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克隆宠物来了,成了有钱人的专属游戏 ?

文 | 真梓

编辑 | 黄臻曜 

图片来源 | 东方IC

你愿意花多少钱买一只猫?

一般情况下,“猫奴”们的心理承受预期大致在千元至万元左右。在宠物市场上,英短、美短等常见品种猫的售卖价格一般在千元量级,带血统的缅因、布偶猫,一般也在1~2万元左右。然而不久前,一只名为“大蒜”的猫,身价却达到了25万元人民币。 这只猫贵的不无道理,它是被主人黄雨用生物技术带到世界上的,中国第一只克隆猫。

当两岁半的英国短毛猫——大蒜猝然离世时后,黄雨联系了中国克隆公司希诺谷,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国内首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商业化宠物克隆企业。在希诺谷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黄雨在24小时内保存了大蒜的细胞,并在一个月后决定花费25万元将大蒜“复活”。

虽然大蒜是中国的第一只克隆猫,但克隆宠物(主要指猫和犬)在科技领域早已不是新鲜事。在美国,第一只克隆猫CC于 2001 年 12 月 22 日出生于德州农工大学。韩国的“克隆工厂”——秀岩(Sooam)生物技术研究基金会,早在2016年就为世界各地的客户克隆了近800只宠物犬。希诺谷也于2017年5月培育出中国首例体细胞克隆狗“龙龙”,并在2018年交付了自己的首只商业克隆犬“小乖乖”,以及全国首只克隆警犬“昆勋”。

作为中国第一只商业化的克隆猫,大蒜收获了许多宠物主乃至普通网友的关注。参与了大蒜项目的中国农业大学医学副教授钟友刚告诉记者,“大蒜案例发布后,一些宠物主人看到相关报道也表示出比较高的兴趣,就诊时也会问许多相关问题。”在微博上,有关“克隆猫大蒜”的消息也在出圈。不管是克隆成功,还是大蒜成功交付至黄雨家,有关这只猫的一举一动,都会轻易冲上热搜、引起热议。

“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一条有关大蒜的微博下,这条评论被点赞了两千多次。动辄数十万的价格确实是众多宠物主和克隆技术间的难以跨越的鸿沟。 那么,究竟会有多少人愿花如此高价克隆一只猫?克隆宠物到底是小众消费还是有可能实现市场化?

克隆大蒜和它的代孕妈妈

有钱人的游戏

“从投资逻辑来讲,能否逐步大众化先看这个项目的可及性(用户负担成本的可能性),还要看这个项目的目标人群多不多,这两点是基础。” 关注生物医药领域的探针资本投资经理李斯宁说。

就目前价格来看,克隆宠物动辄数十万的价格意味着较低的可及性,也导致了目标人群的稀少。希诺谷也因此决定暂时将克隆猫的价格降至12.8万元以检测市场趋势。“能不能爆发,现在还都是预测。但我们确实给猫定了一个更低的价格,想看看市场反应。”希诺谷董事长米继东坦承自己的谨慎态度。

12.8万元,虽然已经是大蒜价格的一半,而且根据李斯宁估计,这已经是接近成本的价格。但与一般宠物价格相比,这种降价幅度明显还不够。“克隆宠物的价格有可能随着技术成熟而降低。”参与了大蒜项目的钟友刚副教授如此回应“降价”的期许。 这里的技术成熟主要指克隆效率的提高,即从构建克隆胚胎到克隆动物出生及存活的成功率。 然而想要提高成功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大蒜的诞生过程中,工作人员先后制备了近40个克隆胚胎,分别植入到4只代孕母猫体内,最终有1只胚胎成活,成为了克隆版大蒜。在这个案例里,克隆效率为2.5%,除最终诞生的克隆版大蒜外,剩下39个胚胎都被视为失败。

2.5%,并不能说明大蒜案例的克隆效率低下。 从事动物克隆研究的华中农业大学苗义良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几乎所有克隆动物的成功率都徘徊在1~5%。

目前运用在各种动物身上的克隆技术,基本上还是二十年前多利羊的一套流程。技术人员要从克隆供体上获得含有遗传物质的体细胞,再利用电融合或直接注射的方法将供体细胞核移植到去除了细胞核的卵母细胞中(这些卵母细胞的来源由供体的同类动物提供),再通过人工激活启动重构胚胎的发育,最终将克隆胚胎移植到代孕动物输卵管或子宫中,直至产下与供体基因组相同的动物。

