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杰、成龙等明星为何代言节种游戏,就差周星驰了?

点击上方“ 腾讯科技 ”,“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 / 三言财经(ID: sycaijing)

作者 / 嘴遁 王白聿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查看更多科技热点新闻

近日,功夫巨星李连杰代言某手游的广告刷屏,该广告在各大APP几乎都可以看到。至此,几乎占据国内影视圈“半壁江山”的男明星们都代言了如贪玩蓝月等传奇类为主的游戏广告。

他们包括:李连杰、成龙、古天乐、黎明、甄子丹、郭富城、张家辉、陈小春、胡军、孙红雷、吴孟达、张卫健、宋小宝、王宝强、刘烨、邓超、曾志伟、林子聪、樊少皇、岳云鹏、吴镇宇、黄子韬、张子健、吴志雄、徐锦江等等。

李连杰的游戏广告也引起网友讨论。

网友之所以有此反应,是因为这不是此类游戏第一次刷屏。两年前的那一波,至今还深深地印在很多网友脑海中。

成龙、张家辉、古天乐、

陈小春、孙红雷、吴京……

弹窗广告刷屏洗脑

“大扎好,偶系骨天勒,偶系渣渣辉,探挽懒月,介四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里造会干我一样,爱象节款游戏。”

听到这句广告词,想必很多人脑海里都会立刻浮现起古天乐、张家辉手持屠龙刀以及“一刀999”、“装备换元宝”的一系列魔性广告。

近年来,这类玩法创意千篇一律,被网友称制作“不太精良”的游戏,在突然兴起、无孔不入地强行进入进人们的生活。人们随便点开一个网站、app、视频、小说,都能被这类游戏的广告弹窗雷到。

而网友们也早已对这种“视觉疲劳”不厌其烦,纷纷吐槽。

尽管如此,代言这类游戏的明星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他们的海报千篇一律, 身披铠甲,手持大刀,威风凛凛。

比如:“大哥你上”成龙、“兄弟情义”陈小春、“雷霆战神”张卫健、“3元称爸”孙红雷、“屠龙宝刀”林子聪、“我在等你”张靓颖、“我等你哟”Anglebaby,“最火女神”迪丽热巴……

此外,吴镇宇、吴孟达、马丽、林志玲、陈赫、甄子丹、刘烨、吴京、岳云鹏这些大牌明星也都前仆后继地代言了各种网页游戏、手机游戏。

对此,有网友戏称,周星驰是他最后的底线。

许多人不禁质疑,这类游戏真的有人玩吗?巨星们为什么会为这些游戏代言?

该类游戏有人玩: 每月获得超百万次下载

游戏公司月流水破5亿 年营业额数十亿

其实这类游戏真的有人玩,而且还不少。

据此前报道,贪玩蓝月游戏公司其全平台月流水早在2017年就已经突破了5亿元人民币,一年营业额轻轻松松几十亿。2017年11月,贪玩游戏创始人吴旭波就曾宣布,未来5年内要在国内A股上市,做游戏行业的佼佼者。

另据恺英网络2018年半年报, 该公司旗下的《蓝月传奇》上线后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累计流水超过30亿。

一位游戏业内人士向三言财经表示,目前很多曾经的页游公司都开始转战手游,因为手游的收入比页游更高。

而根据第三方平台Sensor Tower统计数据显示,刚出的李连杰代言的《精灵盛典》手游,在6月19日-8月19日期间于iOS平台,共获得了超过200万次下载,收入近2400万美元。

业内人提供的部分手游iOS渠道数据

《贪玩蓝月》、《大唐无双》、《王城英雄》、《一刀传世》等“知名”页游,在转战手游平台后,也仍有很高下载量和收入。

其中,《王城英雄》则在1个月的时间内获得了近9万下载量,近60万美元收入。

《贪玩蓝月》则有多个版本,其中仅张家辉版就在3个月内获得了49万下载量,186万美元收入。

《一刀传世》则在9个月的时间内获得了425万下载量,超过6300万美元的收入。

《大唐无双莽战传》则在三年内获得了近150万下载量,近3200万美元收入。

对此,业内人士称,上述只是iOS平台收入,安卓平台的收入可能更多。

从数据看来,这类游戏真的有很多人在玩,但这些人是谁?

