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特斯拉热推!新能源车企带牌租车有啥门道?

【编者按】在北京,牌照租赁并不新鲜,不少汽车品牌经销商都在私下提供这一业务,目的在于满足没有购车指标消费者的需求,但是总体来说此业务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对于交易双方来说都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所以放开牌照限制,才能更有效的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

本文转自中国汽车报,作者施芸芸;由亿欧汽车编辑转载,仅供行业人士参考。

近日,小鹏汽车推出“带牌租车”和“零首付融资租赁“两套全新用车方案,其中,“带牌租车”方案适用于北京地区,专为暂无购车指标的用户解决用车需求。无独有偶,前不久特斯拉也在官微上宣布推出新的融资租赁方案,为北京客户提供3年免息融资购车与免费的车牌租赁服务。只不过,第二天,免费车牌租赁相关内容就被删除。

新能源车企推出的“带牌租车”与其他融资租赁有何不同?是否为“以租代售”模式?是否存在风险?带着上述问题,本报记者日前走访了小鹏汽车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家体验中心,记者了解到,“带牌租车”业务虽然从一定程度上确实满足了消费者的用车需求,但对于企业和消费者来说,都存在着一定风险。

为避免这一类交易的增多,促进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 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应考虑新能源汽车牌照的有序放开,这有利于拉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进一步增长。

捆绑高利率贷款,3年多付6万多

“其实带牌租车就是牌照租赁服务,目前只在北京地区提供。”在拨打小鹏汽车的客服电话时,记者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在 小鹏汽车体验中心,销售人员 详细介绍了这一服务:“如果暂时没有新能源购车指标,可以选择小鹏汽车提供的带牌租车业务,时间最长为3年,但前提是必须选择小鹏汽车提供的金融产品业务,以分期贷款的方式购买汽车,全款购车无法享受这一服务。”

以小鹏汽车2020款G3 520(长续驶车型)智享版为例,补贴后售价为17.98万元,选择带牌租车业务后与小鹏汽车全资收购的子公司签订汽车租赁协议,首付款比例为25%,每月缴纳5000元的租车费用(包含车牌),3年期满后只需缴纳比例为10%的回购尾款,就可以办理过户。届时,车辆所有权从该公司转至消费者。通过计算,以金融贷款的形式,消费者在3年租期内累计支出约24.3万元,比全款购车多缴纳6.3万元,折算下来的贷款年利率为11.68%。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提升销量,几乎所有车企都提供相应的低息甚至免息贷款服务,与之相比,小鹏汽车的“带牌租车”业务的确是一桩“好买卖”。

销售人员解释称,年利率稍高是因为这其中包含了牌照的租赁费用,大约每个月为900元。“虽然与目前市面上的新能源牌照租赁费用相比,900元一个月不算便宜,但与私下个人间的牌照出租不同,牌照的租借方是小鹏汽车旗下的子公司,可信度更高,消费者也可以更放心。”销售人员透露,这一服务仅推出十余天,已经成交了七八个订单。

游走在“灰色地带”,双方均担法律风险

崔东树坦言,牌照租赁在汽车限购城市并不新鲜,不少汽车品牌经销商都在私下提供这一业务,目的在于满足没有购车指标消费者的需求。但在北京等城市,新能源牌照毕竟属于稀缺资源,这一业务模式不能大范围复制和推广。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一模式目前还属于“灰色地带”,交易双方都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表示,对承租人来说,如果出租车牌的人因为司法诉讼,名下财产被查封执行,这辆车也有可能被执行;对出租人来说,如果车辆出了交通事故,出租人无法证明事发时车由谁使用,也需承担赔偿责任。

“单就小鹏汽车提供的带牌租车业务来看,其比单租牌照多了一份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一旦消费者出现还款问题或相关事故问题等,企业承担的风险非常大。”崔东树如是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因为没有购车指标,他曾经向不少汽车品牌的经销商了解过车牌租赁业务,大多数销售经理都是在私下给购车用户介绍可以出租车牌的个人,“牵线搭桥”后就不再介入双方的实际交易过程,这一行为得不到汽车厂商和经销商官方的认可。“像小鹏汽车和特斯拉这样公开宣传带牌租车业务的企业很少见。”李先生坦言,如果由车企提供带牌租车,肯定比个人更可靠,有可能会因为这一服务选择购买小鹏汽车。

