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清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井宏:创新必须和现实际情况结合起来

12月6-8日,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World Innovators Meet 2019, 简称WIM2019)拉开帷幕。在创新领袖峰会上,在创新领袖峰会上,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原清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井宏和艾问创始人艾诚展开了以《中国科技创新企业的“长板”与“短板”》为题的对话

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World Innovators Meet 2019, 简称WIM2019),于2019年12月6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拉开帷幕。本届大会由中国企业联合会指导,亿欧•EqualOcean、工业和信息化科技成果转化联盟联合主办,以“科创4.0:共建全球化新未来”为主题,6000余名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瑞士、以色列、俄罗斯、西班牙、葡萄牙、印度、新加坡等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新者齐聚一堂,共同总结2019年世界科技与产业创新的成果,预测2020年最新创新趋势。

本次大会为期三天(12月6日-8日),采用“9+1”的会议结构,即于8日举办的“1”场创新领袖峰会,于6日和7日举办的“9”场主题论坛。9场论坛分别围绕当下最热门的零售新消费、金融科技、投资新趋势、智能硬科技、医疗大健康、产业互联网等领域,以及青年、女性和科学企业家等群体展开。

2019年是“创新者年会”的第五年,也是亿欧年会第五届品牌升级之际,年会由“亿欧创新者年会”正式更名为“世界创新者年会”,致力于搭建面向世界的科技与产业创新交流平台,让科技更平等,让创新更坚实。

本次年会上,还将发布一系列的全球创新报告和榜单,同时2019年度世界创新奖(World Innovation Awards, WIA)也将在会议上颁发,旨在对2019年世界范围内最具创新力的企业和个人予以表彰,共创科技美好生活。

在创新领袖峰会上,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原清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井宏和艾问创始人艾诚展开了以《中国科技创新企业的“长板”与“短板”》为题的对话,他的主要观点如下:

1、科技只有通过企业变成市场的需求和应用的产品时才真正具有价值,要抓到商业的本质,商业不是说为科技而科技,商业要为市场的需求而努力。

2、创新有的时候会成为劣势,大家不要觉得创新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创新必须和现实的实际结合起来。

3、这个时代的第一特征是科技,第二个特征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与博弈。

以下是速记整理(有删减):

主持人:今天在2019年创业者年会上和您相遇,怎么称呼您?叫您徐董事长、徐会长、徐投资人,有没有新的身份要和大家介绍?

徐井宏:你不都叫我徐老师吗?这个是我最喜欢的称呼,其实我30多年在清华大学做老师,我过去做的事主要是老师该做的事。

主持人:确实,如果要让我用一句话形容你,你是名副其实的清华老男孩,徐老师在1980年入职清华,一直在清华工作40年,直至去年卸任清华控股董事长的职位,什么样的原因让您可以作为一名创新的领导者、助力者、践行者,始终如一,坚持对清华这一片区域的热爱,也创建清华科技园等等。

徐井宏:其实没那么复杂,我生命到现在分成两段,第一段在老家,17岁之前,第二段就是在清华工作学习,总共渡过38年,是我在老家时常的两倍多,所以这一切都是源自于我对母校的热爱,真心的我对我的母校怀着深深的情感,昨天我还发一条朋友圈,关于情怀。我上学时口号时“从我做起”,现在叫“从身边做起,从点滴做起”。我们这一代人充满着梦想和情怀,我们养成一个好的习惯,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尽力把它做好,一不小心把清华科技园,清华控股做的还算可以。

主持人:谢谢,做的还算可以到底有多可以呢?在清华校园操场上一直有着标语,清华人要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我觉得徐老师绝对是践行者,在徐井宏先生2012年—2018年任职清华控股董事长的期间,清华控股的总资产由580亿发展到4300亿,也位于“2018年中国企业500强”的第137位,研发水平处于“中国企业500强”的前三甲。今天讲的世界创新者,在会场里面有来自海外的创业者,有来自国企的领导者,还有在中国大地上欣欣向荣民营的创业者,对于他们看到您这番坚持创新的成绩,不得不感慨。其中您坚持了什么?放弃了什么?才能达到这样的成绩?

