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剧“文艺复兴”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 Sir电影(ID:dushetv) ,作者:毒Sir

9.1,9.2,9.5。

这三个数字代表什么?

去年分数最高的三部华语剧——

是的。

就在我们看衰“台偶式微”很多年。

台剧猝不及防“文艺复兴”——

《与恶》直面最敏感的现实,罪恶、媒体、司法公正;《俗女》是充满人情味的散文影像;《想见你》依然是台偶擅长的偶像爱情剧,但早已用悬疑推理和对少数人群的关怀升级了档次。

一部是偶然,两部是巧合,三部,事情还只是那么简单吗?

播放一首《Last dance》,让时光回到20年前,让F4、5566、SHE、183club、飞轮海、棒棒糖……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向我们倒带而来,看看台湾偶像剧这20年,是怎么从“黄金十年”到垂死挣扎,又再次重新崛起?

2001年~2005年:横空出世,一时无两

不用Sir说,一提起台湾偶像剧,打头阵的肯定是这部——

《流星花园》。

这部讲述平凡女孩杉菜,在父母的期待下进入英德学院后,为救朋友出头,惹怒了学院创始四大家族的继承人F4之首的道明寺,从此展开了她在校园里与F4之间的爱恨情仇故事。

播出当时创下平均6.43的收视率,直到2005年才被打破,输出了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中美日韩印度印尼都有翻拍,至今已有9个版本。不仅直接捧红了F4、大S等偶像剧演员,“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等经典台词现在还被大众津津乐道。

可能,《流星花园》热播的时候,有的毒饭还没有出生,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盛况。简单的说,超过现在所有流量明星的总和:海报、杂志、贴纸、光碟、衣服、鞋子、书包、笔记本,只要有《流星花园》的LOGO就是超级抢手货。

虽然在大陆播出6集后因对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被勒令停播,但在2002年百度搜索年度“十大热门关键词”、“明星类”和“剧集类”的都以压倒性比例占据头名。

F4就更不得了。在播出后一年举办了19场世巡演唱会,每场观众超过3万人。在日本不仅写下连开七场万人演唱会的纪录,更创下华语唱片在日本公信榜的最高位置纪录。

2003年,F4成为美国《福布斯》杂志权力榜唯一入榜的华人组合;2006年更成为美国CNN首次专访的亚洲组合,被称为“亚洲之光”的缔造者。而根据“偶像剧教母”柴智屏的估计,从播出到2005年,至少有5亿人看过F4的演出,全世界有16个国家和地区播放过这部划时代之作。可以说, 至今仍然没有任何一个华语组合能超过当年F4的影响力。

《流星花园》的出现不仅是改写台湾电视剧史的标志,更是开启台湾偶像剧黄金十年的钥匙。

在此之前,占据台湾地区观众电视屏幕的,是本土武侠、历史、言情剧和日韩剧,但在《流星花园》后,偶像剧变成了霸屏十几年的剧种。然而这5年里,除了F4红遍亚洲以外,还有不少演员也贡献了他们的“第一次”。比如,陈怡蓉的第一部偶像剧《薰衣草》 (2001) 。就算你已经把剧情忘得一干二净,也肯定会记得“记忆是阵阵花香,一起走过永远不能忘。”这洗脑的歌词以及,这玩意儿——

此外,《爱情大魔咒》的SHE,《18岁的约定》的林依晨,《海豚湾恋人》的张韶涵,《西街少年》的王心凌和刘品言,《紫禁之巅》的曾之乔,《蔷薇之恋》的郑元畅,《斗鱼》的郭品超,《爱情合约》的贺军翔,以及《MVP情人》的5566。

