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案例100丨中电科智慧院孙亭:顶层设计该是“一把手”工程

自IBM于2008年提出“智慧地球”概念以来,世界各地都在建设智慧城市。中国的响应速度和执行速度处于领先地位,经过了几年试点建设,今天中国已经有500多个试点城市。

但是成效如何呢?智慧城市建设真的方便了市民生活、企业营商和政府管理吗?近十年的建设历程中,是否发生了一些新变化?

亿欧智慧城市抱着这个疑问,请教了中国电科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有限公司(简称:中电科智慧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技术总监孙亭。

中电科智慧院正式成立于2016年,总部设立在深圳。早在2015年,国家网信办经过层层筛选,将深圳、福州、嘉兴确定为全国新型智慧城市标杆市,分别作为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的代表。这三个具有先锋和标杆意义的新型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工作,就是交给中电科智慧院去做的。

首创 “新型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 是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服务智慧化的新理念和新模式”,这个概念是八部委在2014年为智慧城市下的定义。

“新型智慧城市” 最早是由中国电科在2016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属行业首创。中电科智慧院则一直承担着从智慧城市到新型智慧城市之间的研究与实践工作。

新型智慧城市的定义如下:以为民服务全程全时,城市治理高效有序、数据开放共融共享,经济发展绿色开源,网络空进安全清朗为主要目标,通过体系规划、信息主导、改革创新,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城市现代化技术深度融合。

新型智慧城市与智慧城市究竟有何区别?

孙亭介绍,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由于历史原因,传统的智慧城市条线化建设明显(见图1),顶层设计缺失或者落实不到位。

图1 智慧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就是要站在城市整体层面上,规划整个城市的智慧(见图2),“统”和“分”相结合,达到业务融合、技术融合、数据融合,实现跨层级、跨地域、跨部门、跨业务、跨平台的协同管理和服务。

图2  新型智慧城市

没有顶层设计,智慧城市积重难返

在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头五年,地方政府和企业都显示出了改革的勇气和决心。孙亭回忆道: “2015年之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初级阶段, 那时候大家都认可智慧城市,但是又不完全理解智慧城市,像个‘筐’,什么都往里装 ,包括教育、医疗、安防、交通、城管等等,政府业务效率的确有很大提升。”

但是长时间下来,一些问题渐渐浮现。

首先,各部委条线上的信息化建设造成城市数据分散,数据烟囱林立。其次跨部门数据调动、业务协同困难。

2015年的夏天,海滨城市青岛出现了“青岛大虾”事件,商家菜单上38元一只的“天价虾”导致的消费纠纷引发网友热议。这是一则与旅游消费市场环境相关的新闻,但事件的另一个侧面——消费者维权过程却吸引了孙亭的注意。

在此事件中,消费者在和商家起冲突后,首先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警察到场指出这是价格纠纷,应该找物价局。而物价局以“下班”为由拒绝受理。事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牵涉到青岛市公安局 、物价局、工商局、市场监管局、旅游局多个政府部门,重创山东省旅游形象。

“到了当今阶段,城市的很多日常管理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委办局自己能够解决的。”孙亭说。

但是现状是什么呢?孙亭指出在2014年以前出现的300多个中国智慧城市试点,都是由原住建部 、工信部、科技部、经信委等多个部委各自牵头的,垂直线条的效果做的很好,但是政府部门间业务难以协同,市民往往要跑多个部门,经过多个窗口才能办好一件事。

在我国城镇化发展过程中,顶层设计的工作长期缺位。 城市作为一个复杂的巨型系统,必须加强城市总体规划,如果没有科学的编制思想、技术路线和方法指导,就不会有好的体系和好的管理方式,也不会有真正的“智慧”

把专业的事情专业的人去做

新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是介于智慧城市国家规划文件和具体建设之间的关键环节,具有重要的承上启下作用,是指导后续智慧城市建设工作的重要基础。

顶层设计是对智慧城市大目标的拆解 。既能从根源上避免盲目建设和不必要的资金投入,还能够帮助业务部门梳理清楚后续业务关系、数据运行,使持续运营更流畅。

顶层设计的主体一般为高校、科研机构和事业单位,但近年来,过去从事智慧城市具体应用建设的厂商凭借着一系列建设经验,也参与到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和规划中来。

谁才适合来建设智慧城市和承担顶层设计的工作?孙亭认为,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中电科是国资委直属的高科技信息科技企业。 中电科智慧院是中国电科集团的直属二级单位,是中电科在新型智慧城市领域的牵头部门,以顶层设计的角度切入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中来。

中电科智慧院还有很多“兄弟”,这些“兄弟”公司已经在智慧城市产业中做的“风生水起”。中国电科下属二级单位46家,三级公司184家,其中有10家上市公司: 海康威视 脱胎于中国电科第五十二所,长期在视频监控、城市安全领域稳坐我国安防市场第一把交椅; 卫士通 由中国电科第三十所发起,是我国通信保密和信息安全领域最早一批的上市公司; 太极股份 属中国电科第十五所旗下,在电子政务领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因此,中电科智慧院还肩负一个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的内部战略目标:就是将集团在民品领域的沉淀一并“串起”,从大脑到四肢,全副武装地建设新型智慧城市。 换句话说,中电科智慧院在智慧城市领域中,在各领域已经一批拥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拥有“海陆空 ”立体作战的优势。

此外,孙亭观察到,智慧城市这么多年从项目实施上有很大变化,从“交钥匙”工程逐步转变为长期服务工程。因为业务工作每天都在推进,新问题层出不穷,配套的信息系统也需要更新, 故而比拼的是持续的运营能力,在这点上,大企业最有优势。

顶层设计应该是“一把手工程”

一个城市的建设蓝图应该怎么规划?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凡事要有标准可依,有章可循。2018年,中电科智慧院参与编制了由国家标准委主导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指南》,让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有据可循。2019年,参与编制的《智慧城市 术语》国家标准出炉,智慧城市有了统一定义。近期,中电科智慧院联合申报的《智慧城市—顶层数字基础设施规划》又将顶层设计理念首次以标准形式向国际输出 。

顶层规划又是否能创造实质性收益呢?2016年,中电科智慧院落地深圳,用顶层设计赋能这座创新之城,帮助深圳在全国率先完成新型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方案,创新建设了“深圳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2018年,深圳市新型智慧城市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明确中电科智慧院为深圳市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全市技术总体单位。

中电科智慧院帮助深圳在智慧警务、智慧政务、智慧司法等领域,大刀阔斧地拆“烟囱”、破“孤岛”。以智慧警务为例,将深圳公安100多个系统整合为6个核心平台,入库并清理了1500多亿条数据,规范采集标准。对于民警来说,提升警务效率,初步实现“一次采集、全警共享 ”;对于群众来说,在家中或者“最多跑一次”就可以办理 122项民生业务。

在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从“蹒跚学步”到如今的“快速起跑”过程中,有一件事让孙亭非常欣喜, 那就是政府越发地愿意从顶层设计上去思考智慧城市到底该怎么建,“向信息化要效率”已经成为城市管理者的共识。 根本原因是政府看到了数据的价值,过去单个信息系统的重要性降低了,从大数据中发现问题,辅助决策的价值远远大于一个应用。

要想解决系统性的难题,必然要求决策人上移,这需要政府有更大的决心和魄力来带好头。孙亭肯定了这一点,他说: “我一直坚持的一个思想就是,新型智慧城市完整理念的落地一定是 ‘一把手’工程。”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