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基金郑朝予:为什么说超越新东方、好未来的机构可能出现在素质教育领域?

2017年8月,真格基金发布了旗下首支教育专项基金——真格教育基金,真格教育基金定位于对教育全领域进行从早期到B轮的多阶段价值投资,目标是发现更真、更新、更好的教育。

在投资标的方面,鲸媒体梳理了真格教育基金成立至今所公布的已投资项目,具体如图:

从以往的投资历史来看,真格教育基金的投资取向似乎偏向于在线类的素质教育、少儿英语以及IT培训项目,对此,真格基金合伙人郑朝予是如何定位教育基金的投资逻辑的?真格教育基金与真格基金之间有哪些联系? 2018年的教育领域有哪些新机遇?

一、真格教育基金:真格基金的行业专项基金探索

鲸媒体:2017年8月,“真格教育基金”成立,能否分享下真格教育基金与真格基金的区别所在,有哪些方面的协同?

郑朝予:教育基金是真格基金旗下的行业专项基金,真格基金会为教育基金提供后台服务资源和投资经验方面的支持。真格基金本身还是会坚持在天使、Pre-A阶段,很少会投再后期的项目。那么,在教育领域A、B轮的项目,我们可以用教育基金盘活起来。早期天使轮教育基金会和真格基金一起投资。

鲸媒体:真格教育基金是真格基金联合盛通股份创办的,那么真格教育基金与盛通股份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会带来哪些利益上的互补?

郑朝予:主体还是真格。我觉得我们合作的原因最主要还是大家能够谈得来,在价值观上是一致的,基金和上市公司的匹配度,包括价值观、合作初衷等是十分重要的。此外, 我们要做偏后期的项目,希望有做过并购与上市公司的专业人士,在这方面给我们一些专业知识与指导。但我们与过去的“PE+上市公司”的思路不一样

我们更关注的还是整合双方优势资源,找到对用户产生更多价值的公司。我们也希望为未来的家庭和孩子们找到最好的教育机构,不仅带来了经济回报,还可以让大家享受到最好的教育产品和服务。

二、A、B轮投资要同时具备行业理解和投资经验

鲸媒体:相比于真格基金主要投早期项目,教育基金主导中后期投资,您觉得看早期项目和看中后期项目有什么不同?

郑朝予:早期主要还是“投人”为主, 至于“投人”的标准,也就是我们 真格基金经常说的三L理论:相关经历、学习能力和影响力 ,是不是商业领袖的潜在苗子,所以不管你是做机器人、做互联网金融,还是其他项目,我们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我们在找有商业领袖气质和能力的人,这个其实跟行业关系不大。

中后期我们要看对这个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教育的本质是零售服务业,我们已经有了丰富的管理经验,从1993-2006年我们有了丰富的教育从业经验,从2006-2017年,我们有了丰富的股权投资经验。将近23年在教育管理和投资的经验,可以让我们把教育和投资结合起来,在教育这个垂直细分领域进行股权投资是一个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在教育这个大的市场里,我们具备了对教育行业的理解和投资这两个核心能力,所以我们在去年成立真格教育基金可谓“真逢其时”。

鲸媒体:您看一家公司会重点关注哪些方面?可不可以谈谈这些项目打动您的地方?

郑朝予: 我们关注三个关键点, 第一是终端是否真正有需求;第二是能否高效率满足需求;第三,能否高效率的传播、高效率的满足需求,即营销能力如何。

当然教育投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价值观正确,就是“不能卖假药”,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是否愿意用的教育产品和服务。

教育基金投的公司比如位于广州的少儿美术在线培训机构画啦啦,我们投资的时候每个月收入只有几十万,但是现在已经有数百万的月收入,家长们的付费意愿和续费率都很高,验证了在线教美术的可行性。他们现在不是获客有困难,而是在老师的招聘和培养上受限制,有点像特斯拉,是产能有限,被用户催着发展。

三、投资策略:围绕消费升级和科技升级发现教育独角兽

鲸媒体:咱们在教育领域的重点投资策略有哪些?

郑朝予: 最主要的是,围绕这一轮消费升级和科技升级,发现教育所能发挥的作用,找到能跟随时代发展的教育独角兽。

线上是我们非常看重的力量。因为,仅仅在过去三年时间,这个领域头部公司的营收可能涨了十倍 例如,2014年51Talk仅有一两千万元的营收,但现在VIPKID是五十亿、尚德是二十多亿、51Talk是十多亿,沪江、掌门1对1、哒哒英语也可能都有十亿左右的收入。这其中,很多公司在三四年前还都不存在或者很小规模。

同时线下也在逐渐向好 一方面,有更多高势能的人才在进入教育行业。但在若干年前,做教育企业的大多是老师出身,这很难把一个企业做起来;另一方面,线下教育也通过互联网技术得到改造。不管是运营能力、跨地域扩张能力,还是教学与产品服务能力,都得到极大提升。

鲸媒体:有人认为素质教育会是这两年的投资热点,您是怎么看待的?它们的机会在哪里?

郑朝予: 超越新东方的不是下一个新东方,而是做 K12 辅导的好未来;超越好未来的也未必是下一个好未来,其中一种可能就是素质教育。

大家的教育意识正在快速变化,素质教育的刚性需求在不断提升,整体市场规模超过千亿。 但是用户的素质学习需求品类繁多且分散善变,所以素质教育机构看似可以像 K12 辅导机构一样有长生命周期,但其实都比较难超过两年。

在千亿素质教育市场,我们看到两个大机会:一个是线下的素质教育综合体,第二个是在线素质教育。

综合体的思路是开设面积超过 3000 平米的一站式素质服务机构,尽可能多地覆盖需求品类,从而提高用户生命周期价值和单店产能,以实现规模化扩张。在线素质教育的思路是通过在线直播消除地理位置的限制,使得机构和用户零距离,让教育服务像自来水一样拧开即用。

鲸媒体:在2018年的投资规划是什么?

郑朝予: 我看好在线直播教育服务、AI+教育等技术与教育的应用结合、消费升级中对于教育服务的需求变化。

在K12领域中,我们也在积极寻找能超越好未来、新东方的有潜力的初创公司。我们认为,借助互联网的技术优势,向长尾聚集的在线教育依然有机会;技术正逐一解决消费升级、跨地域扩张等难题。

拓展阅读:

创新工场张丽君: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巨头最有可能出现在线上

中金资本李波:偏爱运营型团队,线上/线下教育公司增速多少合理?

华映资本高峰:知识付费难现垄断,教育投资从“成绩本位”回归“人本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