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哈利·波特”也被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Sir电影(ID:dushetv) ,作者:毒sir,头图来源:《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

昨天是儿童节,最近,最火的一个儿童,大概是“钟美美”同学。

因为在视频模仿语文老师而走红——

巧克力好吃吗?问你话呢,巧克力好吃吗?去买,买54个,给每一个课任老师都买一个。

不少人看了都说太有内味,这不就是我们也遇见过的老师吗?

但或许因为太惟妙惟肖,也令人如坐针毡。

网传这位小学生被“谈了话”。

Sir在今天更想聊聊,孩子要怎样在成人包抄下“躲过一劫”。

仿佛是一个颠扑不破的循环:

我们把童真看作最宝贵的品质,这最宝贵的品质我们却不能全权拥有,只有在被成人修修剪剪,残破不堪后,才被正式交到我们手中——

你,成年了。

或者更尖锐地说,我们给孩子的教育,是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还是把他们拖下成人的泥潭,学会顽固、冷漠和世故?

今天Sir想重提经典,从一个从未说过的角度——教育。

虽然我们总是为它尖叫、雀跃、痴迷,但它说起教育,真到位。

《哈利·波特》。

虚荣与虚弱

不谈魔法,只谈里面的几个老师。

首先,吉德罗·洛哈特。

明星老师。

首次见面不是在课堂,而是在对角巷的应援现场。

他的新书连续27周畅销书榜首,签售会上,《预言家日报》给足镁光灯曝光,连罗恩的母亲都露出少女般的傻笑。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是对麻瓜世界的夸张显影。

从第一次见面,哈利就感觉出了不对劲。

怎么说呢?

洛哈特一眼认出额头上有疤痕的哈利·波特,顺势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拍合照,这就意味着他上头版头条妥妥的,而且版面更大。

美其名曰:来,我的热度让你蹭蹭。

哈利一脸懵逼,并且局促不安。

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声名在外,但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所有人的目光。换句话说,他被“绑架”了。

他被老师绑架着展示,成为了一种“教学成果”。

开学后,他正式受聘成为黑魔术防御课老师。霍格沃兹幺蛾子专属职位。

刚开始,学生拜倒在这位老师的荣誉头衔之下。

课堂上挂满他的画像。

连高冷、傲娇的小赫敏都露出那种笑容。

三十分钟的随堂测试,抽查的知识点,都是他的历险书籍里,关于……他最喜欢的颜色,他到过的地方,他的丰功伟业。

但其实,去过的地方是随便玩玩的。丰功伟业是别人的。最喜欢的颜色,或许是真的。

事实上他最擅长的魔法只有一个——一忘皆空。

对他人施咒后,好剽窃他人的事迹,安在自己头上,写成畅销书也不会穿帮。

他有真实的能耐吗?

课堂上连一群精灵都搞不定,别说对付这一集里密室里的怪物。

而他所谓的“教育”,就是篡改众人的记忆,随心所欲填进自己编造的故事。

这就是洛哈特屡试不爽的招数。

因为他拥有记忆的最终解释权,就可以操纵全世界都赞颂他,为他叫好,一事无成却占有这他人成就的一切。

至于这样的教育,能否帮助学生,在黑魔法面前派上用场,谁管呢?

外面没有危险

洛哈特的招摇撞骗,目的无非是溜粉、吸粉,多卖几本自传《明星的我》,那么,还有一种应援则更强大、更危险,也更有隐蔽性,出现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新任老师,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教师。

魔法部副部长从政界转入教育界。初次与学生见面就是一番演说,希望跟年轻巫师做朋友,看你们这些可爱、活泼的脸庞。但是——

为进步而进步应该停止,让我们保持应该保持,完善需要完善的,摒弃理应禁止的。

何出此言?背景是什么?

神秘人、黑魔师,这些人们不敢说出口,只能用替名小心翼翼地说的人,伏地魔在这一集里已经复活了,在火焰杯上已经杀死了一位巫师。

但是魔法部熟视无睹,派乌姆里奇来霍格沃兹任教,目的只有一个,让孩子们“安心”读书,相信外面没有危险、也没有伏地魔。

在她粉红的世界里,只有精致和甜美,看不到一丝不和谐的危险。

乌姆里奇做了什么?

