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要用 AR 隐形眼镜帮助视障患者重现光明世界

Mojo Vision 是位于硅谷的新创公司,这家公司只有 84 名员工,比大多数科技企业的规模要小很多。

这家公司在今年的 CES 上展出了一副隐形眼镜——当然它不是普通的隐形眼镜,而是带屏幕的「智能隐形眼镜」。Mojo Vision 通过在隐形眼镜中增加微型屏幕和传感器,将 AR 直接贴近眼球显示,并通过 AR 来为使用者提供更便利的生活。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联想到《碟中谍 4》中特工用隐形眼镜追踪敌人的镜头。但实际上 Mojo Vision 打造这副眼镜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视力障碍者恢复光明。

原理

Mojo Vision 展出的隐形眼镜是一个原型机,他们在这块定制镜片里「塞」进了几样东西——一块超微型的屏幕、图像传感器、运动传感器。

在此其中,超微型屏幕由  MicroLED 打造,直径大小仅有 0.48 毫米,比甲虫还要小数倍,但其屏幕像素密度却达到了 14000ppi。

外媒 Venturebeat 之前曾在 Mojo Vision 的实验室中看到这块单色屏幕显示爱因斯坦的吐舌图像,当然这个图像是用显微镜放大的显示的,屏幕本体用相机根本拍不到。

▲ 图片来自:Venturebeat

根据 Venturebeat 在 Mojo Vision 的 独家访问 中介绍,这块屏的造价高达 1.08 亿美元。其中向 Mojo Vision 提供资金支持的不乏有 LG、惠普、Motorola、盛大集团这些知名企业。

▲ 图片来自:The Verge

通过 The Verge 公布的原型机图片看 ,位于镜片居中的屏幕仅有一颗芝麻大小,在它旁边环绕着的是铜金色的排线。

然而 Mojo Vision 这次展出的原型机并不能工作,原因主要是镜片需要定制、消毒,而且这个隐形眼镜还需要额外的处理器、电池才能驱动其运作。

▲ 图片来自:Venturebeat

相比于 Google Glass 一类的智能眼镜,隐形眼镜无论是体积还是空间,都比智能眼镜小数倍甚至数十倍。因此零件和供电就成了这种「小而美」设备必须要解决的运作难题。

Mojo Vision 的行销高级副总裁 Steve Sinclair 向 Venturebeat 的记者解释了隐形眼镜的原理和作用:

首先,用户在使用这种隐形眼镜时需要让验光师对眼球进行测量,然后根据眼球形状切割巩膜镜片(当然定制成本也比较高昂)。镜片内的运动传感器能追踪用户的眼球运动方向,用户能通过眼球左看、右看等方式来控制屏幕显示。而为了保障眼镜 25 小时的续航时长,Mojo Vision 正在将眼镜的功耗控制在一毫瓦。

但很显然,即使 Mojo Vision 使用了功耗更低的 MicroLED 屏幕,眼镜现阶段在如此多的传感器布置下也很难能做到仅 1 毫瓦的功耗。而且眼镜所承载的功能除了显示还有图形计算,让隐形眼镜在超低功耗下实现显示和控制,可以说是一个「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事情。

所以在隐形眼镜之外,用户仍需要佩戴额外的配件来支持眼镜的数据连接和计算,眼镜仅作为显示和眼球追踪。

作用

Mojo Vision 的隐形眼镜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但他们已经为这种智能设备前途找好了发展方向——作为医疗设备,为视力障碍者恢复光明,重见世界。

在 Mojo Vision 的采访中,他们介绍了智能隐形眼镜如何为视力障碍者恢复视力,借助 AR 视觉增强,镜片能在屏幕中显示视障者眼前的物体,以便让他们更好地辨认出路牌、马路、提示等,恢复独立生活的能力。

▲ 体验 Mojo Vision 隐形眼镜.  图片来自: TechCrunch

Wired 的记者在 CES 期间 体验 了隐形眼镜对弱视用户的帮助,团队将记者带到了一个漆黑的房间,里面放满了各种标志和物品。通过传感器检测,眼镜能向屏幕传送房间内的物品信息,并像夜视仪一样在屏幕中显示出来。

