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70后离职高管的不惑与天命

2019年3月,被誉为“救火队长”的360首席技术官谭晓生离职;9月,百度高级副总裁“铁打”的向海龙离职;11月,被誉为“最懂营销”的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离职。

这三位同为70后的企业高管,在陪伴周鸿祎、李彦宏、雷军历经无数个暗淡与高光时刻后彻底退场,当繁花落尽,每一种选择,都值得被尊重。

左起:谭晓生 向海龙 黎万强

初相识:意气风发谋未来

1992年初,邓小平视察了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并发表重要谈话,总结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基本实践和基本经验,明确回答了经常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以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十四大为标志,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摘自新华社2002年2月19日《邓小平同志生平》

对于知识分子、技术人才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这一年,22岁的谭晓生已经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毕业,向海龙和黎万强则在念初三。

对于谭晓生来说,周鸿祎是他的贵人,而对于周鸿祎来说,谭晓生亦是他的福星。谭晓生和周鸿祎正式相识于大学时期,在此之前,两人虽有几面之缘,但并没有过多印象。后因计算机这个共同爱好,两个人逐渐成了朋友。

学生时期的谭晓生是一个技术天才,读大学时期,谭晓生无意间接触到电脑病毒,立马通过钻研自学成才。曾有位老师研制了一款反拷贝软件,被他2小时攻破后,老师瞠目惊舌。也正因如此,谭晓生在毕业后经常被周鸿祎喊去“救火”,又被称为“救火队长”。

谭晓生一共给周鸿祎救了三次火,第一次是彼时还在方正集团工作的周鸿祎缺人,拉他远赴内蒙做项目;第二次是周鸿祎创立备受争议的3721,遇到用户快速增长但运维跟不上的难题;最后一次,就是周鸿祎创立360,想起来这个老同学,而这次,谭晓生一干就近10年。

谭晓生正式加入360是在2009年,这一年是向海龙加入百度的第4年,职位是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当时的百度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李彦宏在2009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排名第31位。和谭晓生与周鸿祎的同学情相比,向海龙与李彦宏的故事则显得更“商业”。

2000年,互联网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此时中国的搜索市场还被新浪、奇摩、雅虎三大门户控制着,谷歌也宣布正式进入中国。李彦宏则在这样的境遇下创建了百度,第一次百度大会,员工仅有7人。这一年,向海龙正式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毕业。

小个子的向海龙很擅长数据分析和培养团队。毕业后不久,他创建了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当时的百度头上并没有光环,但却受到向海龙的坚定看好,在他带领下,上海企浪很快成为百度竞价排名的上海地区总代理。

五年后,向海龙把公司卖给百度,带着原企浪团队正式加入百度。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首日股价涨幅354%。或许李彦宏也没有想到,收购上海企浪最大的收获是向海龙这个人才,此后的一段时期内,向海龙凭借在竞价排名上做出的突出成绩,很快被提升为百度销售副总裁。

和向海龙同年毕业的还有黎万强,跟向海龙的创业故事不同,黎万强走出校门后就推开了金山的大门,自此与雷军结缘。

2000年,雷军的头衔还是“金山CEO”。黎万强加入金山后,雷军给了他一个软件界面设计师的职位。他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受到雷军赏识,在10年里先后担任了金山软件设计中心设计总监、互联网内容总监、金山词霸总经理等职务。

2007年12月,雷军在金山软件上市2个月后选择重新出发,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2年后,黎万强也选择了离开。当时正好赶上雷军40岁生日,两人畅饮到深夜,黎万强告诉雷军想要玩摄影,但被雷军阻止。雷军当时称想做一件伟大的事情,问黎万强要不要一起干?黎万强不假思索答应了,雷军愣住了,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黎万强答:“你要做手机”。

2010年4月6日,小米正式创办。开工当天,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小米粥,14位创始人举起粥碗相庆,颇有“小米加步枪”干革命的气势。

