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游科技上市2个月股价跌去六成 棋牌类手游还有明天吗

作者:五米

编辑:远风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随着2019年游戏版号重新恢复审批,各游戏公司股价受此利好大涨。与其他游戏公司不同的是,打造《天天斗地主真人版》的手游公司禅游科技(02260.HK)股价大幅下挫。禅游科技4月16上市,17日股价达到1.75港元/股的最高点,但随后却一路直线下跌,6月6日达到最低点0.63港元/股,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股价较最高点已经跌去64%。

市场监管趋严,棋牌游戏迎来大考

对棋牌类游戏一刀切的处理方式其实早有预兆。第三方游戏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国内发放的数百个游戏版号中,没有一个是棋牌类游戏,而在2018年一季度,共审批通过了962 款棋牌类游戏,占审批总数的近50%。

棋牌类游戏版号受限,对禅游科技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根据禅游科技招股书,棋牌类游戏的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相当大。2018年禅游科技年收为4.81亿元,其中牌类游戏收入4.24亿元,占比88.0%,棋类游戏收入为0.15亿元,占比3.2%。棋牌二类游戏占比超过九成。

与2017年的棋牌类收入占比99.5%相比,禅游科技2018年在其他游戏上的收入呈增长状态,但在总收入中占比仅8.8%,这表明非棋牌类游戏仍未成气候,无法支起一片天。

招股书中也显示,禅游科技自主开发的24款游戏中,棋牌类游戏有20款,其他游戏仅有4款。

值得注意的是,已拿到版号的稳定棋牌游戏也没有免死金牌。2018年9月,腾讯旗下三款棋牌游戏《天天德州》、《欢乐拼三张》、《欢乐斗棋牌》相继退市下线。虽然游戏本身并不涉及赌博内容,但防不住有玩家、“币商”等人倒卖游戏币后在别的平台或线下开展赌博行为。虽然腾讯花了大力严防死守打击灰产,但还是防不胜防。

市场监管趋严之后,棋牌类游戏公司都迎来一场生死大考。

广告收入占比低,付费用户持续下降

禅游科技的收入来源共有两部分,销售虚拟物品与广告收入。其中销售虚拟物品占大头,而广告销售是从2018年5月才开展的业务。招股书显示,从开始投放广告以来,2018年底,广告收益约为0.74亿元,占总收入4.81亿元的15.4%。

禅游科技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上升,但付费用户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从招股书可知,虽然禅游科技旗下游戏总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从2016年的1258.1万人增至2017年的2244.7万人,但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却从144.3万人降至140.9万人。付费用户的不升反降让投资人对禅游科技主要收入来源的稳定性产生质疑。

从单个游戏来看,禅游科技的主打游戏为斗地主,该游戏在2018年收入为4.21亿元,占总收入八成多,但是斗地主游戏在2018年全年总收入与每月付费用户数比起2017年均下降。

招牌游戏经营情况势头不佳,未来开发新游戏遭版号限制,禅游科技的盈收能力是否已经触到“天花板”?

短期影响暂未显现,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招股书显示,禅游科技目前共有61款游戏作为储备,26款正处于改版、升级及强化阶段的现有游戏;17款已完成开发并已获得版号但尚未推出的游戏;18款已完成开发但还没有获得游戏版号的新游戏。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与硬核游戏等其他手机游戏相比,棋牌类手机游戏通常拥有更长的生命周期与更稳定的月活跃用户。在已有的游戏与储备的“存粮”的支撑下,短时间内可能还看不出游戏版号的强监管对禅游科技的影响。然而,随着手游市场的扩大,竞争也愈发激烈。

存量市场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据艾瑞数据显示,仅斗地主单一内容的手机游戏数量就达一百三十余款,虽然棋牌类监管趋于严格,但同质化竞争并未减小,所有人都想在巨大的棋牌游戏市场站稳脚跟。

此时,用户粘性成了棋牌类游戏活下去的关键因素。目前已经有棋牌类游戏通过差异性针对地区偏好、线下活动引流、强调社交性等多种方式试图牢牢绑住自家用户。

不管是深耕棋牌类游戏或是开辟新游戏类型,禅游科技必须找寻一条有持续性的生存之路。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