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流年笑掷,柳家二代崛起遇挫折

文 | 极点商业,编辑 | 刀疤姐

柳家二代崛起之路,遇到了挫折。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加入今日头条,任高级副总裁3年半后,柳甄选择了离开。

5月29日,字节跳动官方对“极点商业评论”确认,柳甄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尊重她的个人意愿,并祝她顺利。“个人原因吧,其实我们内部也不知道。”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员如此表示。

作为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侄女,柳甄有着深厚家族背景和耀眼履历, 6年前她从一名硅谷交易律师,离职加入Uber中国,到见证滴滴Uber合并,再到宣布加入今日头条,每一步都吸引了诸多目光。

对外界来说,过 去大多将她和堂妹——柳传志女儿、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相提并论 ,在5年前的诸多媒体描述中,柳甄和柳青,两个外表美丽又工作玩命的女性,代表了柳家二代的崛起。

现在,姐姐柳甄因个人原因离职,去向未明。而柳青主导下的滴滴,在多次因突发事件使得公信力下降,估值随之一路下滑下,给投资者带去的想象空间,也愈发匮乏。

01 柳甄主导下的海外收购

2016年10月,柳甄加盟今日头条。彼时,今日头条并未公布柳甄具体负责的业务,但坊间一直认为,拥有海外律所和投融资丰富经验的柳甄,将承担起出海的重任。

加入今日跳动后,柳甄相对低调,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机会少了许多,但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扩张之路却加快了许多,2017年的国际化扩张可以用“买买买”来形容:

2017年3月14日,字节跳动全资收购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 Flipagram。

2017年11月10日,字节跳动耗资10亿美元完成对全球最大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的全资并购,这是其历史以来最大规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战略投资。

这两笔收购,被认为是在柳甄操盘下的结果,特别是后者能从腾讯口中抢夺而来,证明了柳甄的能力。彼时,腾讯也希望通过快手全资收购Musical.ly,形成快手从中国大陆、Musical.ly从海外,一中一外对今日头条短视频战略的钳形攻势。

这里面,是三方势力的博弈。除了柳甄,其他重要人物是Musical.ly创始人兼CEO阳陆育以及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超辉。张一鸣、马化腾都亲自过问了谈判。

最终, 字节跳动不仅获得了通往海外的重要通道,今日头条在海外的内容矩阵更为完善。 而且先快手一步,拿下海外年轻用户,导致快手向国际化进军至今受阻。

交易完成后,今日头条将旗下抖音和Musical.ly进行合并,成为TikTok日后在海外发展壮大的根基。

毫无疑问,TikTok已成为字节跳动国际化最成功的产品,不久前这款产品刚刚在全球突破了20亿下载量。

不过,在迈向巅峰之际,除了面对Facebook和Google等竞争对手的阻击之外,TikTok以及整个字节跳动海外扩张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监管层面的不信任。其中,最为棘手始终还是北美市场,去年11月,美国政府宣布将对Musical.ly收购案展开国家安全审查。而包括美国海军、陆军等多个国家部门都规定禁止在政府的移动设备上使用TikTok。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开始针对国际化进行新一轮的组织架构全面升级。3月12日,字节跳动在8周年之际,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表示:“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

按照张一鸣在全员信中提到的数据,字节跳动已是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 6万名员工的公司。今年4月,字节跳动启动全球招聘,开放了1万个新增岗位,年底公司人数将到10万人。

挑战之外,字节跳动从某种角度来说,也遇到了最好的全球化机会。这也是张一鸣出任全球CEO背后的原因。

这需要更多国际化人才的加入。5月19日,Disney+ 原负责人凯文·梅尔(Kevin Mayer)——帮助迪士尼塑造当代最大娱乐帝国的首功之臣离职,宣布加盟TikTok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时负责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难以得知,柳甄离职是否和此相关。但伴 随全球业务的迅猛发展,监管、文化冲突的挑战,字节跳动目前面临的环境,和柳甄加入时已截然不同,也需要更多国际化人才加入 ——不完全统计显示,从去年10月开始,已有前华纳音乐集团高管Ole Obermann、前谷歌资深员工Theo Bertram、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等等高管加入字节跳动海外团队。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让更多国际化人才加入海外团队,甚至任命美国本土高管来管理海外团队,显然比只有国际化经验的中国人更合适。从这个角度来说,柳甄在完成她的开拓使命之后,也到了离开的时刻。

02 柳家二代有姐妹

从小在柳家长大的柳甄,在互联网圈大众层面首次出现,是2015年8月12日,她以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露面。此前,她在硅谷一家律师事务所负责高科技企业融资和并购项目,一做就是十年。