徐井宏: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科技,第二件事是产业,这个时代最奇妙、最大一个影响因素就是科技的发展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高速,这甚至是爆炸式的发展,这个是时代最主要的特征。所以任何一个国家、一个企业,如果不能在科技方面下大工夫,就不会有特别好的未来。第二个叫商业,科技可以多种形态,比如说,在大学当老师做实验,比如在科学院在研究所做研发,但是实际上,科技只有通过企业变成市场的需求和应用的产品时才真正具有价值,要抓到商业的本质,商业不是说为科技而科技,商业要为市场的需求而努力。我个人认为,商业的本质主要包含四个方面。第一,你的产品或者服务优质;第二,成本低;第三,效率高;第四,传播准、快、广。技术就在为这四件事服务,技术与产业结合,可以让服务更好、产品更好、效率更高,也能让传播更准、更快、更广,技术就是起这样的作用,不能应用技术这四件事就做不好,如果为技术而技术,产业也不好,所以,商业和技术如何完美的结合?它的核心目的是为市场创造价值,为了让社会更加美好,让人类的更加幸福。创造价值,就是我坚持的。

主持人:如果说40年如一日,您最庆幸自己坚持创新的方面就是您对商业本质的领悟够深刻,所以在做每一个决策的时候,您尽可能的抓住本质提高效率节约成本,保证传播,对于客户来讲产品和服务的到位。

徐井宏:未来希望能够和年轻人在一起和他们探讨,他们希望我讲一些什么东西,我近期把我所有的事情合成12个字简约商业思维,“把握本质、遵循常识、聚焦关键”。现在处在知识大爆炸时代,很多的论坛创造了太多的新鲜词,这些词让大家不知道改怎样去行动,所以产生了浮躁投机的心理。中国要走好,需要回归理性、回归本质、回归智慧,用智慧去创造价值。有时,找到事情的本质是很简单,并没有那么难,如果偏离它,基本上会走弯路。我还会发现很多企业之所以遇到困难,之所以走的不好,其实就干了一件事,违背了基本的常识,本质和常识这两件事,我有义务和有责任、年轻的一代企业家、创业者共同摸索和探讨。

主持人:本质和常识,今天2019年世界创新者年会,何谓创新?我们听到诸位嘉宾给了不同的阐释,但是有一句话,用来理解它是不错的,那就是创新是试错。对于一个企业来讲,很多人认为成功发展是追求目标,其实不“死”可能是企业发展生存的一个最重要的目标,在2016年我有幸和徐先生在达沃斯有一场对话,您也给我们做了一段关于企业怎么才能不“死”的一个法则分享,我们后来把那一年拜访过诸多的失败企业之所以为什么“死”,包括您的分享集成一本书叫《创业不死法则》,2016年—2019年,大家看到如火如荼的双创,从曾经的火热到今天的稍微冷静一点,这个是不死的法则,还有变化吗?

徐井宏:实际我在你的会上讲了一句话,企业不“死”是不可能的,“死”是正常的,“死”是普遍的,不“死”才是特殊的。就跟人一样,人最后总得死,所以死并不可怕,企业怎么样能够不断的创造价值,不断的与时俱进,在需求和市场发生变化的时代,企业能够跟上变化,不“死”就可以了。企业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它就是为市场提供市场所需要的、能够受大家欢迎的产品和服务,只要能把这一点做下去你就会一直活的很好。

主持人:我们在《企业不死法则》当中,发现诸多的企业之坑;资金链的断裂、企业的内讧、政策理解的失误,但是有一种不死法则和今天的创新者大会息息相关,那就是有一种“死”是不可逆反的。

徐井宏:不全是,创新有的时候会成为劣势,大家不要觉得一个创新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创新必须和任何现实的实际结合起来。过去说要把真理和实践结合起来才能够有未来,所以我倡导能够做到“远看三步,深想一步,快行半步”,企业是在竞争中的,你的创新如果大大超前此刻,只能成为劣势,快行半步,这个半步我希望年轻人,希望创业者能够好好的领会。

主持人:在众多的企业失败案例中,有一种死亡和失败是很难逆反的叫做“创始人放弃”,在中国有一种精神做创业,企业一定要基业常青,要坚持到底。今天的主题叫“中外创新者长板和短板的比较”,我发现一个明显的变化,在中国做创业者的时候,他认为无限的坚持,我追求不“死”,我追求长期稳定的发展,但是在硅谷、以色列,企业本身能够接受本身的循环和失败售卖转让,面对今天这个话题您会怎么谈,中国科技创新企业的长板和短板?

