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万人被骗230亿,“爱钱进”爆雷晚了2年,但并不意外

文|杨丽

编辑|李阳阳

头图来源|图虫网

“有内涵、更靠谱”“冠军实力护航、幸福稳稳进账”……

互联 网金融平台“爱钱进”的这两句口号在人们的耳边响了几年后,一个月前,疑似 爆雷,网 曝“37万人被骗230亿元”。

而曾经的代言人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汪涵、以及国内首个乒乓球大满贯得主刘国梁,也因为曾经的代言而被卷入舆论的漩涡,近日,相继出来道歉。

据了解,汪涵在2016年底至2018年间是“爱钱进”的代言人,刘国梁则是在2018年5月到2019年底期间担任“爱钱进”的“幸福体验官”……

请明星代言,P2P的惯用套路

有媒体人称,P2P一看就是骗人的游戏,“收益率高,投资门槛极低,50元就可以开启你的财富之路”。

为了打开市场,吸引投资人,砸重金投广告,营造一场“视觉轰炸”是P2P平台的惯用套路。爱钱进的收割套路也分三步:

1.第一步:狂砸广告。

2016年初,《老九门》热播,爱钱进成为首个尝试插广告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而且在播出期间,《老九门》为“爱钱进”还制作了多个不同版本的定制中插广告。

2017年,《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爱钱进”也投放了多款中插广告。

此后,热播剧《延禧攻略》《如懿传》《沙海》《醉玲珑》《楚乔传》、《白夜追凶》《欢乐颂》中,都有它的身影……

视频截图

2018年双11期间,“爱钱进”APP还以广告赞助的形式制作《钱进说》系列小视频,由辩手傅首尔和花希出镜。

第二步:放出明星“诱饵”。

在广告的轰炸下,这时,人们对爱钱进已经有所了解,投资者买进就差临门一脚了。

此时,放下明星这个“诱饵”,将用户对明星的喜爱和信任转嫁到产品本身,进而在行业中占据声誉优势,吸引众多投资者打开钱包。

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7月1日,爱钱进借贷余额227.6亿元,借贷余额笔数为186.76万笔,人均累计出借金额4.96万。

除了汪涵和刘国梁为“爱钱进”代言之外,据明星资本论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明星代言的P2P平台涉及爆雷的便不下十几个,涉案金额动辄百亿起步。

2015年11月,黄晓明为东虹桥金融代言,范冰冰为“三三系”和紫马财行代言,以及张铁林、陈伟霆、唐嫣、李湘、瞿颖、钟丽缇、胡静……都曾为互联网金融平台代言过。

第三步:收割,寻找下车方式。

2020年初,有媒体爆出“知情人士”透露P2P平台爱钱进即将清退,爱钱进竞标减少,业务量下降。

更有“知情人士”爆料,爱钱进员工都已离职的差不多了,每个部门还剩一两个人,另外清退方案目前还没定,大概率是分3年兑付,或在3月份发布清退公告之类的消息。

2020年2月5号开始,“爱钱进”出现兑付困难,截至到5月份时,债转才进行到2月6号的。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爱钱进平台在4月23日推出一个名为“天天商城”的债权商城。声称这是为了给有消费需求和不愿等待的出借人提供可选择的渠道和出口,增加拿回资金的途径和方式,加快资金回笼速度。

用户可以自愿选择债权兑换为商城天天币,抵扣商品价格购买商品。据了解,一元债权可以换一个天天币,但商城里产品价格看着要比京东等电商平台的价格贵。产品很多还是名酒、名表等奢侈品。

另外,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爱钱进已经悄然上线了债权打折功能,默认是3折,可以随意调整折扣比例,对外宣称是第三方机构在收。

也就是说,投资者被迫打折出售、恶意折让债权、借款到期无法兑现、实际借款金额与协议金额不符,收取高额服务费及利息等。但也有投资者爆料:“最低打到0.69折都没出来。”更有百万投资者投诉:“钱拿不出来”。

而这只是P2P平台下车的惯用方式之一,爱钱进也是截流借款人的回款+债权商城赚取现金。

“爱钱进”爆雷,早有征兆

爱钱进,于2014年5月6日上线。

它隶属于凡普金科企业发展 (上海) 有限公司,后来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榕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凡普金科旗下主要有两大核心业务板块,一类是P2P平台“爱钱进”,另一类则是现金贷平台“钱站”。

一个吸收外来投资存款,另外一个将这些存款放贷出去。

爱钱进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其创始人杨帆、张辉、董祺均来自知名机构中信产业基金,尤其是杨帆,曾被誉为“天才少年”,15岁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岁从香港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先后就职于美国AIA保险集团、英国宝诚保险集团,在财富管理、资产配置、风险管理领域摸爬滚打了近十年。