在课堂上只允许传授一些最基础的防御术,而诸如“解除武器”、“昏昏倒地”等主动进攻的巫术被列入禁品范畴。

因为外面没有危险、也没有伏地魔。

乌姆里奇深信自己就在执行魔法部的理念,并且发挥了很多禁令,她将一个人的任何质疑放大。

她抓细节,在霍格沃兹制定了很多“禁令”。

△ 韦斯莱产品是指韦斯莱双胞胎各种小发明创造

还包括男女学生之间不准近距离接触,男生的领带要打得整齐,女孩不能穿短裙、不允许交头接耳……

一再突破底线,直到逼迫斯内普交出吐真剂,让秋·张出卖哈利·波特的行踪。

换言之,鼓励学生之间的举报,使得孩子们内部分裂,缺乏信任。

实际上,乌姆里奇深信的是:孩子们不需要了解黑暗以及它们有多可怕,让孩子们掌握正确的知识和技能,反而比黑暗更可怕。

于是,她有一套极其变态的惩罚巫术,用没有墨水的笔写检讨:我没有说谎。

当哈利·波特写下时,笔迹就成为手背上的血印子。

乌姆里奇是一位老师吗?

与其说她从事的是教育,不如说是对教育的渗透。

《哈利·波特》在这里说的已经不止于学校,而是让教育不得成为教育的某种东西。

在这一集的片头已经埋下伏笔。

哈利接受魔法部的质询,面临指控,一旦成立将被退学。因为他在校外期间,擅自使用了魔法。

听上去的确是校规。但在校外使用魔法闯祸,也不是第一次了。

为什么偏偏这一次才把校规翻出来?

原来,魔法是其次。关键在于使用“呼神守卫”,就代表有摄魂怪出没,与魔法世界口口声声宣称的“事实”相违背。

这,就成了性质问题。

哈利的做法相当于是传播了谣言,制造了恐慌。

哪怕,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求救。

可笑吗?

可悲。

致希望

可以回答那个问题,为何黑魔术防御术是霍格沃兹课堂里最重要的课程。

表面上看似乎是魔法部、校长邓布利多矛盾且统一的博弈,但本质上就是价值观问题,对世界真相的态度。

读者、影迷都知道,伏地魔最后一件魂器就是哈利·波特,后者拥有伏地魔的一部分能力,比如蛇佬语。

所以,哈利·波特的成长从始至终都在上一堂课:选择。

从一入校就要选择,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

选前者,他将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巫师,但必须承担的是旁人的质疑与奚落。

选后者,他会进步神速,毕竟这就是伏地魔所在学院,他将拥有更快得到的荣耀与成就——也会更快地堕入黑暗。

对伏地魔的态度,就是对黑暗的态度,也是对世界的态度。

一堂课程,黑魔术防御术就是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前面两位老师,洛哈特将这堂课软化、粉红化、儿戏化,试图变成轻飘飘的无脑的应援现场。

乌姆里奇呢,倒是很重视,但是她却选择的是遮掩、躲避真相,而对孩子们进行危险的洗脑,让孩子们失去判断是非,保护自己的能力。

在历任老师里,斯内普、卢平还有疯眼汉中,Sir以为狼人卢平最合格。

一堂面对恐惧的课堂,他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正视它,以及使用“滑稽滑稽”的咒语。

他跟哈利·波特解释,为何你心里最恐惧的并非伏地魔而是摄魂怪,是因为你害怕的是恐惧本身,而摄魂怪就是利用了人心中最糟糕的记忆。

但Sir最喜欢卢平的地方不在这。

不在于他的谆谆教导,而藏在他的魔咒里。

还记得他交给学生那个“滑稽滑稽”的魔咒吗,把你心里最恐惧的东西,变成可爱之物,破解恐惧的震慑力。

比如一个女生把蛇变成了玩偶。

而哈利心里的恐惧,是摄魂怪。

卢平第一时间冲上去,挡在哈利面前,把摄魂怪变走。

感动吗?

的确。

但很多人误解了这个魔咒。

注意看——他不是把摄魂怪变成了气球,而是把月亮变成了气球。

区别在于,摄魂怪是哈利的恐惧。但卢平冲上去的时候,恐怖之物自动变成了他心里最害怕的东西,也就是月亮。

还记得吗,卢平是个狼人,他害怕在某一个月圆之夜暴露,再也不被巫师们接纳。

这和教育有什么关系?

在Sir看来, 教育从来不是成人对孩子高高在上的教导,而是你也变回孩子,去理解我们心中同样的怕,我们同样的爱。

说到底,教育者自己的诚实比什么都有用。

教育的方式方法有很多,但本质是不会变的。

就是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它并不总是一个样子,迷信它,应援它,只会活在一种标准里,矮化、扁平化,丧失了丰富的可能。

它并不总是安全,编故事、围追堵截,就会活在易碎的泡沫里,当危险袭来时,毫无准备,只有受伤。

而教育是给希望的。个性的多元、心灵的独立、意志的坚强。

这就是哈利·波特与他的朋友们,赫敏、罗恩、纳威、金妮、卢娜……

魔法世界的年轻人是幸运的。现实世界里的呢?

这是孩子们、也是学校、社会共同的一堂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Sir电影(ID:dushetv) ,作者:毒sir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