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与稳,时代与技术,新基建与华为云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脑极体(ID:unity007),作者:风辞远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承认,我们今天所处的时间坐标应该是两个历史周期的间隙。

无论是国际经贸局势的更迭,康波周期的再开启,还是智能化引发的技术革命加速到来,乃至于席卷全球的疫情事件,都让我们看到经济形势和产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正如刚刚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出,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面临风险挑战前所未有。在这种局面下,迷茫无助或者保守求全,都是很正常的对应反应。然而在马不停蹄的时代变迁面前,这些心态却又无法带来任何帮助。

在纷繁复杂的全球科技与经济变迁中,中国政企如何应对变化,利用变化,其实在两会当中也有相当明确的指规。比如政府工作报告中同时提到,“增强发展新动能”是接下来中国经济的重要工作内容。其中,惠民生、增后劲的“新基建”体系,是目前这一阶段,中国经济乃至中国政企,完成产业升级,激发新增长空间的核心路径。

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在科技与经贸的浪潮下,中国经济并没有选择观望或者保守。而是笃定地选择了利用云、AI、5G等新一代数字技术体系带来的发展红利,躬身前行,突入无人区,以此打开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智能化、数字化新局面。

当变局来临,只有前进才是最安全的,只有行动起来才是最保险的;只有最大化尊重和利用技术聚合红利,才是最稳妥的发展方案。

当我们理解中国经济在2020关键变局中的内在意涵,会发现产业界已经围绕“新基建”以及背后的发展逻辑,达成了深刻的共识。刚刚,在我完成今年第一次出差回到机场的时候,迎面看到了华为云最新出街的机场广告,内容只有四个字“进而有为”。

犹记得去年,华为云的广告引发大众关注,主要靠“5G”的要素察觉,而今年的slogan则在进取之中,多了沉稳,无疑与政企升级所需要的高可靠性,以及后疫情时期的大众情绪,形成了更紧密的呼应与贴合。

事实上,这句话也并非华为云首创,而是去年《经济日报》在“领会当前经济工作关键词”“系列报道中使用的话语。而当疫情贴近尾声,“新基建”布局如火如荼开始,中国经济开始迎接全新挑战时,重读这几个字,确实有了全新的一层意味。

让我们从这句话出发,一起来思考这样一系列问题:新基建周期中的中国经济走势与政企智能化之间处在怎样的关系?作为5G与智能底座的云计算,又必须在这场变局中提供怎样的支撑?从云上中国到智能中国,接下来的关键一跃应该如何发展?

从1958年新中国第一台光熙计算机诞生到如今,中国已经在计算和联接上投入了太多。今天已在百尺竿头,云上中国只剩下一条名为胜利的路。

变局之中,云上中国的“稳”与“进”

“行稳致远,进而有为”,为什么华为云着重强调了后半句?

我们知道,云计算在中国已经经历了十数年的发展历史,从多种数据中都可以看到,中国政企的用云量连年大幅上升,其中政务云多年领跑云计算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会思考今天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尤其是政企用云市场使用总量的连年上升,是否意味着政企上云已经来到了某种瓶颈,开始步入“求稳”的产业阶段。

从产业实践中审视,这种看法或许对错交杂。

从时代背景和产业需求上看,政企上云正在“新基建”周期中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从上云的技术支撑点,到上云的战略意图,一系列关于云计算的变化发生在中国政企用云的视野中。从这个角度看,云上中国处在绝对的“进取期”当中,政企上云的目的、方法和用云量都将持续发生深刻且规模巨大的变化,甚至重构产业格局,催生全新的产业生态。

而另一方面,随着全球贸易局势的变迁,以及云计算深入生产与数据核心部门,政企上云对“稳”的需求越来越高。自主、安全、数据主权的确立,等等命题成为政企上云必须思考的问题。

所以说新阶段中,政企上云不是发展求稳,而是产业发展的锐意进取与体系化的稳定安全需求相融合,其中,“进而有为”的内涵或许是那张抵达未来的船票。

随着政企上云目标与价值的快速更迭,具体到云计算服务中一系列新的产业动向也随之展开。比如在今天的政企上云中,有这样几个需求必然反哺给云服务商,成为决定云计算市场需求的关键因素:

一、能否支撑政企业务迭代,加速完成数字化升级、智能化转型,以此帮助政企应对产业升级、经济效益增长的必然需求。交通智能体、智慧城市、云端政务……让城市在AI+云的协同辅助下变得更聪明,是移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毋庸置疑的首选方案。伴随着智能化升级,新治理也将面临技术深化、场景细分、职能下沉等新诉求,让智能技术从顶层建设变成基层活跃的“细胞级”能量。因此,也更需要智慧、高效的云,推动社会治理向集约型、精细化转变。