邀明星代言疯狂营销

卖情怀、雇托收割老用户

占据百度等推广平台投放金额榜首

事实上,从起步至今,页游已经过了一个从不分青红皂白拉用户到有针对性的选择用户的一个过程。

出品了《传奇霸业》、《王城英雄》等众多页游的37游戏市场部负责人曾将这一过程总结为四个阶段:

  • 第一个阶段:游戏美女阶段,大部分类似“老婆不在家玩的游戏”;

  • 第二个阶段:场景类,以各种唯美场景为主元素,中间一度科幻类跟时下热点的广告也很活跃;

  • 第三阶段,以游戏CG、3D模型、游戏人物动态等风靡一时;

  • 第四阶段,也就是目前居多的明星代言、真人短片这类特点。

能够带来用户是广告最终追求的最直接的利益。因此,游戏厂商在代言人的选择和页游广告素材的设定上,往往首先考虑转换率这一要素。

以林子聪为例,该负责人曾表示,《传奇霸业》作为一款传奇类游戏,玩家大部分为以前的传奇用户,现在年龄阶层在27-40。而林子聪作为2000年开始进入观众视角的演艺明星,粉丝年龄与传奇霸业游戏受众用户差不多,所以用林子聪来作为游戏代言人能够有效的筛选用户。

除了游戏类型能吸引受众外,简单的操作以及后续“引诱”手段也会让玩家沉迷游戏。

以成龙代言的《一刀传世》为例,据某知名玩家的体验报告描述,相比于其他传奇类手游,这款游戏精简了许多,任务在最底下,直接点就能完成任务,不需要找NPC,操作比较更无脑。完成一定的条件就能免费解锁VIP等级。

不过该玩家还表示,事实上,这个游戏充钱跟没充钱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你想要快速提升战力就必须充值。在该人民币玩家任性充值近万元荣登战力榜第一后,没过多久又被刚才的玩家刷下去。

对于这类页游,知乎用户“流浪的青蛙”在体验过后表示,“还是比较吸金的”。

“我原先跟你一样觉得这个游戏这么low怎么会有人玩,后来看到成龙代言的游戏,我试玩了一下,玩了三天的样子,然后就沉迷了。两个星期大概充了几百块钱,我以前基本上玩游戏不怎么充钱。那段时间看到王者荣耀,刺激战场反而没有动力。现在强制出坑。”

知乎用户“like”也表示:“我一个玩了三四年王者荣耀,只充了一个首充,买过最贵的皮肤是6块钱的活动皮肤还心疼的不得了,现在玩了三四天《黑暗血缘》了,已经充了600块钱了”。

一位游戏业内人士向三言财经透露,其实这类游戏一开始都会有官方人员在当托,“陪”用户一起玩游戏,给其不断制造难度,诱导玩家不断充值。

比如,在游戏中相互PK,用户往往只差一点点但就是打不赢官方设置的”托"或者Boss,而当玩家充值后,就能轻松取胜,令玩家获得战胜的快感。然后一段时间之后,游戏会再制造类似情况从而诱导玩家再次充值。

据称,很多“全服第一”都是一开始就安排好的托。这些托会不断与“家里有矿”的玩家一起玩游戏,让玩家“上当”,心甘情愿地在虚拟世界中为博得一时痛快和成就感而大量充值。

但这类游戏很多其实都是画面粗糙,开发成本极低,其充值的金额大部分都为净利润。因此,这类游戏吸金能力也就相当强悍。

那么,为什么有些画面粗糙的游戏仍有市场呢?

一位业内人士对三言财经表示,这类游戏其实主要就是吸引之前玩过传奇的那波老用户,主要是三十岁以上男性,既有“情怀”,又有钱。他们之所以不在乎粗糙的画面,是因为他们以前玩传奇时画面就是这样粗糙,而其这类游戏获得快感的方式也与画面无关。

因此,这些粗制页游,大多数的运营成本都花在营销广告上,只有少数花在开发。即便游戏制作粗糙,但靠卖情怀、请大牌明星代言、卖力营销推广,宣传力度越大就能获取更多用户。

