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口中的“备胎计划”,说的是她?| 艾问人物

预设的生存极限一朝即成眼下事实,或无天日的保险柜秘密顷刻重见阳光。

美国时间5月1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告禁止企业使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危险的公司所生产的电信设备,随后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公司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5月20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停止了与华为的部分合作,撤销华为的Android许可证,华为遭遇了不小的困境。

或许是迫于各方压力,或许是故意为之,当日美国商务部又给予了华为90天的“临时牌照”,但任正非倒也回应得干脆:“没多大意义,我们已经做好准备。”

2018年的中兴事件仍然历历在目,2019年的华为事件又愈演愈烈。仍然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仍然是如出一辙的套路,仍然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但是这一次,“做好准备”的华为愈加挺直了脊梁,准备用多年付出的心血兑换为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这是一次针锋相对的较量。

5月21日,任正非深圳答记者问现场,他笑容满面,“ 华为是一个商业公司,不应该把华为的产品和政治挂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政客们低谷了华为的力量”、“备胎在华为就是很正常的一种行为……备胎一定要用,因为它是围绕我们的解决方案设计的,而不是脱离解决方案做的。”

其实,任老口中的备胎计划,正是多年以来华为“科技自立”、“自主研发”理念的体现,是华为兼采国外高技术芯片、高技术系统解决方案和坚持自主研制、自我开发的生产模式,是一个B计划的战略考量。海思,作为一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半导体子公司,成为备胎的重要一环,海思总裁何庭波17日凌晨的内部信,不卑不亢。极限施压下的海思挺直了脊梁。

冠以备胎之名的正宫?

华为海思,是一家半导体公司,也是华为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其前身是创建于1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产品覆盖无线网络、固定网络、数字媒体等领域的芯片及解决方案。

海思,是内行人眼中的强者,是国产芯片的脊梁。麒麟芯片位于世界之巅,以卓越和领先的技术结束国人“无芯”的尴尬时代,在铁板一块的半导体天下为中国打下一隅之地,撕开能透出阳光的口子。艾问(iask-media.com) 注意到,据2019年1月咨询机构Gartner发布的2018年全球半导体营收和25强榜单,华为海思半导体营收增长35%,登录榜单第21名,营收超过了Microchip,Skyworks,Rohm和Xilinx等美日传统豪强。

海思,也确实是众多人眼中的“备胎”,一个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勾践。我们惊叹于华为手机走出国门,用硬核直男的工业参数驰骋海外市场,我们骄傲于华为作为“国内唯一一家重视研发”的手机厂商,用科技自立的原则带给同行和国人以希望,但却并非真正了解海思的前世今生。若不是华为被列“实体名单”,若不是海思总裁内部致信,若不是至暗时刻的真正到来,很多人不会知道这个备胎,不会知道这个“科技研发”的幕后英雄。

正如何庭波在全员信中提到,海思的成立是踏在科技史上的悲壮长征,背负着“为公司生存打造备胎”的革命重任,即便前途未卜,很有可能成为保险柜里永远的秘密,即便过程艰险,技术困境可能会扼杀一切热血和希望……但,为着那不可排除的极限假设,为着那潜在的千万分之一的成功,海思成立。

不错,海思的初创,从其能力和地位来看都无疑是一个备胎的存在。

多年前,集成电路行业有了伟大的变革,台积电的出现打破了芯片企业密不透风的铁板格局,初创企业开始有机会设计芯片;多年前的那个时候,深知科技自主力量的华为刚刚结束代理生涯,左思右想的任正非咬牙借入高利,决定成立自己的实验室,开始芯片设计研发。

然而,那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结果的赌局,充满了孤独、恐惧和黑暗。坚持研发自主的华为一面依靠和学习国外技术一面默默钻研,偶有芯片研制成功的喜悦和骄傲,但也是低调的、隐晦的,不足为外人道。

2004年,脱胎于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的海思,承担着华为自主研发的重任,并没有马上和华为终端业务结合,单枪匹马,默默耕耘。那时,它尝试在GSM智能手机TURNKEY(交钥匙)解决方案的开发当中开垦属于自己的一点地盘。这是在保持一个“备胎”的本分。

2008年,海思如期推出解决方案。奈何开发的应用处理器(AP)芯片K3V1先天不足,110nm的工艺,相对于主流厂商的65nm相差一代,和当时已经开始尝试45至55nm工艺的高通等芯片大鳄更是不能相提并论。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K3V1,即使借鉴联发科,找了一家山寨厂做整机也未能挽救惨败的局面。

这是一个“备胎”在励精图治的过程中遭遇的滑铁卢。因为有各种潜在规则的束缚,这个结局还算正常。

华为自己悟出了一个道理,“自己的蛋由自己孵”,逐渐摒弃复刻联发科模式的华为决定将自己的芯片和终端捆绑起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海思逐渐走出了“备胎”的角色,并且越走越正。

2012年,作为当时已经较为成熟的麒麟产品K3V2横空出世。尽管其发热量大,游戏的兼容性不强,和同时期高通的旗舰处理器仍有明显差距,但是已经有了“准正宫”身份的海思麒麟拿到了华为手机芯片的特权,负责消费者业务的余承东顶住各方压力,不惜砍掉了欧洲运营商数百上千万台的定制手机业务,强行拉麒麟K3V2芯片上马。此后更是拽着还“不成气候”的K3V2E在华为P6系列手机的市场搏击中一路狂奔!

