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范儿到访了 Google 总部,问到了这三个 Google 趣闻动向

一年一度的 Google I/O 大会将在北京时间明天凌晨开幕,在此之前,爱范儿已经到达了 Google 在山景城的总部,并且和 Google 的员工们聊了聊,了解了一些 Google 的趣闻和动向。

Google 创业校园:不投资,只付出,全免费

Google 向爱范儿公布了 2015 年 Google 的创业投资:达到了 10.6 亿美元。不过数额并不重要,他们也没有刻意去强调 Google 在创业投资方面的具体成绩,而是转换到了 Google 创业校园的展示中。

Google 在全球总共建有六个创业校园,可以这么认为,创业校园像是一个孵化器或者加速器,允许人们一起创造共享工作空间,和导师会面,可以举办活动等等。但是让这个创业项目与众不同的是:它竟然都是免费的!

目前 Google 已经建立了 58 个合作伙伴。自己作为一个巨头企业,Google 想要建立一个强大的网络,利用其巨大的影响力和资源,建立起导师制度,扶持全球的校园创业。

在交流中,Google 一直强调自己对亚洲地区的重视。他们这种重视不是没有示例支撑,比如第一个创业校园是去年 4 月在首尔举办的。虽然 Google 的搜索等服务与中国无缘,不过近来 Google 开始跟中国也有了密切的合作,与知名孵化器 People Squared(联合创业办公社),StartupGrind(创业磨坊),TechStars 即将合作,开办更多的创业校园。

Google 还给这些进驻创业校园的人开展了“通行证项目” , 持有此通行证的创业者,可以在 Google 的所有创业校园通行无阻,进行自己的创业活动。为了强调自己网络的广大,Google 举了一个例子,即 Chatting Cat,这个由韩国一位女性创业家开办的创业司,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位女性创办人在不同的 Google 创业校园都待过,后来还得到 500 startups 的资助。

Google 与全球各地的创业孵化器或者联合办公场所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强调支持创业社群的各种决策的“因地制宜”。 比如,在香港开展 EYE 项目的时候,Google 着重提高创业公司的数量; 在新加坡,Google 着重于培养创业人士的技能,以及在采用人才方面去除不自觉的偏见或歧视(unconscious bias);在以色列的 Tel Aviv,Google 鼓励创业者不仅仅是为了以色列的用户去制作产品,而鼓励他们创造可以适用于全球的产品。

这些项目是全然免费的。 与 Google Ventures 不同:Google 并没有任何对这些公司的参股投资, 没有一个具体的财政目标。Google 称,创办创业校园的宗旨是为了长远影响力。但是这个影响力也包含商业的影响力,和纯粹社会影响力不同。 Google 从这个创业项目中,注重的是长期投资。

长远看来,这样做会有更多人用科技和互联网,这就像 Google 一直想要在非洲或者偏远地区普及网络服务一样,越多人使用互联网,越多人对科技感兴趣,那么最终 Google 的获益越大。不得不说,Google 在下一盘大棋,Google 的发言人告诉爱范儿:

“我们相信投资于社群,最终是会有很好的回报的。 ”

当然,想要获得 Google 的青睐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创业项目有一定的标准和门槛:比如必须是已经有成型的产品,已经准备融 A 轮。和创业校园类似,如果是“妈妈创业营”,那么你必须是个妈妈。 每个项目标准皆不同。 当然,Google 最后强调对多样性的重视,希望有更多的亚洲女性可以参加到 Google 的创业孵化中:

“去年我们进行了女性的 Google 创业路演,可是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亚洲女性的创业申请。我们希望今后在亚洲增加对创业校园的曝光,鼓励更多的女性参与。”

利用机器学习,Google 翻译也可以很好地即时翻译中文啦

Google 旗下的 Word Lens 是一款神奇的应用,它可以对着文字拍照,然后即时将文字内容翻译出来。其中有两层的技术:一个是在图像中识别和获取文字的能力,一个是使用大数据与机器学习进行翻译的能力。

