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独角兽得物(毒)App CTO 陈思淼:组建技术团队的十件事

离开阿里巴巴加入创业公司,对我来说是非常重大的决定,我经历了电商从 PC 进入移动时代,从国内走向全球,从不被看好到全面繁荣的整个历程。加入阿里 11 年以后,我选择离开,开始我自己的潮流电商之路。

最初认识陈思淼,是因为在 2019 年 7 月的 ArchSummit 全球架构师峰会 ,他是【CTO 技术选型思维与技术管理】专题的出品人,但是在大会开始前的一周,他突然告诉我们,他要离开阿里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因此不能再用【阿里巴巴资深技术专家】的称号了。

这位在阿里巴巴工作了 11 年的老阿里人,曾参与淘宝从集中式系统到大规模分布式系统、从 100 多台机器的规模到数万台机器的演变历程,他先后参与淘宝用户中心建立,淘宝商品体系重构,淘宝交易系统稳定性和性能的优化和重构,参与了多次双十一技术保障工作。2014 年起,陈思淼担任阿里百川商家事业部技术负责人。2017 年起担任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CTO,带领 400 人的团队用 6 个月时间重写 Lazada、再造了一个“淘宝”。

这样的履历对于任何一位技术人而言都足够有分量,但是在 2019 年 7 月,陈思淼还是选择离开阿里。

于是 ArchSummit 大会组紧急调整了关于他的介绍,在陈思淼和阿里巴巴之间加了一个“前”字。从这个字开始,中国互联网的江湖里少了阿里的一员大将,却多了一位创业新人——得物(毒)App CTO 陈思淼。

补充说明:2020 年 1 月 1 日,潮流电商平台毒 App 宣布启动品牌升级,正式更名为“得物”。据了解,新更名的得物 App 专注打造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不断扩充球鞋服装之外的潮流单品品类,为年轻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潮流网购体验。

为什么选择加入「得物」?

加入创业公司,对于陈思淼而言是非常重大的决定,正如他所言,“我对于新机会的选择,主要看两点, 一是看业务的赛道是否足够大,二是看该业务是否创造了独特的价值。****”

一家公司是否具有持续增长的业务模式,这是由企业的“基因”决定的。得物 App 从潮鞋切入垂直电商,能否演变成为未来年轻人的一站式潮流生活平台?

这是陈思淼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首先,从人群来看,得物 App 服务的用户是以 95 后和 00 后为代表的年轻的潮流消费群体,他们代表了移动互联网的未来。

其次,从商业模式来看,得物 App 和传统电商不一样,它放弃了店铺和广告模式,通过竞价、质检 + 鉴别、供应链等商业模式的创新,给用户带来在公平竞价、正品保障、高效履约的核心消费体验。事实证明,得物 App 的买家复购率和平台忠诚度非常高。

最后是因为创始人杨冰。《财富》杂志发布 2019 年中国 40 位 40 岁以下商业精英榜单,得物 App 创始人兼 CEO 杨冰入选。一同入选榜单的还有字节跳动创始人兼 CEO 张一鸣、快手创始人兼 CEO 宿华、淘宝兼天猫总裁蒋凡、商汤科技创始人兼 CEO 徐立,滴滴出行创始人兼 CEO 程维等。陈思淼说:“杨冰身上有一股年轻人的热血劲,他曾跟我讲当年得到第一双麦克·格雷迪签名球鞋时的兴奋,晚上抱着球鞋,激动得睡不着觉。从联合创立虎扑到创办得物 App ,创始人的视野和格局很大程度上决定公司可以走多远。他(杨冰)想得很清楚,我被他打动了。”

加入「得物」后,主抓技术团队建设陈思淼刚加入得物 App 的时候,正是研发团队的重塑期。一方面是业务发展迅速,对技术需求多;另一方面,技术团队正经历从 PHP 到 Java 的技术改造项目。对陈思淼而言,得物 App 所面对不只是技术难题,更大的难题在于技术团队的梳理和管理。

“加入「得物」以后,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与团队磨合,建立团队的信任感和融入感,”陈思淼坦言,CTO 不只是挂一个名字而已,对于一个创业团队来说,从招人、用人到建立机制,包括高效研发团队、工程师文化、技术驱动业务、开放透明的沟通氛围,都需要 CTO 去思考和解决。需要面面俱到,所有技术相关的问题,都是 CTO 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