虽然这些环节已经体系化,但在钟友刚副教授看来,克隆过程仍然繁杂,并影响克隆效率。 “从动物饲养到体细胞培养、卵子去核、注核、激活、胚胎移植,还有孕期照料,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问题,影响整体。”

在如此低效的情况下,科研人员只能通过大量构建克隆胚胎,以提高最终成功的可能性,但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同种动物来源的卵子。

大蒜案例中的40枚胚胎,其实已经是技术优化后的效果。2002年,在科学家首次实验克隆猫时,构建了80余个胚胎,但只有一只猫顺利怀孕并生下克隆小猫。

“和克隆宠物相比,克隆牛、羊、猪的成本会低些。”苗义良教授介绍。“克隆宠物主要使用体内成熟的卵子,而克隆牛、羊、猪等动物时,克隆所需的卵子主要来源于屠宰场所废弃的卵巢,从中抽取未成熟的卵子,再经体外成熟获取成熟卵子”。

“我们课题组做克隆猪的时候,每次去屠宰场可取上百个卵巢, 从中能获得一千多枚卵子,这些卵子经过培养成熟后可以有五六百枚卵子用于构建克隆胚胎。 这些卵巢在屠宰场属于废弃物,所以量大成本低。” 苗义良教授介绍。

然而屠宰场这一价格低廉的渠道并不适于宠物猫、犬市场。缺少屠宰场等卵巢供给源的希诺谷,选择自主饲养的方式获取动物源。

有媒体报道,这家公司通过繁育犬的公司及收购农村猫的猫贩处购买犬猫,目前至少饲养了上千只犬猫作为实验动物。动物数量越多,越有利于选择性成熟、处在排卵期的个体来参与克隆, 但这种方式的饲养成本很高。

在克隆时,技术人员需要对供卵的猫、犬进行超数排卵,从它们体内抽取成熟卵子。和克隆猪相比,这样做环节更复杂,且拿到的卵数量少,再加上不菲的动物护理成本,导致克隆宠物的成本从源头上就高于克隆猪等畜牧行业。

“目前克隆一头猪的成本大概在一万元左右。”苗义良教授说。虽然克隆猪比普通的猪贵上不少,但克隆猪的价格已经是克隆猫大蒜身价的二十五分之一,是希诺谷降价后的十二分之一。

看到这一痛点的钟友刚副教授表示,自己正在和希诺谷团队考虑利用宠物医院的废弃物——猫狗节育之后剩余的卵巢,进行体外培养。

这项技术目前还在研发中,“现在做了一些前期工作,再努力两年左右的时间,应该会有一个突破。”钟友刚副教授预测。“价格肯定也会降,但降多少得再观察。”

钟友刚副教授对此表现出谨慎乐观的态度,但苗义良教授指出该方式会存在的问题,

“大型的屠宰场可以每天要杀掉上千多头猪,取卵巢相对容易。 宠物的话,做绝育手术的数量有限,而且不集中, 即使获取了几个卵巢,抽取到未成熟的卵子,再经过体外成熟还会存在一定的成熟率问题等,想大幅度降低宠物克隆的成本还是很困难。”

而且,降低克隆成本的核心不仅仅在于把控各个克隆技术的环节,还有对动物克隆所涉及的基础科学问题的解析。

“动物克隆其实是把动物身上终端分化的体细胞放进卵子里面,通过卵子胞质里特殊的因子将体细胞再重新变成胚胎,这是一个对基因组重新编程的过程,科研上 称‘体细胞重编程’。”在苗义良教授看来, “体细胞重编程”是揭示动物克隆秘密的关键。

“拿猪举例,有一些克隆胚胎在早期就停滞发育,有些克隆猪生下来会有缺陷的,但有一些很健康,这就牵扯到体细胞重编程是否完全的问题。如果重编程完全的话,生出的克隆动物就很健康。现在最需要的是揭示体细胞重编程的机制,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提高动物克隆的成功率。”

然而打开“体细胞重编程”这把克隆技术的关键钥匙目前还处于半“黑盒”状态。 国内外的一些科研课题组正在致力于揭示重编程的机制,“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苗义良教授说。

人才和资金匮乏是出现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相较于其它技术,克隆并不算一个好入门的研究领域,如果其它领域的人才想要进入的话,在建立动物克隆体系上就很困难。 比如,显微操作就是动物克隆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步操作。动物的卵子非常微小,小鼠卵子的直径只有80微米,猪卵子约为120微米,而显微操作所用的玻璃针只有10微米左右,也就只有一根头发的1/10粗细。科研人员就是使用这么细的玻璃针来进行显微操作。

