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明星卑微“接单恰饭”:为赚几百美元给粉丝录视频?还能打电话?

花钱让喜欢的偶像为你专门录制短视频,是什么感觉?

你喜欢洛杉矶湖人队球星“魔兽”霍华德十几年了,从他还在魔术队简单粗暴碾压内线的时候,你就喜欢看他打球。

媒体说他年薪两千多万美元,而你看他从少年意气打到英雄迟暮,归来却仍是少年,他身上有你的整个青春。

然而在生日那天,你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视频。霍华德没有穿球衣,穿着连帽衫对你说:“祝你生日快乐!谢谢你一直看我们打篮球,祝你有很棒的2020年!”

你震惊了,结果 发现这是你的女朋友花了300美元让霍华德录制发送了这段祝福,只为你一人定制 。( 霍华德怎么了?他为了300美元干这事??? )这可能是唯一一次你觉得女朋友没有乱花钱的消费。

只要你花钱下单,偶像就会接单为你录视频,让他们说什么,他们就说什么,这不是梦。这种粉丝氪金,偶像降级的商业模式正在美国疫情期间爆发式增长。令人惊讶的是,很多明星的挂价还不贵。

明星挂牌接单

影视寒冬席卷全球,演员没有戏拍,艺人没有演出,球赛也没法卖票了。

明星们涌向了新的吸金平台Cameo。在这个平台上,每个明星都对自己明码标价。用户只要愿意付费,就可以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要求录制一段视频。可以送给自己,也可以送给任何人。

可能是疫情期间明星也要“恰饭”,Cameo平台流量暴涨了7倍。

粉丝们心疼偶像跌落神坛,是有多差钱才会挂牌接这种小单。但这种有机会和偶像一对一接触,不再是小透明的感觉,也让粉丝订单滚滚而来。

平台上的收费也十分丰俭由人,最低只要几美元、几十美元,但是不差钱的土豪粉丝也可以付给演员Jeremy Piven 15000美元(合10万人民币),打10分钟的Zoom电话。这是Cameo目前的最高价纪录。

在Cameo上挂牌的门槛很简单——你得有名。

真正的一线巨星不会自降身价开启这种接单服务。但几千万美元身价的明星上去接几百美元的单也不罕见。 平台上有《绝命毒师》、《权力的游戏》、美剧《硅谷》中的演员,甚至《哈利波特》电影中因为颜值太高竟然吸粉无数的反派、被中国观众喊了十几年“少爷”的马尔福(一条视频只要213美元)…… 从小有名气的娱乐圈明星、运动员,到十八线博主网红,总计有超过2万人之多。

据平台分类显示:它上面一共有7535名演员、3010真人秀咖、8149名体育明星、4874名音乐人、1153名喜剧演员,6804名各类网红……

去平台搜一搜,可能真的有你粉的那一个。

如今粉丝的偏好更为多元化,就像中国18线明星Idol,也有真心应援的粉丝。

根据Cameo的模式,只要粉丝能出得起明星要求的价格,明星就会按照粉丝的要求专门录制一段视频,不限于祝福生日、节日,甚至还有去你和朋友谈心做“Peptalk”,甚至警告邻居。

就算偶像咖位不高,收到祝福的粉丝在反应视频中还是捂嘴尖叫,感动到哭。看到白发苍苍的父母在结婚纪念日收到偶像祝福,脸上的笑容和惊喜证明了这份礼物的价值——谁年轻时候没有喜欢过几个明星呢?

Cameo疫情期间甚至获得了更大的增长,新增了Zoom通话功能。粉丝甚至可以通过支付费用,和自己的偶像明星打一个10分钟的Zoom视频电话。

Zoom视频通话的价格更高了,橄榄球明星Brett Favre要价5000美元;前男团歌手Lance Bass的价格为1250美元;滑板运动员Tony Hawk的价格为1000美元。

这些标价看起来很高,但相信国内饭圈的朋友们,都见过比这更大的场面。

偶像降级吸金

不管是在娱乐圈还是在体育场,无法大红,终将过气,大概是明星们难以逃避的宿命。

一些明星在推特上宣告自己在Cameo“挂牌出道”,并且毫不避讳,自己就是来捞钱的。

推特粉丝190万的Michael Ian Black写道:“我刚刚加入了Cameo!我会为你、你的家人、你的死敌录定制视频。我做这个是为了爱。以及为了钱。主要为了钱。”

为了招揽生意,一些明星还参与了“一日达”服务,即第一天下单,第二天就录好视频。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是在二线以外各类名人接单的平台Cameo,他们不撕番位,还是要比身价。

名为JackSucksAtLife的YouTube博主做了一期视频比较平台上的明星收入,他全程尖叫,“这个谁竟然收1000美元一条视频?竟然已经有12个人下单了?就这样赚了12000美元?他到底说了什么?”

