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主不止二次元,B站正在“越过山丘”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毒眸,作者凛凛酱,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又是一年B站年度UP主颁奖典礼,但今年和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上榜的生活区UP主第一次超越了游戏区,达到34人,在去年这个数字还仅为12人。

而据B站统计,2019年超过一半的年度百大UP主都在5个或以上的分区投递过稿件,内容涉及近6000个标签。这似乎也符合B站此前增加自己弹性的小目标,整体UP主的分布更加泛化。

正如B站UP主木鱼水心说,UP主代表的是一种圈层文化和用户的情感连接,虽然这种连接具有偶然性,但UP主分布的变化也是它用户喜好变化的一次缩影。而作为一个向来尊重用户的社区,B站的内容重心也在不断发生迁移:生活、娱乐、游戏成为B站排名前三的内容分区。尤其是拍摄生活内容的Vlog 品类内容增长快速,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B站Vlog品类已有近百万UP主上传作品,累计播放量超110亿次。

从专注二次元,到今天的泛娱乐内容崛起,小破站用户审美迁移的背后都发生了什么?UP主们或许是我们今天观察B站的角度之一。

影视UP,外部“接口”

作为泛娱乐内容的经典分区,影视区虽然在B站的站内播放量没有排在最前,但是却是拥有撬动外部舆论的力量“接口”。2015年的《大圣归来》就是一个最佳案例:这部首映日排片原本只有7.25%的国产动画电影,在B站经历自来水“宣发”之后,排片率迅速上升到13.12%。去年《攀登者》与B站合作的主创见面会上,吴京把“哔哩哔哩”说成“呷哺呷哺”的乌龙成为热议话题,登顶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超7亿。在之前毒眸对B站的采访里,B站运营中心总经理刘智就透露,B站聚集了一些影视剧的爱好者,并且他们都非常敏锐且独立,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取向。(点此阅读:浓眉大眼的B站也出年度影视榜单了)

就在前不久,B站刚刚推出了自己的影视榜单,年度剧集角色魏无羡和蓝忘机在站内的播放量均超过3亿次,《陈情令》则超过5亿次。按B站月活1.2亿来计算,意味着每个用户平均至少看过《陈情令》相关内容四次。

这些数据背后离不开UP主的活跃投稿。今年首次上榜百大UP主的我是怪异君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2016年,在广告公司上班的怪异君萌生了想做影视内容的想法,为了向老板证明自己,他身体力行地拉来了公司的后期、文案,攒起了最初的节目。最开始怪异君入手的是比较经典复古的题材,比如《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大宋提刑官》等,第一期【怪异君致敬经典】播放量很快就达到90万。

但随着作品不断诞生,怪异君渐渐开始厌倦简单的复述一遍故事,试着在投稿里加入一些影视剪辑和编剧手法。和很多UP主个性化地解读不同,怪异君的投稿更像是一个专业节目:有片头、有恰逢其时的配乐、有章回注释和片尾的科普小环节。怪异君还独创性的找来了鬼畜区的UP主非桥段合作,在每集的解谜环节,用唱rap的方式说出案件真相。这种另类的影视解说也获得了用户认可。怪异君的《大宋提刑官》系列平均播放超过100万,点赞超过一万。

既要承载解读的剧集内容,又要好看,怪异君的每期节目时长基本都在20分钟左右,这也使得他将B站作为一个重要渠道,因为其他平台基本消化不了这么长时长的内容。

“我到今天为止都没有下载过抖音,不是太喜欢那种快餐化,刚才说到一个问题,影视作品两三分钟已经解读完了,这个东西(我觉得)有点糟蹋。”

怪异君节目中的rap片段和剪辑

和其他短视频平台不同,B站的用户似乎对长时长的内容天然有更高的包容度。电影最TOP的主理人发条张告诉毒眸,一开始还担心做特别长的影视视频会没人看,后来不够时长观众反而有意见了。“我觉得应该就是我把这个风气给带‘坏’了,一看做长的也有人看,结果越高越长,弄的很有压力,不做40分钟感觉就要被人喷了。”