“手非常巧也得学半年,手不巧的话得学一年以上。而且必须是非常有经验的人带你,自己摸索的话是非常困难的。”苗义良教授解释。

由于克隆技术一直未取得更大的突破,这一领域获得的资金支持也并不充裕。久而久之,留在这个领域里面的人才变得越来越少,目前主要是一些农业大学和少数科研所在进行相关研究。

“现在的技术跟20年前的多利羊相比,没有实质性飞跃。如果核心的科学问题没有得到解答的话, 我觉得至少最近几年也很难大幅度地提高动物克隆效率,从而大幅降低成本。 ”苗义良教授说。

无法做到真正的“复制粘贴”

即使克隆宠物价格难降,还是有像黄雨这样的人甘花高价求一只克隆猫。在大蒜发布会的一周内,希诺谷公司已经接到了五六个订单,有媒体曝出,有人为了克隆宠物甚至不惜借贷。

这部分宠物主人的初衷和黄雨一样简单,希望复刻一只和原宠物一模一样的动物,但这样的诉求会因为技术原因存在幻灭可能。

当克隆大蒜出生,黄雨第一次在视频里见到它时,并没有想象中兴奋,反而一度“有点儿不想要这只小猫了”。

视频中的克隆大蒜,像大蒜,又不像。原版大蒜下巴处有一块蒜瓣样的花纹,但这只克隆大蒜的下巴只有白色的毛发,脚上花纹的位置也从左脚换到了右脚,这让黄雨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经过鉴定,这两只猫属于克隆关系,花纹的差异也是正常自然反应。在希诺谷公司的官网上特地标出了一栏“常见问题”,其中提到,犬/猫的毛色主要由细胞核中的遗传物质决定,同时也和细胞质中的线粒体遗传有关。代孕犬/猫在孕期的环境因素可能也会影响毛色的随机性。

简言之,毛色差异属于正常反应。2001年在美国出生第一只克隆猫也是如此,克隆体跟原来的小猫相比,毛色里多了一些灰色。 这一问题目前无法从技术上避免,对前来克隆的宠物主来说,获得一只和原宠物外貌相同的克隆动物几乎不可能。

除了外表,宠物主们更关注克隆宠物的性格是否和原宠物相同。“想到我和大蒜又可以重新开始,又可以重新照顾它长大,那真是非常神奇的感觉。”黄雨这样描述自己的心境。

但想要复现旧时光里大蒜的性格,重在后天养成。 “基因能重现一部分先天性格,但外在环境也非常重要。如果能保证生活环境和之前类似的话,那么克隆宠物也可以达到性格相似。”希诺谷董事长米继东说。

为了复现大蒜的性格,黄雨决定将自己的居住环境“旧日重现”。刚将旧大蒜带回家时,黄雨独居在外,现在为了让新大蒜养成旧大蒜的脾性,他决定再搬出去一次,完全模拟大蒜刚来时的生活状态。

但曾有过克隆经历的宠物主人,还是会发现两只宠物性格上的差异。

克隆过狗的王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克隆出的狗和原版的性格“不好说”是否类似。他告诉记者,保持一样的环境难度很大,自己的克隆犬出生的前一百天都待在希诺谷公司,回家后因为随地大小便,只能先被圈养。但前一只狗“来的时候根本不存在这个过程”。

希诺谷也在自己的网站上提醒宠物主们,克隆猫是一只新的生命,没有之前宠物的记忆。所以不得不承认,受技术所限,克隆宠物并不是原版宠物的复制粘贴,也很难以达到主人“昨日重现”的期待。

它是一只和原版类似的新动物,从外貌到性格,都可能和原版产生差异。所以,对于要花费巨大代价的宠物主们来说,这很可能成为他们望而却步的原因。

希诺谷的保育室

离“出圈”还有很远

《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国内宠物市场的单只宠物年消费额为5561元。可以看到,像黄雨一样愿意承担25万元价格的宠物主还是极少数。但就算是这部分人群,也可能会因为新宠物和“原版”差异过大而打消克隆念头。

“宠物克隆在C端一定还是小众市场,首先拿到的宠物本来就和之前不同,第二可及性(用户能负担的可能性)不高。虽然有需求,但市场应该很小。”探针资本投资经理李斯宁认为克隆宠物属于小众需求。

