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任正非,医院管理者应向其学习什么?

【编者按】有大格局才有大手笔,有大胸襟才有大能量,有大视野才能干大事,有大担当才有大作为。事实上我们的医院管理者队伍中并不乏这样的佼佼者,他们用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的行动,在逐步夯实“健康强国”伟大事业的根基,在推动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但在这个队伍中,也同样不乏走不出“家”之范围而甘当“家奴”的人,至于个别斤斤计较于三核桃俩枣之蝇头小利的精神侏儒,那只是混迹于医疗卫生队伍的极个别人罢了。

本文首发于华夏医界,作者王秀华;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最近,有关华为总裁任正非的消息,在电脑和手机等媒体终端上被刷爆屏了。

读5月21日今日头条发布的《通篇干货!任正非今日答媒体42问全文实录》一文,感觉任正非通过自己的言行,给我们提供了一面难得的镜子,让我们得以照出许多习以为常的观念和行为中的不足,并进而使我联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医院管理者应向任正非学习什么?

一、胸襟与格局

任正非胸中有大我。

在答记者问中,他曾说过“超越华为、个人、家庭去思考问题,才能客观”这样的话,但在完成这种超越之后呢,他的精神视野在向哪个方向和范围拓展?从他一系列言行可以看出,他不仅超越了个人、家庭和公司利益,更是站在了非常人所能企及的全人类利益的高度,从人类命运、人类文明这一高度来看待、思考和分析目前围绕他的公司所发生的风风雨雨。正如他说:“要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来建设信息社会。”请注意,这番话里的关键词,不是哪个公司甚至不是哪个国家,而是“人类”。他还说:“迟早我们要与美国相遇的,那我们就要准备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做好一切准备,从那时起,就考虑到美国和我们在‘山顶’相遇的问题,做了一些准备。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请注意,在“山顶”上相遇,不是为了捉对厮杀、刺刀见红,而是通过“拥抱”而“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

一句“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境界全出!

而恰恰是因为站立在人类利益的思考角度,他才能在常人难以忍受的各种压力面前保持了高贵的理性!

正如有些网友所精准评价的那样——他“把美国和美政客分开,把政客和美国企业分开,把政治和商业分开,把爱国和商品分开,把愤怒和理智分开。”

这五个分开,已经完全超越了应对韬略的技艺层面,是其精神境界的凸显,更是其苦苦坚持的价值取向的自然性延伸。

反观我们为数不少的医院管理者呢?不仅自己,也常常教育员工“爱院如家”,要树立和不断强化“院兴我荣,院衰我耻”的观念。

还有在某些城市的卫生机构门前高高树立的宣传牌:“XX是我家,卫生靠大家”。

是“家”是“家”还是“家”,总是走不出“家”的土围子!

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思想观念上的禁锢才是最可怕的禁锢!

中国知识分子历来所崇尚的家国天下,家其实只是作为起点的。如果总是以个人为支点,以家庭即便是范围被扩大了的家庭为圆心来思考和处理问题,即使拼命扑腾,也只能掀起茶壶里的风暴,也只能卷起池塘里的浪花,是难以折腾出什么大动静的。

有大格局与大胸襟才能有大担当。担当意识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是否从骨子里坚持修齐治平和家国情怀,应当是“知识分子”和“知道分子”在思想境界上的真正分野了吧?在这一方面,任正非堪称楷模。

有大格局才有大手笔,有大胸襟才有大能量,有大视野才能干大事,有大担当才有大作为。事实上我们的医院管理者队伍中并不乏这样的佼佼者,他们用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的行动,在逐步夯实“健康强国”伟大事业的根基,在推动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但在这个队伍中,也同样不乏走不出“家”之范围而甘当“家奴”的人,至于个别斤斤计较于三核桃俩枣之蝇头小利的精神侏儒,那只是混迹于医疗卫生队伍的极个别人罢了。

二、时时保持忧患意识与超前意识

在采访过程中,任正非同记者有一段非常有意思和信息含量极丰富的对话。

中央电视台的问题是:“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任总有非常浓厚的居安思危的意识,芯片十几年前就有备胎计划了,特别好奇这种危机意识最初是来自哪里?”

任正非的回答言简意赅:“总是挨打,就觉得有危机了。”

总是防范“挨打”,脑海里时时悬着“极限生存”这把剑,才能坚持未雨绸缪而不是亡羊补牢,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而不是一旦危机到来手忙脚乱一筹莫展。

也才会有面对来自其他国家以举国之力围堵而神闲气定的底气——“华为不需要美国芯片,华为没问题”;“在最先进的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至少5G不会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的。”

当然,从正常角度来看,即使在高科技领域,因来自外国以举国之力大力围堵的“华为现象”,也属难以常态化出现的个案。而在医疗领域,这种现象出现的概率将更小。但更小并不等于完全排除,如何从维护民族安全角度来思考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之宏观方面的事情,“华为现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警示。

对医院管理者来说,更不可高枕无忧的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像非典那样事先没有明显预兆而来势凶猛和极为凶险的疫情;比如类似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比如医患关系中可能产生的突发事件;比如医院营运中各类可能出现的安全事故的防范......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任正非没有忘记古人这一遗训,且实实在在地贯彻到华为管理工作中的全方位和全过程之中,这大概是这个企业由小草长成参天大树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有人认为因我国与他国的贸易战,才为任正非提供了一个充分展示其个体生命能量的难得机会。窃以为这句话充其量只是说对了一半——是金子总要发光,是破砖碎瓦总会因某些因素的出现而被打回原形,即使拼命包上一层厚厚的金箔。

