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了锤子员工集体转到字节跳动的合同,听说待遇都没变

导语:“同组员工几乎都是直接签署新合同,对我们来说,好像没什么选择,反正做系统,在哪儿都一样,只要工资不变就行了。”

1月22日,冲科技在锤子科技北京办公室现场发现,一批员工已经将劳动合同改签到字节跳动公司名下,后者为今日头条母公司。据称改签顺序系入职先后排序。这距离罗永浩1月15日发布社交产品聊天宝不过一周时间。

锤子科技员工1月22日所签署劳动合同  冲科技摄

罗永浩卸任法人代表、001号员工另行创业、员工集体改签,在中国创业史上留下鲜明印记的锤子科技,似乎迎来了落幕的时刻。

系统组员工整组改签至字节跳动

1月22日,冲科技前往锤子科技北京办公室所在地中国数码港大厦,发现很多员工手里拿着合同从办公室走出来。现场一位锤子科技员工告诉冲科技,今天很多人都签了合同,合同甲方为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字节跳动方面对冲科技回应称,锤子员工入职公司是正常的人才流动。

锤子科技所在中国数码港大厦  冲科技摄

另一位锤子科技员工表示,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前锤子科技员工”、“现字节跳动员工”,这个消息是一位朋友先告诉自己的。直到下午和同组同事被叫去开会,说“换合同”时才确定。他说,“同组员工几乎都是直接签署新合同,对我们来说,好像没什么选择,反正做系统,在哪儿都一样,只要工资不变就行了。”

此前有匿名爆料信息称,锤子科技员工预签今日头条,必须与锤子科技(或者锤子软件)签署自愿放弃公司司龄与所有假期(包含调休假)之后,没有任何补偿,才能签字节跳动合同。上述锤子员工对此回应说,具体的福利、假期等信息并没有在合同中提及。由于员工签署合同的工作是按照入职时间的长短依次进行,该员工猜测,即使传言为真,上述情况也可能只是针对一部分工龄较长的人。

至于签署新合同后,这些员工办公地是否变更、业务是否变换等,多位员工均表示还在“等通知”,目前还将继续在锤子科技现址正常上班。而一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向冲科技透露,前锤子员工目前没进公司大系统,还找不到他们。

此前,针对与锤子科技之间的合作,字节跳动曾公开回应称,有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的计划,将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手机梦或走向终结

登陆锤子商城官网,能发现包括锤子手机、数据线、充电宝、耳机在内,锤子全线产品早已断货。

锤子科技公司图标 冲科技摄

罗永浩曾说过,自己的“长远计划是做全世界最好的数码产品,短期计划是做中国最好的手机”。然而,直到2018年末,锤子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断传来,锤子也未能撬开大众手机市场的大门。

新投资不入场,公司亦无法实现营收,过去的合作伙伴们开始追要未到手的资金,锤子科技财产频频被冻结。

根据天眼查数据,2019年1月3日,罗永浩所持成都锤子科技集团股份被法院冻结,涉及金额1亿元。更早一些,罗永浩所持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同样被冻结,数额为450万元,合作伙伴酷派甚至将其告上法庭,称锤子“欠钱不还”。

与此同时,锤子手机的发展前景也不容乐观。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寡头格局逐渐显现,数据调查公司IDC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榜单显示,包括华为、vivo、OPPO、小米、苹果在内的五大手机厂商已经瓜分了87.7%的中国市场,锤子躺在“其他”一栏中。同时,数据还显示,2018年Q3季度,锤子手机销量58万台,位列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榜尾,列第23位(共25个手机厂商)。

罗永浩称锤子手机粉丝为“锤友”,而不是“锤粉”。2018年4月到8月,锤子陆续发布三款锤子手机,举办三场新品发布会。大批锤友愿意飞到异地看罗永浩做新品展示;履行约定,“听罗永浩说相声”,却不愿意掏钱购置新的锤子手机。问及原因,一位“锤粉”告诉冲科技,锤子频繁出新机,但功能上未见大的升级改动,旧手机即便有磨损也不至频繁换新。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11月,锤子手机核心机型“坚果Pro 2”发布后,锤子的品牌销量占比为0.36%。在“坚果 3”和“坚果 R1”接连发布后,锤子的品牌销量占比在2018年4月回升,并于5月份触及占比最高点,达到0.44%。而随着核心机型的辐射效应消退,锤子手机的品牌销量占比也逐步回落。截至2018年11月,锤子手机的品牌销量跌落至0.18%,降为2018年年初的二分之一。