彼时,Uber在中国最大竞争对手是滴滴出行,由她的堂妹柳青掌控。由于Uber未设中国区总裁,柳甄因此成为Uber中国区实际最高负责人。

在当时的报道中,柳家姐妹无论从成长经历,还是性格方面都十分相似,不但中文名很容易混淆,英文名也很容易混淆。柳青的英文名字是Jean,柳甄的英文名是Jen。

加上柳传志的联想控股,是神州租车大股东,所以有不少媒体当时称,柳家承包了整个出行领域。在当年美国《连线》杂志发布的年度全球25名天才榜单中,柳青、柳甄双双入选。

不过,柳甄和柳青,在当年滴滴和Uber的竞争中,也是多次隔空较量,为公司不惜隔空开火。

只不过,柳甄在Uber中国后来的发展却难如人意。在柳青主导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的谈判过程中,柳甄一直被蒙在鼓里,在而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后来发布的感谢信中,排名更是在三位大区经理之下。后来甚至有自媒体称,据说合并后的几天里,柳甄哭了好几次。

因此,在2016年8月1日滴滴Uber中国合并两个月后,柳甄即宣布离职,并在1个月后加入今日头条,任职高级副总裁,也渐渐远离了国内媒体的关注。

与此同时,过去几年,作为滴滴总裁,柳青也经历了诸多艰难时刻,但始终是滴滴程维之下的二把手。特别是在2018年5月、8月,郑州空姐、乐清女孩顺风车事件接连发生时,滴滴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柳青首当其冲成为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

虽然滴滴创始人程维、柳青在乐清事件后向公众道歉,但在一场针对滴滴的监管风暴中,柳青也陷入了沉寂,一直到2019年7月,她首次站到前台,主导开放了滴滴首个安全开放日。

与此同时,柳青还必须面临一个头痛的问题——估值下降,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显示,汽车交通行业的著名头部独角兽滴滴估值为450亿美元,较此前的600亿美元下降了150亿美元。

这背后,是滴滴的连年亏损。截止2019年底,7年里滴滴累计亏损超过了五百亿,其中2018年一年就亏损110亿。

今年5月,柳青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滴滴的核心业务(网约车)已经盈利,或者说有些薄利了。”不过,由于滴滴是未上市公司,人们无法看到财报数据,柳青也没有透露具体的数据和盈利指标,因此外界难以判断公司盈利的说法是否成立。

但不管如何,柳青还是中国最大出行企业的总裁,创始人之下的二把手——对比之下,当年一同入选各种榜单的柳甄,显然已逊色许多。

03 企业家与孤独文艺女青年

看上去,伴随柳甄未来不明,柳家二代的真正崛起,目前只有依靠柳青了。而柳青能否真正继承柳传志衣钵,滴滴未来是其关键。

此前在柳青心中,滴滴的估值最低应该在800亿美元。这意味着,根据最新市值、估值排名,滴滴将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阿里、腾讯、美团、字节跳动(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之后的第五极,显然,滴滴据此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在国内网约车市场已到天花板,多元化业务进展缓慢情况下,程维和柳青把滴滴的未来放在了国际化扩张之上。根据此前规划,在3年内滴滴在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全球月活跃用户超8亿,同时全力推进国际化出行业务。

到2020年初,滴滴已在海外累计服务超过10亿出行订单,几乎投资了Uber在全球的所有对手——印度地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的Careem、欧洲的Taxify等,在美国本土则是选择与Lyft合作。

但柳青的挑战,和柳甄在字节跳动期间的面对一样:海外政策的监管和挑战。

实际上,不仅字节跳动没有躲过,就连滴滴国际化的最大对手——Uber也没有躲过。早在2013年,Uber在其诞生地美国加州的合法化就一直遭到重重阻挠,此后在法国、德国、西班牙、韩国、加拿大、巴西等地均遭遇强烈抵制。

字节跳动、Uber躲不过,滴滴就能躲过吗?

在《查理·罗斯访谈》里,柳青说,加入滴滴,进入科技行业,是一种内心的召唤。这是柳青少有的感性流露,但更多时候,她更像一个理智的企业家,向着心中的目标前进。

相比之下,柳甄更像一个孤独的文艺女青年。3年前,时任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的柳甄,在哈佛中国论坛开幕式上做了一次演讲,主题是《不设边界,直到疼痛》:“当你感觉过于舒服的时候,也许就是你的人生需要改变的时候:你需要去拓展自己的边界,直到疼痛为止。

而她在字节跳动、Uber的两次离开,告别词更是如此诗意:

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送给所有看星,摘星,追星的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