当时的偶像剧不仅是一部剧,而是整个偶像生态中的组成部分。偶像、爱情剧、流行歌曲,三位一体,剧中的主题曲,也是一代人的回忆。

然而除了这些经典外,这一时期,还有2部作品值得一说: 改写收视记录的《王子变青蛙》和剑走偏锋的《终极一班》。

《王子变青蛙》的明道,以教科书级别的高冷霸道总裁单均昊和失忆的落难王子茼蒿,给所有后来者筑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尤其他为角色所设计的诸如摸袖口的小动作细节,放到现在还能吊打一众不是面瘫就是油腻的男星,堪称教科书级的霸总。

时至今日,他的一举一动仍然能让万千少女刷爆弹幕。

也正因为明道和陈乔恩的化学反应,加上各种台偶梗完美融合使得剧情流畅,从道化服到台词、运镜配乐都算得上是当时的巅峰水准。令《王子变青蛙》成功打破《流星花园》的记录成为当时收视最高 (8.05) 的偶像剧。

和集大成的极致之作《王子变青蛙》完全相反的,是天马行空的KUSO校园剧《终极一班》。

在一众以爱情为主轴的偶像剧里,《终极一班》是个异类。

它有爱情成分,也有偶像团体飞轮海的横空出世,但它的内核却是异能行者之间的正邪对决。

虽然KO榜排行、战力指数、各种兵器、金银铁时期,以及亚瑟王一天到晚的“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等种种设定,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过于中二。

但一旦接受了它的设定,无论是推理时间线发展,还是给予少数群体“家”的情感内核,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终极一班》的成功,打开了台湾偶像剧最强IP《终极》系列的发展之路,尽管后来的作品都差强人意,至今也已经拍了11部作品了。

虽然《终极一班》试图创新,但终归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在Sir看来,通过这5年的开发和探索,台湾偶像剧已形成了固定的风格。

用Sir自创的5要素公式来总结的话——

偶像,演员多为年轻的俊男美女,演技能诠释剧情需要的感情变化;

爱情,多以活泼青春和凄美浪漫的爱情为主题,以此吸引年轻观众;

唯美,多以唯美的画面取胜,运用逆光、大特写、滤镜等手法进行拍摄创造浪漫的氛围;

摩登,无论是妆发、衣服、衍生品,都以服务观众,反映潮流趋势为主旨打造;

共鸣,以身临其境般的剧情发展,让观众沉浸在剧情营造的情感共鸣之中。

一大批的台偶,成为80、90后的恋爱教学。

什么是恋爱心情,什么约会桥段,什么叫做浪漫。

偶像剧,给出理想的展示,有许多,又被我们日后实践、效仿……

这样深远的影响力,至今没有被任何后起的偶像超越。

2006年~2010年:百花齐放,星光灿烂

在长达5年的探索后,台湾偶像剧进入了5年黄金爆发期。数量上看,这5年和前5年没差多少,每年平均产出量都在20部左右。

爆发主要发生在剧的质量。

毫不夸张地说,这5年间,每年至少有10部耳熟能详的偶像剧出现 (等不及的可以拉到最后看剧单)

碍于篇幅关系无法一一盘点,Sir想把它们分成两类——

改良剧和创新剧。

这一时期台湾偶像剧爆发的原因在于,既有对固有公式的改良,又有突破框架的创新。

先说改良。

改良也分两种,一种改良是反转,另一种则是进化。

反转最为常见。

从《恶魔在身边》 (2005) 的男恶女纯,变成了《海派甜心》 (2009) 的女恶男纯;

同一家制作公司,同一个制作人,同一个导演,甚至同一个主演杨丞琳。

从《王子变青蛙》 (2005) 的落难总裁和平凡女,变成了《转角遇到爱》 (2007) 的落难公主和平凡男;

从《十八岁的约定》 (2002) 的师生恋,变成了《败犬女王》 (2009) 的姐弟恋。

随着观众的成长,传统的人设和剧情显然已经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对新鲜感的追求。

最快捷又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在人设上进行改变,性格微调的话效用不大,而性别反转的处理不仅新鲜感十足且话题度也高,角色也特别容易出彩。

