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希望”,无人问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放大灯(ID:guokr233) ,作者:Hart、大绵羊、鲜鱼,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药的名字通常带着一个高冷光环,拒普通人于千里之外,可是人们有种学习能力,把药物的名字与疗效联系起来。一个名字可能南辕北辙,甚至被滥用成一个笑话,例如神经药物“安非他命”;也有药物的名字能解读得恰到好处,如解热镇痛常用药物对乙酰氨基酚 (Paracetamol) ——“扑热息痛”。

你可能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或者法匹韦拉毫无印象,但你肯定听说过瑞德西韦——有网友甚至给它取了个谐音外号 “人民的希望” (re-m-de-si-vir)

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否会成为真的希望,但它的确有效。就在刚刚过去的周末,5月22日,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结果正式发布, 在双盲试验中,瑞德西韦让部分患者更快康复 [1]

三天过去了,这个关键结果似乎没有像以前那样引发大讨论——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瑞德西韦经历了什么?

聚光灯对准瑞德西韦,然后又撤掉了

今年一月,瑞德西韦参与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的治愈过程 [2] ,潜力得到了来自国内外专家的认可,由此一战成名。

患者 Day 7 开始使用瑞德西韦,随后症状迅速好转 | NEJM

彼时正值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为严峻时,因此多项临床试验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表示,他同意Remdesivir是2019-nCoV和MERS的最有前景的药物。

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病毒学家Mark Denison说:“Remdesivir对我们测试的每种冠状病毒都具有活性,如果不对新发现的这种病毒起活性,我会感到惊讶。” [3]

瑞德西韦的确是潜在的特效药,它也的确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希望。带来希望的是媒体写出的一篇篇报道,不论有效无效,不论乐观悲观,皆成文章。

疫情突发,报道潜在的疗法的确在情理之中。但经过简单统计之后就会发现:和其它前期身负厚望的抗病毒药物相比,瑞德西韦明显受到更多关注。

数据显示,从1月30日~5月11日, 媒体对瑞德西韦的报道强度更大、持续关注时间更长。

打开电视,专家谈论瑞德西韦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微信公众号,有关“神药”瑞德西韦的头条消息刷屏;瑞德西韦登上热搜,同“病毒克星”这些博眼球的字眼紧密相连……

清博大数据统计法匹拉韦、阿比朵尔、瑞德西韦的相关文章数 | 放大灯制图

英国传播学家丹尼斯·麦奎尔认为,大众媒体具有反映社会现实、凝聚社会共识的能力 [4] 。而 在瑞德西韦这个案例中,因为媒体的偏爱,导致普通人在接收信息后以为“神药出现了”。

1月20日~5月24日相关关键词百度指数

搜索走势体现了人们对“神药”的关心程度。百度指数显示:疫情初期,瑞德西韦的搜索指数高于其它两款潜在药。

4月1日~5月24日相关关键词百度指数

而国内疫情平息后,瑞德西韦的新消息还产生了4次搜索高峰,但在5月22日发表的正式结果,反而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谷歌趋势也有类似表现:瑞德西韦关注度远高于其它潜在药,包括特朗普极力推荐的氯喹,但热度同样快速下降。

2月22日~5月25日相关关键词谷歌趋势

这些对瑞德西韦的搜索动作,不论是曾经的偏爱还是今天的冷漠,都是媒体带动的结果。事实上,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科学史学家科恩就认识到,媒体在“告诉人们应该关注什么”这件事情上很有一套 [5]

瑞德西韦走出科研圈,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然后呢?

腹背受敌吉利德

千万双眼睛盯着瑞德西韦,吉利德公司自然压力巨大。毕竟科研不是动手写写新闻就行的,因为——

任何一款新药的研发都充满不确定性。一款新药由研究到上市,需要经历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其中,开发阶段包括了药物筛选、体外细胞实验、动物实验、1~3期临床试验等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可能面临失败的危险。

德勤发布的《研发的新前景?衡量2017年医药创新回报》报告显示 [6]

  • 制药巨头们的药物研发投资回报率从2010年的10.1%下降至2017年的3.2%;

  • 大型药企将一种新药推向市场的平均成本已经从2010年的11.88亿美元( 约合79亿元人民币,下同) 飙升到了2017年的19.92亿美元 (约合132亿元)

  • 推出一款新药平均需耗时14年。 [7]

药物研发有着极高失败率和较低的投入产出比,但媒体显然忽略了这个残酷事实,转而极力渲染其潜在效果。

这导致人们对瑞德西韦的“潜力”十分乐观,完全忘记了更大的失败风险,仿佛“证明瑞德西韦只是时间问题”。

乐观的媒体把吉利德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自今年2月,瑞德西韦走进公众的视线以来,吉利德的股价便随其临床试验喜忧而起舞。4月,瑞德西韦相关临床试验结果先后披露,公司股价亦是毫不意外地出现剧烈波动。