共承担:披荆斩棘 战功赫赫

进入职场后,谭晓生给自己取了个“土人”绰号,他觉得,同事几乎都有留学经历就他没有。而五行中,火生土,跟“救火队长”匹配。事实的确如此,在谭晓生任职360的近10年间,360经历了3Q大战、3百大战、纽交所挂牌、私有化、奇安信分拆、回归A股等一系列动作,谭晓生都在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虽然周鸿祎对谭晓生很看重,但在2009年谭晓生加入360时,却只给出了一个“战略投资总监”的职位,这和谭晓生预期的“副总裁”职位存在偏差,但工作之后,不仅投资的事,连社交游戏、系统部、云盘、补丁等多个业务,谭晓生都管了。

最早时期,一个农场的社交游戏很火,但遇到了性能问题,谭晓生便接手了这个平台,搞定之后,应用开发部又出问题,16个技术人员负责支持25个项目,由于人力不够,导致用户体验差,项目组投诉多,谭晓生再次摆平问题。

紧接着又是运维的难题。当时360的服务器有1000多台,投诉率较高,周鸿祎连谭晓生意见都没征询,直接宣布让他管运维。谭晓生清楚地知道运维是吃力不讨好的体力活,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在调整过程中暴露出不少问题,周鸿祎就对我很不满意,估摸着恨不得把我开掉才好,这被视为我职业生涯中的‘耻辱’ ”,谭晓生说。

之后,谭晓生反思自己,发现自己角度不对,之前为了给公司省钱,没有给业务预存足够的裕量,就下决心改进。他将问题分为能解决的、不能解决的,加以解决时间,罗列了好几页纸给周鸿祎看,周鸿祎对他的态度才好转。

此外,在技术层面,谭晓生曾集中力量检查通信模式,通过梳理和发现,最终从26万多种通信模型中找到100种需要解释的模式,又从100种模式里面挖掘出了20种涉嫌违反用户隐私保护条款的模式,坚决要其改正。比如2011年,360首次发现潜伏期长达19年的Windows长期漏洞(MS11-011),微软为此在全球向360公开致谢。

直到2012年3月15日,当时360正遭遇用户隐私危机,谭晓生被正式任命为360首席隐私官(CPO),来化解这场危机。他任职后,对安全隐私把控非常严格,建立了一套标准,360也成为国内首个出台用户隐私保护白皮书的公司。2013年5月1日,360正式启动了企业安全的项目,谭晓生也主动揽下任务,将360的安全工作做得扎实稳定。

相比谭晓生哪里有问题往哪里搬,向海龙的职业生涯就显得平顺很多。2005年正式加入百度后,向海龙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升职记,他的奋斗经历,更是一部百度网络营销业务的增长史。

2005年,加入百度后,向海龙做的第一个岗位是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管理中小广告主的直销。在他带领下,上海分公司连续三年保持200%以上的高速成长,使得百度竞价排名在上海地区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

2007年1月,向海龙兼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在短短数月内,解决了以前诸多业务痛点。北京地区3月的业绩增长速度高于全国平均增长速度,现在仍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4月,向海龙出任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负责公司竞价排名业务的全国销售管理的工作。2011年,向海龙开始主管商业运营。

外界一直用“流水的高管、铁打的向海龙”来形容他在百度的地位。自2015年起,百度先后遭遇血友病贴吧、魏则西事件等舆论危机,但这些火却未烧到向海龙身上。血友病贴吧事件发生后,时任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的陆复斌和负责该业务的副总裁王湛为此承担了责任,随后两人陆续离开百度。而在魏则西事件中,主要负责执行竞价排名的向海龙本有可能被直接追责,但李彦宏却自己主动承担了过错,他在公开信中称,对KPI的追逐使百度“与用户渐行渐远”。

这是释放给百度的一个“危险信号”,但管理层未真正意识到。

2016年4月13日,百度成立“百度搜索公司”,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同时兼任搜索业务群组总经理、公司副总裁,向李彦宏汇报。此举也被外界视为在加大投入信息流变现的决心,而这个钱袋子一直由向海龙把控。

这一年也是李彦宏的48岁本命年,这年他过得不太平静,百度也遇到不少“阻滞”。2016年全年,百度网络营销收入增速仅为0.8%,较前三年的40%平均增长率而言,成绩惨淡。然而这年百度全年净利润为116.32亿元,搜索业务为百度贡献了超过九成的营收。

日子同样不好过的还有小米。2016年被外界视为小米的“滑铁卢之年”。当年,小米连销售额都未公布,雷军表示2016年并未达到2015年的出货量,在此之下,隐退一年的黎万强再次回归了。