不过由于 Mojo Vision 的隐形眼镜仍在研发当中,因此这种设备尚未通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认证上市销售,但 Mojo Vision 表示目前正在与非营利组织 Vista 盲人和视障者中心合作,通过视障患者和中心为研发提供建议和意见。

而在另一方面,Mojo Vision 也在最近宣布与 FDA 合作 一同推进这种「突破性设备」的研发 ,以获得更专业的专家反馈,开发符合安全规定的产品,并获得特殊审查的优先权。

Mojo Vision 这副隐形眼镜本质上就是一副 AR 眼镜,但这家公司更明智地避开娱乐等类目竞争,将 AR 用在发展潜力更大的医疗行业中,并以此作为产品起点。

放更长远地看,这副隐形眼镜实际也能为非视力障碍者提供服务,Mojo 想通过这块超微型的屏幕为用户及时显示关键信息,并避免 Google Glass 曾面临的尴尬使用障碍。

当然,智能隐形眼镜的作用放在用户手上总会有千百种创意诞生,比如有人想到用它来当主持人的提词器、闭眼看电视的播放器、用眼球控制的游戏机……

如果这些想法能实现,那么当你在路边看到有人向你打眼色,请不要以为他在挑衅,别人可能只是在刷微博而已。

当然,这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尽管 Mojo Vision 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发布这款隐形眼镜,但从前面我们的介绍看,这副眼镜在面向大众消费者之前仍然有不少需要完善的地方,至少在成本上它十分高昂,而功能上它非常有限,这使得它完全无法与其他 AR 设备竞争。

因此 Mojo Vision 专注将隐形眼镜发展成医疗设备,通过 AR 来为视力障碍者恢复光明,从长远角度看也是个明智的选择。

Mojo Vision 不是第一家想造它的企业

严格来说,Mojo Vision 并不是第一家有造智能隐形眼镜设想的企业,早在 Google Glass 问世的第二年(2014 年),Google 也曾公布过「Google Contact Lens」计划。

和 Mojo Vision 的定位一样,Google 的隐形眼镜也被用于医疗,不同的是这副眼镜是通过用户的泪液来检测用户的葡萄糖含量,以此来检测用户当前的血糖浓度。

当前检测血糖成分需要提取一定的血液来完成,这便需要通过针刺的方式进行检测。而 Google 的隐形眼镜则仅需要通过患者的眼泪来进行测试,这避免了用户需要被针刺的困扰,并且能及时提醒患者警示信号。

Google 在这副眼镜中加入了无线芯片和小型葡萄糖检测传感器,这两个传感器被设置在两层眼镜薄膜之间。而通过薄膜间的小孔,患者的泪液可渗进检测传感器,随后通过天线向外部设备发送信号,提醒用户。

然而在 2018 年 11 月,Google 旗下的生命科学子公司 Verily 突然宣布「泪液葡萄糖与血糖缺乏相关性」而终止该项目研发。

实际上除了 Google 以外,三星和索尼在 2016 年前后都申请过智能隐形眼镜的相关专利,索尼的专利是通过眼球运动来判断控制信号,继而实现用眼球来控制多媒体终端的能力。

而三星想法则更加激进地将屏幕、传感器、相机都融入到隐形眼镜内,用户能通过眨眼的方式进行拍照。

不过这些专利至今都没有应用到任何一款隐形眼镜产品当中。

智能隐形眼镜的构想很美好,但实现难度比智能眼镜明显要大许多,尽管 Mojo Vision 在产品研发上雄心勃勃,然而想让眼镜真正为大众服务,Mojo Vision 依然要面临许多功能和交互上的棘手问题。

在 Venturebeat 的采访中,Sinclair 说道:

我们发明了自己的显示器、我们发明了自己的氧气系统(用于舒缓佩戴时的异物感)、我们发明了自己的功率、发明了自己的定制芯片和功率管理工具,目前我们正在发明自己的眼球追踪算法。

隐形智能眼镜若能真正实现,那么它注定是智能穿戴设备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