“除了 CTO,我也担任效率委员会主席,需要思考公司的效率文化。”对陈思淼而言,CTO 需要以更全面的视野来看业务,全面思考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并考虑合适的绩效考核工具。

“加入「得物」以后,我也成长了很多。” 陈思淼说表示。主抓十件事,是陈思淼就任 CTO 后上交的第一份答卷。

第一件事是主抓稳定性。首先建立故障定级和故障标准,然后建立 NOC 团队,让运维经理负责,建立故障标准、故障响应机制,推动故障复盘机制。“我的要求是能接受故障,但是不能接受重复的、低级的故障。”

第二件事是主抓招聘。公司业务高速发展,亟需技术人才。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吸引优秀人才不太容易。半年下来,在招聘团队的支持下,成绩斐然。去年 6 月底,得物 App 技术团队有 150 人,到 12 月底,团队规模已经接近 350 人。这个过程中,陈思淼发现:很多候选人本身就是潮流 Sneaker 或体育爱好者,对公司业务很向往。随着得物 App 对外影响力逐渐增大,有不少候选人一开始没有接受 Offer ,过了一段时间又联系入职。这都是公司发展越来越好的信号。

第三件事是主抓新人落地。之前技术团队设计和文档等都很凌乱,对知识传递和新人落地很不利。陈思淼主导将知识库从 Confluence 迁移到“语雀”,并且按照技术团队为单位,建立知识库,定期 Review 文档目录、结构和文档内容。对于新人入职过程,包括新人落地计划制定、师兄的辅导、入职后的半年计划、一个月总结、三个月总结、六个月转正评审等,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第四件事是主抓研发流程标准化。在 PMO 入职后,研发流程标准化的推动顺利了很多。在团队的努力下,从发版日历建立,PRD 标准,到需求评审会议的流程优化,发版公告,再到发布复盘计划等,各项标准化流程逐一建立起来。

第五件事是提高技术部效率,包括研发效率和组织效率。首先,研发效率主要通过建立日常迭代流程确保各环节信息对称,风险及时暴露,确保各环节高效顺畅。其次,通过各种自动化工具,包括发版打包系统、发布部署系统、监控报警系统,通过系统来降低重复劳动,同时辅助各种高效研发、标准化工作模板等,有效的措施让研发效率提升不少。

第六件事是成立效率委员会。陈思淼牵头在公司内成立了效率委员会,将高效沟通、高效 IM、高效协同、高效会议、高效邮件、效率指数等举措,在全公司培训,内部宣传、内部用研等进行落实。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在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效率和单位成本也要提升,这也是效率委员会成立的原因。

第七件事是推动 OKR。“我比较喜欢 OKR 是基于两点理念,第一,OKR 全员公开;第二,OKR 逐级拆解。比如 Q4 的规划季,推动了交易、社区、增长、搜索等产品线的运营,产品、技术的 OKR 对焦会,产出各条业务线的 OKR 大图。以一名研发工程师为例,他的 OKR 来源于四部分的组合:业务对焦会的 OKR,CTO 或直线主管 OKR,技术驱动项目的 OKR,技术成长或团队建设的 OKR。通过 OKR 管理,可以大大加强技术团队的目标性和抓手。”

第八件事是双十一大促备战。对于 Java 后端技术团队来说,2019 年是第一次面对双十一,挑战极大,但也是极好的团队拉练的机会。在双十一筹备阶段,得物 App 成立了技术保障团队,经历接近三周的压测备战(方法论和天猫双十一类似),包括流量预估、压测模型、在线搭建 50% 流量的压测环境、依赖梳理、限流降级、监控报警等措施。

“我们准备了 30 倍的日常峰值流量,遗憾的是,在双十一零点,即时流量超过了 100 倍的日常峰值流量,用户的热情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估。事后我们进行了复盘。在高可用性和稳定性上,整个技术团队需要做的事和补的课还有很多, 这是一次宝贵的经历。”陈思淼坦言。

