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绝地大逆转,市值逼近1000亿美金,巴菲特段永平被打脸

摘要: 鲶鱼翻身的特斯拉打爆空头。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

关于特斯拉这家充满争议的公司,沃伦·巴菲特的核心观点是:“它没有潜力卖出大量汽车”。

巴菲特的信徒段永平认为,“这是一家价值观为零为ZERO的公司,迟早要完,它的culture很糟糕。”

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创始人David Einhorn怀疑马斯克,“特斯拉的应收账款是否存在”。他不仅要求调研特斯拉的生产设施,还呼吁马斯克尽快从特斯拉滚蛋。

现在,这些看空的言论,在特斯拉气势如虹的数字增长面前,似乎都开始站不住脚了。

过去一年,特斯拉交付36.75万辆电动车,超过巴菲特重仓的比亚迪成为全球销量最大的电动汽车公司。A股的133家特斯拉概念股,也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股脑地涨翻了天。

特斯拉股价从去年六月最低点的177美元涨到1月14日的历史新高543.98美元,市值一度突破970亿美金,超过了通用和福特两大百年老店之和。CNN甚至把“美国最有价值汽车公司”的桂冠送给了它。

伴随着股价节节上涨,那些通过做空特斯拉获利的投机者纷纷爆仓。根据金融分析机构s3 partner的统计:2019年最后7个月特斯拉让空头们损失了84亿美金的头寸。仅2020年前两个交易日中,空头们又在特斯拉身上损失超过7亿美元,一些短期空头被淘汰出局。

与David Einhorn等空军领袖斗智斗勇的马斯克曾在Twitter上公开引战:“本世纪最大规模的燃烧做空者行动就要到来。火焰喷射器就要抵达现场。”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

1月7日,马斯克飞抵上海参加Model 3的交付仪式,情不自禁地脱掉上衣跳起了舞蹈。这些年,他过得太憋屈了。如今,那些质疑和抨击都随风散去。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特斯拉大翻盘

自2010年上市以来,特斯拉就被鲨鱼一样的空头盯上了,这些年一直是美股被做空最严重的科技公司。马斯克被那帮嗜血的家伙们搞得心神不宁,他一度借酒浇愁,甚至还在推特上公开发表私有化宣言,结果被SEC罚了2000万美金,还被迫让出了董事长的职务。

去年夏天,特斯拉遭遇了做空者最凶狠的袭击,股价也跌到了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财报显示,它在2019年二季度创下产销量新高,代价是亏损4.08亿美元,而在2018年二季度则盈利3.12美元,2019年二季度经营活动产生7.56亿美元现金流,同比下降46%。

2019年7月24日这份财报发出后,特斯拉盘中暴跌14%,一夜蒸发了460亿人民币。2019年前8个月,特斯拉股价下跌30%。空头从它的股价下跌中获得了27.5亿美元的回报。

那段灰暗的日子,在做空者的狂轰乱炸下,就连斯特劳贝尔这样的特斯拉高管也沉不住气了。

去年6月27日,他一口气卖掉1.5万股特斯拉股票。7月29日又一次性减持了5.15%的股票,套现22亿美元。按照特斯拉最新的市价计算,这让他损失了大约28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90多亿。

斯特劳贝尔是特斯拉公司的CTO兼联合创始人,是马斯克这15年来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2004年,斯坦福大学能源工程系毕业的他放下自己创立的电动飞机公司,加入草创的特斯拉公司。年薪9.5万美元。这是一笔很有诚意的报价。要知道特斯拉2007年给斯坦福大学毕业生的年薪也不过4.5万美元。斯特劳贝尔能拿到超额报酬,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人才。

他的过人之处在于掌握了电动汽车的前沿技术。他的祖父批量生产出了美国最早的内燃机,而他则在大学期间把一辆花1600美元买来的破烂不堪的保时捷改造成电动汽车,这应该算得上世界上第一辆电动保时捷。从特斯拉首席工程师一直干到CTO,他申请了不计其数的专利,把特斯拉的电池驱动技术推进到世界一流的水准,他也成了特斯拉的技术灵魂。

不过卖掉那些特斯拉股票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了。在2019年6月份,在特斯拉被做空者狠狠袭击的时候,在马斯克最孤立无援的时候,他和Steve McManus、Michael Schwekutsch、Felicia Mayo、Peter Hochholdinger这些高管一样,拍拍屁股离开了特斯拉,顺便卖掉了手里持有的股票。

他们这些人有的去了苹果,有的去了硅谷其他公司,也因此错过了特斯拉气势如虹的上涨。

从2019年6月开始,特斯拉的股票就像坐上了火箭,从180美金一路强势上涨到到现在的518美金上下,短短7个月时间增长近两倍。如今,它的市值超过930亿美元,超过了福特汽车(367亿美金)和通用汽车(500亿美金)之和,成为美国第一大市值汽车公司。

目前福特总计有20万员工,通用有17万员工,而特斯拉的员工数量,还不足五万人。

巴菲特押错了宝?

