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C沦陷“末日战车”魔咒 :如何摆脱价值的反面?

文|凯尔
编辑|文刀

拥有娱乐精神的币圈人,给很多币种取了绰号。 比如BTC是“大饼”,EOS是“柚子”,BCH是“太子”。

ETC也一样,它的绰号甚至有两个,“小姨太”之名对应着它诞生于以太坊分叉的身世; “末日战车”的称谓起源,则因为它的价格波动出一个诡异的市场规律——ETC走出独立的上涨行情时,BTC都会出现下跌。

即便是LinkVC创始人林嘉鹏这样的专业投资人,也直言不好判断原因。

作为分叉币,ETC在脱离ETH社区自成一派后,声量逐渐减弱。 公链混战之际,ETH、EOS和波场成为主流,分叉币ETC被甩在了一众公链身后。 作为率先推出Dapp的公链之一,ETC在去年Dapp大爆发时失声,dappradar、dapp.review两大Dapp数据网站都没有收录ETC的应用数据。

以太经典之光变得黯淡。 有人感叹,如今的ETC,好像是为了专门做空BTC。 从近几日的市场行情来看,这一“魔咒”仍在延续

大盘下行前 ETC独涨40%

8 月29日凌晨2点左右,BTC打破了多日震荡的格局,从10250美元倾泻而下,最低跌至9320美元,失守一万美元关口。

喜欢把ETC称作“末日战车”的投资者发现,这轮下跌前,“战车”发出过信号。

8月20日,ETC忽然启动,开启了连续三天的上涨。 根据OKEx的数据,ETC从20日的5.47美元起跳,在23日凌晨涨至7.67美元的高点,涨幅达40%。 随后的几天内,ETC一直处于高位震荡状态。

同一时间段,常常带动大盘走势的“大饼”BTC则截然不同。 21日,BTC忽然“跳水”,从10800美元跌至9860美元,跌幅达8.7%。 随后一直在1万美元至1.1万美元区间进行震荡。

从时间点看,BTC再次中了ETC“魔咒”——小姨太涨的次日,大饼开始下跌,直至29日价格走至近期新低。 有币民感慨,“末日战车”又发车了。

查看近几日的币圈分析师的言论也可发现,很多人都把ETC的独立上涨视为看空信号。 “村长币说”认为,这已经成为了一个魔咒,“其实ETC的涨跌和大盘没有多大的直接性关系,但越来越多人根据以往的经验铸就了‘末日战车’的共识,这个力量不容小觑。

在老币民阿宽的印象中,ETC在2017年之前还算正常,直到2017年的9月1日,ETC没有征兆地开始上涨,3天时间,从15.8美元涨到18.68美元,大涨18%。 而BTC却从4700美元跌至4500美元,开始下跌。

类似的规律性例证还有很多。

ETC“反指”节点梳理

一次“反指”是巧合,多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就成了规律,而直到现在仍旧没有有力的分析解释ETC为何如此“特别”,这也成了币圈一个未解之谜。

令币圈人心有余悸的“9·4”之际,BTC开始瀑布,从4500跌至3500美元,蒸发了22%的市值。 在如此重大的节点上,ETC的反常波动被币圈人捕捉、放大,“末日战车”的名头也因此一炮打响

屡遭劫难 市值下跌

综合ETC的历次反常异动,将其比作“妖币”并不过分。 但事实上,ETC拥有着纯正的以太坊血统,只不过在分叉后一直没有起色,市值也一路走低,或许这是它被称作“末日战车”的另一个原因。

2016年,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众筹平台The DAO被黑客攻破,市值五千万美金的ETH被黑客转走。 当时,以太坊社区投票决议将更改以太坊代码,在以太坊在第 1920000 区块进行硬分叉,希望回滚交易,挽回损失。

但这一违背区块链不可篡改精神的决策遭到了一部分人的反对,局部矿工坚持在原链上挖矿,这条原链就是ETC,也被称为以太经典。 ETC社区将代码奉为法律,宣扬完全按照程序运行,没有任何停机、审查、欺诈或第三方干扰的可能性。

