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乱世下,疯狂生长的币安

没有人能够忽略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币安”的疯狂生长。

它的成功和比特币世界目前的混乱有关,而几个创始人在混乱之中抓住了机会,让成功成为既定事实。

波场币选择在币安ICO。

2017年8月22日,他和币安创始人何一一起连线做了个直播,大谈波场项目,当天中午12点,就在直播过程中,他们发起了波场币抢购活动。

53秒,5亿个波场币售空。媒体当时认定, 波场TRON是下半年ICO的第一项目。

币安持续为这个项目添柴加火,到了2017年12月19日,再次推出营销活动——从当日开始,一周之内,累计波场币交易量(买入+卖出)排名前一二名的用户,能够获得莎拉蒂和奔驰的奖励,其他的获得iPhone X等苹果公司产品。

而就在这个活动推出的前一天12月18日,币安因为单日交易量成为了全球第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这个在2017年7月14日上线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用6个月的时间打造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被业内人士称为“商业奇迹”。

看起来,被称为“币圈一姐”的币安副总裁何一把 直播圈里运营手段充分应用到了比特币交易所上 ,收到了他们想要的成果。

图:何一在一直播上

何一在此次创办币安之前,就在运营著名的直播项目“一直播”。在直播圈中,网络主播为了留住流量的常用手段是不定期的抽奖回馈粉丝,送新版苹果手机的比较常见,2017年底熊猫有一名主播直播抽奖送奥迪A6。

币安除了频繁用直播去推广项目,也频繁送豪车。2018年1月9日,为了推广一个名为“VEN”的币,何一和同事们在一直播、Uplive、Youtube等全球多个平台直播“撒币”,只要在币安交易达到1个BTC的用户就可以参与抽奖,一共60位用户每人获得5000VEN(价值1万美金),1位用户获得1辆BMW i8大奖。

在12月19日的波场项目之后,币安又在不同的活动中送出了保时捷、奔驰、兰博基尼等等豪车。

而这些看起来“不差钱”的手段是管用的,在2017年12月18日越过单日交易量30亿美金后,2018年1月10日就突破100亿美金了。

所有指标的生长都是疯狂的,1月17日,币安注册用户突破600万,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每天币安会有大约25万新用户涌入,要知道,Coinbase每天都有10万用户注册,Kraken则每天有5万名新用户注册。而早在1月8日,币安就因为用户的爆炸性增长导致服务器压力过大,而不得不关闭新用户注册,换成每天不定时开启限量注册。

币安作为交易所,支持BTC(比特币)、ETH(以太币)、LTC(莱特币)等多种数字货币,主要为用户提供数字资产兑换及交易服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40多种交易对。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想上币安交易的币都需要排队。

图:币安的网站界面

除此之外,币安也发行自己的区块链产品,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就是币安币(BNB)。币安币基于以太坊发行,它属性也和以太坊接近——以太坊除了是数字货币外,以太坊也是交易平台,币安也是如此, 用户可以用币安币在币安平台买其它的币,成为流通货币。

币安币一共发行2亿个,但是只对外发行1亿个,并且规定永远不增发。

理论上,用户可以直接用比特币、以太币去兑换其它币。为了推行币安币,币安打出了“持有足额BNB支付交易手续费时,系统会对所需支付的手续费进行打折优惠”的旗号,更是给出了第一年半价的优惠政策,之后逐年递减,折扣能够持续五年。

为了推高币安币价格,币安推出了一个策略就是回购——币安公告称,“每个季度将币安平台当季净利润的20%用于回购BNB,并且直接销毁回购的所有BNB,直至销毁1亿个”。简单来说,用户在平台上交易得越多,币安就赚得越多,那么币安就有更多的钱去回购币安币,用户手中的币安币就越来越值钱。

2017年10月18日,平台将回购的98万枚币安币销毁,共价值1千多万人民币。截止2018年1月11日,币安币的价格由最初的成本价1元上升到19.24美元,全球数字资产排名29,市值为18.76亿美元。

币安称用20%的利润来回购币安币,而2017年10月18日的回购花销价值一千多万人民币,这也侧面反映出币安的当时利润。

币安官方的服务费说明显示,其交易费率为0.1% ,同时根据用户持有的BNB进行抵扣,提现手续费则会根据区块实际情况定期调整。

此后,有财经博主估算称,币安已经做到一天成交四百亿,手续费收入4000万的水平。对比上交所日成交额1000亿元、深交所日成交额500亿元测算,两个交易所加起来一个交易日才赚3675万元。

生长是疯狂的。

时钟拨回到半年前的2017年7月,何一和赵长鹏再次因为虚拟货币走到了一起。

何一一直是币圈里的红人,2017年8月8日,何一在社交媒体发表公开信,宣布离开服务了1年8个月的一下科技,和老朋友赵长鹏再次创立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并担任CMO兼联合创始人兼董事。

“曾经和赵长鹏在OKCoin一起共事了10个多月,他的技术能力、人品都了如指掌了,当年我挖他进OKCoin,现在他挖我加入币安,也算扯平了”,在随后的一次采访中,何一这样解释和赵长鹏的渊源。

币安的创始人兼CEO赵长鹏,是加拿大华裔,曾担任过彭博社(Bloomberg Tradebook Futures)技术总监。

比特币、区块链和金融行业天然相关,在离开彭博社之后,他担任Blockchain.info(比特币行业流量最高的网站)的技术总监;2014年6月10日,赵长鹏被何一挖到当时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负责OKCoin的技术团队和国际市场团队,迅速建立了OKCoin的国际影响力。

图:建立OKCoin时的何一(中)和赵长鹏(右一)

