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预测:疫情后,药店将爆发六大变革

【编者按】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风险和机遇是共存的,每一次冲击过后,均会给行业留下思考和启发,引起一场场行业细分领域的变革。药店也不例外,尤其在此次疫情中,药店更接近一线,感受更深,也就更容易在疫情中期和后期迸发实质性变革。

本文发于搜药,作者为方子熊;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2020年开篇,“新冠肺炎”暴发,迅速发展,席卷了全中国,对国内各行各业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堪称是近几年最大的一只“黑天鹅”。

不过,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风险和机遇是共存的,每一次冲击过后,均会给行业留下思考和启发,引起一场场行业细分领域的变革。药店也不例外,尤其在此次疫情中,药店更接近一线,感受更深,也就更容易在疫情中期和后期迸发实质性变革。

笔者根据疫情期间药店行业发生的典型事件,总结出疫情过后药店可能产生的六大变革,纯作抛砖引玉,供业内人士参考,同时也欢迎点赞,欢迎拍砖。

01“口罩去哪了”引发对供应链的思考

疫情暴发以来,全民发问:“口罩去哪了?”现实情况是,不仅一线缺口罩,公众缺口罩,药店也缺口罩。

很多药店从疫情伊始直至今日,口罩等一系列防疫用品一直是断供或“时断时供”的状态,消费者的巨大需求将药店行业一直“引以为豪”的供应链冲击得支离破碎。进不来货,一些经营者不惜铤而走险,从“灰色渠道”上做文章,可最后却满盘皆输。

当前,很多连锁药店的战略资源协同和协调性不强,供应链建设还停留在如何从厂家直接采购,如何将采购成本降到最低层面。虽然很多连锁与供应商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建立了采购联盟,但大部分出发点仍未提高到供应链管理这个层面上来,忽略了信息流的畅通、客户价值的衡量以及供应链价值一体化配送网络体系构建。

风调雨顺,则相安无事,但在突发事件以及大灾大难面前,这种链接却显得极为脆弱。

不出意外, 疫情过后,对供应链重塑的思考以及如何加强对上游渠道的掌控,将成为药店行业的面临的首要问题。

02“网订店送(取)”模式突进

喊了多少年的“网订店送(取)” 终于迎来大爆发。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购买药品这种低频消费变得高频,通过手机下单便可足不出门购买到药品的医药新零售模式也被越来越多人熟知。据相关媒体报道,叮当快药在疫情期间每天线上订单量已约为同期订单的 8 倍,叮当快药app日活相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 10 倍,累计为消费者提供的健康到家服务达 450 万次以上。

其实,“网订店送(取)”模式的推进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恰恰在2020年初这一全民隔离期间被点爆。

这两年,“网订店送(取)”模式相继写进了众多省份鼓励“互联网+药品流通”模式的政策中,得到了政府的重视,甚至今年浙江省的政府工作报告还将“建成24小时‘网订店送’药房500家”列入十方面民生实事之一。

而浙江的这项工作,还在疫情期间得到了提速。

日前,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了《关于在疫情防控期间积极探索开展“网订店送”药店建设工作的通知》,在全省启动“网订店送”药店建设,打通送药“最后一公里”。

不能否认,疫情加速了“网订店送(取)”模式的推广,助推医药O2O企业拿下了相当大的渠道基础和流量基础。在疫情结束后,凭借良好的市场基础和公众的消费习惯,“网订店送(取)”必将迎来新的爆发。

03网售处方药趋势加剧

如果说,2019年12月1日实施的《药品管理法》是扫除了网售处方药的“法律障碍”,这次疫情便可以说是进一步推动了网售处方药趋势的加速器,具体来说,就是疫情间接推动了网售处方药的医保支付问题。

日前,据相关媒体报道,山东泰安开出全省首单互联网诊疗医保支付处方药,30个慢病病种开通在线医保支付。据报道,当地一位慢病患者,通过互联网诊疗之后得一具药品处方,并通过线上医保支付平台完成了付款。

