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击|梦碎港交所后,比特大陆IPO再掀波澜

新浪科技 张泽宇

伴随着比特币重回1万美元大关,全球矿机巨头比特大陆的上市进程又重新回到人们视线。

6月21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比特大陆恢复IPO计划,拟最快下个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文件。知情人士称,该公司可能通过美国IPO融资约3亿-5亿美元,但尚未确定希望寻求的融资规模。

比特大陆向新浪科技回应称,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但随着 Facebook 进军加密货币市场、比特币价格重新回暖,此时选择对虚拟货币接受程度更高的美国市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梦碎港交所

2018年9月,比特大陆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揭开了这个矿机巨头的神秘面纱。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25.18亿美元,是2016年营收的9倍还多,而在2018年上半年就实现了28.45亿美元的营收,超越了2017年全年。

如此快速的发展得益于比特币价格的快速上涨。2017年,比特币迎来了一波高潮,从年初的1000美元左右,到了年底一度涨到了超过2万美元一个,不断创下新高,成就了许多一夜暴富的神话,也让挖矿已经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产业之一。

到了2018年上半年,虽然比特币价格有所降低,但依旧维持在6000美元以上的水准,挖矿依然有利可图。

一时间,全球三个加密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齐聚港交所,纷纷冲刺IPO,但最终无一成功,其背后则是港交所对于风险的判断。

去年12月,国外区块链媒体援引参与谈判的人士消息称, 香港交易所 (HKEX)对批准比特币挖矿设备制造商的IPO申请“非常犹豫”,因为该行业非常不稳定。港交所不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此类IPO的交易所。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则给出了更加具体的原因,“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

与此同时,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也成为了矿机巨头们上市的拦路虎。李小加表示,“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随着3月26日,半年期限的到期,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也意味着三大矿机厂商均无缘香港IPO。

营收过于单一

对于比特大陆来说,李小加所述的A业务无疑就是矿机业务,并且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升温,矿机销售收入已经占据总收入的90%以上。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开始,矿机销售收入就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89.9%,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矿机销售收入达到26.84亿美元,占到了总收入的94.3%,其次是自营挖矿收入占到了3.3%,而其他收入仅占到了总收入的0.1%。

不过招股书中也披露,由于网络挖矿难度上升令每台加密货币矿机的预期经济回报下降,矿机在2018年上半年的平均售价相较2017年同期下降。

虽然影响单价,但“淘金者”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比特大陆官网上,共有8款蚂蚁矿机进行展示,售价从1950元至12200元不等,不过目前全部矿机均显示“售罄”,无法进行购买。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次蚂蚁矿机发布新款仅为一周之前。新浪科技询问客服得知,目前矿机已没有存货,并建议关注最新消息。要知道在去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低谷的时候,挖矿市场曾非常不景气,原本高达两万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

市场风险仅仅是矿机市场波动的一部分,而政策层面的未知更加成为了悬在头上的剑。比特大陆也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面临与挖矿、持有、使用及转移加密货币有关的监管风险,这可能对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负面影响。

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列为淘汰类产业,引发了巨大讨论。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区块链法律监管资深研究专家邓建鹏认为,国家计划淘汰类主要是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严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需要淘汰的落后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若将来生效,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应属国家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的条目。”

而一旦最终确定,矿机生产厂商也将面对最严重的冲击,这毕竟是比特大陆赖以生存的最根本业务。

发力AI芯片

比特大陆显然也知道过于依赖挖矿业务的后果:一旦虚拟货币价格出现大幅下滑或新政策出台,将直接对公司业绩产生巨大影响。

为实现更多元收入,便开始发力AI芯片领域。吴忌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领域需要大量计算,对比特大陆来说这是自然的选择。“不是我们,也会是 英特尔 、英伟达、 AMD 。”

出身币圈的比特大陆,在AI芯片领域并不擅长,在吴忌寒与詹克团的重视下,不断扩大其人工智能队伍。甚至有报道称,为招到合适人选,两位公司负责人经常亲自出马,上门抢夺人才。

詹克团表示,我们是抱着二次创业的心态进入AI市场,重点是要够谦虚,确实不懂,就多跟人学习。比特大陆AI芯片研发人力甚至超过比特币挖矿芯片的研发团队规模,公司总人数由2017年中旬的几百人膨胀到了2018年8月的3000余人。

巨额的投入也展现出比特大陆发展AI芯片的决心,吴忌寒预测,AI芯片在五年内可占据比特大陆收入的40%。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I芯片收入占比还十分渺小。

比特大陆也深知芯片的投资回报周期很长,人工智能产品总监汤炜伟表示,“仅投片就需要几百万美金,这是一笔很大的投入。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否有信心持续投入五年,因为客户不可能只用一次你的芯片产品。”

在汤炜伟看来,AI芯片市场仍旧处于蓝海,大多数情况下各家公司都在错位竞争,市场还没进行到真正爆发时代。

对于AI芯片的发展前景,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认为,当前AI领域芯片已“炒作”过热,在目前还没有出现AI通用算法的芯片,以及AI杀手级应用尚未出现的情况下,AI芯片未来发展还有长路要走。

伴随着港股上市折戟,比特大陆也进行了一轮优化调整,对于暂时无法盈利的AI芯片业务也成为了重灾区。据媒体引援相关人士透露,相对不那么重要的终端芯片业务成了这次裁员的重灾区,云端芯片业务比较重要,但也在缩减人数。

与此同时,领导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联席CEO詹克团、吴忌寒同时卸任,王海超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但不变的是坚定的上市决心。

在内部信中,比特大陆表示,会在合适的时间,重新启动上市工作。而随着美股上市风声再起,中概股名单中出现比特大陆的一席之地还会远吗?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