“1000美元?那么容易?他只有135万粉丝,和我差不多嘛,我为什么只收100美元啊。”

这名YouTube博主可能还不理解粉丝的应援能力,毕竟即使一无所得,只能去现场看一眼喜欢的明星,也已经让粉丝不吝撒出大把金钱。

何况在Cameo上,喜欢的明星还会为你做事。

明星们也在谈自己的接单体验: 如果你把价格设置的太高,你就收不到多少订单,这会教你谦虚一点。

当然他们也会收到奇怪的订单要求,收费低的明星还容易遭到他人“调戏”,毕竟花10美元让网红说点奇怪的话,成本太低了。

即便如此,永远不要小看明星的吸金能力,即使他们并不大牌。

曾出演《指环王》的演员Sean Astin已经接了504单,每个短视频295美元,已经产生了合一百万人民币的流水。

据《Vice》报道,甚至有明星可以9个月赚100万美元,而平台抽成30%。他们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只是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对着下单人写好的文案,说几分钟的话。

身价高昂的明星也乐意赚这点“小钱”。美国终极格斗冠军赛(UFC)主持人Bruce Buffer,每次身着黑色燕尾服,用标志性的声音喊出“It’s Time!”,都会令观众热血沸腾。

他身价1000万美元,每主持一场比赛,就有5万到10万美元进帐。

但他在Cameo上挂牌299美元,就录一条祝福视频。他还接受婚礼祝福、商业等业务,并为此专门开设了一个网站。

一些音乐人更需要Cameo这样的平台变现,毕竟发专辑已经很难有收入。一些更走心的音乐人会表演一段弹唱,满足小众的粉丝需求。还有一些Rapper,甚至会单独为你即兴一段Rap。

可能对他们来说,知道还有粉丝喜欢自己,是比接单更重要的事。

粉丝经济

长期以来,粉丝追星都追的很卑微。

不是所有的偶像都光芒万丈,但再小的明星都有拥趸。一名热衷于追星应援的粉丝告诉硅星人,她发现自己的偶像竟然被公司拖欠工资,还常常吃肯德基。

她称自己的偶像为男团“镶边”角色,但这不妨碍她连飞四个城市,赶偶像的每场见面会。而偶像看到有粉丝接机,就会在机场出口多徘徊一会儿,这个举动也令粉丝们十分感动。

因为这让粉丝觉得,自己很特别。

Cameo模式获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就是让粉丝觉得,自己是特别的。

毕竟付了钱,偶像就会为你专门奉上视频,你还可以给偶像的服务打一星到五星并留言评论,就像在亚马逊上买东西一样。

相比之下,那些为了偶像飞过几个城市每站应援都淹没在人海里的小透明,没加入粉丝组织还会被指责打扰到偶像的“私生饭”们,都有一把辛酸泪。

Cameo于2017年创立,截至去年12月已经完成了10万笔交易,疫情期间流量进一步爆发。硅谷知名风投凯鹏华盈领投了他们的融资。

但Cameo还是难以获得一线名流。毕竟一线明星可能对自己明码标价,付钱就送视频的行为难以接受。这还是太有损自己的行业地位和商业价值。

也不是所有明星都是为了“恰饭”。在美国非裔抗议警察暴力执法要求种族平等的运动兴起之后,一名生于1999年的歌手也宣布加入Cameo,“为‘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筹集资金”。

可以看到Cameo动员起了粉丝的朋友和家人。许多下单的“客户”,是在为家人、朋友争取与偶像接触的机会,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有榜样和偶像,这会是最特别的礼物。

在平台上,有母亲下单为孩子的21岁生日送祝福,丈夫下单为55岁的妻子送祝福,孩子下单给父母送上各种节日祝福。

在Cameo上,从来不乏偶像捞金、粉丝砸钱,但那些真诚的祝福和鼓励,似乎还是淡化了金钱交易的功利痕迹。

比如再小的明星也会发现有人喜欢自己,再比如一个父亲,可以从最喜欢的偶像口中,听到儿子羞于出口的真心话:

“你的儿子想告诉你,你一直是他的英雄”。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