得益于这样的变化,演了那么多年可爱角色的杨丞琳就凭借《海派甜心》的“恶角”宝珠姐拿下当年金钟奖最佳女主角,并成功拓宽戏路转型;

相比起这些年才被频频提起的“大女主剧”,像是最近结束的《下一站是幸福》的姐弟恋的鸿沟和女主自强自爱的台词,11年前的《败犬女王》早就演过。

重组进化则是在原有的偶像剧模板和剧情基础上,通过增加细节和升级精神内核来改良。

典型代表《命中注定我爱你》 (2008) 和《下一站,幸福》 (2009)

霸道总裁和平凡女孩的故事,之前实在太多,有《王子变青蛙》珠玉在前,《命中注定我爱你》却在这一基础上进行大升级。

特别是女主的细节。

《王子变青蛙》让更多的人记住的是霸道总裁单均昊,女主则始至终都缺乏实质性的成长,男主爱上她更多是因为女主光环。

但到了《命中注定我爱你》,虽然女主一开始同样是不讨喜的“便利贴”性格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老好人) ,但后来蜕变成有目标有能力的新女性。

靠的不是主角光环,而是个人成长来赢得男主的爱。

加上一众出彩的绿叶如谭艾珍奶奶,林美秀妈妈,和为了梦想失去爱情才懂得后悔的女二等角色。

《命中注定我爱你》一举跃升为台湾偶像剧收视第一的爆款,收视纪录至今也无人能破。

《下一站,幸福》则脱胎于《薰衣草》。

两部剧同样都是关于约定,同样是因为错过而发生的悲剧,也同样有绝症、失忆和误会的剧情。

《薰衣草》集合了日韩催泪唯美剧的套路,而《下一站,幸福》则是集合了《流星花园》《战神》《放羊的星星》等多部偶像剧的套路。

但为什么又能爆?

画面有种加了滤镜的MV效果,柔光几乎无处不在,运镜的流畅度和大特写的运用更上一层楼。

但除了外因,更大的原因在于,在绝症、失忆和误会三宝之外,男女主的爱情,还多了一层互相救赎的深刻。

过去,是梁慕橙将任光晞从丧父之痛以及对女人不信任而自甘堕落的泥沼中拉出,而对任光晞的思念则是支撑梁慕橙走下去的动力。

两人由始至终的命中注定,某种程度上甚至和《想见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再加上小小彬的超常发挥和无条件付出的绝世好男二吴慷仁,画面好看之余,感情深刻,剧情大起大落,赚足了眼泪还给你完满的Happy Ending。

能成偶像剧史上收视第二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这当中,将反转和进化都做到了极致的,Sir觉得《恶作剧》系列。

《恶作剧之吻》是反转,而《恶作剧2吻》则是进化。

主线上《恶作剧之吻》从过去典型的男追女模式,反转成女追男。

尽管细节上还有着直树对管制式家庭教育的对抗和找寻自由和理想的描写,但无论是宣传还是剧情重点仍然落在湘琴的“追求”过程上。

真正进化的,是《恶作剧2吻》。 从第一部讲述男女间的喜欢和追求,上升到对人生目标的追求和两人间互相影响,互相成长的爱情观塑造。 整部剧的内核,都融在直树这段放在今天也仍然值得拿出来一看再看的台词。

婚姻,不应该是你我生命中的唯一,我们应该去发展,更多不同的可能,我不希望婚姻是用来束缚我们彼此的。

这也是当时偶像剧里非常罕见的,不同于大部分偶像剧把重点放在叙述求爱过程,而是去深挖大团圆结局之后,诚实地面对婚姻和现实的困惑。

虽然这一时期的偶像剧大部分都离不开“追求真爱”这一个终极目标,但创作者们通过人设、剧情细节等调整和变化,不断地为传统偶像剧创造新惊喜。

然而,真正让Sir对台剧刮目相看的,却是创新剧。

在反应校园暴力和谋杀等黑暗议题的《爱杀17》拉开帷幕之后,台湾偶像剧的异类,开始多了起来。

印象最深刻的有四部《白色巨塔》 (2006) 、《波丽士大人》 (2008) 、《痞子英雄》 (2009) 和《犀利人妻》 (2010)