徐井宏:客观来讲,中国现在处在一个特别关键的时期,处在从过去的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这样一个过渡和转型的阶段,过去40年到底是什么促进了中国的发展?毫无疑问四个字叫“改革开放”,我们终于释放了几千年所积蕴的潜力,前两天在一个全球化论坛,有一个题目“徐井宏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一直这么认为,我们中国人具有巨大的创造性,具有极高的智慧,只要给他天地和空间,地就能闯出来。40年来一步步走到今天,刚才,亿欧做了一个报告,我们这项如何、那项如何、确实是非常大的成就。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今天在原创技术、核心技术、关键技术等方面离最发达的国家还有巨大的距离,刚刚部长说最关键技术,我们拥有自主率只有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二依然在依靠出口,集成电路面向未来最核心的部件在2018年已经达到3000亿美金,在这方面可以看到一些差距。可喜的现象事,你会看到差距越来越小,如果说我们还有短板就是在核心技术方面。那就是我们企业,我们的学者都能更加踏实一点,都能不去急功近利,能够在推广发展的同时一步一个脚印把差距缩小,甚至转化成我们自己真正的能力和优势。

主持人:在2018年您卸任中华控股董事长的时候说出一句,卸任是新的开始,我会终身投入创新创业。您最新的身份是2019年组建中关村农门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为什么会选择以投资人的身份再次深入地拥抱这个双创的时代?

徐井宏:因为投资是最能够直接帮助创业者的事情,这个时代的第一特征是科技,第二个特征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与博弈。自从资本市场诞生,并且不断的演变到今天,资本市场和实体市场之间的关系其实在不断变化,资本市场的作用甚至越来越大,包括风险投资在内的,新的资本模式的出现,对于企业的创新发展带来巨大的促进作用,过去的企业虽然在喊创新口号,如果连续亏损3年就会“死”掉,今天看美团、滴滴、京东虽然并没有的盈利,但是价值在不断的提升,这个就是资本赋予它的能力。

第二,由于有了资本的力量,才使得科技成果产业化,也能让商业化加快速度,过去我一直说,科技成果离它真正走入市场之间还有巨大的距离,我在清华大学30多年看到教授们不停的做研发,如果实验室阶段需要的投入是“1”的话,真正的产业化要再投入“100”,把它真正的市场化、商业化要投入“1000”,我们投入“1”比较容易,实验室出来一个结果就能实现,当它真正变成能够出现在市场上,诚为大家所接受的,有价值的产品还需要再要投入1000倍,这个时候资本显然在其中起到提速和支撑的作用。所以我做投资也是源自于此,我不仅仅做投资,还可能以其他各种方式,和创新创业服务机构进行合作,希望能够全面的、更好、更完善的为年轻人成长而赋能。

主持人:随着中国创业环境的不断迭代,我本身也是一位创新者,我们能够深深的感受到在创新者发展的道路上,除了对资本的需求之外还需要全方位的支持,根据您刚刚提到商业的本质,您认为,您现在掌管的投资公司会如何支持他们,尤其是资本寒冬的状况下。

徐井宏:对,你又提到一个概念叫做资本寒冬,现在募资非常难,包括我去募资也非常难。

主持人:您有和清华控股创业不一样的感受吗?

徐井宏:不,这都是现实,永远有困难。我一直认为创业也好,投资也好,或者做任何事也好,是会有波峰波谷,是会有所谓的春夏秋冬。媒体也吹的兴高采烈,我认为,两年之后,如今的独角兽,有一班将会“死掉”,一半以上的创业投资人将不知所去,你可以统计一下。所以任何事情需要专业,需要智慧需要更加成熟,我想这就是一个成熟的过程,我倒是觉得到2019年无论是创业者也好投资人也好,都更加成熟了,更加成熟也更加冷静,更加冷静也更加智慧,未来就会更好了。

主持人:因为您身处在中关村,可以说您过去40年都扎根在中国创业的中心,中关村会和其他的创业中心比较,您觉得未来的中关村会在您的参与下,希望龙门投资在中关村创新创业的公司扮演什么样不同的角色呢?

徐井宏:任何一个机构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发挥你的力量,我们当然自己是希望我们能够为中关村未来新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但是其实所有的机构都一样,大家只能在其中的一个方面去尽自己的力量和作用,我个人觉得不要总把中关村和硅谷去比,中关村就是中关村它有自身的特点,我也一直坚信中关村未来的发展势不可当。其实一个地区或者是一个组织甚至一个国家,什么挡不住它的发展?就是人才的聚集,当最好的人才都能够聚集在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地方一定是势不可当的,硅谷之所以发展全世界最有创新能力的地区,全世界最好的技术都涌现在那里,今天中关村也有大量的人才和技术在这里,所以我相信一定会越来越美好,我们愿意在这个过程当中通过投资赋能,我们不只是龙门投资,还有龙门营,龙门加速器,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推动能够尽一份力量。

主持人:每一次见到徐老师都会有迎面而来的希望,您非常的乐观,也乐于助年轻人,往往在您这得到的都是鼓励,接下来的问题我想犀利一点,在您从事企业经营的近40年,目前以投资人的身份辅佐创始人的经历当中,您发现中国创新企业什么明显的短板?我们讲人吧,中国的创新者有什么明显的短板?

