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航:呼吁国家试点比特币挖矿特别税,反哺区块链技术研发

12月8日,由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主办的区块链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很有意思,叫“即将流行的未来区块链2020展望”,从中可以窥见主办方的美好期待。

会上,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郭宇航以《有关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政策建议》为题进行了分享。他回顾了区块链过去数年在中国的行业历程与政策演进,并真诚勇敢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希望国家试点开放比特币挖矿特别税,允许比特币财富的创造者和享有者能够合规纳税,让他们的财富能够安心地放在口袋里,并将这个税收专项列入到区块链技术的研发。”

以下是郭宇航的演讲内容精编,由巴比特根据速记整理发布。

先分享一个我做律师时的经历:2002年,一位60多岁的长者从美国回到上海。他曾经于1948年离开上海,带着家人匆匆去了美国。几十年后他带着国民党时期的地契回来,要求归还他在上海的四栋老洋房。我花了六年时间帮助他找到了房子,但却无法证明这个房子是他的,因为国民党时期的地契和我们新中国的地址很难完全匹配。直到去年老先生逝世,他的房产依然没能全部拿回来,只得到了一点点作价补偿款。

如果100年前就有了区块链,每一个人的私有财产通过全世界不同国家的节点如实记录的话,无论政权如何更迭,数据如何堙灭,这个全球的公信力网络依然会不受主宰、不被删除、不可篡改地记录我们的私有产权,真正从技术上实现私有财产权不可侵犯。

中国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历程

2011年,是中国极客世界开始大规模讨论比特币的一年。吴忌寒翻译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杨林科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在这些行业先驱中,既有北大高材生,也有退伍军人,还有体制内的研究员。洪蜀宁,当时还在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任职,他写了一篇文章叫《比特币非统反向,可挑战美元霸权》,在当时并没有引起特别多的关注。但是八年以后,我们回顾这篇文章,有很多观点非常有意思,比如:他号召国家进行比特币挖矿,把比币的生产、采集抓在中国政府手上,形成对美元霸权地位的有效冲击。不过,如果当初政府采信了洪蜀宁先生的意见,相信在座的很多区块链的创业者会失去参与到这个造富进程的机会。

2013年,是中国区块链商业化爆发的一年,今天很多耳熟能详的知名区块链公司都诞生了。比如,刚刚在纳斯达克敲钟的嘉楠耘智,由詹克团、吴忌寒创办的比特大陆,以及并列为全球三大矿机厂商的神马矿机,它们的体量占到全球比特币挖矿产业的半壁江山还要多。由徐明星创办的OKcoin和李林创办的火币也是中国虚拟货币行业的翘楚。

2014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起成立“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即“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前身。可以说,如果没有周行长的高瞻远瞩,我们今天不可能迅速推出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2016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原型构架、技术路径进行全面阐述。2019年,中国央行成为首个发布数字货币计划的的大国。

2017年,是一个巨大的拐点。9月4日五部委发布禁令,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被关停,移往海外。从今天来看,这具有非常积极的一面。它把通过ICO进行传销欺诈,侵害老百姓权益的的募资手段扼杀了。但它没能避免金融创新过程中“一放就乱,一抓就死”一刀切式的惯例。9.4禁令迫使大量创业者出走海外,在人才流失上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面对金融创新的乱象,如何辩伪识真,保护真正的创业者,这是未来制度建设中不可回避的课题。美国对于金融创新就有豁免函的制度,只要你是为了人民福祉创业,你的信息披露是完整的,在没有监管沙盒的情况下,也能给予创业者一定程度的豁免,而不会秋后算账,这才是保护创新积极性的有效制度手段。

2018年,总书记其实就在两院院士的会议上点出了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价值,它代表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只是这个讲话在小范围内,没能引起广泛重视。

2019年,成为区块链的正名之年。4月,发改委曾将比特币挖矿列入淘汰行业的产业目录,而在11月发布的定稿中将其删除。6月,Facebook天秤币白皮书发布,体现了区块链的颠覆力量。10月,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近日,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诞生在中国。在嘉楠耘智上市的前一天,杭州的灯光秀发出了“我爱BTC 我爱比特币”的广告。处于中国创新前沿、号称“中国硅谷”的杭州,能够有这样包容性的态度,这才是中国未来创新的希望之地。12月,最高检对于区块链发币外移实施犯罪的行为进行打击,希望这一次我们的监管及时出手,在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同时,也打击骗子,打击不良现象,不要再一次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悲哀后果。

中国区块链相关政策的演进

对于区块链相关政策演变,我们也可以进行回顾。第十八届政府领导班子曾进行了43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没有一次涉及到具体的技术,只有两次笼统地谈到了泛泛的技术。而在第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的学习历程中,我们看到只有十八次学习中三次谈到非常具体的技术,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