营运车牌提高用车成本,3年租期只适合特定人群

然而,向公司租借新能源汽车牌照也会带来新问题。以特斯拉提供的所谓3年免费车牌为例,销售人员强调:“提供的是营运车牌,而营运车辆的使用时间达到15年就会被强制报废。”该销售人员补充道,3年后如果用户还没有牌照,可以采取租赁的方式继续用车,但营运牌照的租金要比非营运的贵一些,如果用户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牌照,就可以将车过户给个人,过户费用为1000元,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此后挂上个人的牌照,车辆也是15年强制报废。

此外,营运车辆和非营运车辆的保费也有很大差别,例如一辆6座以下机动车,购买5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如果车辆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汽车”,其基准保费在1000元左右,而同档车辆,如果性质为“租赁营业客车”,基准保费就要提升到2700元左右。如果这笔费用由消费者来承担,无疑将大大增加使用成本。

事实上,这项业务只适合在3年以后能顺利取得新能源汽车牌照的用户。对于其他消费者来说,3年后租借期满需要自行解决牌照问题。小鹏汽车的销售人员给出了两个建议:一是选择使用外地牌照,毕竟除了北京,全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对新能源汽车牌照申请有限制,但如果在北京地区使用将受到即将就要实行的外地车牌限行政策约束;另一个选择就是继续租借北京牌照,但只能向其他公司或个人租借,小鹏汽车不再提供相关服务。“实际上,现在私下进行的个人牌照出租,合同期大多也在3~5年,基本上找不到愿意提供长期或买断业务的出租者。”该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呼吁放开牌照限制,助推新能源车市稳定增长

事实确实如此。近段时间以来,北京市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出租生意正变得越来越“火爆”,除了摇号越来越难以及外地车牌限行在即等原因外,等待新能源汽车指标分配的时间越来越长也是一大重要原因。

据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官网发布的最新消息,经审核,截至今年6月8日24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3.1万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8802家。根据近年指标发放数量来看,北京每年分配约5.4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给个人。今年的指标已完全用尽,如果按照43.1万的申请人数预估,从现在开始排队,或需等到2027年才能获得新能源汽车牌照,且排队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无论是从推动市场健康发展、减少“带牌租车”这种灰色交易的角度,还是从推动新能源汽车进一步普及和推广的角度来看,放开北京新能源汽车号牌的呼声都越来越高。

前不久,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提议,北京应取消新能源汽车限购,并提出四个方面的优化方案:

首先,加大新能源汽车购买指标的供应总量,建议从目前的每年6万个指标增加至12万个;

其次,引导无车家庭购买新能源汽车,针对符合摇号资格且全家无车的群体,适当予以照顾和倾斜;

第三,可为京郊各区(房山、大兴、昌平、密云、怀柔、平谷、延庆、门头沟)单独设置新能源汽车号牌,限定在五环路外使用,做到有效缓解无车家庭用车困扰的同时,不增加五环路内的交通压力;

第四,是加大外埠牌照和“京牌外用”管控力度,为京牌“刚需指标”腾出空间。

最新公布的汽车产销数据显示,今年7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6万辆,环比下降12.5%,同比下降12.9%。“作为国内一线城市,北京市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需求巨大。因此,北京市若有序放开新能源汽车牌照,对推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稳定增长将起到重要作用。”崔东树如是说。

科技创新正触发新一轮物流竞争序幕,新物流比拼的是跨界整合能力和大数据算法等科技能力。在此新形势下,整个行业、企业如何抓住在新一轮物流竞争中抓住新机遇?又如何实现内部产业变革与升级,创造出新的竞争优势?

基于这些观察与了解, 亿欧物流将于9月20日在北京举办以“科技赋能 智创未来”为主题的——GIIS 2019第四届物流科技创新峰会。 如今,峰会嘉宾与议程已经公布,报名通道也已开启,感兴趣的朋友,快马加鞭来参会!

报名链接: 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53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