和谭晓生相似,黎万强看起来似乎是小米的“救火队长”。公开资料显示,在小米的10年,黎万强有三次“开荒”的经历。

第一次开荒,是在小米成立初期,黎万强负责MIUI的整体研发、设计和运营。

第二次开荒,在2011年6月,黎万强接手小米网和小米手机营销重任。当时小米一代即将在两个月后发布,需要一个真正理解互联网手机理念的营销负责人,但一直未有合适人选,黎万强就被雷军赶鸭子上架,顶上了。

雷军希望不花一分钱把营销做起来,差点逼疯黎万强。对此,黎万强开始摸索做新媒体,从论坛做起,2011年8月积累了50万MIUI用户。彼时微博兴起,他带领团队认真研究微博打法。为推广小米品牌,他在微博上策划了第一个活动——“我是手机控”,上线后转发量很快突破10万次,吸引100万用户参与,没花一分钱。2014年8月,黎万强把小米口碑营销内部手册提炼成《参与感》一书推向市场,黎万强也被誉为“小米最懂营销的人”。同年10月,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

14个月后,黎万强再次回归,负责小米市场和小米影业,这是他的第三次“开荒”。当时的小米内忧外患,行业内的玩家迅速崛起,内部战略需调整。他重点放在唤醒老用户上,并一改常态开始砸钱投放广告,广告遍布全国各大城市的公交站牌和地铁站,还给红米签约了三个品牌代言人,却未有起色。

但不到两年,在小米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远离了小米营销一线。

诉结局:往事如烟 江湖再见

2019年,是21世纪10年代的最后一年,谭晓生、向海龙、黎万强,这三位70后互联网企业高管纷纷宣布离开。

3月,360发布公告称,谭晓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离开360时,谭晓生49岁。两个月后,在《企业安全建设指南》新书发布会暨读者见面会上,谭晓生作为神秘嘉宾出现,亲自讲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新起点,离职后,谭晓生创立了北京赛博英杰科技有限公司。据了解,该公司业务依旧围绕网络安全。

谭晓生称,在安全江湖,他从未退场。正如他在今年全球网络安全盛会RSAC后写的观感的标题“七年之痒”那样,执着坚持,终须去一段风尘以作了结,而望断天涯,却仍要启一番征程寄予期待。有些时候,舍便舍了,而还有一些,走得再远,其实从未离开。

5月,百度的“老臣”向海龙也离开公众视野。17日,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当季百度营收2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移除业务拆分收入影响,同比增长21%;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人民币66.94亿元大幅转亏。据悉,这是百度自2005年8月5日登陆纳斯达克后,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百度正在面临着转型阵痛。

随后,李彦宏在内部信宣布向海龙离职,只用了寥寥数语,“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 即便关于向海龙的离职理由众说纷纭,但历史已经被书写好。此后,向海龙非常低调,并未对外透露去向。离开百度之时,向海龙42岁,人生还有无限可能。三个月后,一家名为北京龙之众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正式成立,经营范围是计算机开放、服务,云计算,广告,企业管理及经济贸易咨询等,创始人为向海龙。

谭晓生、向海龙结束了多年奋斗的工作,而黎万强在历经闭关后最终的选择也还是离开。11月29日,小米发布内部信,宣布黎万强正式离职。黎万强在朋友圈道别小米和雷军,并回忆了2010年4月自己父亲凌晨5点摸黑起来煮的那锅开业小米粥。

比起李彦宏的一句称赞,雷军则显得更有情有义。雷军称,作为小米市场营销体系的早期奠基人,没有黎万强就没有米粉,作为多次轮岗、开疆辟土的联合创始人,他为小米跻身最年轻世界500强作出巨大贡献。“祝阿黎从此彻底放飞自我,快意人生”,雷军说。

虽然黎万强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但早在2015年他第一次从小米退隐时,他就在云南放松身心,日常只有跑步、看书、拍照、发呆四件事情。2015年8月,黎万强在今日美术馆举办个人摄影展《花与树的星空》,雷军也前往参观,给出高度评价。

不知这一次,黎万强是否还会如此。

功过是非,皆成过往,离开亦不是结束,更是新的起点。期待他们在江湖书写新的故事!

(责任编辑:罗萍 )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