三、重视人才的培养和使用

仔细研读任正非答媒体42问全文,对任正非的用人理念和思路印象极深,特别是如下三点。

其一是任正非对人才对事业发展之极端重要性,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他在答记者问中,从讲两个故事引申开去:“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华为为何一步步发展壮大?于此当可窥其端倪。

其二是坚持了人才筛选的全球视野。

他以美国为例:“美国两百年前是印第安人的不毛之地,就是政策对了,今天是世界霸主。我们国家有五千年文明,有这么好的基础,应该拿出政策来拥抱世界人才来中国创业。”

其三是极具借鉴意义的人才培养和用人思路。

在人才培养方面,他认为:“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比我们看得长远,发现你是人才,就去他们公司实习,专门有人培养你,这不是我们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在我们心目中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现象,一经他的点拨,竟不仅令人耳目一新,甚至振聋发聩!

在人才使用方面,他把我们也常说的“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的理念挥发到了极致。

“土耳其教授不是华为在编员工,但是我们拿钱支持他的实验室,他可以去招更多的博士生,我们给博士生提供帮助。我们在日本支持一位大学教授,他的四个博士生全到我们公司来上班,上班地点就在他的办公室,而且他又可以再招四个博士生,等于有八个博士帮做他研究,所有论文等一切都归属他,不归属我们。如果我们要用他的东西,需要商业交易,这就是美国的‘拜杜法案’原则,我们就是通过这样的‘喇叭口’,延伸出更多的科学家。”

知识分子和科学家区别于一般人的重要特点,就是其具有使命感,就是对自身人格尊严和事业追求的高度看重。在有些医疗机构,其决策和管理层把“店大欺客”的行为延伸到内部员工法人范围中去——将其视为“打工仔”,也有的人认为只要物质待遇上去了,人才自然就引来了、留住了。

但任正非既没有这样看,更没有这样做。

面对记者关于“不知道华为能够拿出什么来,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来补充这样一支队伍?薪资待遇有没有具体的标准”的提问,他特别高调地强调了“使命感”——“主要还是给他们使命感,有做成事的机会,让科学家发挥自由度。”物质待遇肯定会有具体的措施,“但是毕竟他们有使命感,没有使命感,他们做不出成绩来。”面对任正非这番话,不知那些至今仍抱着管制型思维不放的有关部门,那些用“圈养”意识来管理医务人员队伍的医院管理者会作何感想?

四、对学风建设的极端重视

他借答记者问大声疾呼,要力戒浮躁、踏踏实实做学问:“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论文造假,在医疗卫生领域已经成为痼疾,有的人丢人甚至都丢到国外去了。某些人不甘于“坐冷板凳”研究学问,却热衷于争名争“家”,且时时什么什么“家”自命。对此,且看任正非是怎么说的:

“……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

“其实中国五十年代也有很多原创科学家,但是现在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学风,这种学风怎么能奠定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竞争力呢?所以,还是要改造学风。”

五、大力理顺管理思路

第一形成并弘扬公司的核心价值观。

有记者问任正非:“在我们看来,华为的管理哲学、管理思想是任总的管理哲学和管理思想,您认为华为的管理哲学和管理思想的精髓是什么?”

任正非的回答开门见山:“华为没有哲学,我个人没有学过哲学,也没有认真读过哲学书。外面的书,作者我也没见过,不认识,也许是他编的吧......我认为,如果说华为公司有哲学,就一点‘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创造价值’。”“秘密就这一条”。

“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创造价值”——“这一条”就足够了,但长期践行“这一条”,却并非易事。

第二,对外部资本进入后对企业核心价值观可能造成的侵蚀保持高度戒备,并干脆拒之门外。

“反正我们不会让外面资本进入公司。”

“我们不需要资本进来,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不要相信传言,永远没有资本进来,这是我们公司高层所有人一致达成的意见。我们为理想而奋斗,不为金钱而奋斗。”

俗话说在商言商,作为企业家,能对资本逐利之天然本性有如此的清醒认识和高度警惕,能理直气壮地喊出“我们为理想而奋斗,不为金钱而奋斗”,实属难能可贵。

那么,身负维护人民生面健康之神圣使命的我们呢?当然,这与医院要讲经济效益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第三,用提供优质服务来优化企业形象。

一个时期以来,医疗卫生领域的各类排行榜多多,事实上以大数据为支撑的排行榜并非没有正面意义。也有医院特别注意自身形象的宣传,这也没有错。时至今日,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嘛。

但不能操作过度,在这个问题上,任正非的见解极富启迪意义——“我们不会通过传播解决,还是通过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来解决我们的形象。我们已经很先进,客户一用就知道多厉害了。”

“我们不需要形象,只需要订单”,他还如是说。

看来还是要“不忘初心”。

有些事不在乎不行,太在乎了就容易走入误区,或者容易被人所忽悠。

除了上述几个方面之外,任正非身上还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正确的权力观,审慎使用手中的权力,就很令人称道。

在新的历史时期,任正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楷模。

2019年7月25日-27日,亿欧大健康将主办 “GIIS 2019第四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 ,峰会以“雁栖健谈——从【规模】到【价值】的医疗变革”为主题,围绕医疗大数据、医药创新、非公医疗和科技医疗四大细分领域的市场环境、投资热点和产业变革等话题展开探讨。

活动报名链接: https://www.iyiou.com/post/ad/id/785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