《白色巨塔》虽然远比不上日版的经典和震撼,但对台剧来说已经是一次不得了的尝试。

它打破了对于医生这一崇高理想的美好,也让人见识到医院里权力的尔虞我诈。

在这部14年前的剧里,你甚至已经能见到在后来《麻醉风暴》和《我们与恶的距离》的那些掷地有声的追问。

没有人是真正在替这个环境著想,媒体拼命报导不是为了正义,只是为了要制造新闻,而那些想改革的人,却都不是在位置上的人,在位置上的那些只想着如何在这件事情中自保,同时利用这次机会清除异己。

你们都希望他死,大家都希望他死,但是民主法治是用来讨好人民,讨好媒体的吗?

《波丽士大人》和《痞子英雄》都是以警察为题材。

一部是描写从警校到成为警察过程中所面对的黑暗,一部则是取材自“拉法叶军购案”,两者都对黑金政治、警界腐败、黑社会当道的社会进行大胆揭露。

《犀利人妻》则是当年收视最高,话题度最高的跨类别新尝试,因为它融合了偶像剧和家庭伦理剧两个剧种。

“小三”角色所反映的现实,戳中了不少观众的痛点。

不难发现,其实这四部作品的突破都在“打破”,打破台湾偶像剧多年在医疗、司法和爱情等题材营造的一片美好的愿景。尽管爱情题材仍然占据最大的份额,这些宁可冒险也要跳脱出虚幻爱情的创新剧和求新求变的创作者们的努力,在Sir看来却弥足珍贵。

没有这个时期的他们,很可能就不会有台湾偶像剧的下一次复兴。在这一时期,除了爆款众多的繁荣景象,戏外演员间的竞争,也是媒体和观众乐此不疲的谈资。一年一度的金钟奖,是Sir必看的固定节目。作为台剧唯一权威的颁奖礼,每年的奖项归属总会掀起一轮骂战。

自2001年蔡岳勋导演凭借《流星花园》拿下唯一的大奖最佳导演奖后,偶像剧用了8年,才在金钟奖的大奖里占据一席之地。这一时期有两次争议,在聊台湾偶像剧的时候是绝不可能略过的。

2008年,林依晨VS陈乔恩的视后之争。

《恶作剧2吻》VS《命中注定我爱你》。

因为前者先播,所以一开始前者收视率更高,但后者过了不到两集就反超并创下偶像剧收视历史,论收视率陈乔恩其实更胜一筹。

然而,林依晨凭借《恶作剧2吻》对于湘琴从学生到人妻的细致演绎成为首位拿下金钟奖的偶像剧演员。

《命中注定我爱你》也创造了历史成为首部拿下最佳作品的偶像剧。

尽管最后是各有所得,但2009年陈乔恩开始北上发展,也就没再拍过台剧,两人在台剧的竞争告一段落。

但谁才是台湾偶像剧一姐的争论成为台湾偶像剧辉煌史的不可磨灭的部分。

就算那么多年过去了,也从未休止。

如果说林依晨和陈乔恩是实力和运气的较量,那么2009年的金钟奖,周渝民和赵又廷的视帝之争则更富戏剧性。

两人都凭借《痞子英雄》入围。

周渝民当时呼声最高,因为他突破了以往偶像剧里的忧郁贵公子的形象,塑造出玩世不恭却内心藏有伤痛过往,忍辱负重的陈在天一角。

赵又廷是第一次出演电视剧,尽管表现可圈可点,但仍有生涩。

结果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视帝由赵又廷拿下,他在得奖感言里称周渝民大哥,他爸赵树海还在台下拉起周渝民让他接受称赞,百般推搪之下周渝民只得拍起了手。

