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Parity 做 DevOps 工程师

提供系统和追踪错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觉得有趣的事情,但 Erin Grasmick 会觉得有趣。Erin 有计算机科学学位,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程序员。但在管理了十多年的 Linux 系统之后,Erin 意识到让系统运行良好更有趣,于是她决定继续从事DevOps( 开发运维 )的工作。她最初的兴趣是分布式系统(她的学术工作是管理一个大型的节点集群),所以她加入了 Parity,以此进入前沿的分布式系统领域。

Erin 有威斯康星州血统的温暖性格,我很高兴和她聊天,并了解她在 Parity 做 Dev Ops 是什么感受,怎么让事情变得 “可观测”,并认识她的技术会议团队。

你在 Parity 做些什么?

在 Parity 做运维有点不同,因为有很多潜在的任务。所以你得努力实现你选择的目标,例如我一直在努力使 Polkadot 和 Substrate 的日志更加集中,以便开发者更容易分析问题,但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事情发生,那你必须做出反应。例如,我们会遇到一些 matrix 的服务问题,我们必须调试它并找出问题所在。总的来说,我要确保一切都正常:让系统看起来很健康,让更新不会破坏任何东西,做到系统的安全。

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真的很喜欢监控和度量。当我看到一个非常有用的图表时会很高兴,我是指那种可以用它来调试的图表 —— 你看到它就知道什么是错的。通过 Kovan 主网的网络使用图,我们意识到其中一个新版本发送了大量消息,因为网络上有垃圾邮件。如果没有设置网络监视图和通知,我们将永远不会知道。监视术语是 “可观测性”,目标是使系统发生的事情可见。

你不久前刚加入 Parity,入职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我被指派了一位导师,但当我被录用时,我已经参加了 Web3 峰会,并与 Dev Ops 的同事们聊过,所以我大概了解基础情况是什么样的,以及正在发生什么。在办公室上班很有帮助,因为你可以和同事坐在一起,他们可以讲一些事情,你可以看对方是怎么工作的。我觉得最困难的是不知道该问什么问题。我知道一些事情,但有些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去问。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文化契合。在我开始之前,我和 Gabriel 和 Felix (其他 DevOps 工程师)一起吃了午餐。有点像是一次采访,但也是吃饭。我们相处得很好,这让事情变得容易了。

Parity 和你预期的有什么不同吗?

我不确定我的预期是怎样的。我想在一家开源公司工作,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我不知道私营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因为我只在大学工作过。之前我主要使用实地的服务器而不是云系统,云系统有一套完全不同的工具,这让我大吃一惊。最大的区别在于知道如何使用不同的云提供商工具,以及如何以最佳方式利用它们。

如果有人想学习 Dev Ops ,你建议他们从哪里开始?

安装一个最小的 Linux 发行版,它会教你如何快速开始配置系统。即使只是按照互联网上的指南,迫使你自己学习这些工具,如何进入你的系统,以及操作系统的组成部分。做操作系统级的工作也很重要。了解堆和堆栈之类的东西不是必须的,但它绝对有用。阅读 Arch Wiki(https://wiki.archlinux.org/),它是世界上最有用的资源。加入 IRC,加入 Freenode(https://freenode.net/),然后提问。

你是怎么开始接触 Linux 的?

我爸爸 1996 年买了一台家用电脑。它不是 Linux,是 Mac,但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它。作为一个计算机专业的人,Linux 是下一步。我想我第一次安装 Linux 是在 15 岁的时候。你在网上交朋友,你花时间和他们在 IRC 上聊天。那儿都是 Linux 的人。当你想到 Linux 用户时,你会想象他们被关在柜子里。但肯定有社会方面的原因。我做的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参加 Linux 会议,他们中的大多数我都在 IRC 上认识。

我听说你们有一个技术会议小组。它是怎么诞生的?

我们是因为 CCC(Chaos Computer Club 一个类似技术论坛的地方 https://www.ccc.de/ )聚集起来的。我第一次参加是在 2016 年,很高兴亲自见到这些曾经一起聊天的人。在那之后,我们做了一件事,一个叫做 “自由体” 的小组,它其实是一个一直在交流的网友群。但亲自动手做一些事情很有趣。我们为我们的社群制作了贴纸,但它完全是被发明出来的 —— 一群相处愉快的人。

原文:h ttps://www.parity.io/people-of-parity-erin-grasmick-devops-engineer/

翻译:PolkaWorld 社区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