根据App Growing发布的《2019年Q1各主流移动广告平台投放洞察》及《2019年Q2流量平台投放洞察》2份报告,在2019年上半年, 传奇类游戏广告投放占据百度信息流、网易易效及阿里汇川三大平台游戏App广告投放金额榜首。

具体而言,传奇类游戏在百度信息流广告平台投放较为强势,“传奇”为其广告文案的高频词汇,而“免费”这个词也使用较为频繁。

在百度信息流广告投放金额(估算)Top10中,传奇类游戏《龙城争霸》占据Q1游戏 App 广告投放金额(估算)榜首,《霸业沙皇红名》、《热血变态版》、《爆装传奇》等也上榜。而在Q2,《霸业沙皇红名》和《至尊蓝月》也仍在前列。

与百度信息流平台类似,传奇类游戏在百度信息流广告平台投放较为强势,“传奇”为其广告文案的高频词汇。Q1游戏App广告投放金额(估算)排名前三均为以成龙为代言人的系列传奇游戏(《一刀传世》、《大哥传奇》、《热血高爆版》)。而在Q2,《一刀传世》,《至尊单机》两个仍占据前二位置,《黎明:奇迹MU》亦上榜。

最后,阿里汇川广告平台也“未能幸免”,传奇依旧是广告文案的高频词汇。Q1排名游戏App广告投放金额(估算)前三的均是传奇类游戏,而第6-8也是。到了Q2,《至尊蓝月》仍居榜首,同时《贪玩蓝月》、《至尊单机》亦上榜,分别排在第4、第7。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总能在各种地方看到传奇类游戏广告——他们的投放真的很“凶”, 而且是在各种渠道“广撒网”,比如上文提到的百度、网易、阿里广告平台所涉及的就包括百度APP、百度首页、贴吧、百度手机浏览器,网易新闻,网易网站、UC浏览器、UC头条,PP助手,阿里文学,神马搜索,淘宝手机助手,UC应用商店等十余个用户会经常“光顾”的场景。

所以,当一些人还在吐槽页游广告无处不在如此之烦的同时,目标受众则已经点击注册并玩起来了。

刷屏推广每年至少耗资几千万

传奇类游戏的获客成本相对较高

能请动这么多大牌明星,游戏吸金能力毋庸置疑。但仍存在一个问题, 即这些游戏收入是否能够覆盖推广、代言的成本呢?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三言财经表示,这些头部的公司一定能赚回来。

据他介绍,游戏的推广花费跟很多因素有关,包括平台(iOS、安卓、PC等)、游戏类型和题材(传奇、休闲、放置、MOBA等)、渠道(百度、微信、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等),推广时间(618)等。

他表示,不同游戏类型和题材的获客成本差别很大,推广策略也不同,但有一个大致的思路,即游戏上线时会花大价钱进行一波强势推广,比如手游会冲击应用商店排行榜,页游会强势刷屏一段时间。

若这波强势推广带来的第一波用户足够使游戏获利运营,游戏会正常运营下去,此后不会再投放太多广告,甚至完全靠自然量。若游戏有重大版本更新,才可能再次进行强势推广。

但如果第一波用户不足无法盈利,则会将游戏尽快下线以及时止损。

传奇类游戏也不例外,这类游戏的推广也不会一直持续。从上文报告的统计数据中我们也能够看出,除了几个最头部的传奇类游戏,其它的都只会在榜单出现一次。

业内人士向三言财经透露, 他所在的游戏公司某传奇类手游推广时一波就花费了几百万,在某月的iOS下载量冲到了前十。 因此据他估计,像成龙代言的《一刀传世》这种头部传奇类游戏,每年的推广成本应该在几千万这个数量级。

于是,三言财经进一步调查了一下各平台的推广收费模式, 发现“每年几千万推广成本”这个说法并不夸张。

以某平台信息流推广为例,据其工作人员介绍,在App端以首页首位的形式展现,成本大概在每日一万多元。那么像成龙、张家辉等明星代言的这种“霸屏”游戏,仅在该平台信息流的推广费用每年就将达到百万级别。

而这样的推广平台其实有很多,包括信息流和搜索两类。

其中,信息流类的计费方式目前以CPM为主,也有CPC和CPT等,主要平台包括微信(CPM)、今日头条(CPM),抖音(CPM),快手(CPC),百度App(CPT)等。