尽管得奖还是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但当时这一幕,足以载入台湾偶像剧史册。

留意隔壁看戏的罗志祥

自此,《痞子英雄》再无陈在天,就算这个IP扩展成系列电影,“痞子”也从周渝民变成了黄渤和林更新。连续两年的大奖归属,台前幕后的恩恩怨怨,也从侧面反映台湾偶像剧题材百花争鸣的繁荣和演员间竞争激烈的状况。

但谁也没有料到,如此繁荣过后,便是下坡路的到来。而且,竟来得如此之快。

尽管4年后,周渝民凭借非偶像剧《彼岸1945》如愿捧回了金钟奖最佳男主角。

但台湾偶像剧,也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

2011年~2015年:浮沉挣扎,灵光一现

2011年,台湾偶像剧产出数量史上首次超过30部。

收视冠军是《我可能不会爱你》 ,在金钟奖横扫包括最佳男女主角、女配、导演、编剧、作品和行销7个大奖。

但这一切,却被视为台湾偶像剧最后的高光。

因为接下来好几年,你都见不到像《我可能不会爱你》这样的爆款再出现。

尽管产出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口碑收视双收的偶像剧却几乎没有。

别说9分剧,在2012-2014这三年产出的117部偶像剧中,能上8分的,只有6部。

2012年《小孩大人》《罪美丽》
 
2013年《我的自由年代》《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
 
2014年《妹妹》《16个夏天》

曾经的版权输出也不尽人意,就以最大的引进方大陆为例。

大陆引进台剧在2009年最多,共33部,但随后开始减少,2011年引进的台剧减到个位数,到2013年只剩3部。

图来自文化产业评论

过去台剧卖大陆版权,单集最多可到近百万元,现在单集已经跌到30多万 (2018年数据)

在Sir看来,台剧的不吃香,是从大陆观众的视野扩展开始的。美剧、日剧、韩剧有更精良的制作和更丰富的类型。大陆的自制剧,也开始迎头追上。甚至,在大陆引进的台剧逐年减少,台湾引进的大陆剧却逐年递增,占据三大台的黄金播出时段。

那几年,别说大陆观众不看台剧,连台湾观众自己都不怎么看了。

2011年,台湾引进大陆剧161部,播出时数20,708小时,占有率达23.16%,远超过台湾自制的偶像剧33部;

2012年,引进大陆剧204部,播出总时数为22,714小时,占有率上升至26.57%,超过了韩剧的25.13%。

台剧,成为在台湾排在大陆剧、韩剧之后的剧种。

更重要的原因,来自行业内部。

小说《白色巨塔》的作者,参与制作《麻醉风暴1&2》的作家侯文詠在访问中就曾以这样一句话概括出台湾偶像剧最大的困境。

一个片特效 (CG) 可能要找国外,武打指导找韩国,一个好的摄影师却没有档期,演员又都要到大陆去发展。

《新活水》杂志

是的,人才外流,片酬和发展空间成为人才流失的主要因素,导演和制作人都纷纷选择出走。

《流星花园》《白色巨塔》的蔡岳勋导演扩展《痞子英雄》IP,两部电影都有大陆片方加入投资,还拍了口碑崩了一路的《深夜食堂》;

而被称为“台湾偶像剧教母”的制作人柴智屏,在前年制作了《新流星花园》后,去年再传出消息将制作《新转角遇到爱》。

演员的流失则更加普遍。就像前面提到的偶像剧一姐之争的陈乔恩和林依晨。

2009年就开始到大陆发展的陈乔恩,在2017年就收入8.3亿新台币 (1.8亿人民币,2017年台湾媒体新闻数据)

这个收入,台湾电视台一年都没法达到那么高。

而林依晨在台湾一集电视剧的片酬约40万新台币,但在大陆一集片酬可以到200万新台币 (40万人民币) ,足足高5倍。 (2013年数据)