徐井宏:其实都挺好的,我说我的希望。我希望我们的创业者在心态上要从浮躁回归冷静。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感慨?

徐井宏:要从还有一定的投机心理,走到真正的创造价值就好了。

主持人:您感受到中国的创新者有多浮躁?

徐井宏:我们不要定义很多的创新者,真正的创新者是以创造价值为他的核心目的,但是我们看到在创业的过程当中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赶时髦,为创业而创业,这样的企业“死掉”了,其实是好事。很多都把手段变成目的,比如说融资,融资是手段还是目的?融资是手段,但是很多的创业者以此作为目的,比如说融1亿估值很高拿来就换掉了,上市是手段完全不是目的,我们太多的人以上市为结果,这就是一种投机心态,为什么?他觉得上市昨天我的股权1块钱上市就变成了100块,这个是好事,大家都觉得股市下跌是坏事,我觉得是好事,它在回顾价值,所以很多的宣传也是这样,一个公司只有上市才是成功的,华为到今天没上市也是成功,因为不需要融资就不需要上市,我们把上市作为目的就是要暴利的获取,这些心态这些心理,我希望未来能够少一点,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出来的,我们要真正用创造,用能够提供给社会的价值来换取我们的成功。

主持人:徐老师今天说的是实话,对自己诚实,对中国乃至于世界创新者诚实的一番话,站在2019年看2020年您曾经预测过未来,2年之内将会有大量的独角兽企业失败或者消亡,今天不妨再做一个预测,2020对于创新者来讲会遇到什么呢?

徐井宏: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在中国做创业、创新都是最幸运的人,其实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在中国做创新和创业所得到的支持更多,我做这件事情已经很多年了,原来做清华科技园,第一条定义是创业企业孵化基地,那是从1994年开始,到今天已经这么多年,那个时候没有人提创业。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探索面向创新创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平台和服务,所以在2000年初,当时也是中关村的一个论坛上,我说中国的创业者是全球最难的创业者,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面向创业完善的服务体系,每一个创业者必须自己是绝对的通才,又要懂技术、又要懂公关,又要懂潜规则。这几年我们看,第一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以如此大的投入和力量支持创新和创业。第二面向创新和创业服务行业的兴起,包括今天的亿欧,他们的目标也是通过他们的努力,为创新创业服务,包括艾问也在做这件事,这样的机构在中国的大地上也是成千上万,2014年我们创建中关村创业大街,那个时候特别的兴奋。所以我想今天中国创新创业者面对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支持,这么好的条件,大家不要再喊难了,你踏踏实实去做就好了,来找我投资的人都说徐老师我下一步做什么?你都不知道做什么找我干嘛?做你擅长能够创造价值的事情一定有美好的未来,今天更需要的是踏实下来,真正的把创造价值作为自己最核心,这样的企业一定会走出它的精彩。

主持人:创新不是想出来,不是喊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感谢徐井宏先生。今天对话的最后,按照惯例有一道必答题,预见未来以10年为期,您觉得徐井宏是谁?做什么。

徐井宏:10年之后是比现在又老了10岁的老头,那个时候最好不需要我做什么了,因为应该是一代新人的舞台,如果我们这样的人在那个时候还要冲在前线,说明我们就没有希望,我希望10年以后年轻人90后、00后、10后都成长起来,我还在做什么?我依然是把我所积累的经验,我所积累的资源能够用来加注在年轻的创业者身上,来助力他们做出更好的企业,唯一希望十年之后年轻人还带我一起玩,我努力不落伍,如果你们愿意的话。

主持人:现场掌声雷动,预见2020徐井宏先生说所有的创新者,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但是是带着感恩的心去行动,这是创业创新最好的时代,预见10年后的您自己,您希望这个世界是创新者的舞台,感谢徐井宏先生。

徐井宏:谢谢,祝福大家,祝福亿欧,祝福艾问。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