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在线答题”

职业教育赛道可以说是此次受疫情影响最小的行业细分赛道。

疫情以来,“兄弟连”曝出资金链断裂、校区关停,成为第一个倒下的教育机构。但相比噩耗,职教领域传出更多令人振奋的消息。中公教育年后股价节节攀升;51CTO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C轮融资; 多家线上职教机构对外表示出勤率、完课率大幅增长……

另一面,国家政策在宏观层面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一直在不断加大。

面对这些,投中教育特邀三节课创始人兼CEO后显慧,慧科集团合伙人、首席战略官、研究院院长陈滢,达内教育集团COO孙莹,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对疫情下职业教育行业的机遇和挑战进行了分析,并就如何破局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1、谈当下:疫情是一味催化剂

“虽然按了一个暂停键,但是让我们可以更早的看到未来。”慧科集团合伙人陈滢讲道,对在线教育来说,虽然这几年一直在发展,但无论是从学校还是从个人出发,真正的拥抱在线教育、拥抱在线学习,渗透率还不是很高。通过这次疫情,虽然整体有暂停,但是可能加快进入到了明年、后年的一些场景,在今天提前出现了。

达内教育集团COO孙莹则认为,这场变革发生在教育行业的突出现象在于:行业的供给和需求之间,并没有发生大的体量变化,市场的总量并没有增加,但是却发生了很多深刻的突发与应变。疫情造成的物理隔离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使得线下的招生和培训业务有可能会陷入停摆。短期内一些企业,如果综合体系和作战能力不够强的话,就会带来比较大的挑战。

能否顺利度过这场灾难,取决于两点:第一、企业此前蓄水储备的商业能力,这种商业能力我们可以理解成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第二、是来自于在抗击疫情的过程当中,企业自我进化的速度,可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企业面对危机的应变能力。

“这次疫情让世界范围内开始接受在线教育。这种变化会带来一个长线的影响,人们会意识到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是相得益彰的。它不是一种补充,它就是一种独立的存在。”三节课创始人兼CEO后显慧认为在线教育已经完成了一次巨大的破圈。

在线教育公司在流量方面、在用户获取方面受到了一些利好,然而对于企业来说,却带来了另外一个压力,用户来了之后能不能留下来?能不能形成口碑?能不能形成转介绍?

能不能形成持续的复购和学有所成。对于职业教育在线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后显慧在直播中表示,“我还是坚持那个逻辑,我认为好的内容和好的服务会形成好的口碑,然后好的口碑会形成好的品牌,好的品牌才会让一家教育公司持续的不断的发展。”

2、谈过程:获客后的交付服务

公益课是疫情下建立机构自有流量池的机会。大批教育机构捐赠免费课程,一定意义上对品牌塑造和流量积累大有裨益。线上的达内也在其中,孙莹说道:“我们和大多数的在线教育公司一样,推出了形式非常多样的这种免费课程。在体验当中,我们强调免费课程的质量,需要让客户体验到货真价实的核心价值,形成对我们品牌专业价值的认同。”

“现在获客已经是常态,更多的应该是后边建立的如何去交付,如何去设计更好的内容?我们是产出导向。”陈滢谈及,在过去40天中,从2月17号开学以来,慧科已经与合作的高校交付了3000场的直播课,覆盖了18万人次的学生,出勤率达到93%。

后显慧持有同样看法,“留存很重要,拉新其实是一个次要观点,所以就这个阶段而言,我们会把资源和时间投入到师资的培养和教学效果的提升上面。” 因此三节课目前逻辑为获课做到按需所取,核心在于供给和交付能力上。

在如何充分利用新的流量渠道方面,后显慧也在不断思考。“我们在积极试探一些新的渠道,抖音、快手、b站,从二月份开始,这几个流量渠道里面的流量都在暴涨,但是它的玩法又跟之前不一样,所以我们还要花一些时间去理解这些生态的逻辑。”

“现在大家更倾向于富媒体的方式,它给你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职业教育和短视频的结合也有很大的一个空间。未来在线化的比例会超出你想象,如果仅就培训这一个领域而言,我觉得到2025年的时候线上培训部分会超过线下”蓝象资本合伙人宁柏宇在谈及当下OMO模式时提及。

每一个新的流量的产生都会带来创新性的流量汇集的机会,而创新型的流量汇集的机会就会产生新玩家。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优秀的原有的玩家应该尽快进化,而新玩家在这个时候有机会进入,不要浪费每一个巨大变化所带来的机会。

3、谈新机会:是否是行业升级浪潮

“疫情是催化剂,不是浪潮,把之前那波浪潮的一个浪放大了、推得更加激烈了。职业教育的第一波浪潮是在90年代,第二波来自于大学生扩招,第三波在2010年左右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带来了很多新的岗位需求,不管高校的教育、还是原有的的职业教育体系,很难快速的跟进。身处第三波浪潮中,我们在努力做到‘人岗匹配’”。后显慧在直播中如是说道。

“现在慧科To C端的开课吧和后场理工每月有60万的收费用户的增长数量,原先高校的在线学习进展比较缓慢。此次疫情也会倒逼学校教师进行改革。学生对学习的成果是相当满意的。从To C角度,不光是我们利用疫情获客,更重要的是研发团队去练内功。”陈滢表示道。

整个群体的学习习惯被强制实现了,它更便捷、更效率。用户学习习惯的影响,让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尝试网课。用户在一次性集中体验了各类网课,那么每家的教学质量和服务品质怎么样,用户会形成自己的判断。以后想要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客,难度将会越来越大。因为免费课程是否能够提供核心价值变得越来越重要。孙莹提到免费课对线上培训对招生获客的影响。

留存之外,缩减成本,勒紧腰带也是行业的主流声音。这场疫情直接宣告了在线教育下半场的到来。“行业的困局还在于成本+费用>LTV。LTV的构成要素包括两个,单位订单价格×订单数。在线教育价格便宜,关键在于如何扩大订单数量。O2O模式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节省了聘用老师的成本。这使得我们的毛利率要高于传统培训公司60%。在线教育公司需要做的还是开源,提高LTV。”孙莹补充道。

“共识是非常重要,之前有创始人共识与投资人共识 ,现在已经形成了消费者共识和供应链共识。”宁柏宇称。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教育生态下每一个参与者都在积极改变着,职教行业必将收获一个新的春天。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