搜索类的计费方式则以CPC为主,最主流的搜索引擎如百度、搜狗、谷歌都是CPC。

业内人士提供的游戏类型广告投放参考

此外,业内人士还向三言财经提供了一份广告投放参考表。

该表单显示,传奇类游戏的获客成本相对较高。以在抖音投放为例,将以CPM模式计价,平均下来获客成本为iOS平台每人160-180元,安卓平台每人70-90元。

但即使如此,从前文的数据我们可看出,传奇类游戏还是在不遗余力地推广,这也从另一个层面印证了其吸金能力之强。

被全国网友调侃,张家辉后悔代言终止合作

注册“渣渣辉”全类别45个商标

明星代言有“套路”

对于明星代言“渣”网游的问题,很多人都会生出疑问——这些有着庞大群众基础,甚至拥有高国际知名度的明星,究竟为什么会“沦落”到去接这类游戏广告呢?

对此,有网友给出了一种可能性,即他们其实是被动参与的。

据网友爆料, 目前游戏代言有一种新套路: 游戏公司在没有签合同的情况下,擅自用这些艺人的照片贴在网上,给自己的游戏做代言,如果市场反应不佳,立即撤掉。如果市场反应不错,就立即联系明星授权,让其二选一,要么给钱让其代言,要不就打官司。而明星方面往往因为打官司过于耗费而选择前者息事宁人。

在代言费用方面,据网络爆料,张家辉首次合作代言费为500万一年,去年选择继续续约的古天乐代言费涨到了1000万。

上述说法并没有具体考究,不过相比月流水几亿的游戏商家,明星代言费用如同九牛一毛,这无疑是一笔具有极高性价比的买卖。

对于代言这类游戏的明星来说,他们只需要穿上特定的衣服,对镜头说几句话或者拍几张照片,短短不到一分钟的广告,就能轻松赚百万或者千万。

相比代言食品药品等要承担的风险,游戏代言往往没有“后顾之忧”。 此前,成龙代言的霸王洗发水闹出了致癌风波、思念水饺也被检出病菌。这种摆几个动作就有大笔收入进账的低风险广告,何乐而不为?

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样的病毒营销也在敲骨吸髓地透支着代言明星们的品牌价值。

2015年,林子聪代言的页游因宣传力度大、范围广,引起了网友不满,网友纷纷到他的微博下留言痛骂,网红大V意见领袖也发微博吐槽。连王思聪也直接在林子聪的微博下开了骂腔。

张家辉在此前某采访中也表示,自己不再代言《贪玩蓝月》是因为看到网友投诉自己,他无奈道: “现在整个中国都在笑话我。

“我有一次在看微博时,有网友投诉我,说自己很累,一整个下午都被张家辉追着砍,原来他们的电脑下面一直都是我举着道具在那砍来砍去的广告,要是我自己看到这个广告,我都会烦死,所以我现在终止跟这个公司合作了!”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网的信息,今年5月30日,张家辉申请了“渣渣辉”全品类共45项商标。

对此,有网友评论道:“当初被笑的可是自己,可不能让别人捡便宜拿去使用赚钱。”

也许,这确实是张家辉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所做的努力,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巨星们该不该为低质游戏而“五斗米折腰”一直以来都饱受争议。

一个观点就是,明星也是人,靠代言广告赚钱无可厚非; 另一个观点是,明星代言广告消费的是粉丝的心,应该谨慎对待。

从近年来传奇类游戏的刷屏广告给广大网民带来的反感来看,对于明星,该类产品的不良口碑显然会对其个人品牌及声誉造成不良影响,所获得的代言费也许并不能抵消这些不良影响所造成的损失。

另一方面,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往往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具有非一般的社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也就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社会责任。 知名度越高,影响力越大,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也就越大。因此,在选择代言产品时,巨星反而应该更加谨慎。

其实,在PC游戏发展的早期,就有很多明星接受游戏代言。比如,早在2001年周星驰就代言了网游《大话西游online》,2005年刘亦菲曾代言网游《完美世界》,当时并未产生什么消极影响。

所以,真正的问题可能在于游戏本身和广告的调性。

你怎么看呢?

近期精选

联想最有权势的那个女人去世了

微博何处寻“绿洲”?

“坟场”以外的归属: 共享单车都去哪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