确实, 在底层技术无法突破、成本无法降低的前提下,克隆宠物想要破圈而出,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在无法保证克隆宠物和原本宠物一致性的情况下,像黄雨这样“有钱”客户的需求,也有极大的不稳定性。

克隆宠物在C端的市场,无论是在普通人群还是小众人群中,暂时看起来希望渺茫。而且,就算希诺谷愿意将克隆猫的价格降低, 这背后的基础知识壁垒,也非一家公司之力就能突破。整个学科建设的机制,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深耕。

既然C端的前景并不乐观,克隆宠物还有新方向吗? 一些人认为,B端需求或许是个可能。

“工作犬是我们正在探索的一个领域。比如警犬,我们的第一只克隆警犬是和昆明警犬基地合作,已经成功了。”米继东介绍说。

这只克隆警犬名为“昆勋”,2018年12月在北京出生。它的本体是一只公安部“一级功勋犬”的雌性狼青系昆明犬。 2019年8月22日,“昆勋”完成了“上岗培训”,已经正式“入警”。

目前,中国拥有2.7万头警犬,但缺口在1000只左右,每年需要从国外进口种犬做警犬。但这样做花费较高、周期较长,所以通过克隆技术来留存优质犬的基因,也是一条途径。

韩国早在2007年就率先成功克隆了7只警犬。韩国政府称,克隆警犬远比训练警犬要划算很多。一般来说,10只接受训练的犬中只有大约3只最终有资格成为警犬,每只的训练成本高达4万美金。当时克隆一只警犬的费用需要10万至15万美金,但很多人认为,相比普通警犬它们天赋较高,能提高“成才”率。

克隆警犬这样的工作犬往往需要批量克隆,“否则应用价值不够”。希诺谷副总经理赵建平说。和普通宠物的个体化生产不同,警犬基地往往希望携带优秀基因的警犬越多越好。批量生产,也能让希诺谷降低一部分成本。

但即使整体成本划算,一次性拿出克隆警犬的费用依然高昂,警犬基地往往需要和特定项目绑定才能将克隆警犬落地。像“昆勋”就是在公安部重点研究计划——“功勋昆明犬的克隆”项目支持下诞生的。

“目前克隆警犬还处于实验室阶段,希望未来10年,技术成熟规模化之后能实现批量克隆功勋级昆明犬。”昆明警犬基地研究员万九生曾说。

同时,希诺谷还在做克隆马的尝试,这主要是为满足马术俱乐部等企业的需求。“马在国外也属于宠物,我们现在还在一个摸索阶段。”钟友刚副教授说。但和其他宠物一样,马的动物源过少也是其成本高昂的一大原因,“我觉得可能比猫还少。”

由于妊娠期较长等原因,希诺谷目前还没能成功克隆出马。而要做马术这类B端生意的话,需要保证克隆动物的体质,同时尽量降低成本。

和警犬类似,培育一匹赛马的花费不菲。之前曾有媒体报道过,马术选手华天曾在北京奥运会前购置了5匹赛马,最便宜的约80万人民币,最贵达到270万元左右,每匹马每月的训练费更是高达2.5万元人民币。所以, 克隆一匹赛马和培育一匹赛马哪个更划算,目前还不能轻易下结论。

“大蒜是第一只商业化的克隆猫,但克隆宠物的未来市场是怎样的,大家谁也摸不清楚。如果要做B端生意,更要丈量好成本。”李斯宁觉得不论是B端还是C端市场,成本都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在中国克隆市场里,希诺谷暂时成为了声浪最大的一家,但站在投资的角度看,克隆宠物或许还不够成为趋势,“这个市场应该是刚刚有点苗头的情况,至少目前还没看到投资机构要铺开市场的趋势。希诺谷需要验证克隆宠物存在大量未被开发的需求,而不是一个噱头。”李斯宁说。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是36氪一档关注科技、小趋势的全新栏目。在这里,我们会采访拥有聪明大脑的少数派,深入解读他们对未来的猜想。虽然少数派们的面孔不一,可能是书籍作者、创业者,也可能是科研领域的行业专家。但相同的是,不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无人驾驶和5G,他们预测未来趋势的灵感会在这里闪光。

PS:如果你所在的公司与最前沿的科技、最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未来的趋势变化息息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道,欢迎联系我们。另外,如果你愿意业余时间做一些上述方向的编译工作,成为36氪《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栏目的一名志愿者,也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为成功入选者不定时放送独家福利。(联系人:秘丛丛 micongcong@36kr.com,请附上个人简历或公司相关资料)」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