对方:“我的演技到底怎么尬?”

Sir的关注点完全不在马思纯到底演得尬不尬,而是都这年头了,还有明星亲自发微博啊。 虽然现在明星该发的,一条没少,宣传、写真、立人设、工作室声明,但你在哪里还能读到呼吸感、口语感、个人化的明星真人发言? 近乎灭绝。于是还没灭绝的,一出现,就成了轰动新闻。

无独有偶,前两个星期,黄子韬也因为“说真话”而上了热搜。在他的言辞中,充满着把明星发言范本撕碎在地的负能量,毫不掩饰愤怒和失望的情绪。

“除了粉丝以外”之言似乎在自揭老底,难道以前的歌都是粉圈自嗨做的数据?再加上把演戏说成是当个“戏子”,更容易引战。这么多歧义的词,无一不是明星的禁语。

果然在第二天,这条微博神秘地消失了。

当他发现自己原来没有说话的自由,更决绝地,如同孩子毁掉玩具一般大量删去过往的微博,留下一句,“这是广告、营销、热搜、虚假、负面、推广的天下”,然后转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可惜吗?别误会,Sir说的不是黄子韬,而是你。当你回想起在互联网上发声的新鲜感,当你看到此刻人人谨小慎微,一不小心就祸从口出的环境,当你想问哪里才是畅所欲言的阵地的时候,会觉得可惜吗?

是呀,我们是怎么失去这一切的呢。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1

哪怕你说黄子韬巨婴也好,不可否认,他说出了一部分事实,在一条明星微博的背后是什么?

这些乌龙“文案”,可以说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明星的微博很多都移交了专人、团队管理。一篇篇微博,端庄得体,不逾矩;一个个都是标准的营业笑容。把时间推回8年前,那时候,明星们的微博宛如黑历史,看不到什么规范,也不见得有多少营养,但贵在有人味。

8年前的黄晓明34岁,会对那些笑他讽他的人发脾气,和普通网友一样喜欢用问号和感叹号加强语气,结尾还很霸气地自称“大爷”。

“大爷”二字,若今天再出现在他微博中,那么一定又会成为“明学”最新批判素材。

8年前的Baby21岁,一天能发四条微博,她总是“心累”,但有时又会流露出一点小女生对爱情的憧憬和焦虑。

杨幂的烦恼也如出一辙,她们当时都是娱乐圈新秀,但和别人不同的是,她在23岁的时候,还是个文艺女孩,会在忙碌的生活空隙思考人生。

不止微博,她还有博客。她会把心情写成长长的文字,用诗的体裁铺陈开来,这么有诚意的年轻人,现在没几个了。

还有章子怡,8年前的她的文风不A,还很“阔爱” (可爱) ,喜欢用网络用语,比如“偶”“滴”。 (讽刺的是,章子怡的微博还在,原博却因为删除或“违反相关规定”,看不见。)

以前明星很少发精修过的照片,大多原滋原味,比我们朋友圈里的还粗糙。

是青葱岁月啊。哎,王菲曾说过,这是微博“青春期”,具体症状是,“刷屏、话痨、躁动不安”……

和过去不同,今天微博已经是明星的营销场。当年的明星们,简直是把微博当QQ空间在写啊,画风中二、非主流到不行。不过,青春期稍纵即逝,明星们逐渐不再放任自己的表达,全都学会了成熟稳重的商务范。

2019,是微博诞生的十周年。Sir无法精确梳理,一个数亿人参与的互联网产品的变迁史,事实上,Sir也无意于此。不如,以几个能载入大众记忆的事件为剖面,去观察巨变中的裂纹。

2

明星为什么不发微博了?得从吃亏说起。

比如“人设崩塌”的靳东,他翻过几次车,都是在微博上。

有时候写错词:

有时错误引用:

梵高根本没有说过“在这个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而且靳东摘抄了两句米兰·昆德拉的名言的名言,却没有标出。

金星曾经最喜欢他,爱之深责之切,说他接戏太统一。没想到,他却在微博写出了很多有失风度的话:“本人是一纯爷们,纯爷们就爱跟纯爷们合作,刚烈,简单,明了,一切不男不女,非爷们的人,都无意接触。”

如果说,靳东事件更多是他单方面的自讨没趣,拼命立高知人设,奈何文化水平不允许,而更多的人,是被吓怕了。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明星在微博上甚少甚至从不评论社会时事?” 有吗? 有过。

姚晨就是微博初代的明星公知 (这个词还没被污名化之前) 。然后呢?我们都知道了,是“人设崩塌”,是姚晨越来越少提及公共事件。当然,一定会有人耿耿于怀她的各种“黑料”,Sir也无意在这里辩清各种对错只是想说,当其他明星看到她的狼狈,会如何选择?