所幸,被加以正宫地位的海思在接受到各种资源和特殊待遇之后,也是奋发图强,不断证明自己。

2014年,全新升级的新版麒麟芯片(Kirin925)终于携手华为MATE 7 高调突进高端手机市场,一举成为直逼苹果三星的强盛对手。数据参数也显示,Kirin925的部分性能甚至略微超出了高通的骁龙801和三星Exynos 5430,领先的芯片技术引来了芯片行业的惊叹。

芯片的自主研发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在没有人同行的漫漫长夜中海思应该是孤独的。我们可以看到海思每隔几年推出的新产品,可以看到它从低性能到高技术的突破性转变,但是却无法了解到其中每个无人问津的深夜来自自身的诘问和怀疑。

海思并不是在今天才从“备胎”一夜之间得以转正,一直以来,它都是华为的一个理想,一份执着。无论是曾经的小心翼翼、韬光养晦还是后来的全力支持、高度曝光,华为给予的全部信任都强力证明了海思不是备胎的事实。

就像任正非所说,华为永远不会排斥美国芯片,商业行为也不应该和政治扯上关系。科技自立是每一个国人、每一家企业都应该有的自强追求,它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情 。所谓“备胎”,它仅仅是,也应该是一种独立自强,又能与他人共同存在,共同成长的状态,并非“非此即彼”、“我存你亡”。

两手准备是居安思危的智慧,Plan B是未雨绸缪的安排。

极限生存下的芭蕾舞者?

何庭波,华为海思总裁,那份充满热血,昂扬斗志的全员信的作者。被称为“华为海思掌门人”、“华为芯片女皇”、“最强芯片女管家”。今天,她更像是一个极限生存下的芭蕾舞者。

“何庭波,女,生于1969年, 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 硕士,华为工程师。1996 年加入华为,现任海思总裁、华为董事会成员。”这是网络上关于她最详实的介绍,然而任正非任命于她时曾说过的一番话以及早年她对自己身份的定位则是关于何庭波个人的全部资料。一个身怀绝技,韫椟藏珠而又坚韧不拔的工程师形象跃然纸上。

何庭波(右二)

极限生存下的芭蕾舞者,一面是芭蕾舞鞋的优雅,一面是磨烂的双脚;一面是海思的卓越发展,光鲜亮丽,一面是二十几年的无悔付出和千万次实验的尝试。

艾问(iask-media.com) 查阅发现,1996年,27岁硕士毕业的她直接进入了华为,不是华为的元老人物,她作为一名普通工程师开始在那个还是赢者通吃的集成电路行业中,那个还只是励志打破绝对优势的初创企业里,展现出非同一般的吃苦耐劳和一丝不苟的科研态度。

《走出华为》一书中这样描述过何庭波和高戟的一段工作状态:由于双方需要用到同一套设备,两人经常发生争抢设备的情况。没有办法,最终只能是二人定下君子协定“白天何庭波调试,晚上高戟调试”。

就是在这种争抢着工作的氛围中,何庭波一直在耕耘,一直在成长。面对企业业务的扩张和对员工跨地区工作的要求,何庭波当仁不让。98年开始,无线业务开始成为公司的重点,那个时候需要组建一个3G芯片研发队,锋芒乍露的何庭波就一个人前往上海展开组建无线芯片团队的工作。几年后,公司需要,何庭波又调往硅谷,开始了夜以继日的研发。

江湖传闻,04年任正非决定将研发中心独立出来,成立海思之时对何庭波说过一番话:“ 给你2万人,每年4亿美金的研发经费,一定要站起来!”。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任命,更是一种希望的寄托。他信任眼前这个有能力有抱负,会管理能做事的女人,他将自己的一个企业理想和执念托付于她。所以,即便当时的华为也就3万人,年度研发经费不到10亿美元,他还是选择押宝于她。

同为任正非信任的人,何庭波和余承东大有不同。为华为无线部门立下汗马功劳,主导的Single-RAN无线产品收入跃居世界第二,余承东身上有华为早期直男工业风的特点。粗糙,钻研参数,不注重美感是他给公众的印象,原汁原味的干劲和大胆是他受重用,被信任的原因。而何庭波却因低调、踏实的工程师信仰而被这个慧眼识人的老人家看中。

向来不在镁光灯下出现的何庭波,没有让任老的信任付诸东流。在海思成立三年营收几乎为0的漫长过程中,有质疑,她就鼓舞海思的员工“做得慢做不好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总有熬出头的一天。”;有迷惘,她就加紧研发步伐,密切和业务部们配合,尽量不让搭载海思芯片的华为手机太过难做……然而,还有很多,我们是不知道的。

后来,超越Foundry厂商台积电、格罗方德、联华电子的海思成为2018年半导体全球25强了,成功被划归为世界半导体“三大主流生存方式”中的ASSP,我们还是不知道何庭波是谁。她或许和另一个“华为女皇”孙亚芳不太一样,常年隐没在研发当中的她没有什么机会出现在媒体上,亦或者是她不愿浪费时间出现在对研发无用的曝光当中。

“舞者”何庭波,千磨万击仍坚劲,只是为了不在“可能会有玻璃渣的舞台”上摔倒。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