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资本郑庆生谈“我们在科技革命中的位置”

2019年9月18-19日,2019 DEMO CHINA创新中国·未来科技节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举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郑庆生进行了名为“我们在科技革命中的位置”的主题演讲。

精彩观点如下:

1、如果说以前都是一半to B、一半toC的投资组合,现在几乎各家投资机构to B的投资已经非常明显地超过了to C。

2、以前IBM的CEO用“大象会跳舞”,形容IBM在庞大全球规模下还可以保持变革。而今天新型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甚至只有大象才可以跳舞,或者大象可以更好地跳舞了,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因为历史上都是船小好调头。

3、线下模式还是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延长线上,但线上模式已经快跨过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了,已经来到了人工智能、5G。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向大家介绍一个以前投资市场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以前中国传统市场还有很多的机会,to C有很多的机会,而且to C爆发也比较快,但是现在几乎各家投资机构to B的投资已经非常明显地超过了to C,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我们站在今天这样的市场下,处于这样的历史阶段,如何看待to B和to C的投资?我们如果把城市化率作为一个指标来看,中国的城市化率曲线和美国、日本基本平行,印度的斜率靠近世界的平均斜率。从这个斜率来看,的确可以为我们提供先导目标,而这些年中国的创业的确是这么做的。

判断近期未来要以什么作为参考呢?在GDP的占比中,我们和美国整体IT投入还有一定差距。在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中,美国一半的企业还是以to B为主,中国基本上是to C的。

从互联网投资者的角度,中国历史上每个阶段,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将近四十年以来,1G、2G、3G、4G都产生了时代的佼佼者。到2018年开始的5G,我们应该怎么做?

有时候我们看得太近,也不太能想到今天我们所处的位置。如果我们把时间放到更长,放到150年来看。150年以来,我们统计了部分toC的创新的渗透率 。大家可以发现to C的创新有很多,包括了冰箱、微波炉等。

实际上我认为最为重要的创新是来自电力的使用,电脑、移动互联网、平板、social media,主要的创新是1900年到1940年开始。每次伟大to C 产品的诞生都是有一定时间间隔的,而像霍尼韦尔、杜邦、高通,都是出现在产品升级之间的间隔年,为了to C产品渗透率的提高,它们提供了材料、能源和效率上的保障。

我觉得传统的工业革命的定义对我们的帮助有限,因为四次工业革命把出现的科学发明都罗列在一起。在简要的分析当中,可以看到实际上信息产业和非信息产业是两条线路的科技革命,到今天两条线路可能会交叉,正因为他们的交叉,我们该怎么投,在思路上的梳理可能变得有点不一样。

电力发明开始就成为了新式信息最重要的能源和载体,电力发明之后,信息流和资金流正式与物流分开了。在没有电的时候,送一封信过去和送一包东西花的时间是一样,因为必须要一个人或者一匹马把东西送过去。所有和移动物体相关的科技创新,1900年到1940年集中地爆发,爆发之后又变得非常的缓慢。而整个信息从4G到5G,它是在飞快地加速。

照明和电力相关,八百年前照明的成本非常高,后来因为有了电力,照明的成本趋近于零。看看物流的成本,物流的成本从1930年以来一直大幅度地下降,但下降到1980年左右基本上持平。我们写的海运和空运,比如说协和式客机20世纪70年代以后已经造出来了,现在已经停运了。所以线下的科学革命是相对趋缓的。

还有一个数据很有意思,以美国三大门类人口的变化为例,从1840年到现在,减少的农业人口主要是被新兴经济体服务业所吸收。其实我们和将近100年前的工业、制造业所吸纳的人口比例实际上是比较稳定的。

换句话说,只要和信息不相关的科技都变得相对稳定。今天整个工业面临全面数据化升级,无论是流程上升级,还是结果上升级,实际上它已经到了一个交叉点,因为这么多年它的改变有限。

在传统的交易经济学里,企业规模出现管理成本和规模效应的交叉点,但这个交叉点已经被象限另一层大幅度地推动。以前IBM的CEO用“大象会跳舞”,形容IBM在庞大全球规模下还可以保持变革。

而今天新型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甚至只有大象才可以跳舞,或者大象可以更好地跳舞了,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因为历史上都是船小好调头。

我们还是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延长线上,今天大部分和信息不相关的部分,在电力时代就已经是这样了。但整个线上的模式已经快跨过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了,已经来到了人工智能、5G。

线上和线下交织在一起,就会产生三个大的投资逻辑:一是投线上;二是会继续投线下经济,无论从工业安全、工业数据,还是工业互联网等;而现在两者结合,各种各样的赋能模式,就是刚才说的数字化转型,构成了第三条投资路径。按照这个思路思考我们在科技革命当中的位置,变得更有趣、更有先导性。

回顾150年的趋势,从移动互联网到PC,PC到彩电,彩电往前是收音机,其中还有两个数据是铁路和钢铁,铁路也是“互联网”,因为有铁路的存在,得以产生一些大规模聚集的城市。

在互联网产品产生之前,能够有DAU的日活型产品只有城市。所以,所有的流量理论都是研究城市、研究街道、研究选址,互联网之后我们开始研究其他的东西。

以前钢铁也是,在我们的观念里钢铁是材料,和信息、用户规模没有关系。但大家不要忘记钢铁以前只能用于叉子,但在钢铁进一步发展之后产生了摩天大楼。这些时间点之间都是间隔年,在这些间隔年里,to C的投资就会退居其次,因为没有平台了,所以要转向to B,为下一个间隔年冲刺。这是我们专题讨论的主旨。

今天我们站在等待另一个伟大toC平台诞生的时间间隔中,在线上线下两条科技线路的交叉点上,虽然还有等待,但这也依旧是非常利于创业和投资的时代。谢谢大家。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