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注玩客币到重仓公链 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在昨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的2019年十大流行语中,区块链——一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术语上榜显得有些特别,随着国家对区块链技术的重视,区块链也已经成为大众讨论的热点话题,和社会关注的焦点。

区块链起源于比特币,现在回看,2017年是比特币势头最盛的一年,在同年达到历史最高价19850美元,也是这一年,比特币和区块链在国内的认识度迅速升温,开展区块链项目的新老公司络绎不绝,也有公司想要依靠区块链技术谋求业务转型,迅雷就是其中一个。

早在互联网上升期的2006年,迅雷在国内就已经获得了超过1.1亿的海量用户,并且有超过50%的下载市场份额,是当时除QQ以外的中国最大的客户端软件。然而现在,迅雷早已被甩在了BAT等一众老牌互联网公司的身后,就连现在以TMD为首的一些新企业的体量也难以企及。

曾经的行业霸主身处如此尴尬的地位,迅雷也一直在寻求业务转型,随着2017年区块链大火,最终迅雷将目光锁定区块链,想要借此来打一场翻身仗。但是这场仗打得怎么样呢?

成也“玩客币”败也“玩客币”

2017年8月,迅雷推出了一款面向个人用户的新一代共享智能硬件“玩客云”,本质是私人硬盘,用户安装后可以共享其闲置的宽带、计算、存储等资源,迅雷将这些闲置资源回收再利用,并发给用户“玩客币”作为奖励,玩客币可以用于网络加速、数字内容、第三方平台交易等方面的众多收益。

值得玩味的是,玩客币每天固定量产,并且每年减半,这与同依靠区块链技术,通过挖矿获币,获币量逐年递减并总量固定的比特币都极为相似。

随后发生的事就更加有趣了,在玩客云推出的同月,政府开始严厉打击虚拟货币和ICO,央行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书后,得出“90%的ICO项目涉嫌非法集资和主观故意诈骗”,国内一些出“出海”的虚拟货币价格大跌甚至归零,网站也纷纷被屏蔽,币圈陷入熊市。

由于政府对币圈的监管,玩客币与比特币的玩法又极其相似,国内币圈的玩家将比特币的交易方式运用到玩客币上,加之玩家的大量拥入,在发布初期,玩客币的涨幅高达70倍左右,玩客云也被大量疯抢,其售价为599元,后被炒到了2000元。迅雷的股价也借此涨了5倍之多。

但是,火爆未必安全。

2017年11月28日上午,迅雷在官网发布公告称,“迅雷金融”的相关业务是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所经营的金融业务,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并撤销对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品牌和商标授权,同时要求其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使用。

当天下午,迅雷金融做出回应,称“迅雷大数据未收到集团任何违约通知,网传公告为陈磊玩客币打击报复”,更加意外的是,回应公告还指出“陈磊以其担任迅雷CEO之身份便利,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不愿在陈磊开展的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的单方面行为。”

在市场还在持质疑的态度时,迅雷内部因为玩客币的矛盾已经开始升级激化,并公之于众。在监管红线的边缘,迅雷和迅雷大数据都不愿意承担这无法掌控的巨大风险,这场由炒币玩家引起的狂欢最终没有维持太久,而且以不可预料的内讧方式降温,同时让迅雷的股价在持续上涨后大幅下跌。

疯狂地炒币过后,监管也从来不会缺席,在2018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中,链克(玩客币)作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模式的代表被重点点名,称其本质是一种融资行为,存在风险隐患。

监管出手后,币圈一夜间改了风向,之前风风火火的状态迅速恢复平静,玩客币的市场价格一路下跌,后又有众多用户举报玩客云产品质量而陷入舆论问题。终于在2018年9月,迅雷已经没有精力来下好玩客币这盘棋,将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等业务全部售让,仅保留玩客云和其网络的共享业务。

重仓公链,华丽转身

在币圈折了腰的迅雷依旧着重布局区块链,独立开发公链,在2018年4月推出“迅雷链”,其定位是技术输出业务,官方称具备全球领先的百万TPS高并发、秒级确认的处理能力。为了让开发者专注于应用创新和功能开发,同时推出了提供技术、成本、流量、融资一站式的四大区块链创业扶持政策。

