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diss阿里文娱的背后,有什么秘而不宣的目的?

5月28日夜里,王兴在饭否上发了一条“预言”。

在饭否点评友商是王兴的习惯,本不足为奇。但这条显然有点“粗暴”。严格来说,这也不算点评。如果美团大众点评上面的用户留言都这么粗暴,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阿里文娱的公关负责人也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回应,眼见的文字背后大概满是哭笑不得。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王兴就是在搞笑,而且他一贯搞笑,无厘头。阿里没可能放弃大文娱。

那么,王兴究竟是在“搞笑”,还是在“搞事情”?作为最著名的互联网连续创业者之一,他的发声一定有目的。

01

美团的短板焦虑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逐渐搭建起一个“吃喝玩乐”的商业生态。理想的场景是这样的:用户想快活快活了,先通过点评查一查商户口碑,再去美团下单。

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

唯独“乐的”,比如电影、网剧、视频、音乐……也就是所谓的大文娱,美团是缺乏内容场景的。猫眼电影算美团系的一个独苗,却依旧是信息交易的老路子,只卖电影票可不能被视作“电影圈儿”里的。

换言之,大文娱是美团的业务短板。王兴想必是为此感到焦虑,夜不能寐,所以连夜发出对阿里的diss。

前两年也有一位“过度关注”友商的大佬,可以说言必称阿里,处处找茬碰瓷,后来那位大佬在美国出事了。阿里似乎成了靶子,谁心里有小算盘了,就把阿里拿出来批判一番。

所以,王兴此番的算盘,离不开大文娱。他的“预言”,更像是此地无银的“谣言”。此前的内部信里,王兴也明确提出过一个思路:猫眼电影要“依托领先的电影票务平台和用户社区,成为中国最具影响的综合电影公司之一”。

美团靠着信息交易——帮商户与用户保媒拉纤儿——就干到了千亿市值,这既是一个奇迹,也是触到了天花板的模式。

美团的风评在去年遭遇了大规模的塌陷,商户抱怨佣金过高,用户抱怨体验不好。猫眼电影近来的日子就更别提有多难过了,电影票卖不了,无奈联合出品一部网剧《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效果也差。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猫眼娱乐还参与21部显示为待播状态的影视作品,其中包括4部剧集、17部电影。猫眼电影是有野心的。这也从另一面证明了美团的信息交易模式玩不出更多的花儿了,再往前走,压力山大。又不能不走,硬着头皮,心生一计。

如果美团以猫眼电影为抓手,也来做大文娱……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这只是倪叔的一个猜想,未必准确。

02

阿里真的会放弃大文娱吗?

回过头再看看阿里的大文娱。2014年,阿里陆续在文学、音乐、游戏、影业、视频和体育业务上重金收购、布局。2016年6月15日,阿里CEO张勇发出内部信,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

当初的大文娱包括八个板块:阿里影业、优酷、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互娱、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

走到今天,经过几次调整后,阿里文娱形成了包含阿里影业、优酷土豆、大麦、阿里体育、阿里互娱在内,集电影、剧综、线下观演、体育赛事和游戏在内的,能满足用户全方位精神需求的文娱超级经济体。

不久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阿里影业营收28亿余元,下降5%;阿里文娱整体营收59亿余元,增长5%。这还是在1月份疫情影响下的成绩。

之所以会传出唱衰阿里文娱的消息,其实也不是新鲜事。阿里文娱这几年,几乎年年都有。直观感受就是阿里文娱“团队变动,业务下滑”。

但,眼睛看到的直观感受并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实真相。

优酷日均付费用户同比增60%,2020财年同比增长50%。阿里财报指出,会员增长主要受益于优酷发力原创及独家内容、有效拓展新用户,及88VIP会员的生态协同效应。重回长视频领域的优酷,在爆款自制剧综的投入与效果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无论是在综艺上,例如年年豆瓣评分8以上的《这!就是街舞》,还是剧集,如去年爆火出圈的《长安十二时辰》和今年大火的甜宠剧《冰糖炖雪梨》,都取得不俗的成绩。优酷现在的状态是:依然在闯关,依然有后劲。

而阿里影业为人称道的则是投资影片的眼光,去年引进的《绿皮书》《何以为家》《波西米亚狂想曲》等影片,市场表现都不差。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影片都不是大制作,也不是科幻动作等流行题材。由此可见阿里影业在选片上的独到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阿里文娱唯一线下业务的大麦,在演出票务领域持续领先市场的同时,也已经着手布局内容制作领域。最近大麦推出了“平行麦现场”内容厂牌,期望将音乐、剧场等各类演出打破时间、空间限制,在线上创造一个平行的、高品质、高水准的超级在线演出模式。30号,首场“郝运来”郝云超级在线演唱会已经上线,倪叔刚看了下:无论是4K电影级画质、录音棚级音效还是轻综艺式效果,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阿里文娱总体来说虽尚未达到爆炸效果,但绝也没有像王兴所言那般惨淡。此外,阿里旗下直播业务的爆发,对于整个内容生态也具有足够的想象空间。直播电商看上去是“卖货”,但是别忘了,直播的另一层含义恰恰是“内容”。

如果因为阿里要聚焦直播等短视频内容,就猜疑他们会放弃大文娱里的长视频,未免过度臆想。

这种臆想,也只有在大文娱领域里几乎没有布局的美团才敢想。

阿里文娱总裁樊路远去年就对媒体说过:“阿里巴巴经济体必须要从物质消费跨越到精神消费,这是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大文娱和优酷的原因。”

03

互联网文娱竞争的下一站

目前的互联网文娱战场上,腾讯、爱奇艺、优酷都是用户熟悉的身影。说到底,文娱竞争的本质是内容竞争,而内容的直接效果就是锁定用户时间。

什么东西让用户感慨“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而且感到很快乐,这个东西一定是成功的文娱产品。

移动互联网时代,短视频确实是“杀时间”的高手,随着5G时代到来,时间会变得更容易流逝。

但短视频就代表了文娱的一切吗?当然不是。短视频是现下用户进入文娱阵地的一个出入口。

透过这个出入口,也为用户进入真正的文娱核心区域创造了场景。

年初,阿里文娱再次调整布阵,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负责人李捷开始同时兼任大麦网事业部总经理。这一组织调整,成为了近期阿里文娱在电影一侧加深打通维度、进一步发挥在阿里生态经济体作用的又一个环节。不久后,他就牵头高晓松和网易云CEO发起了一场华语乐坛史上最大的线上义演项目“相信未来”,用仅仅15天时间、找了超过130组音乐人参与,由阿里文娱旗下大麦、网易云音乐、微博等平台共同搞成了中国版“One World”。

这场史诗级的演出由高晓松策划发起,大麦作为项目执行和宣发,优酷作为节目制作,王菲、那英、易烊千玺、吴亦凡、郎朗、温拿五虎、上海彩虹合唱团等几百组华语乐坛数的上数的顶流都齐心参与,“抗疫”为复工复产加油。最终累计直播在线观看人次达4.4亿,在国内外引发强烈反响。

这场堪称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在线义演可以说是阿里文娱旗下大麦、优酷线下线上协调作战的一次大考,最终结果也让人感叹。所以无论从影响力还是执行力来说,阿里文娱的势能都可见一斑了。

我是在淘宝直播里看见有人说才知道的这条义演信息。你看,这不就完成场景了吗?下一站,直播+文娱+电商,会不会催生新物种?

倪叔的看法是,一定会。所以,所谓的“阿里放弃大文娱”?呵呵,别闹了。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