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绿新歌复出引回忆杀,背后是台湾乐团的主流"入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音乐先声​ (ID:nakedmusic),作者|范志辉

"全宇宙的朋友大家好,我们是苏打绿!"

2月23日,吴青峰台北小巨蛋的第二场「太空备忘记」演唱会上,苏打绿团长阿福对着台下的观众说出了乐迷们等待了三年的一句开场白。在演唱会的安可环节,苏打绿成员毫无预警地集体登台,一起表演了老歌《当我们一起走过》以及新歌《Tomorrow will be fine.》,献给所有"打粉"一份超大的惊喜。

在休团的1148天里,虽然乐团成员各自都在忙自己的人生,但乐迷却始终在期盼着苏打绿的回归。而在新歌复出的背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以及苏打绿之于华语乐坛的意义。

休团三年,《Tomorrow will be fine.》背后的故事

作为休团三年后的回归之作,《Tomorrow will be fine.》由鼓手小威作词、作曲,苏打绿编曲,风格上延续了以往苏打绿的暖心治愈,也寓意着重新出发的坚定。

新歌上线的同一天,苏打绿官微在凌晨1点43分发布的长微博中写道,"此时苏打绿六人的携手并进,不光是再度凝结彼此最初的信仰,也在这个弥漫惶惶不安的时机,传达音乐能量,这正是他们一直所拥有的疗愈效力。"而博文中5分零5秒的自制MV,更真实记录了苏打绿从休团至今在微信群中如家人般的问候、交流,让人颇为感动。

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休团三年后再出发的苏打绿,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苏打绿更换了新的微博头像,在网易云音乐建立了新的歌手账号主页,发行公司也变成了鼓手小威旗下的鱼丁系有限公司。这些变化,也象征了苏打绿的重新出发。

学生乐团到金曲天团,苏打绿背后的台湾乐团成长史

作为五月天之后最成功的台湾乐团,苏打绿的成名之路也颇为偶然,甚至有些传奇性。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回溯这个乐团的命运,称不上多舛,但老天爷的确赋予他们一股凝聚的神力"。

从2001年4月成立于政大、报名金旋奖到2003年7月13日参加第4届海洋音乐祭热浪摇滚舞台(小舞台)表演,苏打绿其实一直都是学生乐团的状态,本打算毕业巡演结束就解散。在海洋音乐祭表演时,吴青峰独特的声线偶然被业内人士听到,苏打绿被发掘进而签约,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网上试听、看MV和校园演出……最初的苏打绿通过这样的方式积累起了粉丝,成功占领了校园市场。而网络渠道的快速传播和扎实的现场实力,也使苏打绿的音乐从台湾走向了内地,2007年便接到了第一次内地的演出邀约。

自2004年5月发行第一张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至2016年休团的13年里,苏打绿一共交出了《小宇宙》《你在烦恼什么》等10张高品质的概念专辑,也留下了《小情歌》《无与伦比的美丽》这样的流行金曲。

《冬 未了》这张专辑也带领苏打绿迎来了乐团的高光时刻。2016年的第27届台湾金曲奖上,苏打绿8提5中,成为当年金曲最大赢家,也完成了学生乐团向金曲天团的华丽蜕变。

回听苏打绿出道以来的音乐作品,清新民谣、抒情流行、吉他摇滚乃至大编制的交响乐都有过尝试,在高质量作品的持续输出下,苏打绿在整个华语文化圈都积累了超高的知名度,堪称台湾乐团进入主流的范例。

而这一趋势在近年来更是有过之无不及。在自媒体"湾湾独立音乐速报"的统计中,2018 年约有 80 组台湾独立音乐人来到大陆巡演,不少乐团创下了场场售罄的成绩,这一前所未有的盛况,也让2018 被认为是台湾乐团的大陆元年。

同时,草东没有派对、落日飞车、Deca Joins、老王乐队、茄子蛋、Hello Nico、傻子与白痴、告五人、甜约翰等一大批台湾乐团的北上巡演现象,也被称为"三千台团上大陆"。

如果你听过其中几个台湾乐团的歌,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台湾乐团不那么"台湾"了,有几支乐队的唱腔、曲风、编曲,乍一听似乎是个"河北乐队"。 这背后,其实是2011年前后大陆新民谣对台湾年轻人的影响。

