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趣头条、万科、思念纷纷入局,团餐正由“蓝海”变“红海”

短短几个月时间,先是趣头条、顺丰、思念纷纷进军企业团餐,随后,团餐食材供应链企业望家欢、团餐品牌“荷特宝HOTSPOT”、团餐食材供应服务商乐禾食品纷纷宣布完成数千万元融资。疫情之下,众多资本强势入局,团餐似乎大有成为红海之势。

不过,当下团餐行业仍存在着食品安全难防控、企业议价能力低、传统企业转型难等问题,这也是一些传统餐饮企业在疫情结束后,回归社餐生意的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资本新元素不断进入团餐领域,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中尾部团餐企业的生存压力,但在行业洗牌的过程中,团餐也将呈现出标准化、智能化、外卖化、品牌化的发展趋势。

疫情之下,众多资本强势入局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重创餐饮行业,据中国团餐经营新媒体团餐谋调研显示,80%的团餐企业面临营业收入大幅减少、食材原料采购成本升高、人员招聘难、资金周转难等问题。

全民居家隔离的时期,团餐确实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不过,疫情对全体消费者做了一次“安全集训”,无论是复工还是复学,“用餐安全”的理念已成为行业共识,多地政府更是直接鼓励企业进行预约式网络订餐解决复工后员工“吃饭难”问题。

在此情况下,必胜客、云海肴、西贝、老乡鸡、阿香米线、望湘园等一批原本只做堂食和外卖的品牌餐企纷纷为企业提供工作餐。

外卖市场中,早在刚开始复工的2月中旬,饿了么就在全国推出“企业团餐安心送”,目前,供餐企业已经超过9000家;美团也已经联合多家头部餐饮品牌在北京、上海、深圳等CBD较集中的地区,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的活动。

物流巨头顺丰快递也不甘人后,4月中旬,顺丰同城推出了企业团餐平台“丰食”,豪掷500万进行推广。与美团饿了么不同的是,顺丰主打团餐,主要面向企业,个体消费者是无法在丰食上点餐的。

不同于美团和饿了么这种以配送为主的外卖平台,趣头条扶持的餐饮平台库盒,不仅包含了外卖平台,还包括了菜品的制作,是一个提供餐饮“一条龙服务”的平台。

这些平台另辟蹊径,从其他方面切入团餐领域。万科也在3月正式成立食品事业部,主要布局生猪养殖、蔬菜种植、企业餐饮三大领域;正大集团则在青岛、秦皇岛、温州三地,均投资数十亿生产团餐食品;近日,思念食品也与团餐品牌德保膳食合作入局团餐市场,成立了郑州哪吒餐配食品有限公司。

资本的嗅觉向来敏锐,疫情得到缓解后,团餐行业也迎来了资本的频频入局。3月9日,团餐食材供应链企业望家欢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5月7日,团餐品牌“荷特宝HOTSPOT”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5月12日,团餐食材供应服务商乐禾食品宣布完成4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望家欢和商乐禾融资背后都有美团的身影。疫情之下,众多资本强势入局,看中的便是团餐行业的市场潜力。

蓝海之上,团餐行业挑战重重

其实,疫情只是催生了团餐更多的可能性,早在2018年,部分媒体便以“餐饮行业最后一块待挖掘的宝藏”、“增长黑马”、“竞争蓝海”、“隐形大鳄”等词语描绘“团餐”。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团餐产业发展势头依旧,占据超过30%的餐饮行业市场份额。预计2020年中国团餐市场份额和市场规模都将再创新高,市场规模接近1.7万亿元。

团餐市场大有可为,但由于团餐以批量形式进行,且需要通过竞标、比较和谈判才能获得饮食专营权,因此,团餐在发展过程中,相较于社餐,存在诸多痛点。

老生常谈的还是食品安全引发的连锁反应问题。由于团餐是集中性、大规模供餐,食品安全风险较高,因而一旦出事,直接决定客户下一季度乃至下一年是否签约。2018年,团餐巨头康帕斯因为“上海中芯番茄事件”影响,几乎丢失了中国国际学校的市场。

其次是营业利润空间小的问题。由于很多企业对团餐服务的要求偏福利性,团餐企业往往受到甲方较为严格的毛利上限控制,整体经营呈现高采购成本、高人工成本、低利润率的特征。亿欧智库调研数据,团餐企业大部分项目采购及人力成本占总营收7成,而净利润仅8%或以下。

此外,还有产品多样化难度大的问题。由于团餐以速度为主,因而,团餐在菜品种类型上,相对于社餐,往往较为单一。但由于当下,团餐主要面对的用户是 80、90 后,强烈的多元化和个性化需求面前,团餐企业面临着多元化的产品升级的问题,不仅是保障口味,更要健康、搭配合理和上新的频率。

不仅如此,对于传统社餐企业而言,转型做团餐,制备的速度同样是不容忽视的问题。由于团餐的消费者就餐时间非常集中,且就餐时间短暂。因而,几十至几百份餐食要保证熟热度都差不多,对于传统餐饮企业的制备速度和现场协调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受限于团餐的经营特色,大部分团餐企业都面临着采购成本增加、品牌升级困难、人才团队建设等诸多难题,年初受疫情影响,开发团餐生意的部分社餐企业在疫情结束后,便回归了社食生意。

当下,众多企业入局团餐赛道,难度重重,要想克服这些困难,在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一定的调整期。

集中化过程中,外卖化、智能化正当时

行业发展痛点本身就在倒逼团餐企业进行升级迭代,再加上借助疫情的推动,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也开始习惯团餐的用餐方式。在大量资本入局的情况下,团餐企业在信息化建设、物流配送体系完善、生产基地标准化等方面的步伐将得到相当有力的补充,团餐领域也将呈现出标准化、外卖化、多元化、品牌化的趋势。

标准化方面,团餐最重要的概念是快速和批量。没有好的产品品质,没有标准化的产品体系,是无法支撑团餐的规模化和可复制发展。因而,团餐扩大生产势必要实现标准化生产,进而建立完整的采购链、供应链体系,支撑团餐规模化市场的发展需求。

智能化方面,受批量生产的影响,目前,不少团餐企业已经开始采用中央厨房模式,并且借助专业的中央厨房设备,完成食品的成品、半成品制作,实现生产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这也是餐饮行业工业化发展趋势的必然选择。

外卖化方面,当下,团餐主要的运营模式还是像学校、军队食堂,这种进驻甲方的模式。相对来说,集体配餐模式占比还是比较少。随着美团、饿了么、顺丰等巨头的相继入局,部分团餐企业将进一步摆脱场地的限制,采用更加灵活机动的方式,有效降低成本。

品牌化方面,现阶段,国内的团餐企业往往受限于地域因素,很难进一步扩张,因而团餐企业要想扩大自己在全国范围的影响力,必须提高品牌知名度,进而以品牌撬动市场。当下,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谋划品牌化转型方案。

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亦是团餐市场进一步集中化的过程,根据发达国家的团餐市场经验,市场份额大多集中在大型团餐企业手中。比如,美国团餐市场集中度是80%,日韩是60%。

当下,中国团餐行业起步也有20余年,但大多数企业仍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资源分散,集中度较低等问题。随着更多企业和资本不断进入团餐领域,行业洗牌的过程中,倒下的团餐企业越来越多,拥有整体规模、技术优势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不断巩固城池,团餐行业的集中度也将进一步加强。

新博弈(ID:newgametheory)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