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茅台这么贵?

之前的文章《Costco引发的思考...》中,提到很多顾客为了购买茅台,又排起了长队。

为什么茅台这么贵?  

因为凡勃伦效应。

越贵越买,越买越贵。

2006年,我到贵阳开会。几十位微软技术中心的同事。

贵阳中心作为东道主,盛情款待了我们。  

他们说, 到贵州有三洗:去黄果树洗肺,到遵义洗心,喝茅台洗胃。

所以,必须请我们喝茅台。  

我不喝酒,但在盛情之下,还是用茅台洗了洗嘴唇。  

但是,一位同行的资深“酒鬼”,喝了一口茅台,很疑惑。

他忍不住说:这不像是茅台。要不然这杯茅台就是假的,要不然我这辈子喝的茅台都是假的。  

贵阳中心的同事说:这很正常。很多第一次来的人都这么说。  

为什么?  

茅台酒厂一年的产量是2万吨,但市场上流通的茅台,有200万吨。

也就是说, 在公开市场上喝的茅台99%是假的。

资深“酒鬼”大惊失色。  

那你怎么知道,这瓶茅台就是真的呢?  

贵阳中心说,作为合作伙伴,我们可以直接向茅台直采。而非常稀少的直采,必须由总经理签字才能买得出来。  

虽然我不喝酒,但还是被“国酒茅台”这种“把乙方做成甲方”的气势给震撼了。  

酒与酒之间的成本差异很小,但是成本与售价之间的差异巨大。

今天茅台已经据说3000元一瓶了。  

是什么支撑住了这个价格?品牌。

我就是喜欢,你别管;这酒是真好,你不懂。  

只要消费者对你有了偏好,你就有防御力极强的品牌壁垒。而巴拿马金奖等等,都是构建品牌壁垒的砖石。  

即使有100倍的假货来蹭热度、扰乱市场,但是这1%的真货,都足以支撑这么大一家上市公司。  

而且,一旦有了明码标价,并且稀缺,茅台就不再是仅仅用于消费的商品,更是可以用来流通的社交货币。  

我请你吃饭。在酒桌上,我开了一瓶茅台。饭菜值多少钱你看不出来,但是这瓶酒值多少钱,不需要我多言了吧?  

这就是社交货币。  

我给你送礼。坐下来,我推来两瓶茅台。你喝不喝不重要,我的心意到了。

我知道你一般不舍得喝,你会再送人。  

就算真喝,你也会在最重要的场合,拿来做你的社交货币。  

有明码标价的贵,才更能成为社交货币。一旦成为社交货币,你就会越贵越买,越买越贵。  

越贵越买,越买越贵,这就是凡勃伦效应。

我有个土豪朋友做工程,一个法官朋友做茶叶。  

土豪朋友对法官朋友说:你的茶叶什么都好,就是太便宜。你要把300元,直接标到30000元,我就买。不然送不出手。  

所以,茅台必须贵。一旦便宜,就会崩溃。  

我对贵阳中心的伙伴说:这个,那个,能帮我买一些茅台吗?  

他说:好啊,你要几瓶?  

我说:那就来两箱吧。  

我用当时市场价700元一瓶的价格,买了两箱茅台,封存在家里。

我的打算是,等小米长大,给他结婚办婚礼用。

这就是:状元红。  

现在这批状元红,一瓶3000元。  

我后悔自己买少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