在履历金光闪闪的几位创始人的照耀下,爱钱进创立之初便得到了知名风投高榕资本 (曾投资小米、蘑菇街) 的青睐,获得5000万美元,一时间“爱钱进”成为估值5亿美金的大平台。

2018年,P2P集中爆雷,但是爱钱进得以幸免。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1-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就达到323家,同比减少46家,相比2016年同期 (899家) 大幅减少至576家。其中,2018年6月问题平台数便达63家,也是当年单月问题平台爆发的最高峰。

爱钱进虽然没有爆雷,但从2018年7月开始,其运营便迎来低谷,当月资金净流出最大值,达到了2.98亿元。

尤其是2019年1月到4月,“爱钱进”累计资金净流入为负数,达到-41535万元。金融逾期率一度达到峰值,资金缺口高达55.5亿元。

一般来讲,逾期率在18%就已经相当危险了,如果逾期率继续暴涨,出借人必定成为被收割者。

而进入2019年以来,大环境变化异常,行业监管政策相继出台,政策收紧,问题平台资金链断裂,P2P网贷行业频频爆雷,大批投资人血本无归。

2019年,全国已有九个省市对辖内网贷机构的P2P业务进行清退取缔。

2019年11月27日,一份关于P2P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文件出台,更是在下达最后通牒。

在国家监管决定整改清退P2P以来,首先遭到清退的是小而美的平台,规模较大的平台如爱钱进是骑虎难下。

到了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不期而至,暴涨的贷款逾期率与直线下降的资金端,让平台资金流动性出现紧张甚至断裂,而动辄上亿的资金缺口,即使平台背景雄厚,股东也不可能随便垫资解决。

随后,在黑猫投诉平台中,涉及爱钱进的投资数量高达4000余件,其中投诉的主要内容包括理财产品到期未还钱,投资者被迫打折出售、恶意折让债权、借款到期无法兑现、实际借款金额与协议金额不符,收取高额服务费及利息等。

而爱钱进目前的“应急折让通道”,投资者可以不断通过打折试探,最终以较低折扣“赔钱”出手。

漫天广告和明星代言,掩盖不了爱钱进的颓势,爆雷,只是稍晚了一些。

自己的钱袋子,

谁来保护?

为了吸引出借人,一些P2P平台的年化率在10%以上是非常常见的。给与出借人的高额预期收益需要靠放贷利息支撑,不断提高利息成了这类平台的特点,需要用新出借人的来进行支付。

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模式,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需要筹集的资金会越来越庞大,因此,泡沫破灭后,大多数P2P平台都会面临 爆雷 风险。

为了保证出借资金的安全考虑,各类P2P平台也在宣传自家风控如何严谨,但从实际操作角度来讲,在贷款市场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如果要以高利息放贷成功,唯一可控的方法是把好风控第一道关。

P2P是一种将小额资金聚集起来借贷给有资金需求人群的一种民间小额借贷模式。要保护出借人的权利,除了政策要加强监管之外,底层的债权真实有效,可以为资金的回流提供稳定的保障。而要做到这一点的第一道门槛是:做好准入风控。

严格的准入风控,可以筛选出较为优质的借款人,进而实现从源头上保证将来回款的概率,也能尽量降低遇到骗贷团伙的概率。

准入风控主要严格把控出借人的年龄、申请贷款时间以及申请网贷次数等问题。一般来讲,岁数太大或太小均表示还款能力存疑,如果时间是在凌晨等非正常时间借款,借款人的资金链有可能断裂,如果在7-10天内借款人查询征信记录超过10次,也可能表明他在短时间内向多家P2P申请过借款,这种情况下,平台应该严格审核,甚至拒绝借款。

写在最后

说到底,人们之所以选择P2P平台做投资理财,无非是寄望于低风险与高收益,人性的贪婪战胜了理智。

P2P,不光普通老百姓需要理性看待并警惕,对投资机构而言同样是坑,或许有人能够提前获利离场,但最终被坑的始终是大多数。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 鸽了特朗普的韩流青年,正在用TikTok“狙击”美国政坛

 被“踢”出瑞幸后,陆正耀“帝国”崩塌:神州租车19亿港元卖身,值吗?| 撩车

 6年13轮融资,中网投、绿地控股加持,5G时代,它如何对抗36亿人的互联网黑夜

  市值超550亿,从默默无闻到科创板手机第一股,“非洲手机之王”的马拉松心态 | 科创板一周年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