到了2019年,两人的片酬已经高达5000万和4000万。

因为没有演员培训机制,人才流失导致台湾偶像剧演员青黄不接。

Top级别的能北上的北上,不能北上仍然在拍的还是那批人,合作来合作去也是一样的人在轮流交换。

观众失去新鲜感,自然而然地就提不起兴趣看剧。

其次,在日韩大陆剧都不断地投入大量制作费以提高电视剧的质量,但对于有着100多个电视台的台湾来说,竞争激烈,经费有限。

在制作成本日益上涨的当下,道化服、布景美术能做到的升级非常有限,自然无法与投入成本高、制作越发精美的大陆剧和日韩剧相比。

在品相就无法进入观众法眼的台偶便陷入了死循环——

除此之外,很大一部分的台湾偶像剧仍然遵循使用多年的成功公式,却忽视了当年看偶像剧的那一批80后和90后观众早已长大。

那些虚幻的浪漫爱情戏码和狗血桥段早已无法满足观众的口味,在网络不断发展之下,多得是欧美日韩大陆剧可以选择。

台湾偶像剧就这样被打入了冷宫。

主持人蔡康永就在2012第47届金钟奖直白地吐槽偶像剧那些很扯却一直用的剧情:

1. 如果有人开枪,对方的心脏一定在另一边;
 
2. 发生了误会,一方不停地说'你听我说',另一方则一定捂着耳朵连称'我不听我不听';
 
3. 打破杯子永远找不到扫帚,女服务生只能蹲下来用手捡,然后一定会把手割破,包扎时一定与男主角深情对望、接吻;
 
4. 男女主角告别时,公车总是静静地等在一旁,甚至一等就是5分钟;
 
5. 女主角摔倒一定被男主角接住,然后嘴唇一定碰上嘴唇,最神奇的是他们都不会撞到门牙"。

毫无疑问,市场的转型和自身的止步不前,都让台湾偶像剧面临严峻的考验。这种苦况一直到2015年,才发生了点变化。深感危机的创作者们决定自救,为台湾偶像剧带来了一波小爆发。

口碑坚挺。

但在大陆的却不怎为人熟知,因为台剧,早已成为一个被习惯性忽略的名词。

豆瓣评分:8.7、9.3、8.5。

但如果看进去你就会发现。

无论是题材还是角度,台湾偶像剧似乎变了。

竟然变得,不那么偶像?

《麻醉风暴》制作人找来专业麻醉科医师当顾问指导,演员全都经过专业训练才进行拍摄;

《一把青》用了4年时间打磨剧本,虽然拿到了6000万新台币辅助金却仍然拍了一半没钱拍下去,导演不得不去求企业筹钱,用了七个半月才拍完;

《出境事务所》大胆地将全片放上了YouTube并与新兴平台Line TV合作,扩展收视群体。

一改简陋的制作,蹩脚的故事,陈腐的套路。

穷则思变。

台剧的变革,已经在悄悄酝酿。

2016年~2020年:转型升级,再创奇迹

台湾偶像剧这种囿于定式,资金缺乏,人才流失的困境,终于在2016年迎来了变化。

是的,植剧场。

以知名制作人王小棣,导演瞿友宁、徐辅军等,编剧徐誉庭、张可欣、温郁芳等知名偶像剧创造者为主导。

由蓝正龙、杨丞琳、吴慷仁等知名演员带领24位新人合作,为复兴台湾偶像剧所打造的电视剧品牌。

2016年至2017年间,以“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恐怖”和“原著改编”四大主题,产出了8部有别于过往偶像剧定式的新“品质偶像剧”。

回想一下你会发现,植剧场的推动者大多也是在黄金爆发期那波创新剧的主创。

《犀利人妻》的导演徐辅军,《恶作剧之吻》《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导演瞿友宁,《波丽士大人》的导演王小棣。

其中《恋爱沙尘暴》《荼蘼》和《花甲男孩转大人》都获得了8分以上的好评。

《荼蘼》甚至被腾讯视频买下,如今播放量已泼9000万。

然而在Sir看来,植剧场的出现其实缓解了台偶内容陈腐和人才流失的两大问题。

内容不只是爱情,还拓宽到悬疑、恐怖和文学改编范畴;

没有新演员?以老带新。

《想见你》的许光汉和颜毓麟,《我们与恶的距离》陈妤,《谁先爱上他的》谢盈萱,都是通过植剧场才被更多观众熟知。

人才和内容的问题缓解了,那么最重要的,制作费紧缺的问题又怎么解决?

