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Last Dance:魔兽“银河战舰”RW解散前的最后一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人民电竞(ID:gh_31b5a2be12a5) ,作者:王思奇,头图来自:@RW电竞俱乐部

2020年6月16日,在黄金联赛War3项目的最终决赛中,ELL战队在先输2盘的情况下,以3:2的比分逆转战胜RW,取得了该项目的冠军。与此同时,RW战队的war3分部也随着这次决赛的落幕正式解散,退出了War3历史舞台。

在RW的三名选手infi、Fly、TH000以及RW粉丝眼中,本次决赛本应该是一次完美且平静的战队谢幕演出。三位魔兽老将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在他们为本次比赛的精心准备下,却因为一次突然事件,让这次RW的告别变了味道,甚至被玩家称之为是“黄金联赛有史以来最大黑幕”。

回首当日,比赛中的争议、工作人员的失职、RW被让二追三、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争论……这些连同RW最后一战的遗憾,让这次的决赛变得不那么平常。

争议:RW的最后一战

为了这次决赛,RW的三名队员准备了许多。

据infi回忆,由于此前黄金联赛决赛中2v2项目中RW败北,于是为了本次决赛不留遗憾,三人分别以三种组合的2v2形式,每天投入2个小时来练习,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对于三位年龄都已经是30+的选手来说并不太容易。首先,他们的身份更多是“主播而不是选手”,都有直播任务在身,而Fly还要在练习之余,照顾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小孩。

由于疫情原因,本届黄金联赛在线上进行。而在比赛当日,RW的状态不错,先以1-0领先。

争议出现在第二局。来自RW的Fly迎战ELL的韩国选手Lawliet,比赛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Fly手握巨大优势,并且已经大兵压境,抵达Lawliet的家门口。

因为这是一个所有魔兽玩家都可以看懂的局势,此时解说比赛的000已经几乎喊出了Fly胜利的口号:以Lawliet的兵力几乎没有任何抵抗Fly部队的能力。

但就在这个时刻,Fly的部队却站在原地不动了。通过Fly的直播间来看Fly的游戏已经掉线,游戏中任何按键已经不受他所控制——包括他疯狂按下的暂停键,和打了一连串表示请求暂停的“PPPPPPPP”。

然而在这一系列操作之后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后,Fly赶紧跑到裁判直播房间,大声呼喊“裁判!暂停,我掉线了!”

然而这个拥有多个裁判的直播间内,此时毫无响应。

比赛依然在Fly掉线的情况下进行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待到Fly重新连接已经是半分钟以后的事情。此时Fly的部队已经损失大半,剑圣也阵亡了。可以说因为此次的掉线,Fly已经拱手将巨大优势送了出去。

就在此时,比赛才正式暂停。继而开始了多方长达一个小时的争论。

在观众和RW的选手看来,这次掉线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对战平台的一个BUG,直播时的infi也表示道:“这个掉线的BUG我大概打两三天就会出现一次。”

另一个证明这是一个对战BUG的证据,是Fly一直未曾断线过的直播。在当天他的直播间中,有20万的观众见证了他的游戏从掉线一直到重连的过程,在这期间直播线路都是顺畅的。

由于War3比赛的系统并没有“时光机器”存在,所以比赛双方选手目前所能认可的解决方案似乎只有一种,就是:比赛继续,但是Lawliet需要放Fly的部队回去,给他一定的时间修整。

因为据RW战队赛训总监SYC所说,这种断线重连BUG回来之后Fly几乎没有任何胜算:“Fly的部队连编队都没有,就像接手了一盘新的游戏一样,这样的情况是没法继续打的”。

但是不一会儿,裁判的反馈彻底惹怒了RW的三名队员以及直播间的所有观众。

“据裁判调查,本次掉线是因为Fly自己网络的原因。我们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双方重赛,另一种是比赛继续。”

“如果不给出合理的解释,我就退赛弃权!”infi在直播中气愤极了,“你们的裁判安了5个人在Fly的直播间,掉线的时候干嘛去了?这是失职行为!”

而Fly也力争着“我直播间里的人都看到了,我的网络没有问题!”

然而这位当值裁判却一直坚持:“你们是决定要退赛吗?那我只能深表遗憾。”

“深表遗憾这句话深深伤了我这个魔兽老玩家的心”一位叫“梁朝伟灬”的玩家在魔兽争霸论坛中发帖表示。

“真是秀出天际,要五六个裁判干什么?”一位叫“愛的幻影”的网友在帖下紧接着提出疑问。

而比赛的另一个争议,来自Lawliet。

据他自述,自己在比赛中并未察觉对手是否掉线,而且网易的工作人员也从未和他交流过比赛走向的建议,就私自做出了判罚。但这个说法,至今并未得到当事人的证实。

于是,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魔兽比赛的决赛,演变成为了一次激烈的选手和工作人员辩论现场。