电影最TOP的代表作时长都在40分钟以上

发条张的视频以经典解读和电影盘点为主,因为坚持输出自己的观点,他的每一期投稿基本都在一个小时左右。在做周星驰的电影盘点时,他的素材量高达100个G。发条张喜欢B站发自己作品的理由是人工干预比较少,纯靠点赞和硬币。“B站用户群更年轻一点,喜欢你就把你捧上天,不喜欢你就把你踩到脚底下,这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

在颁奖礼当天,已经蝉联两届百大UP主的木鱼水心在采访中也告诉毒眸,由于B站有投币、点赞、素质三连的独特机制,就算是一些很长的原创长视频也有被看到的可能性。这是其他视频平台没有的原创“扶持”。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B站投稿就有200点击量和三个回复,彼时其他平台上点击几乎为零。

不断扩圈的B站

除了影视UP,这次颁奖礼上也出现了许多新型UP主,比如之前因为5G测试视频走红的“我是何同学”。何同学是北京邮电大学的一名在读学生,2017年开始接触B站,在上传了24个视频之后,通过《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一稿成名。现在,何同学已经拥有324万粉丝。他在今年的百大上也凭借这则投稿获得“最佳作品奖”。

5G的平均下载速率(图片来源:微博@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毒眸发现,今年B站为UP主颁出的奖项有不少已经摘去了二次元的标签。比如在2019年底迅速走红的巫师财经,作为科普财经知识的硬核博主,巫师财经在短短3个月之内就制作了12支视频,积累了200万粉丝。其中《香港金融保卫战,国际巨鳄索罗斯做空英镑泰铢,决战香港》点赞达到24.5万。他并不是个例,另外一位硬核财经科普UP主冲浪普拉斯虽然没能跻身本次颁奖礼,但在站内也拥有43万粉丝,《王思聪资本帝国沦陷记》播放也超过200万。

值得一提的是,B站在今年的颁奖礼上增设了“年度正能量UP主”,并把这个奖项给了做豫章书院的调查的温柔JUNZ。这在过去,作为“宅男乐园”的B站似乎不可想象。

温柔JUNZ的视频

作为一个PUGV社区,新型UP主崛起背后是B站多圈层内容的出现。脱胎自ACG社区的B站现在已经有15个分区,拥有超过7000个圈层,包括日常、绘画、美食、运动、动物等。神奇之处是,这7000个圈层中还包括很多学习小组,B站因此自称为中国最大的在线自学平台之一。

据B站COO李旎介绍,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是2018年高考报名人数的2倍。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视频播放量也同比增长274%;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超过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5倍。局座张召忠甚至在B站上线了一套“局座的国际战略课”,这套付费课程在站内播放达到222万。

多圈层策略背后是B站不断尝试的破圈之路。早前,B站董事长陈睿就曾立下市值百亿的“小目标”,要跨过这个门槛,仅仅驻足在二次元当然不够。毒眸注意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签约冯提莫、8亿拿下《英雄联盟》未来三年全球总决赛的中国独家转播权、举办跨年晚会,B站都在不断试图走向更广阔的人群。陈睿更是放话,希望在2021年前,B站的月活可以从1.5亿增长到2.2亿。

B站跨年晚会上演唱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涅槃》

破圈这个话题,也是UP主们最近见面时常常聊起的事。怪异君从好几年前起就对B站信心十足,他认为无论是否出自B站意志,破圈都是迟早的事,因为只有在B站才对各类型内容有足够的包容度。“B站更注重于创作者,所以它流动的血液是有原创精神的,做的东西一定符合青年调性,一定符合起码一二线城市用户的一些审美标准,当这个审美标准游走在一二三线城市,又没有固定的那么的,它就既能雅又能俗。”

陈睿曾在较早时表示,发展新的用户群体是B站目前优先级最高的事情。有人觉得这是“洗掉”原来的原生二次元用户,但在中文互联网世界,保持“小而美”似乎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不管是和国内第一梯队的流媒体相比,还是和模型更类似的YouTube对比,B站目前的用户还远未到达天花板,对于现阶段的它来说,越过山丘才是最重要的任务。

山丘之后,小破站又会变成怎样?答案或许还不清晰,但这个时代,我们不应该恐惧变化本身。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