迅雷链刚发布不久,就多次获得了国家的支持和认可。

2018年5月12日,在中国投资协会主办的互联网金融技术创新和应用研讨会上,迅雷作为国内区块链创新企业代表入选,成为中国投资协会常务理事单位。5月20日,迅雷研发并实现落地的共享计算模式,作为主流区块链基础设施之一,被列入我国当前区块链产业里最全面、最具权威性的官方指导文件《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6月15日,在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峰会上,获得了由工信部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颁发的区块链系统功能测试证书。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连续获得三次官方的认可,迅雷可谓风光无限。

据官方资料显示,迅雷链应用已涉及医疗、环保、通信、溯源、生物技术、生活服务、出行、新零售等多个领域。尤其是医疗方面,与泰国那黎宣大学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那黎宣大学管理的490多间医疗机构的病例信息上链,不仅能够保护患者隐私,还可以同时进行信息互联和追溯。

继与泰国医疗合作落地之后,近日,那黎宣大学联合其所在的泰国学术联盟,又与迅雷共同搭建泰国教育学历标准认证链Certory,解决教育系统中长期难以根治的学历造假问题。

在国内,迅雷也多次和政府展开合作。上个月在珠海举行的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发展论坛上,陈磊受邀出席并发表了演讲,表示迅雷链的多项核心技术,能够充分满足金融产业发展对区块链技术在性能、隐私和监管的需求,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近日,与刚刚揭牌的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示范区合作的区块链公司的名单中,也有迅雷的身影。

同样出自迅雷,玩客币其身不正逼近监管红线,而迅雷链根正苗红受官方赞扬,好在迅雷在不归路及时返途,虽谈不上名利双收,但确实在业界积攒了不少好口碑。

照目前来看,迅雷似乎依靠主攻区块链已经摸索出了一条前程明朗的道路,根据2019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上显示,迅雷在区块链申请的专利量已经有74件,排名十一位,力压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

今年三月,网信办发布了第一批197个区块链备案项目,互联网巨头公司都有项目成功备案。而在区块链有多项技术创新,靠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云共享计算服务转型的迅雷,却意外地没有出现在第一批备案的名单中。在10月份发布的第二批区块链备案项目中,迅雷才成功备案,而备案公司的主体分别用了网心科技和迅雷网络。

根据迅雷最新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为4380万美元,环比下滑8.3%。净亏损2460万美元,上一财季度净亏损为200万美元,亏损幅度大幅增长。虽然不少人对迅雷保持看好的态度,但是收入不增反减,现在乐观还为时尚早,能否依靠区块链持续发力提升营收,还有待之后验证。

云计算耗资致亏损,形势严峻

在技术方面的研究,除了人人等待迎接风口的区块链以外,迅雷还将棋盘布局到了依旧是蓝海市场的云计算领域,在2018年5月发布星域云,其主要对接玩客云,为企业端提供分布式云计算服务。

星域云的服务领域涵盖视频分发、资源存储、人工智能等,适用范围包括直播、点播、网盘、监控、深度学习等多个行业。据资料显示,星域云与虎牙、爱奇艺、熊猫直播、bilibili、快手、人人视频、陌陌等企业都开展了合作。

不论从深度合作企业越来越多来看,还是从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上来看,迅雷云计算业务的收入仍在持续增长。但是在云计算这条赛道上的巨头众多,市场规模越来越大,然而能分给像迅雷这种中小型企业的份额少之又少。

开发新技术必然要投入巨大的成本,面对巨头财大气粗的压力,再加上连年亏损,迅雷还能为星域云投资多少开发成本?

迅雷方面称,亏损的原因就是对云计算服务的巨大投资,因此,在投入研发的基础上,迅雷还要不断地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途径,找到合适的定位,以及缩减成本,要有除技术之外的其他杀手锏,形成能够与巨头抗衡的竞争壁垒。

当然,什么时候能找到合适的定位或者实现盈利,这一切都只是未知数,以迅雷现在的营收来看,继续加大对云计算的研发似乎不太可能,保持目前状态的程度,也不禁让人觉得吃力,难以看好。

币圈翻车,押宝公链和云计算,仿佛是迅雷误入歧途回归正道的真是写照,随着国家对区块链技术的重视,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这一利好消息,似乎让迅雷嗅到了春天的气息,不过能否借此机会再次搭上区块链的快车,就要看迅雷的实力和运气了。

来源: 驱动中国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