二、能否帮助政企抓住云、5G、AI技术聚合的新产业机遇,以此帮助政企抓住“新基建”产业红利,完成加速发展。一场疫情,不仅让科技产业本身加速了智能技术释放到社会价值的进程,比如远程办公、远程教育等等新应用的出现,同时也激活了智能化指向普通社会经济体的可能性,借助AI等创新技术,提高各行业生产力,降本增效,已经成为后疫情时代的必然选择。

三、能否帮助政企有效应对黑天鹅事件。从疫情中我们可以看出,数字化水平高、智能化体系完善的政企单位具有更好的疫情应对能力与复工复产效率。疫情之后,这一需求将更清晰展露在政企用云的市场中。从这个角度来看,新基建并不仅仅是一剂因为疫情才被注入社会肌理的“特效药”,而是释放产业增长能量、长期提振中国经济的长期战略。这也让今天的科技企业战略部署,显得格外扎实和稳重。

云上中国在时代变局中的进化需求,必然逆推到云服务市场本身。对于想要与时代共同发展的云服务厂商来说,进而有为,别无他法。

锐意能为,为政企数字化打造进阶底座

对于政企上云来说,进取的前提,自然需要建立在稳固的技术根基之上。

上云从单一业务的在线化,变成了与多种技术进行产业聚合的交汇点。这个进程里,政企用户需要安全稳健、价值多元的技术底座。而云计算厂商想要获取这一价值,需要的却是最大限度完成加速投入和产业升级,确保政企数字化、智能化需求可以准确稳定实现。

以打出“进而有为”广告语的华为云为例,可以发现,“稳”早已融入其体系之中,为政企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中提供关键支撑,进而作为“新基建”体系的承载底座和价值转换中枢来披荆斩棘。

最典型的是,智能升级的过程,并不意味着传统IT系统一定需要全面改造。如何升级部分老化的信息网络,以更具投入产出比的良性循环模式,获得云服务能力,更符合整个政企升级的价值导向。

所以,在关键节点(如数据协同)、关键业务要素(如数据安全)等,将外部云服务产品与内部业务、原有的数据和信息网络锁连接,就成为政企首要考虑的平衡方案。

所以我们看到,华为云一边在品牌成立之初大力度投入,建设云计算新能力、新技术体系,提升云端的服务能力。2018年,华为云就宣布在未来三年内投资10亿元人民币开发人工智能功能。很快,华为云的EI服务体系;EI智能体解决方案;昇腾人工智能服务相继上线,构成了普惠AI的完整谱系。

在2019年年底,华为又完成了云与计算的体系整合,将鲲鹏带来的多样性计算生态、云边端全场景部署AI能力、充沛的AI算力供给与云的价值融合,构建了包容计算与智能的云服务底座。

目前,华为云产品涵盖弹性计算、存储和CDN、数据库、网络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应用等多个领域,也已经形成多年技术沉淀,来为政企智能化保驾护航。

另一方面,还充分考虑到了智能升级过程中的长期效果,通过“利旧”的方式充分利用传统IT系统。比如采用华为云Stack,实现IT“双模化”,不会影响政企机构历史的经验和数据。

华为云Stack还提供了多维、体系化的安全保障,所有数据全量加密,包括服务器传输、数据存储等,让客户组建和优化适用于自身的云环境,通过技术手段不断清除阻挡在政企智能升级前的顾虑和门槛。

在多技术融合时代,华为云的稳步护航,才是政企数字化、智能化升级得以创造新机遇的前提条件。

产品多元、技术领先、技术融合,这三点可以看作华为云带给云服务市场的最大冲击与变量。

截至目前为止,华为云已经上线23类210+云服务,190+行业和通用解决方案。根据IDC gartner数据,在2019年华为云IaaS市场排名达到了中国前三、全球前六,成为了增速全球最快的一朵云。目前,已经有超过4000家政企客户选择华为云。

这样看来,正是华为云大投入、大融合,打造技术聚合底座的方案,为政企用户上云价值带来了全面升级的可能。所谓行稳,方能致远。

为所当为,以用户为中心迭代云服务

政企上云的另一重要求,在于政企用户的数字化需求与业务体系,呈现出相对较高的复杂性。而云服务厂商必须站在政企用户的实际情况与产业需求这一边,通过对云计算服务进行“需求侧重构”,重新建立政企用户上云的产业价值。这是云市场的大势所趋,也是云厂商的为所当为。而使能客户、站在可以需求角度的基本逻辑,也可以为快节奏迭代的云服务市场找到所需遵循的基本点。即不必盲目重构与颠覆,而是坚定站在用户利益和需求的角度持续使能。

从华为云的两个技术案例中,可以清晰看到以客户为中心发展云服务体系的价值。从应用场景来看,目前阶段政企客户应用部署正在从传统的数据中心,扩展至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模式,其应用服务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也在快速上升。而为了协调政企用户对私有云的本地化、数据安全需求,以及对公有云快速迭代、服务多样的渴望,不久前华为云发布了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通过全栈技术创新,提供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基于擎天架构的技术底座,华为云Stack可以通过三个平台实现四个联接,实现一个架构云边端全场景覆盖,提供高算力,高效率的架构和稳定可靠的云服务。