ETC社区的理想是纯粹的。 但众所周知,以太坊的创始人、精神领袖Vitalik Buterin(V神)没有留在ETC社区,而是继续带着分叉后的ETH发展,这也导致外界仍旧将共识倾注在ETH上。

ETC也取得过一些进展。 ETC是第一个在彭博终端发布研报的数字货币; 它还曾经被应用于打击黄牛票。

2018年9月中旬,ETC的核心开发团队ETCDEV发布了基于Emerald(翡翠平台)的Dapp开发套件(SDK)。 这是个一站式商店,拥有设计和搭建ETC Dapp的所有资源和工具。 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让开发者自行且便捷地在ETC上创建dApp。

ETC官网介绍Emerald SDK

彼时,EOS的主网才刚上线三个月,ETC拥有先发优势。 然而,EOS凭借着高TPS且免Gas费的优势,吸引了大批的开发者。 2018年底,EOS主导了Dapp大爆发,一时间风头无两,大有超越以太坊之势。

而ETC却直接在Dapp的竞争中失声。 根据dapp.review的数据,如今EOS拥有590个Dapp,ETH拥有1904个Dapp,而ETC未被主流Dapp统计网站收录,在其官网中Dapp也不是一个发展重点。

没有赶上Dapp的红利,让ETC在熊市中备受煎熬,更麻烦的是核心开发者进一步流失。

去年12月3日,开发ETC Emerald(翡翠平台)的功臣ETCDEV技术团队宣布因融资受阻停止运营。 ETCDEV的创始人Igor Artamonov在Medium上遗憾表达不甘,“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接受投资,那这将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也许ETH将不复存在,或者ETC能与其相提并论。

失去一支开发能力强大的技术支持给ETC的打击不小。 2019年初,ETC又遭遇了双花攻击。 不得不说,ETC的前行道路有些坎坷,尤其在公链大战后,人们提起主流公链,很少会想到ETC的名字。

倔强的“小姨太”慢慢从主流视野中退去。 如今,它的市值排名已从2017年的第6名左右,跌到了第17名

ETC是做空比特币的工具?

作为公链,ETC的知名度渐渐减弱,“末日战车”的名号倒越来越响。 以至于很多币圈新人干脆将ETC看做判断大盘涨跌的指标,甚至觉得ETC如今的作用就是“做空比特币”。

LinkVC创始人林嘉鹏也认同ETC有“末日效应”。 对于原因,他直言无法判断。 他推测,可能是由于ETC在主流币里市值不高,一般是一轮行情中最后一个拉升的品种,所以ETC涨完之后意味着行情的结束,BTC就会下跌。

在加密货币分析师EC眼中,ETC的“反指”与它的分叉币身份有关。 “无论是ETC还是分叉币,我们都把它叫做老热点,只有新热点炒完了,炒烂了,才会开始炒老热点。 这个时候,往往就是行情的转折点。

AICoin显示 ETC和BTC走势差异明显

由此看来,ETC之所以沦为“末日战车”,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项目本身缺乏进展和话题性,逐渐成为主流币中的“副队长”。

有业内人士感慨,ETC已走向了价值反面,成为资本短期获利工具。 与ETH相比,其正在应用、安全层面全面退步。 ETC需要寻找突围的方向,但现在的公链发展普遍陷入瓶颈,ETC面临的挑战很大。

在此背景下,有币圈用户表达了担忧,是否会有庄家通过拉升ETC来恶意做空大盘? 对此,林嘉鹏表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跌都是一起跌。 大行情下跌,啥品种都会跌,傻瓜才去拉升ETC。 ”他认为,ETC没有做空BTC的功能,只是有终结行情上涨的功能。

曾经的以太经典变为“末日战车”令人唏嘘。 怀抱理想和坚持的ETC,也给了币圈一个启示,理想主义之外,坚持落地和进步的精神更可贵,这才是让自身不会脱离行业变革的根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