这就不得不提2016年的《通灵少女》。

台湾公视与HBO Asia首次合作,也是HBO的第一部全中文电视剧。

一开播就打破了《痞子英雄》保持了7年的收视纪录,同时创造了HBO Asia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与菲律宾等地播出的所有亚洲原创剧的收视纪录。

从《通灵少女》开始,便拉开了台湾偶像剧与影音平台合作的序幕。

2018年

公视 X Netflix《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爱奇艺《1006的房客》《人际关系事务所》

2017年~2019年

LINE TV 《HIStory》系列;

2019年

Netflix《罪梦者》《极道千金》《惊悚剧场》;

公视 X CATCHPLAY X HBO Asia《我们与恶的距离》;

三凤 X FOX 《想见你》

和影音平台的大量合作,解决了一部分资金短缺的问题。

但归根到底,真正能留下观众和成功输出的,还是作品本身。

在2016年至今播出的186部台湾偶像剧里,有17部过8分,而这17部里,没有任何一部是符合之前那条5要素公式。

就算是爱情题材,也不再是霸道总裁、失忆、误会这些看腻了的戏码。

比如《恋爱沙尘暴》和《酸甜之味》是爱情与家庭,《1989一念间》是爱情穿越,《荼蘼》是爱情+平行时空双线,《想见你》想见你是爱情+时间循环。

这些剧都跳脱出传统台剧的爱情剧框架,以更贴近观众年龄层,更具现实感和更能共鸣的设定和故事形成新·台湾偶像剧模式。

更多的佳作都是反映当今社会的忽视的事实。

《越界》《20之后》《红色气球》都是同性题材的作品;

《我们与恶的距离》探讨一起犯罪案件对于家庭、新闻媒体、司法体系等方面的影响;

《麻醉风暴2》延续第一部“把脉”医疗系统,唤醒对医疗体质弊端的思考;

《镜子森林》探讨媒体行业的黑幕与媒体人的挣扎;

《花甲男孩转大人》和《用九柑仔店》则是聚焦成长、家庭、乡土情怀;

你会发现,无论是制作,还是题材,或是内核上看,台湾偶像剧早已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样子。

一直在天上飞的台湾偶像剧,总算开始缓缓降落地面。

Sir甚至觉得,近几年转型的台湾偶像剧已经不能再单纯被定义为“偶像剧”。

或许,“新·台湾类型剧”才是更贴切的称呼。

这种质的改变,也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迎来了一点曙光。

在《植剧场》的推动,2015和2019年这两波爆发后,能否持续再输出优质的偶像剧,重塑过去黄金十年的辉煌?

一切,都是未知。

最后,Sir想用侯文詠作家在《新活水》杂志聊到新台剧发展后续时的回答作为结尾。

电影《老师,你会不会回来》,王政忠老师讲说“1乘以无数次,还是1;但只要多0.1,1.1只要乘七次,就大于2了!”所以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多做0.1的改变,这个社会一定会改变,我们的影视风景也绝对不一样。这个逻辑就是你在你能力范围内,再多做一点,让它变成遍地开花的力量。

0.1,要做到其实很简单,但难的在于当你眼前只有巨大的数字,如何还能看到、重视那0.1的存在?

别小瞧“小”,往往刺破气球,只需要一根尖小锐利的针就够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 Sir电影(ID:dushetv) ,作者:毒Sir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