它们是如何在新治理、新增长的浪潮中发挥作用的呢?如果说AI驱动了智能化革新,那么大数据则是驱动AI下沉到业务流中的基础。而华为内部1500多个AI和大数据应用,经过180多个部门的锤炼,沉淀和孵化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就为政企上云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充沛能源。

比如疫情期间,国家电网就基于华为云Stack,仅用了一周时间就完成了“复工电力指数监测系统”的跨省份部署。再加上数字治理合作,进一步实现了对现网用电数据、日常业务数据等多维度、多类型数据的采集、存储、计算、管理、挖掘和运营。让AI得以融入国家电网的业务流程,更高效地管理5.3亿台智能电表,全国每天采集数据日增量超过10TB。

类似的政企数字化变革项目还有很多,比如大庆油田与华为云stack联合打造的高性能计算云数据中心、与交通部路网中心合作推动全国高速公路网一体化等等……华为云stack独有的AI+大数据优势,使其在“新基建”中扮演起了领潮者的角色。根据IDC最新发布的《2018中国云系统与服务管理软件市场Tracker》中,华为云Stack云管理平台ManageOne在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一。

再比如政企用户在深度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时,往往会出现大量个性化、行业化需求。这些需求无法被一般的通用AI能力所满足,而定制化AI系统的产业周期又过分漫长、成本相对较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华为云在此前发布了ModelArts Pro企业级AI应用开发套件,将已经收到过的行业智能化需求进行了提取和抽象,整理为根据具体行业出发的工作流。从而让政企用户找到属于自己的AI使用方案,极大提速了产业效率,帮助政企用户打通了通往产业智能化的关键道路。

由此可见,华为云的“进而有为”包含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在技术趋势和产品体系上的积极进取;而另一方面是从客户角度出发,进行围绕客户需求的价值迭代。二者相辅相成,构成了互为循环的产业发展体系。

从华为云的发展路径中可以看出,面对政企智能化的广阔产业空间,技术服务体系在“稳”与“进”之间的协同与平衡,是市场高速推进的关键。

陌上花开,时代有为

毫无疑问,华为云是三年中全球云服务市场上投入最大、产业升级步伐最快的那朵云。这既体系在最基础的市场数据中,也展现在用户体系搭建、产业技术迭代等方方面面。在华为体系内部,三年中华为云与计算实现了品牌统一、组织整合、组织扩张、战略投入持续加大,可以说在企业战略与发展历程中,展示出了华为云在政企市场的雄心与志在必得的决心。

而在积极进取的产业路线之外,华为云还展现出了稳健、包容,实事求是的品牌特质。从多样性计算体系的打造、对于数据主权与业务边界的明确,以及在安全领域的极致追求、对技术底座的稳定打造、强调线下服务能力。这些技术和服务特征,通过产业实践与政企客户产生了稳定的信任关系。

在解读中国经济目前形势中。“行稳致远,进而有为”的内涵被表述为必须构建静与动的有机结合。静要有定力有耐力,动要有秩序有韧劲,进取与稳健之间必须具备较高的耦合度。只稳不进难发展,只进不稳行难远。

这个判断放之政企智能化市场与云服务体系,可以表现为扎实的技术与产业底座是根本,而积极进取、合理新锐的数字化、智能化突破是发展方向。二者必须高度耦合,方能致远、有为。

比如面对后疫情时期的大背景与新挑战,唯有中国政企的普遍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生产力不断优化,才能在纷繁的局势中确立中国经济整体良性循环的竞争优势。

因此,唯有在稳中求进的基础上,拥抱数字化转型,迎接智能升级,持续创新,才能激活社会经济步入高速发展周期,有所作为;

而另一方面,对于时代的变局和复杂,很多人的第一情绪是担忧和疑虑。但是归根结底,科技的发展和产业革命的顺序到来是不变的;中国经济在变局中谋生存,求发展的机遇是不变的;云上中国向智能中国的迈进也不可能停滞。

所以我们看到,面对5G、云、AI组成的政企智能化发展窗口,这个机遇与责任,也催生了“新基建”体系的发生,催生了华为云一系列产业升级动作。

在政企转型升级的道路上,华为云始终专注其中,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价值,与政企客户携手并进,是之谓“进而有为”。

将这句话作为新的机场广告文案,既可以看出华为云对自身产业价值的定位、对政企用户需求的洞察,也可以看作是对中国经济智能化、数字化进程的一种期望和判断。

通过这次疫情可以看出,企业数字化程度越深,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越强,应对未知挑战和风险的能力越强。而在应对未来局势变化与未知挑战时,这个逻辑同样有效。

当我们完成一次疲劳的工作,走出机场时看到“进而有为”几个字,应该会忽然涌起一些欣然和安慰。

谁怕?山头斜照却相迎。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