台湾政大语言学研究所教授何万顺指出,2011年是台湾地区乐迷受到大陆摇滚乐直接冲击的关键年份。来自河北石家庄的万能青年旅店,在台发行首张专辑《万能青年旅店》,受到台湾乐评人、乐迷的一致推崇,至今被封为神作;逃跑计划也在同年底推出首张专辑《世界》,一曲《夜空中最亮的星》连路边大伯都能唱上几句。随后便是2013 年 6 月,宋冬野的《董小姐》被选手左立在湖南卫视选秀节目《快乐男声》上翻唱一炮而红……

这一论断也得到了落日飞车乐队主唱曾国宏的印证。他曾在采访中提到,"三千台团上大陆之前,在台北五年前是完全被大陆的新民谣笼罩的。那个时候不管是宋冬野,或者是房东的猫,又或者是程璧,在我们那边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甚至像草东他们就受到很浓烈的冬野跟万青的影响。"

这也与华语乐坛的产业发展进程相符合。2000年—2010年,是由港台引领的华语乐坛的黄金十年,也给了很多台湾独立音乐的养分和资源,苏打绿、五月天就是诞生、成长于这一时期;

到了2010年—2016年期间,随着唱片工业的崩溃以及大陆经济的崛起,大陆独立音乐实现了对台湾的反向输出,万青、宋冬野便是代表;

而在2016年以后,呈现出的趋势则是两岸独立音乐的交流、融合与发展,落日飞车与盘尼西林在工体馆做的联合演出算是成果之一。

当然,台湾独立乐队的发展,也少不了官方层面的扶持。比如2000年金曲奖的"最佳演唱团体奖"就颁给了乱弹乐团,而在2001年,金曲奖新增了"最佳乐队奖",支持乐团的发展,五月天、苏打绿、MATZKA等都曾经拿过这个奖。

另一边,2007年开始,台湾文化部门出台了"硬地(即indie)音乐录制推广补助案",还在2010年设置了金音奖,包括摇滚、民谣、电音及嘻哈等4大类20个奖项,用来鼓励年轻音乐人创作,支持独立音乐发展。

凡此总总,都为台湾乐团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于是才有了五月天、苏打绿、草东没有派对等一众乐团对于主流乐坛的频频"入侵",以及落日飞车、茄子蛋、老王乐队等新一代乐队的集体北上。

独立与主流之间,从来无边界

原本看似小众的乐团被主流的接纳,也让我们思考:独立与主流之间,到底有没有边界?或者说,独立音乐如何在保持自我和赢得更多听众之间寻求平衡?

抛开已经成为标杆的五月天、苏打绿,近两年台团在内地的大受欢迎,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这其中,落日飞车当属佼佼者。这一2009年成军于台北的乐队,2016年发布的EP《Jinji Kikko》以复古怀旧的迷幻曲风得到了内地乐迷的追捧,演出一票难求。目前,落日飞车在网易云音乐的粉丝高达62万(一个对比,苏打绿在网易云音乐的粉丝也近60万)。

另外一支乐队则是老王乐队,因其歌曲《我还年轻我还年轻》在内地综艺《明日之子》被演唱而走红。这首2017年9月发布的作品,在2018年2月乐评突破999+后,主创还激动得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留言:"一晃眼999+了,真的感谢各位支持!!!"如今,该歌曲乐评超4万。据传,徐佳莹将在本周《歌手》节目演唱这首歌曲。

近期,八三夭乐团也因演唱大火台剧《想见你》片尾曲《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走入内地大众视野,网易云音乐歌曲评论超过10万,最高赞评论近17万,评论区俨然成了乐迷、剧迷的第二追剧现场。

可以发现,在这些乐团身上,我们已经很难说独立与主流之间还存在明显的界限了。而这一现象背后,也与音乐产业的转型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

街声联合创始人张培仁认为,在过去,唱片行业萧条的直接影响是歌手价值无法用唱片销量来衡量,互联网的发展又让音乐渠道垄断被打破。一方面,每一个消费者在互联网上选择的文化信息不同;另一方面,创作成本降低使"工业力"下降到每个音乐人身上。二者合力的结果是,绝对的主流音乐并不存在了。换句话说,在圈层化、分众化的趋势下,独立音乐也具备了冲击主流的可能,主流也将从独立中汲取养分。

而无论是从苏打绿、五月天为代表的金曲天团,还是落日飞车、老王乐队、八三夭等为代表的新一代台团,都说明了独立与主流之间其实从来无边界,重要的是作品本身能不能够打动听众。

独立不代表曲高和寡,流行不代表烂俗大街,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任何一种曲风在中国这么广袤的土地上都能找到自己的听众和市场。最后,还是要问自己一句,这首歌,真的打动人心了吗?

【钛媒体作者介绍: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请联系微信:chumo_01。】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