1月27日~5月22日吉利德股价 | 新浪美股

股市从无“理性”可言,何况面对一家市值千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决定吉利德股价的,不仅仅是其在丙肝、艾滋等领域的明星产品,还有瑞德西韦所带来的注意力——即便这款药的名字在财报中从未出现过。

吉利德不可能一招鲜吃遍天,但人们对“神药”这种十分不切实际想法,成了吉利德的负担——

尴尬的自证

媒体能放大受众的关注,但不能捏造瑞德西韦的治疗效果。公众过度关注、二级市场的摇摆不定,两头承压之下,吉利德不得不站出来引导公众正确认识瑞德西韦:

  • 2019年,吉利德中国官网仅更新了一条企业新闻,但半年后的2020年2月1日,吉利德中国官网发布了本年第一条企业新闻;

  • 紧接着,在今年2月底和3月底分别更新了1条和2条企业新闻后,吉利德中国官网开启了“高频模式”,在4月5日至5月8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共发布了10条新闻。

媒体和市场如此期待瑞德西韦,以至于吉利德不得不开始努力证明其有效性。 临床试验的最终结果,对吉利德的品牌和股价太重要了。

今年3月1日,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三期临床的试验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称,瑞德西韦重症组研究超过了230例,已经达到了中期分析所需要的样本量。然而到了4月15日,吉利德公司以入组率低、结论不可靠为由,单方面叫停了这项临床试验。

4月29日,《柳叶刀》发表中国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结果:没有明显抗病毒作用。

试验失败怎么办?再试一次——5月8日,一份文件 [8] 透露吉利德重启中国三期临床试验。但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平息,从哪里招募患者,会成为新的难题。

此外,全球有多项瑞德西韦试验正在进行。4月17日,其中两项试验宣布再次扩大规模,重症患者由400例扩增至2400例,重度患者则由600例扩增到1600例,结果预计在5月份公示。

但是,样本数量多少与药物是否有效无关。何况,即便获得高度关注,瑞德西韦的临床实验也仍未招足患者,遑论帮助药品研发。

灯光师的自我修养

瑞德西韦到底能不能治病,这是一个科学事实。

尽管它还没有被证明,但它可以通过更大范围、更严格的试验去证实或证伪。

但认为瑞德西韦是“神药”,只是一种观点。

如上所述,我们试图梳理“瑞德西韦是神药”这个论调是如何被舆论放大的——媒体过于追逐热点,使得吸引眼球的“神药来了”一发而不可收 (所谓“扳机效应”) ,“人民的希望”成了一种流行的叙事结构。

面对疫情带来的非常规化的生活环境,民众的确急需一个明确的希望——哪怕是一种想象中的、未经证实的希望,但至少未知的生活就此有了盼头。这让“神药”相关新闻不仅为资本所追捧,同时也为受众所偏爱。君不见,面对疫情,无助的美国群众连特朗普“倾情推荐”的消毒液都愿意尝试。

在希勒的新书《叙事经济学》中,这位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将叙事传播比作病毒传播。在流行传播过程中,人们会制造出新的故事,或者让故事更有传播力——但相比最初的专业描述,大众叙事与专业准则是冲突的,一些扭曲失真的叙事对几代人都产生了经济影响。

瑞德西韦是如何被扭曲的?

第一,科学信息与大众新闻存在着明确分野。理解科学的门槛相对较高,而读者又普遍缺乏相应领域的基础知识,就难免误解那些满天飞的专业信息。一旦丢掉新闻专业主义,就会出现“媒体越位”,即:无法把控报道中的态度、言语或行为方式,导致超越自己的身份和职责。

科普与谣言有时只有一线之隔,一句话甚至一个词就足以改变原意,所以请让专业人做专业事。

第二,是舆论监督的缺位。该事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作为社会监察者,专业媒体几乎从未质疑过这“神药”究竟是否真有“神力”,皇帝究竟是否穿上了新装。媒体只是或主动或被动地报道民众想听的,描绘资本想讲的。

直到观众麻木,再也无人关注瑞德西韦,哪怕它最终被证明真实有效。如此媒体,要之何用?

然而瑞德西韦并不是最后一个。旧神瑞德西韦已死,新神正立——看看这些新闻,也许你会想起瑞德西韦治愈第一例患者时的热闹景象。

参考文献

[1]Remdesivir for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 — Preliminary Report

[2]Michelle L. Holshue et al., (2020),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EJM, DOI:10.1056/NEJMoa200119

[3]Can an anti-HIV combination or other existing drugs outwit the new coronavirus, Science, 2020.1.27

[4]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M]. 清华大学出版社 , 崔保国,李琨译, 2010

[5]Cohen B C., The press and foreign policy,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3, p.13.

[6]吃不起!天价药到底怎么来的?两大主因揭秘,每日经济新闻

[7]A New Future For R&D? Measuring the Return From Pharmaceutical Innovation 2017,deloitte

[8]《中国人类遗传资源国际合作临床试验备案情况公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放大灯(ID:guokr233) ,作者:Hart、大绵羊、鲜鱼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