Word Lens 的开发者 Octavio Good 对爱范儿说:

“目前,Google 翻译 90% 以上的使用者都是美国之外的,因此翻译工具需要更多地注重非英语使用者。”

除了注重实际可见的翻译便利性,如聊天过程中的翻译之外,Octavio Good 还特别强调了他们的努力方向是让离线翻译工具变得小巧。之前的的离线翻译工具有 200 到 300 MB,现在在开发者的努力之下,已经缩小到了 30 MB 以内了。

在做 Word Lens 之前,Octavio Good 是一名游戏开发者,有一次他去德国旅游的时候萌生了对语言和翻译的兴趣。回到美国后,他从 2011 年开始着手做这个公司,Word Lens 推出之处所带的实时取景翻译“黑科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 Word Lens 被 Google 收购后也在不断地进化,现在连中文都可以翻译了。

不过相比于字母语言,中文的翻译难度大很多,因为字符词组浩如烟海,必须用到机器学习去解决实时翻译的难题,其中的重点的技术就是人工神经网络。整个翻译环节中的自动语言识别,语音翻译,都是机器学习技术在支撑。

现在,包含了机器学习的 Google 人工智能技术是他们发展的重点,Word Lens 现在是 Google 翻译的功能特性之一,将可以用在其他的应用之中,在出国旅游的时候有着很强的可用性。在逛公园的时候,就能识别并翻译“小草青青,不忍践踏”之类的标语。

而这也体现了 Google 翻译的努力方向:

  • 支持语言更多
  • 翻译速度更快
  • 准确程度更高

数据新闻不仅非常好看与有趣,并且将改变新闻业的未来

Google 新闻实验室的 Simon Rogers 在知名媒体卫报做过编辑,后来去了 Twitter 专注数据编辑,然后到了 Google 开展新闻实验室(News Lab)。这个实验室的主要项目就是进行 数据新闻 的研究。

(尼泊尔地震后,搜索 Nepal 和 help 的热度可视图)

为了获得客观翔实的数据,Google 这个新闻实验室采用了异常广泛的数据,这些都是不加伪装过滤的信息。通过研究这些数据,Simon Rogers 的新闻实验室能够动态地、互动地、实时地、视觉性地呈现数据和新闻。比如“同性婚姻”的这个重点搜索词的词组以及地点分布. 以及“枪支控制(gun control)”的这个话题:地理和问题怎么变化。 因为政治原因,过去几年人们如何在搜索词之间变化,比如从枪击(gun shot)到枪支控制(gun control)。

(不同关键的搜索热度趋势)

美国总统大选步入白热化阶段,最大热点莫过于充满了争议的特朗普,在考虑到特朗普在大选中节节胜利,呼声高涨,很有可能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之后,“搬到加拿大”成为一个热搜词,因为很多人担心特朗普当选之后的美国局势。这些搜索词条的搜索热度变化,就是可以可视化数据化的新闻,展现出在新闻背后的故事。

最受争议的数据,是当时的”搬到加拿大“的这个搜索词条结果。因为特朗普有可能当选的原因,一部分美国人在考虑搬到加拿大,而这个搜索词条过去不同历史时段的曲线图,向人展示了搜索热度等等。

在未来,数据记者是各种各样背景的人,擅长讲故事的人,程序员或者设计师,在 Google 数据新闻工具的帮助下,这些人都可以去塑造新闻。

媒体的数据可视化无疑是个方向,移动互联网也是势不可挡,Google 的新闻实验室接下来的一个工作是,针对不同事件,怎样将数据在智能手机上进行可视化操作。不久之后就是里约奥运会,而他们将会做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的 Google 趋势图。

注:本文由曾舒婷在 Google 总部采访记录,刘学文编辑完成

题图来自: spaceandtime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