这份数据意味着,锤子手机频繁的推陈出新未能使市场占有率缓和上升,相反,大众和锤友都开始不买账。数据显示,锤子换机用户继续选择使用锤子手机的比例正在下降,更多人转向了苹果、华为和小米。

失去锤友对罗永浩和锤子来说都是致命的,原本指向小众市场的锤子手机又失去了一批拥趸。更何况,此时,锤子商城上,购买页面均显示“到货通知”。由于资金链断裂,锤子手机已经无法投入生产,罗永浩在追逐手机梦的路上也似乎走到了终点。

葬礼还是新生?

1月15日,罗永浩为前身为“锤子短信”的聊天宝社交APP发布会站台时,用“艰难”一词形容锤子刚刚过去的一年。外界猜测,锤子此刻正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倒闭,要么被收购。

罗永浩说,“去年我们走得也比较艰难,外面有很多传说,我们保持沉默不是说有什么要隐瞒的,而是情况瞬息万变,我们要等到一些东西确认了,或者说过了保密期才会向大家公布。”

1月15日,罗永浩风波后首次现身北京水立方体育馆,这一次,他以快如科技投资人的身份,为新产品聊天宝发布会站台。被调侃为被用户“月抛”的社交APP子弹短信卷土重来,易名为“聊天宝”,比起当日公布的字节跳动系短视频社交APP快闪、前快播创始人王欣的匿名社交APP马桶MT,聊天宝似乎赢得首捷,在“罗永浩效应”下,聊天宝登顶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榜单下载排行榜。

罗永浩为新产品聊天宝发布会站台 图源/网络

锤子手机的5年忠实粉丝告诉冲科技,“准确地来说我应该既是锤子的粉丝,也是老罗(罗永浩)的粉丝。”至于聊天宝,他虽然不看好,但是“会支持聊天宝”。

不少人将聊天宝看作罗永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为锤子手机做手机软硬件测试的王浩(化名)接受子弹财经采访时表示,“在锤子餐厅吃饭,锤子的员工要给钱,但子弹短信的员工就免费。其实老罗从投资子弹短信起就想放弃手机业务了。做手机太费钱了,锤子没有那个钱来做手机了。”

罗永浩很明白,做实业并不容易,尤其是手机这个典型的硬件制造行业,涉及的链条长、环节多、资金链重,所以他也曾努力尝试新的营收路径,以帮助锤子走出困局,但都未能使锤子逆风翻盘。

2018年,罗永浩发布会的主角多次易主,智能手机早已经不再是重头戏。11月6日,罗永浩在成都开了2018年的第四场发布会,没有任何一款锤子手机亮相,主角变成了畅呼吸空气净化器、地平线8号旅行箱、大卫和希瑞智能音箱三款产品。

1月15日,站在水立方的罗永浩从锤子科技CEO变成了聊天宝投资人。尽管有人评价,聊天宝发布会上的罗永浩,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商人,不再有过去偏执的情怀与理想主义;哪怕罗永浩自己也强调,聊天宝是快如科技的产品,不是他的产品。

但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似乎并没有与锤子手机一同衰落。同在1月15日发布的三款社交APP(字节跳动系飞闪、前快播创始人王欣创办马桶MT及聊天宝)邀请链接,均先后遭微信官方封杀。发布会上,罗永浩公布了一个域名网址,能同时下载到三个微信圈层外的社交APP。他留出了二十秒,要求与下载页面合影,并强调聊天宝绝不会封杀任何一个软件链接,“历史会记住这一天”,罗永浩说。

罗永浩曾说,“消费品领域里,全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企业,一定都是讲情怀。苹果在辉煌的时期做了那么多优秀的产品,但是你看他的广告永远都是讲感性的、讲理想主义的。

过去的锤子是罗永浩的情怀、偏执和追求极致的总和,这使得锤子最初走出了一条别致的智能手机路线;而凭借营销活动、网赚社交,聊天宝还曾冲顶APP Store下载榜首位,并在12小时内成功突破100万用户。

曾经,对于处在危局中的锤子科技,聊天宝的狂欢可能会是它最终的葬礼;但如今,锤子科技的员工得到安置,锤子也似乎从实体业的重压下喘了一口气。

聊天宝发布后,罗永浩重回微博,久违地和网友呛声。看到他频繁更新微博,粉丝调侃说,“老罗又回来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