David Einhorn掌舵的绿光资本属于“多空价值型对冲基金”,它在做空特斯拉的同时,还买入了不少通用汽车的股票。通用汽车2019年三月股价波段性上涨,就刺激了绿光资本的业绩反弹。

过去一年通用汽车的股票走势

通用汽车代表的传统汽车厂商,正是特斯拉这样的新造车势力的最大对手盘。1958年出生的David Einhorn并不认可特斯拉的预售模式,认为它财务报表上躺着的十多亿美元应收账款十分可疑,因而坚持不懈地邀约特斯拉的CFO出来跟他解释。这些年通过做空特斯拉赚了不少钱,当然也折进去了不少钱。比如2018年他就在特斯拉身上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相比之下,沃伦·巴菲特这样全球著名的价值投资者,在特斯拉上的损失变得难以计算。

这些年,沃伦·巴菲特一直站在马斯克的对立面,坚持否定特斯拉的各项业务不动摇。

比如早在2015年,对于特斯拉直销卖车的做法,他就公开泼冷水:“这没有对汽车销售模式进行本质上的革新,没有潜力卖出大量的汽车。”2018年特斯拉进军汽车保险领域,他说:“它们不会在保险业务上赚钱。汽车公司进入保险业务可能与保险公司进入汽车业务的成功率差不多。”

耐人寻味的是,面对苹果公司对特斯拉的收购提议,巴菲特却一改常态,表示支持。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苹果公司第二大股东,它旗下控制着12家保险和再保险公司以及美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并且还重仓了通用汽车和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比亚迪。

倘若了解这些事实,便不难发现,巴菲特这些年对特斯拉的持续看空实际上并非空穴来风。

早在2008年9月,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就斥资18亿港元入股了比亚迪,一时间甚嚣尘上。截止2019年6月30日还持有比亚迪8.25%的股权,为第四大股东。2012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抄底了通用汽车,并在随后几年不断增持成为持股5.06%的第五大股东。

如果说通用汽车算特斯拉的对手盘,那么比亚迪则算得上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巴菲特在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这两大重点布局,并没有为他赢取到十拿九稳的局面。

2019年,特斯拉交付36.75万辆电动车,一举超过比亚迪22.95万的销量,成为全球第一。从2010年上市至今特斯拉股票上涨了1721.80%倍,同期比亚迪股票仅上涨41.88%。

秘密宏图上的隐藏变量

特斯拉被空头盯上的原因,并非它的产品不行,而是太烧钱了,更关键的是,还看不到持续盈利的曙光。

从2010年上市至2018这九年间,它累计亏损了56.73亿美元,约合390亿人民币。

2003年,特斯拉的两个穷得叮当响的创始人找到马斯克拉融资,马斯克向其注入了650万美元就成了特斯拉的大股东和董事长,此后不断追加投资,目前持有特斯拉大约19%的股权。

为了获取救命的弹药,特斯拉在2009年出让10%股权,接受了奔驰母公司戴姆勒5000万美元的注资。2010年又接受了丰田汽车5000万美元的资金。2010年上市融资1.89亿美元也是杯水车薪,危机关头马斯克甚至找到拉里·佩奇私下签了一份协议,打算把特斯拉以50亿美金的价格卖给google,后来多亏了Model s销量上升,账上的现金流回正才躲过一劫。

在如此窘迫的境地下起步,马斯克为特斯拉设计一个周密的商业计划,代号“秘密宏图”。

第一步,生产一款限量版高性能电动跑车(Roadster),打开品牌心智,获取资金支持。

第二步,用客户支持的资金去生产一款C级豪华电动轿车(Model s),从市场上获利。

第三步,用前面赚到的钱大规模生产一款B级豪华电动轿车(Model 3),全面打开市场。

第四步,做到以上这些事情的同时,提供零排放发电选项,以推动清洁能源(太阳能)。

这个计划的战略转折点就是Model 3。2019年前11个月,Model 3以绝对的领先优势在北美豪华轿车市场夺冠,它为特斯拉打败比亚迪摘取全球电动车销量王冠立下了汗马功劳。

去年,马斯克的死对头David Einhorn还嘲讽Model 3“不大可能实现足够的销量和现金流”。

但是,他忘记了特斯拉在上海以鬼斧神工建造的超级工厂,也忽略了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

2020年1月7日,中国制造的Model 3正式交付,减去24750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零售价29.905万人民币,价格下探到30万元以下,也就是奥迪A4、宝马3系和奔驰C级的价格带。相比这些竞对,特斯拉免征车辆购置税,没有4s各种费用,还可免费上牌,日常不受限号影响,因此在一线城市大受追捧,上海甚至还出现了门店被抢购者挤爆的现象。

目前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的零件国产化率仅为30%,今后随着国产化的提升,还有大幅的降价余地。未来就算Model 3杀价换销量,特斯拉依然可以有比较宽裕的利润空间。

值得玩味的是,29.905万的入门版Model 3标配自动辅助驾驶功能Aotopilot,而在2019年6月1日特斯拉官方公布的售价中,入门版model 3零售价32.8万元(减去2.475万元的国家新能源补贴之后为30.325万元),如果配备Aotopilot还需要额外付费2.78万元。

这也就是说,特斯拉玩弄了一个价格游戏,Model 3真正优惠了只有4250元,至于免费赠送的Aotopilot,反正对于特斯公司来说这些研发出来的软件,几乎早就等于零成本了。

特斯拉的订购界面还贴心地算出了Model 3相比燃油车节省的费用,五年下来预计可以节省62500元,对于精打细算的中国消费者来说不是一笔小钱,看来特斯拉找到了在中国做生意的真正诀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