大数据2004年诞生,发展13年后于2017年被列入学习目标。人工智能诞生68年后才列入集体学习。而区块链,仅用了10年,就受到了中央的高度重视。这背后,既有外因也有内因。

外因是天秤币,6月18号白皮书发布之后不到十天,我们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就收到了各大部委,包括全国工商联、统战部等部门一致要求。我们迅速准备,在上海和北京召开了两次关于天秤币的分析会,邀请监管人士现场了解天秤币对中国可能造成的冲击。与此同时,央行迅速组织了四大行、腾讯、阿里对天秤币进行了研究。我们欣喜地发现,中国监管和管理部门对于新技术的敏锐性大大提升了。扎克伯格为了赢得美国国会听证的胜利,21次在听证会上提到中国的威胁,他说如果中国的金融系统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选择,美国对于全球的制裁将会受到很大的阻碍。把一个技术发展提升到如此高的政治层面,如何能不引起我们对于该技术和数字货币的关注呢?

内因是中国发展与治理的巨大需求。在刚刚结束的四中全会上,有一点媒体并没有对它进行很好的展开和阐述。那就是,数据开始成为生产要素。我们的劳动力、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有些基本放开了,有些虽然没有放开,比如土地,但短时间内也看不到全面放开的可能性。经济要进一步发展,需要找到新的驱动力,数据就将成为国家战略的重要因素。最近有很多数据公司因涉及刑事犯罪被抓捕。国家开始对爬虫数据的使用和获取,有了更深的认识,并提高到战略层面来关注。

区块链是数据世界的基础,已经离世的张首晟教授在多次公开演讲中,提到了区块链这个基础设施的地位。他的理想是希望每人拥有自己的数据所有权,能够产生数据的价值。数据不是被互联网巨头所垄断,而回归到我们每个数据生产者和所有者的手中。

破除互联网巨头垄断的未来期许

区块链挑战互联网巨头是每个从业者的梦想之一,为什么能够做到?因为它确实解决了我们交易过程中的巨大问题,就是信任。上一代互联网技术蓬勃发展的二三十年中,中心化的信任带来的不良后果是对数据的垄断,从而造成更大程度的竞争压迫。

我们频繁使用微信,为腾讯带来价值,但微信账号的所有权和数据的所有权都不归我们,归腾讯公司;支付宝曾经促进了电商交易,但它今天对于数据的垄断对新生创业者带来不可磨灭的抑制作用;滴滴,解决了共享经济中的信任问题,但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垄断性的互联网巨头,不断用上帝视角掌握我们每一个人的出行,并从每一笔交易中获取25%以上的抽成呢?我觉得这样的现象,在区块链普及以后将不复存在,点对点的交易将去除一切垄断,以及垄断带给我们的全部阴影。

监管和创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工信部、网信办最近纷纷出台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相关的积极政策。在11月总书记讲话以后,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开设了三家分中心一个月内,在福建、江苏、四川开设了分中心,当地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参加了揭幕。我们看到了各级政府对于区块链的重视,但是区块链技术到底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其实当下还是比较模糊和有待澄清的。

建议试点比特币挖矿特别税

对于未来政策的建议,我们提出:审慎包容,用科技来监管科技,坚决打击区块链为名的非法集资,加强行业自律,设立监管沙盒,呼吁区块链特区……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各类政策建议。但还有最后一条,我觉得是相对而言更有可能落地的,也比较大胆的政策建议:

“我们认为,比特币挖矿不仅不应该被列入淘汰产业,还应该试点开放比特币挖矿特别税,将这个税收专项列入到区块链技术的研发。”

回顾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我们看到一个现象,投入并不赚钱的区块链技术的这些人,绝大部分是早期在比特币挖矿中获得财富自由的极度信仰者。他们知道区块链技术成熟、商业模式盈利的那一天,还遥遥不可期。但他们坚信区块链技术能够造福人类,并将自己从比特币中获取的财富投入到了区块链技术的研发过程中。随着国家政策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推崇,各地政府的引导基金开始对这一领域产生兴趣,但我们始终担忧,由国家所主导的资本进入这个新技术的领域,未必会产生完全百分之百的正面影响。我们更期待,允许比特币财富的创造者和享有者能够合规纳税,让他们的财富能够安心地放在口袋里,让这部分税收进入到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投入当中。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够看到更多产生利润和现金收益的区块链模式,这在当前并不多见。

2020年,政策频频吹暖风,但春暖未必花开。在2015到2017年间,曾有短暂的所谓牛市出现,但绝大多数区块链创业者,在寒冬中反倒比较踏实,埋头开发技术。当政策暖风一夜忽来的时候,我们担忧更多的喧嚣,更多混淆概念的骗子横行,会使得技术在没有完全成熟的情况下,被捧杀。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资本进入的匮乏,包括国有资本寻其门而不得入的窘境。我们期待区块链技术能够生根发芽,春暖花开!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