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送外卖、海底捞卖菜,线下企业的困兽之斗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见微评论。

2020年的春天,与以往的任何一个春天都不同。

疫情来势汹汹,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最魔幻的一幕,原本最为热闹的春节,街头巷尾没有了人声鼎沸的热闹场景,这个国家14亿人口中的绝大多数人要么处于某种隔离状态,要么因为害怕传染而不敢出门。

餐饮业面临着巨大冲击,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4.67万亿元,其中15%以上来自春节假期。由于今年春节期间人们大多闭门不出,这些假期收入已经蒸发。

无独有偶,除餐饮业以外,旅游业、服务业等各行各业正在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冲击。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春暖花开的日子,但在这段普通人无能为力的时间里,不少行业并非毫无行动。相比较坐以待毙而言,中国的创业者们显然更愿意将时间精力投入到奋斗中去,因此,一场自救行动正在行业内展开。

院线、航空公司送外卖

号称“史上最强春节档”因为疫情原因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春节档7部电影“消失”,全部影院陆续宣布关闭,到今日(3月10日)电影产业已经停摆了50天。

以2019年为参考,2019年第一季度票房(包括春节档)达到187亿,比2018年相比下降16亿左右。2020年春节档一度被称为“史上质量最强春节档”,二月进口电影中也不乏《多力特的奇异冒险》《婚姻故事》《刺猬索尼克》等商业IP电影,保守估计, 2020年国内第一季度电影票房不会低于2019年。

这也意味着,因为春节档停摆,院线损失了至少187亿的收入。从万达电影、横店影视、幸福蓝海、金逸影视四家龙头院线2019Q1营收情况来看,大部分公司都出现营收下降的情况,但是四家公司公司累计营收也达到59.59亿。

而这其中院线的营收可以大致分为票房收入、卖品收入与广告收入。以万达电影而言, 2018年年报显示,万达电影观影收入、广告收入和商品、餐饮销售收入毛利率分别为10.33%、68.6%和59.67%,其中商品餐饮销售是最具盈利能力的业务。

换句话说,大部分院线在票房收入之外,是靠影院内爆米花、可乐等零食饮料、餐饮休闲收入、电影衍生品销售为支撑的。

而在今年电影市场停摆,院线无电影放映的情况下,大部分院线也选择以影院卖品为突破口。

万达影城、博纳国际影城、金逸影城、大地影院等,纷纷通过线上渠道开设卖品店,清理节前储备的卖品存货——售卖影城小卖部的零食,比如罐装饮料等。2月开始,全国各地影院陆续开始低价售卖爆米花、烤肠、可乐、雪糕等囤积卖品,推出零食秒杀、货物清仓等活动,以自主配送或者外卖平台合作等方式进行销售。

无独有偶,在这个14亿人不坐飞机的春节里,航空公司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2月25日,国际航协(IATA)预测,受疫情影响,2020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将损失近200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航司承担。

2000亿元,大约是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半年的营收。2018年全年,国航营收1367.74亿元,南航营收1436.23亿元,东航营收1149.3亿元。

打开携程等购票应用,低于100元的机票比比皆是,以深圳飞重庆的航班为例,最低仅需49元,折扣低至0.4折。更有人曾在3月1日查询到,深圳飞成都的机票价格竟低至5元。

尽管机票价格一降再降,“白菜价”机票、“打飞的”出行频现。但旅客出行意愿仍然很低。

民航局数据显示,2月15日至23日期间,民航业日均旅客预计不超过20万人次,客流量不足高峰时期的1/10,客座率不足40%。

这种市场环境下,航司自救,最直接的措施仍然是继续取消航班。

3月3日,全国取消航班率仍高达64%以上。

非常时期,也有非常手段。

厦门航空在公众号上热推“外卖”“配餐”业务,开通企业团餐定制服务,并打出“航空品质,安全无忧”的承诺。四川航空则跟进,推出外送火锅。

加油站、餐馆卖菜

过年期间,突如起来的疫情,让不少原本囤货准备应对传统春节旺季的酒楼傻了眼,为了止损,点都德,竹溪酒家、麒麟阁、粥旺庄、东湖酒家等纷纷拿出节前囤积的存货,低价“益街坊”,酒楼门口一时成为了菜市场。

事实上,不少大型餐饮连锁店不但有店租、用人的成本,还自建了食材种植饲养基地,即便门店堂食开不了,生产的生鲜食材仍然源源不断供应出来,一些大型餐企干脆转型生鲜市场。

其中一些餐厅,包括火锅连锁店海底捞——这家企业临时关闭了中国大陆的门店——改为直接向社区销售生鲜冷冻产品。

云南菜连锁餐厅云海肴的餐桌上摆满了新鲜蔬菜——它们将被打包送往住宅区。云海肴在中国拥有100多家门店。如今,该企业为门店附近的居民大批量采购食材,以此作为新的收入来源。该企业还推出全新的半成品供应链,这样消费者在家做饭的时候可以用云南特色食品做快手菜。云海肴在北京市通州区一家门店的店长说,外卖业务每天能有6000元的收入。但这家企业仍然承受着极大压力。负责10家门店的区域经理李建英(音)说,他的员工中只有大约半数做好了复工的准备。其他人无法离开居住地,或者在返回北京后面临14天的隔离。他说:“我们的销售额只有疫情暴发前正常水平的10%左右。”

与此对应的是,生鲜超市盒马鲜生联合云海肴、西贝、探鱼、青年餐厅等餐饮品牌达成“共享员工”的合作,还有有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进来。

截至2月10日,已有“共享员工”1800余人加入盒马,解决现阶段餐饮行业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缓解餐饮企业成本压力和商超生活消费行业人员不足的挑战。

除此之外,“不下车不开窗,一键送菜到后备箱”,位列全国便利店规模之首的中石化两万七千余家易捷便利店开始了跨界卖菜。线上下单之后去加油站,员工会将菜装到后备箱里,整个过程“零接触”。

的确,“零接触”方式是在疫情期间消费者们的特殊需求,也成为餐饮行业保障用餐安全的有力举措。无法实现线下消费,线上消费是从所未有的盛况,这也加速了整个线上市场的发展。

卖菜+线上销售是餐饮新零售的方式之一,也是餐饮业与食品业的融合,餐饮业与零售业的火力交锋,在消费升级、餐饮零售化趋势以及当下的疫情环境的叠加,市场对这种方式的接受度大大提升,这种自救行动也算是踩在点上。

尽管不能弥补主业受挫的损失,但在主业遭受重创的情况下,重视其他副业的开发,在一定程度上获得收益开辟新零售市场,也是线上与线下从所未有的结合。

这个春天,很多人都经历过绝望,又从绝望中找到了希望。

在各行各业的自救行动中,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想要在逆境中生存下去的决心。

我们坚信,疫情迟早会结束,只要撑下去,就一定能等来我们共同期待着的春天。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