第九件事是推动交易平台重构项目。之前交易平台充斥着多个“全家桶”式系统,边界不清晰,重复建设严重,在系统健壮性、需求响应度等方面均存在严重不足。针对以上痛点,“五彩石”重构项目依据 DDD 设计思路重新划分边界,将之前散落在多个系统中的重复功能重新组合;且面向不同的业务系统引入不同的组件,比如订单系统需要灵活响应不同交易模式的多种多样定制化需求,引入状态机引擎进行流程编排,引入扩展点支持灵活实现。重构后,系统不但可以支撑当前业务,在后续扩展性、系统健壮性等方面都有很大提升。

第十件事是推动技术文化。得物 App 的技术文化是打造最好的技术团队,陈思淼说,“这段时间里,我们建立 SmartCode 技术品牌,定期在技术部进行系列分享,积极推动各部门开展技术小报分享;同时,在办公区设立技术团队文化墙定期渲染、传递技术文化,并且每周进行 CTO 午餐会,通过 CTO 的视角使新同学更快更全面了解技术部。”

潮流 App 有很多,「得物」独特之处

起初,得物 App 以资讯 App 上线,帮助年轻人了解球鞋文化和潮流资讯;随后,平台专注打造国内主流 Sneaker 互动社区,通过持续沉淀潮流向话题内容,成为中国潮流文化沃土。从高端球鞋(AJ、Yeezy 等)鉴别、购买切入,得物 App 创造性地引入“ 先鉴别、再发货”的购物流程 ,在传统的电商模式基础上进行了大量创新升级。品类逐步扩展到潮流服装、饰品、手办、手表、3C、美妆等,交易平台覆盖各类 新生代消费产品。 2017 年得物 App 上线交易至今,已成为全球时尚消费领域的领先者。

截至 2020 年 1 月,得物 App 月活用户数达到 4000 万,累计线上鉴别量超过 4000 万。据报道, 目前得物 App 估值超过 10 亿美金,被公认为新一代独角兽(36 氪报道)。

从商业理念来看,上线交易板块之前,得物 App 是国内第一家提供鉴别服务的 App,因而积累了第一批种子用户;随后,用户数量随着交易板块的上线得到快速增长。随着用户口碑的累积及线下传播的扩大,平台的核心用户逐渐聚焦到年轻群体。

从技术团队的角度,得物 App 的员工大多来自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百度、滴滴等大厂,工程师文化和学习型组织文化在团队内非常浓厚。陈思淼提到:“我们搭建了全链路用户体验监控平台,全程实时跟踪评估产品的性能和稳定性,并在版本迭代中不断投入资源优化,在多项体验指标维度做到极致,力求带给用户最流畅最稳定的产品基础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得物 App 利用 3D 扫描技术建立了全球最大的 3D 球鞋全息空间,用户浏览实现可操控式自转,720 度无死角查看单品的材质、图案、纹理、设计细节,为用户打造不一样的沉浸式购物体验。这在业内是很领先的做法。

此外,得物 App 还于近日上线了 AR 虚拟试鞋功能。用户只需点击进入此功能,选中鞋款并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的双脚,即可体验“真实上脚”的效果。目前,用户通过此功能可在线试穿超过 100 双鞋款,更包含一些令球鞋爱好者欣喜不已的稀缺款式。

得物 App 不断优化和升级 AI 应用领域的技术能力,结合机器学习技术提升搜索和推荐服务体验,用深度学习优化图搜技术、AI 智能鉴定技术、客户端智能技术。

回归到起点,陈思淼认为得物 App 的增长原点是 鉴别服务 ,源于对商品“正品保障”的极致追求。同时得物 App 建立了强大的履约服务,包括鉴别、查验、外包物流等。

得物 App 的初始用户群体非常年轻(如前文所述,以 95 后和 00 后为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平台的信任和忠诚度会越来越高。这很像当年的淘宝和京东,最初的用户群体也是一群年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这群年轻人成为社会消费的主体时,电商平台的业务量也会出现大的提升。

除了交易板块,潮流社区也是得物 App 的业务亮点之一。用户在社区发现好物,在交易板块下单获取,再回到社区分享交流,完成用户体验的闭环。

对技术人成长的思考

得物 App 对人才的要求是: 求真,向前一步,拥抱变化 。一位优秀甚至卓越的程序员,最重要的素质是学习能力。学习能力再往下拆解是好奇心和主动性、问题导向、有效人脉、挫折中学习、韧性和灵活性等。