2015年下半年,赵长鹏离职,起因就是当时无数看客热议的“OKCoin公司合同造假争议事件”,简单梳理一下当时的情况如下:

  • 2015年5月23日,被称为比特币耶稣的著名比特币投资者Roger Ver在自己的私人twitter上爆料称okcoin在一份假合同上伪造了他的签名,并表示他将给出他的证据。

  • 5月30日,赵长鹏也出面回应了合同争议事件,发了一篇信息量极大的声明,包括OKcoin交易量造假, OKcoin冷钱包由老婆和岳母保管,徐明星鼓励员工在OKcoin交易等一系列重磅消息;

  • 随后,OKCoin徐明星以及员工通过网络发声,反击赵长鹏,指出了赵长鹏在OKCoin工作期间的“欺骗公司的行为”,如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最后赵长鹏离开了OKCoin,这出“闹剧”也慢慢的淡出了大家的视野。

团队解散也是让人唏嘘的,何一、赵长鹏以及公司创始人徐明星曾被外界称为“币圈铁三角”。

在加入OKcoin之前,何一是旅游卫视的主持人,2014年6月,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参观了OKCoin公司30分钟后,加入了这家公司, 全面负责公司的品牌建设,带领这家交易所拿下了60%的市场占有率 ,“币圈一姐”由此而来。

随着2015年赵长鹏离开OKCoin,何一也离职,当年年底,她在微博宣布以副总裁的身份加入一下科技,负责这家公司拳头产品“秒拍”和“小咖秀”的市场。

2016年初,国内直播市场方兴未艾之时,何一开始做“一直播”,从拿下当红“韩国欧巴”宋仲基,到《创投大咖说》等直播活动,何一靠着一个接一个活动的“精耕细作”,最终将“一直播”打造成了“中国最大的直播平台”。

在和赵长鹏再次合作创业币安的过程中,能够看到何一对市场营销活动的熟稔。

如果要论及币安成功,何一和赵长鹏这样两名懂得比特币市场的精兵强将,技术和营销的紧密结合都是其中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9月1日,币安获得由泛城资本、黑洞资本投资的千万美金天使轮融资。泛城资本创始人就是“快的打车”创始人之一的陈伟星,这个2016年10月成立的基金专注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

这也为币安在9月初的市场动荡中备注了弹药。

币安创办之后,国内比特币市场经历了一个毁灭式的打击,却恰巧成为币安的机会。

在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公告,要求从此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ICO)立即停止,接着又关停国内的比特币交易所,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力度堪称前所未见。

主流交易平台在当时都经历了末日大逃亡。比特币中国在当月中关闭新用户注册交易,并宣布月底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将停止所有交易业务。随后,该平台上的交易者疯狂抛售数字货币资产,一时间仿佛“末日大逃亡”。前前后后,火币网、OKcoin等交易平台都关停。

包括比特币中国在内,主流的交易所大多采用法币买卖数字货币的交易方式,直接遭遇了监管的大刀。在某种程度上,在七八月份大家已经嗅到了末日狂欢的气氛,各种ICO项目疯狂地收割“韭菜”,大多数平台也都抱着“捞一笔是一笔”心态或许也在等待靴子的落下.

而币安此时刚上线不久,政策嗅觉极度敏锐,主动地拥抱了监管——早早出了公告限制国内IP进行交易,避免政策风险。

就在大刀砍向一线交易平台时,币安迅速把公司从香港搬到日本,有团队成员甚至把家属都带过去了。

图:赵长鹏微博截图

重要的是,币安一开始就定位于国际化交易平台,只允许币币交易, 仅支持用户完成虚拟币和虚拟币之间的置换 ,天然就符合不允许法币交易的监管要求。

在一线交易平台被关闭后,那些躁动的资金和寻找下一个能够释放他们资金的场所,进行中的项目也在寻找可以发币的平台,币安成了首选。

何一在2018年1月23日接受“蓝鲸TMT”的采访时说到:“币安已经整体迁出中国,用户基本来自海外”。而币安自己的数据也称,币安600万注册用户里只有3%的中国用户大致吻合,所以也正如何一所说: “对国内政策已经不是很关心了”

根据AI财经社援引一家市值近百亿的数字货币发行团队的负责人说, “政策打压之前,币安是一家二流平台,我们一直对他们爱答不理的。但现在,我们得去跪舔他们了,求他们上我们的币。”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币安对于项目还是精挑细选过的,因为找他们的项目多,他们有余地去挑选好项目,避开“割韭菜”的骗局。

“因为币安是做币币交易的,理论上来说ICO项目越多,我们能上线交易的币种就越多。但我觉得现在的ICO项目虽然品种丰富,可是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和问题,因此我们会谨慎选择上线的币种”,在8月份币安开张没有多久,赵长鹏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在营销、时机之外,币安技术的稳定性还是被业界认可的。

另外,为了解决用户注册系统容易崩溃的问题,根据西部数码2018年1月23日消息,币安可能收购了Mike Mann公司的cryptoworld.com域名再建一个交易平台。根据消息显示,Mike Mann公司以19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5万元)售出英文域名CryptoWorld.com,目前这个域名尚未启用,但是Mike Mann却松口透漏背后买家为区块链交易平台Binance。没有人不希望傍着币安这个大数了。

区块链资产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去中心化,颠覆传统中心的权利,6个月之内成长为一个超过“沪深两所”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是这种颠覆力最好的证明。

数字货币乱世之中,人才和技术的准备、疯狂地运营、以及政治嗅觉,一起写就了这个疯狂生长的故事。

一个互联网乱世故事的范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