大概率会是:

我还是不要当出头鸟,不要就有争议性的问题表态。

否则,下一个被挖出黑料的,会不会是我?

3

网络上汹涌的浪潮,不仅会席卷那些“出格”的人,还会找有缝的鸡蛋。有时候,即使没有说错话,也会引起蝴蝶效应。

点赞了什么,取关了什么,什么时候登录过,在哪里登录,连一个明星收到生日快乐的祝福,没有回复,都会被人指“没礼貌”。就几个月前,宁静取关了王源和杨超越。这就是个正常动作,却被网友们挖出来分析,甚至有人指责她势利、多事。

陷入更大漩涡的是热依扎,就在不久前,她和微博网友展开了一起大战。

她转发那些攻击她、针对她的微博,一连转发了好几百条。“让大家看看人类躲在网络后面,没有实名的情况下,人性可以阴暗、丑陋到什么层面。”

而起因则是一段机场跟拍视频,视频中热依扎穿着清凉吊带,因此上了热搜,还被指责“过于暴露”。随后在采访中,她回应了争议,也透露出自己患有抑郁症,然后又上一个热搜,接着被说是拿抑郁症炒作。

以至于很多好心的粉丝都在劝她别再搭理这些人了,可热依扎在这样的环境中她仍然保持着“真”。这其中就包含了一个普通人的情绪化、不理智、不完美。真得特立独行,也真的令人心痛。

当一个生态中,刺激的、尖刻的、情绪暴烈的占了主导地位,为了让自己稍显正常,你也许沉默,选择离开,但或许再也没有办法清算伤害。

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事故。第二天,演员乔任梁发了这么一条微博:“不是飞蛾仍扑火、自取灭亡只为津、发达的网络、万能的微博、请人肉出那些英雄们、记住他们的模样、帮助他们的家属、共度当下的难关、因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JGD”

这是他的祈福方式。不少人看出来了,乔任梁用的“人肉”、“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这些词语不太正确。 你可以说这是文案翻车事故,但如果交给团队审核,或者直接代写,这些错误就基本可以被排除。他偏偏没有,自己写,自己发,然而文字上的失误,却被放大为立场上的罪过。

然后,乔任梁发出第二条微博,跟网友争论,遭到了更大程度的攻击,不久,他删除了这两条微博,在节目上道歉,再捐款,最后,乔任梁就留下了这么简单的一句。

他停下了,暴力却不会停下。 一年过后,乔任梁不幸离世,得不到恶评者的道歉,只看到调转了方向的矛头。 井柏然当时发了一条微博表示震惊及难过,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复:

结果是,井柏然退出了微博。

而网络声讨不止是针对任何他们看不惯的声音,还会针对沉默,乔任梁去世后,也冒出了以“为乔任梁讨一个公道”的名义的声音。

会结束吗?下一个,再下一个,同样的事情只是在击鼓传花。

4

一个正常人,正在被这种汹涌的“正确”给逼死,不是指真的自杀。至少是一定程度的“社交死亡”。这种死亡不仅发生在明星上,也发生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

我们早就进入了“仅三天可见”的网络中年期。你不发朋友圈,不是因为你无话可说,也不是因为你太忙太累,而是太多人会轻易评判你——发一张性感照片,就有人说骚货;发一个国外定位,就有人说炫富。;发一通牢骚,“哦,你看这人,负能量爆棚。”

无论如何,你都有错的地方,无论哪里,都有更“正确”的声音可以发出怀疑。

今年有个9.2分的美剧叫《难以置信》。第一集,有一个被强奸的女孩,告诉警察,她没有被强奸。因为警察找到的线索不多,而且受害者表现正常,所以轻易判断她是一个谎报强奸的受害者,她无法辩解,为求脱身,只好撒谎。 一个人掩饰自己,根本不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而是因为,与其被误解,还不如被忽略。

现在,我们只需要一句话,一个八卦,一个猜测,就可以判断一个人。于是,有的人沉默了。更糟糕的,是只剩下虚假的包装,违心的言论,无视真情实感的“姿态正确”。

最后,说部电影,《一级恐惧》。

一个杀了人的小伙,平时温文尔雅,人畜无害,却在法庭上突然狂躁成了一头野兽,因此法官认定他是精神失常,判了他无罪,但最后小伙告诉律师,他根本没有精神失常,他的行为都是精心假装的。

真正让《一级恐惧》升华的,是它的结尾。镜头对准那个得知真相的律师,他来到法庭,眼神停留在法官神圣的位置上,然后他穿过法庭,镜头渐渐颠倒。

你说,人变得虚假,这怪谁?当判断越来越失真,假,不就是最正确的标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 号: Sir电影(dushetv) ,作者:毒Sir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