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疫情催生短暂互联网医疗热度 行业喜忧参半

朱萍/文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互联网医疗企业利用技术与模式创新,发起抗击疫情的“空中战役”,利用互联网的远程、便捷等优势,减少患者去医院就诊产生的交叉感染风险,帮助医院实现患者分流、轻症筛查。

一时间互联网医疗热度迅速蹿升,在业界看来,疫情催生了一波互联网企业发展的行情,以往令人头疼的医保支付等问题也迎刃而解。

不过,在京颐集团董事长李志看来,疫情对互联网医疗而言,整体行业一定要是利好的,但需加以区分。

“此次,公立医院都加入了互联网医院能力,这是疫情催生的,互联网医院成为了医院的标配,也成了医院的常规工具之一。患者就医习惯会因疫情发生改变,互联网就医总体流量会增加。而对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医院的互联网医院,成为了未来分流的竞争对手。患者就医,可能会首选医院的互联网医院。所以,喜忧参半。”李志分析说。

在李志看来,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会因为疫情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这是毋庸置疑的。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的发展,因为多了医院这个分流方,未来的情况不好说,但会有一些互联网医疗细分领域会因为这次疫情得到快速发展,比如处方外流、药物配送等。“所以,盲目地认为,疫情利好所有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这是不对的。”

在热闹过后,将再回归平静发展。

李志认为,每家互联网医疗企业的轨迹并没有因为疫情发生本质的变化。商业模式对的,疫情只是加速了一下。商业模式错的,还是错,本质没有变化。

互联网医疗,仍然是一个慢行业,未来的时间很长,规模化利润、规模化收入,还需要几年。

“有核心竞争力的,才可以跑到最后。商业模式没有护城河的、没有核心竞争力的、烧钱换数据而数据不可持续的,在这个行业都难。”李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盈利难仍是摆在各互联网医疗企业面前的不可回避的痛点问题。

平安好医生2019年年报显示,全年营业收入为50.65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为33.38亿元;亏损为7.3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9.12亿元。阿里健康2019年中报显示,亏损额度从上年同期的9000万元,缩减91.5%至760万元。

目前互联网医疗仍面临着无法变化,盈利少的情况,如受用户青睐的预约挂号,不能收费,其实没有实质收益;在线问诊的费用单价低不说,很大一部分还要支付医生,医疗企业服务费、卖保险等营收占比并不高。

返回21经济首页>>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