首先是好奇心和主动性。程序员需要持续对未知技术、未知领域保持兴奋,向前一步,主动去寻找;而不是惧怕变化,在大公司保持现状,故步自封。

问题导向是最好的学习方法论。但是如何找到好的、本质的问题?技术同学需要从个人经历,从老师、老板和工作中,甚至挫折中,发现自己能力边界以外的问题,定义好问题后,再去拆解问题、寻找答案,而这个过程就是自己持续成长的过程。

还有一点是建立有效人脉。如何和自己的合作方建立共赢的合作关系,赢得口碑?如何和比自己高段位的人建立联系,让对方愿意花时间和你交流并解答你的疑问?高情商的程序员,在哪里都受欢迎。从挫折中学习,认识自己,习惯挫折,承认错误,担当责任,习惯反思,习惯复盘。有高逆商的程序员,总是能跑出自己的第二曲线。

韧性和灵活性,就是既做到不轻易放弃,也不是固执到永不放弃。有灵活性的程序员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清楚放弃的标准是什么,“这是我工作了很多年才明白的道理。”

对于技术人员而言,工作的头几年非常重要。这段时间要打牢技术基础,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职场素养,不停解决问题、提升自己的能力。陈思淼说他很幸运,在工作的前几年经历了淘宝的飞速成长,业务量每年翻倍增长,对每个人能力的要求也翻倍增长。“我当时所在的淘宝交易平台团队,不管是研发效率、业务迭代、稳定性、性能容量,都给我带来非常多的挑战;也正是如此,我才能在 5 年时间就从 P5 成长为 P9。”

所以对处于职场早期的年轻人来说,进入一家快速增长、充满技术挑战的公司,遇到一位有经验的 CTO,都将为其未来的职业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大部分的业务研发同学,提升自己全方位的能力,进一步成长为“一专多能”的综合性人才。技术人员的发展领域非常广,从客户端、前端、后端、架构、算法到大数据,在做任何一项工作时,好奇心都能帮助他们摸清业务的上下游技术需求、揣摩其背后蕴含的原理。。

对于业务研发同学,多问自己为什么。当业务成功时,要问为什么成功、成功的要点是什么?当业务失败时,要总结为什么失败、重来能否避免失败?“我不太鼓励在一份工作上干太长时间。虽然我在阿里待了 11 年,但实际上我每两年就会被动或主动拥抱变化,换到一个新的业务线或新的技术团队。我很清楚换到一个新环境需要面对的难题,但是这让我的能力全面性、视野、思考问题的习惯都得到很不错的锻炼。”

2017 年,陈思淼被当时的阿里集团 CTO 行癫抽调,牵头 Lazada 全栈重构项目组。项目结束后,开始担任 Lazada CTO,经历了海外业务破局、国际化团队磨合等多重考验。再次回顾这段历程,陈思淼表示:“这个过程有收获,也有很多痛苦和不适应,但最后这些经历都沉淀成了我的能力和经验。”

一些程序员在纠结,思考自己到 35 岁或 40 岁达到天花板后开始走下坡路的问题。陈思淼认为, 工作十年以后需要思考的,更多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以及如何为企业创造价值 技术只是手段之一,商业、产品、用户、数据,都需要理解得足够深刻,才能融会贯通,创造价值。

作为得物 App CTO,陈思淼坦言,技术上的挑战不是最难的,如何实现业务的持续高速增长,加强组织能力的建设,开始新业务的建设和破局,都需要他亲自逐一寻找答案。而这些问题,只从技术视角来审视还远远不够,而需要通过更全面性、更宏观的视角,去积累更多经验。

创造价值,享受工作。得物 App CTO 陈思淼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也欢迎更多对技术有热忱的人加入其中。

叮!招聘来啦~

目前得物 App 活跃用户、新增用户、GMV 等数据均领先于全球相关领域其他平台,App Store 总榜排名靠前。公司人员规模千人 +,B 轮融资,估值已经超过 10 亿美元,并且处于盈利状态。未来 1~2 年内,公司的战略方向是社区和电商双轮驱动,进一步提升目标用户覆盖率。

点击「 招聘 」,了解更多招聘岗位和信息!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