还好,最终的处理结果是相对可以接受的。

在工作人员不肯让步的前提下,Lawliet在得知了事情的进展后主动宣布弃权,Fly获胜,RW继而获得了2-0的领先。

然而距离冠军一步之遥的RW却并如愿,此后他们连输三局,被ELL战队让二追三翻盘。

因为本次争议是否影响了RW队员的心态?虽然广大网友认可这个说法,但从infi口中我得知并非如此。

“我个人没有影响到心态,比赛输掉我认为是和心态无关——这个结果我是认的。”

对于这次比赛的遗憾和争议,他则摆了摆手,不想多说:“大家都一目了然,我就也不多说了。这事情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很气愤,特别是业内人士吧,很多人跟我私聊的。”

RW解散背后:一声叹息

经过这次黄金联赛最大争议的比赛之后,RW魔兽分部宣布正式解散。

2017年,RW俱乐部成立,首先开启的项目是英雄联盟,而在2018年,RW王者荣耀分部成立,就在同一年,RW签下了infi,并且成立了War3分部。

2018年末,暴雪重置版即将推出的消息对于War3俱乐部而言无异于一阵强心剂,就在此不久,网易暴雪召开发布会,宣称2019年将扩大对魔兽赛事的投入,并将举办战队赛、联赛以及搭建魔兽的生态体系。

2019年初,RW魔兽分部的成员组建完毕,阵容堪称豪华

“当时我们跟网易沟通下来,他们也是想做war3的生态,包括国外的战队在内大概有12支左右,组建一个联赛,每年有3-4届战队联赛,俱乐部也会分得其中的一部分奖金和回报,于是我们也就核算了一下,决定组建战队”RW战队赛训总监SYC回忆道。

此后,RW相继签下了重量级选手Fly和TH000,组成了“蛋挞飞”这个堪称最豪华的魔兽国手组合,也有人称他们是“魔兽银河战舰”。据SYC回忆,当时这几位国手面临着很多战队的邀约,最终可以选择RW让他非常兴奋,他认为2019年,RW的魔兽分部应该可以大展宏图。

然而,一年过去了,RW却宣布解散。这个消息在infi得知后他却一点也不惊讶,相反,在一年间,网易的承诺都未兑现的前提下,他认为解散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事。

“我是5月得知战队要解散的事”infi回忆道,“当时是战队赛规则一推出,大家心里都有数,感觉俱乐部可能要不搞了。”

2019年,infi曾以RW.infi的ID夺得WCG2019冠军

据黄金联赛战队赛最新规则显示:“没有俱乐部的选手仍然可以以自由组队的方式报名参加《魔兽争霸III》黄金战队联赛”。而这条规则一经推出,War3的各个俱乐部们立即处于了尴尬的局面。

据SYC所言“War3分部如今的生存状态本身就很不乐观”,而如今的战队赛规则之下,任何选手都可以自由组队参赛。War3俱乐部存在意义似乎被这条规则逼到了死胡同。

“相当于你跟我两人,我们再拉三个人就能去打NBA——那你说俱乐部老板还搞不搞了?”infi开玩笑道,“所以我看来这就是劝退所有的俱乐部了”。

SYC对此他赞同的表示,如今的联赛,War3选手对于俱乐部的利益而言仅存在于在ID前加一个署名了:“War3选手在赞助和其他收益方面算是蛮难的。自13年WCG停办之后,War3选手更多的收入来自自己的发展,像infi在直播平台的发展的好就有很多的收入,而且这些选手的经纪约都在自己手里。那么对于俱乐部而言,签下来就是打比赛的,在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收益。”

于是,RW俱乐部在衡量左右之后,选择在本次黄金联赛之后解散War3分部。俱乐部的三名选手为此的加练和努力,就是想在这次“最后的战役”中好好表现,不留遗憾。

但是结果却不随人愿。

“比赛办的挺不错的,这个要有一说一,虽然比赛中出现了一些事情吧”对于黄金联赛,infi还是表示了肯定,“在之后战队比赛我可能很少参加了,作为主播而言,我们准备比赛都挺累的,我们三个还会不会组队?我估计不太可能了。”

而经过这次RW的解散之后,War3国内的职业俱乐部也仅存有LP一支。

“从War3生态来说,一个RW分部也没有说做多大的贡献——去年很多战队都做了War3的分部,虽然如今RW解散了,一年来也算是给War3进了一些微薄之力吧,”SYC说,“以后这个项目我想还会存在,就看网易什么时候会有一个真正意义的生态,War3的生态没有LPL、KPL那么大,那么把这个小生态做好,那时候肯定有战队愿意和网易一起去做的。”

从2018年末RW组建魔兽分部,2020年中解散。在War3历史中,RW的存在仅仅是短暂的一年半的时间,但在解散背后,这支“银河战舰”走向了消亡所给我们留下的, 是有关俱乐部生存、电竞生态搭建、赛事规则的建立、裁判专业度,以及更多更多相关的遗憾和反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人民电竞(ID:gh_31b5a2be12a5) ,作者:王思奇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