据悉,这次线上复诊所开药品总费用974.52元,医保统筹支付845.08元,个人负担129.44元,享受和线下就医同样的报销政策。

如果这一政策能够在疫情后持续,或将深度影响整个药品零售行业。

对于网上药店来说,2019年下半年以来,网售处方药相继打破了“法律”“医保”两大壁垒,再加之疫情期间对消费者的购药习惯的培养,疫情后必然会迎来巨大的红利期。

但对于线下药店来说,却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对于无意涉足线上渠道的药店来说,或在疫情后受到来自网上药店的新的冲击。

而对于有心向线上渠道进军的药店来说,不能否认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相较于一些网上药店,这些药店存在实体和品牌优势,又有一定的市场基础。当做好布局,处理好线下与线上的关系,这些药店未尝不能再进一步。

04特慢病药房数量爆发

疫情期间,慢病患者的用药问题受到关注,除了开通线上问诊渠道,一些地区还扩增了特慢病药房的数量。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武汉,为了满足特慢病患者的购药需求,重症慢病定点药房的数量从最开始的2家增加到10家,由于一些原因,又在很短的时间内增加至20家,目标数量是50家。

此外,疫情期间,昆明市也开始扩大特殊慢性病试点零售药店的数量,并还有限放开了取消特殊慢性病试点零售药店“不得经营和摆放其他药品及商品”的限制,允许药店经营和摆放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范围以内的药品及商品,为定点药店的正常经营创造了有利条件。

笔者认为,特慢病药店数量的增加,原本就是老百姓日常购药的需要,只是在疫情的刺激下,老百姓购药需求与特慢病药店数量的矛盾才开始激化。当疫情过后,这一问题也应能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特慢病药房的数量将更能与人口数量相匹配。

05长处方再获推动,处方外流迎来利好

疫情期间,多地推动长处方落地。

日前,厦门市医保局出台政策,对于已经确诊、需要长期服药的患者,在保证用药安全的前提下,医生可根据实际情况,合理增加单次处方用药量。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患者,经诊治医院医生评估后,支持将处方用药量放宽至三个月。

而在湖北襄阳市,为落实长处方规定,襄阳市医保局出台规定,全市药品零售单位统一执行国家规定的长处方制。享受医保慢性病待遇人员,可凭以前处方或购药明细清单直接购药,一次处方最长可使用半年,不需要每次购药都提供处方。

而长期处方的推广普及以及上文提到的医保网上支付的解禁,均可进一步促进处方外流。

不过,这也要求药店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的专业水平,能为消费者提供高水平的药学服务;另一方面,还要抓住机遇,同远程医疗平台建立合作、联动的机制,保证处方来源。

06O2O配送链上的战争

疫情给医药O2O企业带来利好的同时,也刺激了医药O2O领域的竞争加剧。

当前,美团、饿了么、叮当快药等占据着医药O2O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不过,以一心堂(一心到家)为代表的传统药店,也逐步在该领域加码,蚕食头部企业的O2O业务。

相信经疫情一役,线下药店的O2O业务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疫情过后,这种争夺和竞争或再将进入白热化。

除此之外,另有跨界企业强势入局。

前不久,瑞幸咖啡的运营主体——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新增零售药品、医疗器械I类、II类等,或有意涉足药品零售行业。

就在前几天,丰巢的运营主体——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的“医药柜”专利,已成功授权,该专利用于自助购买药品。此前,丰巢还曾申请过“一种药品推送装置和自动售药柜”的实用新型专利,同样已成功获得授权。

若瑞幸咖啡和丰巢利用原有布局,涉足药品零售及配送领域,也将对当前的玩家要说是一批有力的竞争者。

值得提出的是,配送链上的这场角逐,其多方选手对药店来讲未必都是“敌人”,药店完全可能作为“合作者”的身份,收获渔利。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